“那就來一場貓和老鼠的遊戲好了。” 咻!

茂密的叢林當中,突然竄出一道人影來,跳到一顆樹之上,躲避了起來。

這片樹林的樹木都是數百年之久,兩人才能環抱住,那人影躲在樹後,藏的嚴嚴實實的。

等到那人影藏好了之後,一陣雜亂的腳步聲由遠到近,迅速的傳來。

很快這些人來到了人影的藏身地不遠處,露出了真面目,這是個十人小隊,領頭的是一個人級四層的武者,其餘九人都是人級三層的武者。

“人呢?是這個方向嗎?”

“沒錯,我拿我的命擔保,我親眼看到姚洪跑到這個方向。”

“搜!”

重生之我要離婚 ,領頭的武者也不再廢話,手一揮,下令說道。

隨着一聲令下,十人快速分成了五組,每兩人一組,分散四周,開始尋找姚洪的身影。

他們都知道姚洪的厲害,他們完全不是對手,所以並不敢離得太遠,也就沒離開隊友十米距離。

有兩人不知不覺的到了人影的藏身的大樹錢,這兩人之前還小心翼翼,不過找了半天也沒找到姚洪的身影。還以爲姚洪早就逃跑掉了,也就漫不經心起來。

兩人隨意聊着天,等到一個武者提前一步,轉到了姚洪藏身的樹下,就看到了一張蒼白卻很凌厲的臉龐,一雙無情的雙眼靜靜的盯着他。

這不是姚洪還能是誰?這武者想要大聲呼叫,可是還沒出聲,咔嚓一聲,腦袋整個三百六十度的旋轉,直接連聲音都沒坑,直接脖子被扭斷。

後面那個武者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直接一眼看到前面武者腦袋被擰斷,嚇得一大跳,不過旋即人影一閃,他腰下一涼,也被斬殺。

“姚洪在這……”

就算姚洪斬殺兩人再快,可兩人臨死前異樣的聲響,還是驚動了離他們最近的一個武者,那武者急忙大聲呼喊。

刷。

姚洪腳下一踢,腳尖踢在死去武者的鋼刀之上。那鋼刀如同一道流星一般,劃過美麗的曲線,直接將武者的脖子劃了一道。

噗的一聲,鮮血噴濺,那個武者脖子出現了一道血線,然後快速崩裂,捂着擋也擋不住的脖子應聲而倒。

慘叫聲自然還是驚動了所有武者,所有目光快速看了過來,目光都聚集在姚洪身上,旋即揮舞着武器就向着姚洪奔來。

這些武者都是龍爲了鍛鍊他所創造的武者,這些武者心裏只有一個命令,那就是殺掉姚洪,所以姚洪不會手下留情。


姚洪得到的命令也是隻有將所有武者全部殺光,才能完成龍的試煉。

姚洪微微皺眉了一下,旋即銀牙一咬,眼神下閃過一絲殺機。

若這裏有數百人武者的話,或許姚洪會不戰而逃。

可面前這幾人,姚洪完全有能力自己幹掉。

噗噗噗……

一道快到極致的人影在奔過來的七人身前,快速閃過,旋即露出了姚洪的真面目。

至於他身後其餘七人,全部一動不動,旋即全身爆炸,血肉橫飛。

這死掉的十人,徹底死掉後,旋即在地上消失不見了。

姚洪對於這些死掉之後消失,已經早就見怪不怪了。

嘶。

見這些武者死了之後,姚洪終於呼出一口氣,一屁股坐在地上,累得都不想起來。

距離開始的時候,已經過去了一個月了,姚洪也跟上萬武者戰鬥了一個月時間。

在這一個月時間,姚洪天天遭到追殺,一點睡覺的時間都沒有,只要稍有懈怠,就會有人來追殺他。

在這種環境下,姚洪不得不強逼着自己,快速提高自己。

雖然很是艱難,可姚洪的成績也是喜人,他在這一個月竟然斬殺了將近五千人。

自然姚洪不敢和上萬武者當面戰鬥,甚至面對百人武者小隊,姚洪就只有一個字:逃!

好在姚洪的實力比這些武者都要高出一大截,速度是他的優勢,所以姚洪才能活到現在。

而姚洪專門對付的就是落單的十人小隊,通過這段時間,殺了將近五千人。

剛纔姚洪不小心被一個五十人小隊包圍,他爲了突襲而出,受了不小的傷,轉而在逃命的過程中,他遇到了這個十人小隊。

若是平時,早就光明正大斬殺了他們,可受了傷的他,只能暗自偷襲,才能解決。

回想起來這一個月,姚洪不免有些唏噓,可同樣,他的實力也是巨大的提高。

他現在也終於突破到了地級六層境界,這是最讓姚洪高興的事情。

“地級六層!”姚洪咧了咧嘴,忍不住嘆了口氣。

他之前被百人武者包圍,眼看就要被圍殺,可最終姚洪突破了,達到地級六層,這才突破了重圍,活了下來。

迅速查看了自己體內的情況,丹田內空空如也,幾乎沒有一點真元了,姚洪就打算閉着眼睛先恢復一下再說。

這時,一陣說話聲由遠到近,飄了過來。

“剛纔那邊是不是有聲響?”

“我也聽到了,應該就在這邊。”

“走,先去看看。”

聽到聲音逐漸變大,姚洪睜開了眼睛,忍不住嘆了口氣:“先逃命好了。”

聽着這腳步聲,人數應該不少,至少有百人,他遠遠不是對手。

姚洪一個縱身,直接跳進了叢林當中,轉眼消失不見。

很快,再次過了一個月,姚洪依然玩着貓捉老鼠的遊戲。

不過這段時間,姚洪卻沒有如上個月,斬殺一半人的手段,在現在這個月當中,一共才斬殺了不足兩千人。

之前是人數過多,也是不夠團結, 拽丫頭與王牌校草的愛戀 ,斬殺對方。

本來剩餘的三千人,姚洪以爲很快就要完成,誰知這些武者當中,竟然出現了個領頭的武者,將剩餘的武者匯聚在一起。

而且還足智多謀,想了好幾個計謀,讓姚洪差點栽跟頭。


剩餘的武者匯聚成一團後,姚洪除了有限幾次行動成功外,其餘大部分的行動都無功而返,甚至受了點傷。

就在剛纔,姚洪即將能夠殺掉一個來襲的二十人小隊,眼見就要成功,可沒有想到不知道哪裏竄出了百人武者,最後姚洪只能無奈敗退。

“不行,這樣可不行,一定要想個辦法,不然也不知道何時才能完成目標。”姚洪咬牙說道。

按照現在的速度,姚洪還需要好幾個月才能完成,甚至要拖得更久,因爲人數越少,這些武者凝聚力就越強,越不好對付。

姚洪想了想,突然一個瘋狂無比的想法:“將他們全部一次性的解決。”

若有人知道姚洪的想法,肯定會笑掉半顆大牙。

要知道,他面前的敵人可是有足足的三千人,可不是三百人,他一次性的解決三千人,肯定是以卵擊石,是不想活了。

姚洪也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不過事後雖然震驚,可想想這並不一定不能辦到。

只要自己安排得當,那肯定能成。

旋即越想越覺得可行,姚洪心中有了好幾個方法,在腦海裏推演起來,看着哪種方法可行。

終於在第二天的時候,姚洪眼睛一亮:“就這個了。”

旋即,姚洪起身,跑到了幾十裏外的一處森林當中。

龍的領域當中,爲了盡善盡美,讓這個虛幻的事情更加真實,所以這個領域世界中,除了人類,還是有妖獸的。

不過龍的靈魂力現在還太弱,只能模擬三、四級的妖獸,再厲害的妖獸,只能等到實力更強才行。

這樣姚洪已經很滿意了,他隨後就鑽入了森林當中,不多久,森林中就出現了妖獸的慘叫聲。

姚洪在森林裏鬧騰了整整三天三夜,妖獸也慘叫聲也有三天三夜沒停止,等到第四天的時候,姚洪終於出來了。

而他的手中,也同樣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包袱。

姚洪雖然有空間戒指,可裏面世界再真實,其實也是假的,所以自然無法裝入空間戒指裏。

打開包袱,這裏面是五顏六色的妖核,大概數了數,足足有着數百顆妖核。



望着這些閃耀着光芒卻充滿妖元的妖核,姚洪微微一笑,目光望向了不遠處一處高山之上。

“接下來,成不成功就看這一刻了。”

……

就在姚洪爲了滅絕剩餘三千人,展開行動的時候,荒無人煙的黑天沼澤今天迎來了四個武者。

這四個武者是三男一女,大約都在十六七歲的年齡,在危險重重的黑天沼澤裏,艱難的前進。

若是有人在這裏,一定會驚呼出聲,不爲別的,而是因爲這四人當中最強的武者,纔不過擁有地級六層的境界。

地級六層的實力在其他地方或者是厲害的武者,可在黑天沼澤卻只是一般的實力。

要知道黑天沼澤裏的妖獸厲害非凡,甚至六級妖獸都隨處可見,這樣的實力更是微不足道。

“羅風,我們快到了嗎?”一個少年說道。

一個相貌憨厚的少年從懷中掏出一塊地圖來,仔細看了一下,說道:“按照地圖所顯示的位置,就在不遠處了。”

若是姚洪在這,肯定嚇了一大跳,這憨厚少年的地圖,和他羅羽的寶藏的地圖竟然一模一樣。

“哈哈,羅風來之前你可是答應我們,如果找到寶藏,你可是要分給我們一半的,別到時候反悔。”另外一個少年懶洋洋的說道。若仔細看,這少年和第一個開口的少年長得十分相像,顯然是兄弟倆。

羅風哼了一聲說道:“我羅風既然說得出,那肯定做得到。肯定比某些人強,見到危險就丟下同伴自己逃跑。”

“你說什麼?有種在說一遍?”那少年彷彿被說中的心事,臉色一變,惡狠狠的說道。

“都別吵了,我們繼續上路。”四人當中唯一的女子,也是他們當中最強者,皺眉說道。

這女子應該是這個團隊的領頭人,她一開口,其他人立刻閉上了嘴巴。

不過那兩兄弟對視一眼,眼神裏都有些異樣一閃而過。

這時,一聲低聲的獸吼聲,清晰的傳進衆人的耳中。

衆人臉色一變,齊齊的望向不遠處踏着草叢,過來的妖獸。

“冰火虎豹……” 此刻姚洪正在跑。如果形容準確的話, 皇商貴後

身後,足足有數百人的武者,神情憤怒,發足狂奔追趕着姚洪。

可惜姚洪的速度太快了,他們就算卯足勁,也碰不到姚洪的一個衣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