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站崗的人聽到葉若羽的名字,身體顫了一顫,反應過來之後,連忙滿臉堆笑的跑到葉若羽身邊道:“拜見葉首領!嗯,這個…我們大首領正在跟龍頭寨的兩位寨主商談一些事情,我們不敢打擾…二首領跟三首領不在山寨!”

葉若羽笑了笑道:“那你去通知凝莜一聲,就說我來了!總不能讓我們一羣人在外面站着吧!”

那幾人聽了葉若羽的話都點了點頭,接着有三人飛快的向山寨中衝了進去。

片刻之後,三人都是滿臉通紅的快速來道葉若羽身前,支支吾吾道:“額,葉首領,這個…小姐她…額,我們不敢說啊…”

聽了三人的話葉若羽一愣,馬上就明白了,肯定是凝莜那丫頭又罵了自己,“說吧,這丫頭肯定沒說我好話!”葉若羽無奈的苦笑了一聲說道。

“額…小姐說,讓葉首領…馬上…滾蛋!有多遠…滾…多遠!”其中一男子鼓足勇氣支支吾吾的說道,這話說出來要是葉若羽生氣了,那他可知道後果,可如果不說,估計後果更嚴重,畢竟小姐交代,這句話必須要讓葉若羽親自聽到。

“喲,你們小姐膽子還不小啊!”一邊的蘇福聽了那男子的話冷聲道。

葉若羽跟琴女聽了蘇福的話倒是“嘿嘿”笑了起來,接着葉若羽運足能量,對着山寨內部大吼道:“媽媽個球,董老大,老子來玩玩,就這樣被拒於門外,好像不太好吧?凝莜,你個死丫頭,最好別讓我進來,否則…哼哼!”

正在內部大廳談話的董無心,聽到葉若羽的聲音都愣了一下,接着身形一動,便向外邊衝去,片刻時間便來到葉若羽等人身前。

“哈哈,葉兄弟好久不見啊,是哪陣風把你給吹來了?對了,凝莜那丫頭怎麼了?”董老大一見到葉若羽滿臉笑容的對葉若羽說道,接着便帶着他們走到了山寨中。

“咦,兩年不見,董老大都到了藍色中級,恭喜恭喜啊!嗯,本來我這次過來,是給凝莜帶了孕馨丹的,可這傢伙叫我滾遠點,那正好,節約了我幾顆丹藥!”葉若羽開玩笑的說道。

董無心聽了葉若羽的話明顯一愣,接着睜大了眼睛對葉若羽道:“孕馨丹?哎呀兄弟,你別聽凝莜那丫頭的,你是不知道啊,這段時間她可是把整個山寨鬧得雞犬不寧,這原因嘛,就是因爲兄弟你!我們那是千勸萬勸啊!至於我這修爲,看了葉兄弟的,才知道什麼是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


葉若羽“桀桀”的笑了兩聲,似乎很是滿意董無心誇獎他的修爲,接着他有些無奈的說道:“這人長的太帥了就是沒辦法!走,我們先進去,你帶我去看看那龍頭山寨的首領!嘎嘎,話說到目前爲止除了你們,我們還沒有見到過其他山寨的人呢!”

內廷中,正有兩人坐在上座,兩人都比較帥氣,長相也非常相像。

“來,兄弟給你介紹,這是龍頭山寨的大寨主龍戰,二寨主龍佑!他們是父子呢!龍老大,這位是葉若羽!”董無心一進來就開始介紹。

兩人聽到葉若羽的名字都有些吃驚的看着葉若羽,片刻之後,龍戰滿臉笑意的說道:“沒想到傳說中的葉若羽這麼年輕,哈哈,怪不得五大家族這麼長時間都沒敢把葉首領怎樣,原來葉首領境界高的可怕啊!”

此時的龍戰可是非常吃驚,自己站在葉若羽身前都感受到了強大的壓迫感,能夠讓他藍色中級神魂境界的高手都感受到了清晰的壓迫感,那此人會是什麼境界?他已經不敢想象了。

葉若羽笑了笑,這位龍戰境界跟董無心差不多,他的兒子龍佑也到了藍色越初級,看來他們山寨的實力還不錯!“龍老大誇獎了!,桀桀!”葉若羽謙虛的說道,接着他又轉頭對董無心道:“我說董老大,你不會讓我們就這樣站下去吧?” 董無心聽了葉若羽的話也感覺到了自己的失誤,連忙乾笑了兩聲道:“那個,我粗人一個,也不懂這些繁文縟節,大家都隨意!”

葉若羽哈哈的大笑了兩聲,正準備坐下的時候,突然身後一股凌冽的劍氣傳來,直指葉若羽,葉若羽笑了笑,閃身避過,他早就感覺到了有一股熟悉的氣息向這邊飛速趕來,那是凝莜。

避開之後的葉若羽正準備說話,可凝莜似乎不願意給他這個機會,凜冽的劍氣一道道的向葉若羽襲來,葉若羽一次次的避過,可凝莜似乎沒有停止的意思。

葉若羽無奈,將能量凝聚在手指上,看着再次攻來的長劍,這次他沒有閃避,而是用中指和食指將劍尖夾住,阻斷了凝莜的動作,接着一根手指飛快的在劍身上彈了一下,長劍突然不受控制的脫離了凝莜的手掌,插在一邊的木門上,發出“錚錚”的聲音。

“我說你不用一來就給我這麼一個見面禮吧?”葉若羽笑看着凝莜道。

龍戰父子看着葉若羽輕易的打掉了凝莜手上的長劍,心中有些駭然,凝莜已經達到了青色高級境界,其實他們要對付凝莜還是很簡單的,只是還做不到這樣輕易、不讓凝莜受到任何傷害的彈掉她手中的長劍。

“見面禮?我巴不得一劍劈死你!葉若羽,你個混蛋!你全家都混蛋!”凝莜一聽了葉若羽的話馬上開罵道。

葉若羽搖了搖頭,裝作無奈道:“你自己不要的,那別怪我不給!董老大,既然如此,那我可要告辭了!”

董無心一聽葉若羽的話馬上就急了,怎麼能這樣走了呢?孕馨丹啊,能夠讓葉若羽親自送過來的孕馨丹肯定不簡單!

想到這裏董無心連忙跑到凝莜耳邊說了幾句,凝莜輕輕的道了一句:“真的?”看到董無心堅定的眼神,凝莜的臉色馬上多雲轉晴,飛快的跑到葉若羽身邊道:“我錯了!真的錯了!禮物呢?快點拿出來!”

葉若羽幾人看着凝莜的轉變都無奈的搖了搖頭,果然,得罪誰都不要得罪女人!

葉若羽拿出兩顆孕馨丹道:“一顆六品的,一顆七品的,自己回房間吸收去!本來是要給你哥哥的,既然你先來了,那就先給你吧!你哥哥的過段時間再說!”在懸浮大陸上,葉若羽練了幾次丹,回到行走山寨後,葉若羽只要有時間就鑽研其中。

現在對他來說,這丹藥就是自己勢力增大的捷徑,自己應該好好把握纔是!再說,他還想早點煉製出離合丹,讓紫尾白貂也能夠變成人形,自從見到血狼皇之後,他才發現,靈獸能夠變成人形,那是多麼的帥氣!

凝莜高興的一把搶過葉若羽手中的丹藥,謝謝都沒說就向門外衝去,她已經忍不住想要吸收了,成功之後自己就能達到藍色越初級,這是多麼讓人興奮的事啊!

“等等!”葉若羽突然想到了什麼,叫住了凝莜,“這把低級神器也給你吧!”葉若羽笑了笑道,這也是爲了報答上次董無心幫忙打退拜天族跟枯月族逼親,畢竟自己總是欠他一個大人情,想起來都感覺不怎麼舒服!

凝莜幾人聽說神器的時候都睜大的眼睛,神器啊!現在三把刀山寨還只有董無心擁有一件低級神器,可想而知,這神器是多麼的珍貴!

“喲,話說若羽對族長大人還真不錯,爲了還一個人情,下了這麼大血本!”琴女看着葉若羽的表現,馬上就明白了怎麼回事,此時她更加確定了心中的想法——葉若羽已經對蕭語雪有了感覺,這讓她很高興!畢竟她不想看着蕭語雪真的終生不嫁。

葉若羽瞪了琴女一眼傳音道:“你笑話我!”

“好了好了,快點走吧!看着你就煩,我還有事情要跟董老大說呢!”葉若羽裝作不耐煩的將神器塞在凝莜身上,馬上就把她推出了大廳。

一邊的龍戰父子看着葉若羽出手如此大方,都交換了一下眼色,至於這表示着什麼,可能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董老大,有件事情要跟你打聽下!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樓蘭山寨?”葉若羽想了一會,還是決定當着龍戰父子的面詢問,畢竟他們也可能知道這件事!

董無心聽了樓蘭山寨,仔細的想了一會,片刻之後,他突然眼睛一亮,笑道:“好像有這麼一點印象,這好像是發生在千年前那場大戰時期的事情!當時的樓蘭山寨比我現在的三把刀山寨還要強大不少!而在當時我也只是一個小山賊,還沒有建立這個山寨!”

“哦?那你知道些什麼事情?”葉若羽聽了董無心的話馬上來了興趣,追問道。

董無心仔細的想了一會道:“當時我沒有親眼見到,不過聽我的老大提起過,在千年前的那場大戰中,樓蘭山寨處於中立態度,那場戰爭持續了五年時間,最終五大家族落敗!可就在那個時候,不知道什麼原因,當時幻原家族的族長纖箸先生卻突然攻擊樓蘭山寨!”

頓了頓董無心繼續道:“可那一戰卻異常詭異,強大的樓蘭山寨在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便被瓦解,裏邊的高手逃的逃,死的死!我們的老大當時已經帶人前去救援的,可惜走到一半就得到消息,樓蘭山寨已經被夷爲平地!當時我老大還不相信呢!”

葉若羽聽了董無心的話想了一會對蘇福跟蘇婉盈道:“是這麼回事?”

“大概是這樣!當時我帶着婉盈在一隊高手的保護下才艱難的衝出重圍,最終那些高手爲了保住我們兩個,全部戰死!至於董首領說的前去救援我不清楚,不過我相信這是存在的,只是當初的樓蘭山寨傾覆得太快,救援還沒來得及到達!”說道這裏蘇福臉上一陣黯淡。

夜若羽點了點頭,接着問婉盈道:“你手上的半個玉佩是哪裏來的?”

“師尊,這玉佩我也不知道是哪裏來的,只知道從我記事起它就在我手上!”婉盈看了看手中的玉佩說道。

“這玉佩是我給她帶上的,當時山寨中有一本典籍,上面記載着玉佩身上隱藏着一個祕密,跟我們的家傳之寶有關!”蘇福說道。

葉若羽聽到這裏也大概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很可能纖箸先生滅掉樓蘭山寨的原因就在這玉佩上!不過,樓蘭山寨爲何會在半個時辰就被夷爲平地這件事情,葉若羽還是沒想通,看來只能親自跑一趟了!

“阿福,你還記得當初樓蘭山寨的地址嗎?”葉若羽轉頭對蘇福問道。

蘇福點了點頭道:“還記得大概位置,不過要找到準確的還需要一定時間!”

葉若羽笑了笑,這已經足夠了!接着他起身告辭,剛剛走到門口的時候突然想到了什麼對董無心道:“董老大,這大廳後面的彩禮是給凝莜求親用的嗎?作爲兄弟我可提醒董老大一句,凝莜不願意的可不要勉強,不然到時候我可會插一腳的!一直將凝莜當妹妹看的我可不會拿她的幸福開玩笑!”

董無心聽了葉若羽的話點了點頭道:“葉兄弟放心,凝莜也是我妹妹,沒經過她的同意我是不會答應任何親事的!”

說完這句話,董無心看了葉若羽一眼,心中一陣暗歎,看樣子凝莜這丫頭以後的日子可難了,誰叫你喜歡上了葉若羽啊,難道你看不出對於圍繞在身邊的那麼多女人,他只喜歡琴女一個嗎?呵呵,估計你是知道的!愛情這東西…

其實這次龍戰前來就是爲了提親這件事,他們已經談論了很久,可董無心死活不同意,就在他們準備威脅的時候,葉若羽來了,在感覺到葉若羽的強大以及他跟董無心的關係之後,龍戰父子動搖了!畢竟連達到藍色越初級的婉盈都叫他師尊,這樣強大的人物不是他們能得罪的起的!

更讓他們吃驚的是,後來見到凝莜到來,葉若羽居然就那樣輕易的送了一顆六品孕馨丹、一顆七品孕馨丹、一件低級神器!這些東西不管拿到哪裏都是寶物,可他就這樣簡單的送了,足以看出他對這些的不在乎,當然最根本的原因是他跟凝莜的關係超乎了想象!

葉若羽也沒有理會董無心等人,帶着婉盈跟阿福向樓蘭舊址飛去。

“董老大!嗯,在這裏叨擾了這麼長時間真是不好意思,既然凝莜小姐不同意這門婚事,那我們只能作罷!哎,也怪我兒子沒這福氣!”龍戰看到葉若羽走後笑着對董無心說道。

董無心聽了龍戰的話暗笑了一聲,這傢伙變化還真快!不過葉若羽這名聲也不是一般的響,就那樣一句話就讓他們退縮了,不過這是好事,畢竟可以爲自己減小不少麻煩!

“龍老大客氣了!是凝莜這丫頭配不上龍公子!哦,對了,這些彩禮還請龍老大帶回去,親事沒談成,我董無心也不好意思收彩禮啊!”董無心滿臉堆笑的說道。

龍戰推辭了兩句,最終還是帶着彩禮回去了,按照他的想法,這些東西加起來可是不少的一筆財富,親事成功則罷,如果不成功,他還真有點捨不得呢! 葉若羽四人用最快的速度飛行了一個多時辰,終於在蘇福的指引向到了之前樓蘭山寨的遺蹟範圍。

樓蘭山寨位於幽靈草海的深處,是一個四面環山的地方,其佔地面積很大,雖然沒有行走山寨獨佔幾個山頭那樣誇張,但卻比三把刀山寨要大很多。

葉若羽用神識看去,到處都是雜草叢生、殘垣斷壁的蕭殺景象,在這片區域靠近北面的方向,大小不一的石頭散亂在各處,已經被燒成黑炭的木頭林立四周,當然,跟他們相伴的還有幾千具森森白骨!

“找到了,我們過去!”葉若羽嘆了口氣說道,沒想到昔日強大的樓蘭樓蘭山寨,如今已是這般模樣!

幾分鐘之後,葉若羽幾人來到了,一具具白骨交錯的雜草地,蘇福一來到這裏看着這麼多的白骨,眼眶馬上就溼潤了。

“樓蘭山寨的各位弟兄們,我蘇福回來了!你們在這裏過的還好嗎?”蘇福哽咽着說道。

接着蘇福帶着蘇婉盈一步步向前走去,來到一塊屍骨密集地,蘇福愣愣的跪了下來,眼眶中不停打轉的淚水終於忍耐不住,洶涌而出,在一張被皺紋佈滿的老臉上肆意流淌。

“二十八位兄弟,當初你們拼命突圍,保住的樓蘭命脈現已經長大成人,還拜了一位了不得師尊,今天我帶她來看你們!各位兄弟,可以安息了!”蘇福擦了擦臉上的淚水,平靜了一下心情,愣愣的說道。

接着他讓婉盈跪下,表情堅定的說道:“老頭子我已經不中用了,你們的仇總有一天婉盈會報的!你們是我樓蘭山寨的驕傲,我們會永遠記得你們!”

此時的婉盈安靜的跪在一邊,雖然這些人在她腦海中已經沒有任何印象,不過善良的她看着滿地森森白骨,眼淚還是忍不住的簌簌往下直流。

葉若羽看着兩人,一個背影襤褸,一個背影嬌小,心中也有說不出的感概,一將成名,腳下卻是是森森白骨,人的性命終究比不過權勢。

“都起來吧!”葉若羽嘆了口氣,有些傷感的說道。

接着他全身能量澎湃,雙手在身前不停的揮動,一個複雜的印訣在手上飛快的結成,“山崩地裂!”葉若羽低聲道。

隨着他聲音的落下,這整片土地開始劇烈的震動起來,接着一道道深深的溝壑在土地上蔓延,片刻時間,地上的白骨紛紛落入裂縫中。

“空間震動,四百二十層!”葉若羽再次低聲道,接着單手對着不遠處的山峯劃了一道道圓圈,頓時間塵土飛揚,“轟隆隆”的聲音震動着衆人的耳膜,不到十秒的時間,不遠處的山峯不停的向下坍塌,流落下來的塵土飛快的覆蓋了所有的溝壑。

一分鐘以後,大地恢復了平靜,只是看不到森森白骨、殘垣斷壁,他們已經被新生的沙土取代。

“謝謝師尊!”蘇福抱拳對葉若羽說道,此時他的心中除了傷感之外就是震驚,翻手間,一座山峯被夷爲平地,其中的巨石全部化爲塵土,這份實力讓他駭然。

葉若羽點了點頭,正準備再次用神識查探的時候,突然從那坍塌的山峯中傳來一股奇怪的能量波動。

“嗯?”葉若羽歪着頭,盯着那山峯仔細的感受了一下,果然存在一股能量,這能量應該屬於一個強大的禁制。

“怎麼了若羽?”琴女看到了葉若羽疑惑的表情,關心的問道。

葉若羽想了一會指着那坍塌的山峯道:“那裏有奇怪的能量波動!應該是禁制發出的!”接着他轉身對蘇福說道:“之前樓蘭山寨沒有覆滅的時候,那座山峯是用來幹嘛的?”

蘇福想了一會道:“我不太清楚,沒有聽我兒子說過!哎,現在也不知道我兒子是死是活!”

葉若羽拍了拍蘇福肩膀表示安慰,接着想了一會道:“我們過去看看!”


那股奇怪的能量是從地底下傳來的,葉若羽越是靠近感受越清晰。

到達那片地域之後,葉若羽拿出干將劍,手中一陣揮動,不到十秒鐘時間,整塊土地上便出現了一個圓形的大坑,在坑的底部,是一個由黑色能量構成的禁制。

“這個禁制還不錯,佈置的人境界至少達到了紫色等級,到底是誰佈置這個禁制?爲何要在這裏佈置禁制,然後用大山壓住呢?”葉若羽看着那禁制自言自語道。


琴女聽了葉若羽的話笑了笑道:“先破開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葉若羽點了點頭,在衆人都退開一段距離之後,葉若羽身形一動,突然五個葉若羽出現在衆人眼前,衆人看到這樣的景象都是一陣吃驚。

不僅僅是他們,就連不遠處的葉若羽此刻也給愣住了,不是靠速度只能出現三個殘影和一個本體的嗎?怎麼這下子共出現了五個?難道是自己速度再次突破的原因?

想到這裏葉若羽心中一陣狂喜,這代表着自己的實力再次提升!使用虛影同技的威力也會大大增加!

片刻之後,葉若羽平復了心情,強大的氣勢開始攀升,一股股強大的能量像一條條游龍一樣,穿越在他周身,待到氣勢達到頂峯之後,葉若羽開始行動了,只見五個葉若羽手上不同的印訣開始散開,強大的能量亮一瞬間連城了一條線!

“虛影異技!”葉若羽低聲道,話音剛落,五個葉若羽同時放出了手中的印訣。

“轟”的一聲傳開,震得大地一陣搖晃,這是葉若羽故意控制了發招速度,使得五個葉若羽發出的攻擊同時到達禁制,而且攻擊的是同一個地方。

禁制在這一瞬間被葉若羽的攻擊震得不停的搖晃,接着禁止上開始出現絲絲裂紋,不過讓葉若羽無奈的時,知道所有的攻擊力全部消失,那道禁制還是沒有散開,也就是說自己這招失效了!

葉若羽看着正在飛速恢復的禁制,感嘆的說了一句:“這禁制還真是厲害!媽媽個球,剩下最厲害的一招了,要還是沒破掉,那我也沒辦法!”

說着葉若羽拿出干將劍,同一時間另外四個葉若羽手上也出現了干將劍,這將不遠處的蘇福跟蘇婉盈兩人看的一陣迷糊,他們還不知道這五人其實都是葉若羽,只是葉若羽速度太快,不停變換位置的身形,可以讓他們的神識無法分辨,導致他們以爲這只是普通的分身!

葉若羽將體內剩下的能量全部輸入到干將劍中,頓時他身上的氣勢飛快的攀升,強大的毀滅氣息迅速的向不遠處的衆人襲去,“空間震裂,四百二十層!”葉若羽低吟道。

話音剛落,五個葉若羽同時拿着干將劍在空中划着圓圈,此時的空間就像突然扔入了石子的平靜湖面,一層層的空間波紋飛快的向四周散開,不過他們的範圍也僅僅是方圓五米,這是葉若羽控制之後的結果。

空間震裂最強大的時候就是將所有的波動完全控制在一個點的時候,凝聚在一個點上面的空間震裂,其攻擊力是現在的十倍乃至百倍!

可惜的是,葉若羽現在能夠控制空間震裂的最大範圍只有方圓四百米,最小的範圍就是現在的方圓五米,離將空間震裂凝聚到一個點,他還差無數步——還早着呢!

不過現在的空間震裂已經很厲害了,至少比眼前的禁制要厲害,因爲在攻擊到達的瞬間,整個禁制支撐了還不到一秒鐘,便全部崩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