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二十多人聽到葉若羽說話,連忙走到他身前恭敬道:“拜見主人!”

他們的動作讓葉若羽感到很意外,這並不在他的意料之中,劍冢的傳承人,嘿嘿,葉若羽根本就沒想過,更何況這二十多人中還有被自己斬斷一條手臂的血狼皇。

紅邪看着葉若羽的表情,略帶玩味的說道:“很意外嗎?桀桀!”

葉若羽笑了笑道:“是有點!”接着轉頭對那二十多人道:“你們應該是劍冢中那些個統領和護法吧?恩恩,這主人就不要叫了,我知道你們並不服氣,我也不想當這劍冢的主人,以後有什麼事你們直接找紅邪吧!”

頓了頓葉若羽繼續道:“對了伊嗄沃,我的傷還沒好,準備回去閉關一段時間,這裏的事情就麻煩你們幫忙管理下吧!”說着葉若羽也沒等衆人回答,帶着蕭語雪跟鳳凰便向外面走去。 衆人看着葉若羽都一陣錯愕,不帶這樣的吧?這甩手掌櫃當得還真是徹底!

“嗯,等等,好像還忘了一件事!”剛剛走出兩步的葉若羽突然停了下來說道,接着轉身甩給血狼皇一顆丹藥道:“這是八品孕馨丹,現在誰也不欠誰了,以後沒事別找我麻煩!”說着葉若羽再次向外面走去。


蕭語雪看着葉若羽有些不解的問道:“八品孕馨丹是神農氏前輩給你的,就這樣給了血狼皇?你腦子沒壞掉吧?”

葉若羽笑了笑道:“算了,我用不了多久應該就能夠煉製的,給他吧,免得這傢伙在劍冢中給我搞破壞,雖然當了甩手掌櫃,但真出了什麼事,我還是逃不掉!就算是巴結他吧!”

十天之後,蕭語雪、鳳凰還有葉若羽回到了懸浮大陸,葉若羽的弟子都留在了黑暗深淵中,正在努力的提升着實力。

“還有十天就是盂蘭節了!”蕭語雪看着懸浮大陸忙碌的人羣嘆了口氣道。

“盂蘭節?幹嘛的?我怎麼沒聽說過?”葉若羽好奇的問道。

“盂蘭節每五十年一次,你才活了不到不到三十歲,當然不知道,盂蘭節是懷念死去的親人、朋友的節日,懷念方式每個人都不同!”蕭語雪介紹道。

葉若羽笑了笑,自言自語道:“盂蘭節…盂蘭節…呵呵!”

說完之後,葉若羽沒有理會蕭語雪和鳳凰,快速的向行走家族方向飛去。

蕭語雪看着葉若羽離去的背影,嘆了口氣。琴女、妖魅、凝莜、鬼醫老祖等人的離去給他的打擊很大,雖然他很少提起,但蕭語雪能夠清楚的明白,她已經無數次看到葉若羽一個人站在花園中發呆,也無數次看到他抱着音琴自言自語…

回到行走家族之後,葉若羽馬上開始閉關,這段時間在黑暗深淵中得到了很多經驗,還沒來得及總結,然後就是自己的傷勢,還需要進一步治療。

這次修補空間結界,葉若羽理解最深刻就是空間,那種五角星的特殊空間封印讓葉若羽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在閉關期間,他拿出那個卷軸整整看了七天,將空間震裂由之前的六百層突破到了六百三十層,雖然進步不是很大,但空間震裂越到後面,想要有所突破就越難。

最後葉若羽只剩下三天的時間療傷,他想在十天之後參加盂蘭節。

第十一天,葉若羽早早的出關,此時整個行走家族中一派濃重,雖然紀念離開的兄弟,每個人的方式都不同,不過似乎行走家族的那羣兄弟還是喜歡嚴肅一點。

在葉若羽離開的這兩個月,行走家族的發展不錯,龐湛將行走山寨的人調過來了一些,還在凡人區域不停的招收有資質的小孩,按照葉若羽的說法,寧缺毋濫,所有這一個月中招收的人數只有五百左右,不過資質都非常不錯。

雖然現在行走家族的實力跟弱,不過懸浮大陸所有的家族勢力都知道,行走家族並不是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最起碼它的身後還有實力可以跟五大家族相比擬的行走山寨以及冰天雪地中的幻巫雪族!

葉若羽看着行走家族中忙碌的衆人笑了笑,身形一閃向行走家族的大廳中走去。


行走家族的大廳其實就是一間並不起眼的房子,它並不宏偉,面積也不是很大,沒有很多人守護,也沒有很多人注視這裏,它就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鄉村小屋。

在大廳中,龐湛正在一張桌子上看着一件卷軸,臉上時不時露出疑惑的表情,去黑暗深淵中修煉了幾天,龐湛就回來了,葉若羽跟自己都到了那裏,他放心不下山寨跟家族的事情。

葉若羽笑了笑走到龐湛的身邊笑道:“老二,怎麼了?”

龐湛看到葉若羽出關了,高興道:“老大你來啦!現在行走家族的發展並不是很理想,我正在找一些管理方面的資料,看能不能找到一個方法快速提升行走家族勢力,畢竟也是一個家族,不能總靠着行走山寨!”

葉若羽點了點頭,接着笑道:“現在還不慌,我們還有很多時間,今天讓兄弟們將手中的事情都放下來吧,盂蘭節…大家該去看看自己的朋友了!”

頓了頓,葉若羽繼續道:“家族的事情不需要太急,還是那句話兵不在多而在精!我剛剛四周看了一下,你新招收的那些人資質都不錯,不過年輕偏小,雖然他們相對容易管理,不過進步卻不是很明顯,以後將招收的範圍擴大,儘量多招收一些有成年人!”

龐湛嘆了口氣,他也想多招點成年人,不過大部分的成年人都情願加入五大家族,他們並不看好由山賊建立的家族。

“現在我們的競爭實力還不夠,雖然藥材方面在懸浮大陸中發展得不錯,不過賭場並不是很理想,關鍵是我們人數不夠!”

“人數不夠?不是吧?行走山寨中不是有很多人嗎?”葉若羽有些疑惑的問道。

“行走山寨中實力差距太大,基本上沒有青色高級到藍色初級這個階段的高手,境界低於青色高級我怕他們氣場不夠,要是將那些藍色越初級的高手放出去管理,會提早暴漏我們的實力,這樣會讓其他家族對我們產生很大的戒心!”龐湛無奈道。

葉若羽想了一會,笑道:“將那些藍色越初級的高手送出去一半,這樣最起碼能夠起到威懾作用,說不定對招人還有一定的促進作用!另外一半,我會盡快安排他們進入黑暗深淵中鍛鍊的!”

龐湛點了點頭,其實這樣的做法他也想過,不過他知道黑暗深淵不是那麼容易就進入的,更何況這樣的大事他也做不了主,還是要找葉若羽商量一下。

“對了,盂蘭節之後,你也進入黑暗深淵中鍛鍊一陣子,做爲行走山寨跟行走家族的管理者,境界才只有藍色中級是遠遠不夠的!這段時間家族跟山寨的事情交給瑾兒跟千瀧,涅槃在黑暗深淵中鍛鍊,舞姬天下的殺手都在閉關,這段時間她們也沒什麼事做!”葉若羽笑道。

龐湛點了點頭,接着葉若羽幫忙龐湛講解了一些在修煉遇到的問題,然後獨自回到了行走山寨。

行走山寨整體的氛圍看起來比行走家族還要嚴肅,三個山頭的所有樹木上都掛着黑色的布條,葉若羽不知道這是代表着什麼,不過他很不喜歡這些布條給他的壓抑感。

現在行走山寨中主要的管事者是藍顏跟陸恆子,他們在吃了六品、七品孕馨丹之後,實力也達到了藍色越初級。

這次回來葉若羽並沒有打擾衆人,他徑直的向大廳後面的山頭飛去。

這塊山頭依舊是那樣的安靜,這裏也是唯一沒有出現黑色布條的地方,作爲行走山寨的禁地,就算是陸恆子跟藍顏,也不敢隨意進入。

山頭的那顆巨大的楓樹依舊屹立,只是楓葉的顏色由紅色變成了青色,顯得生機勃勃,看着眼前的楓樹,葉若羽笑了笑,自言自語道:“生機勃勃,盂蘭節…爲何盂蘭節會在這個時候?是爲了紀念還是爲了忘記?是爲了提醒自己在和睦中不要忘記前塵,還是告誡自己努力抓住明天不要沉浸前塵往事?”

停頓了一會,葉若羽再次笑道:“呵呵,誰知道呢?”

楓樹下面的石桌、石椅上已經落下的厚厚的一層灰塵,數十片已經泛黃的楓葉被埋藏在灰塵中,葉若羽用能量將石桌、石椅整理乾淨之後,緩緩的坐了下來。

酒,在這個時候是最好的物質享受——到底是不是享受,可能只有葉若羽自己明白。

“琴女,我想你了!”

“妖魅、凝莜、師尊,你們還好嗎?”

“各位兄弟,在另一個世界你們是不是再次相遇,建立了另外一個行走山寨?”

“我從未見過面的父親,我該跟你說些什麼?呵呵,似乎我已經習慣了孤兒的生活,找到母親的這段時間,我沒有更多的時間陪伴她,你會不會怪我?”

……

天黑了,有些疲憊的葉若羽躺在草地上睡得很深,彷彿間他看到了琴女溫柔的笑容,彷彿間聽到了只有琴女才能彈奏的樂曲,彷彿間聽到琴女說她很想自己…

第二天醒來,葉若羽聞到了一股幽香,跟琴女不同的幽香。

“醒了!”蕭語雪抱着葉若羽的頭,溫柔道。

葉若羽笑了笑,從地上爬起狠狠的甩了甩頭,笑道:“美女師姐什麼時候來的?”

“這有關係嗎?最重要的是你睡了很沉!”蕭語雪笑道。


葉若羽再次笑了笑,琴女離開後,只有在蕭語雪的身邊,他才能感到略微的安心。

“走吧,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先去找婉盈拿到暗靈珠,然後我要馬上去佛界,根據圓寂大師的說法,那位逃出來的魔界高手實力至少達到了淨魂的頂峯,現在的我還不是他的對手,要儘快找到血肉舍利跟神魂融合最大限度提升實力!”葉若羽嘆了口氣道。 蘇婉盈已經按照葉若羽的要求從黑暗深淵中回到了行走山寨。

葉若羽跟蕭語雪找到蘇婉盈的時候,她正一個人坐着,用雙手託着下巴看着外面發呆。

“在想什麼呢?”葉若羽走到蘇婉盈的身邊小道。

蘇婉盈突然聽到了葉若羽的聲音,嚇了一跳,接着臉頰一紅起身恭敬道:“拜見師尊!”

葉若羽擺了擺手笑道:“不用拜見了,今天找你過來是有事情跟你商量,你知道樓蘭山寨中那顆暗靈珠的下落嗎?”

蘇婉盈點了點頭道:“知道,我父親使用祕法達到紫色高級境界的時候去找過一次,雖然找到了大概方位,但以父親的實力還不能進去!”說到自己的父親,蘇婉盈有些傷感,自己等待了千年的父親…

葉若羽點了點頭,拍了拍她的肩膀,遇到蘇雲星那樣的父親,確實是不幸,“沒有哪一個子女是有權利選擇自己父母的!”

蘇婉盈笑了笑沒有說話,不過她的眼神告訴葉若羽跟蕭語雪,她又心事。

就這樣沉默了一會,蘇婉盈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開口道:“對了師尊,你剛剛不是說有事情要跟我商量嗎?”

葉若羽點了點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看你有心事就不知道該怎樣開口!”

“我沒事,師尊你說吧!”蘇婉盈臉頰又紅了起來,連忙說道。

“那個…琴女被封印了,你知道吧?要救琴女就需要四靈珠跟音琴聚靈,所以…”葉若羽支支吾吾,始終還是沒有說完,作爲師尊跟自己的徒弟要東西還真不好意思,更何況這暗靈珠也是很特別的寶物,還是樓蘭山寨的家傳之寶,就這樣跟自己的徒弟討要…

“若羽的意思是,想跟你商量一下,樓蘭山寨的那顆暗靈珠能不能給他,他需要這個來救琴女!”一邊的蕭語雪看着葉若羽支支吾吾的樣子嘆了口氣,她很瞭解葉若羽,平時看起來很無賴、很霸道的一個人,卻不習慣接收比自己弱小的朋友的禮物。

蕭語雪還記得,自己剛剛認識葉若羽的時候,他的實力勉強只有藍色初級,那個時候他見到寶物眼神就會發光,跟自己一點都不客氣,有自己需要的東西即使是耍懶也要搞到手,而現在,即使是建立家族需要錢財,自己主動提出幫忙,他也不接收。

葉若羽瞪了蕭語雪一眼,這樣的事情被她這樣直接的說出來了,讓自己有些尷尬。

蕭語雪則是看向一邊,直接將葉若羽的目光給忽略了。

蘇婉盈看着兩人的表情笑了笑,她很羨慕蕭語雪跟琴女,她看得出來葉若羽是喜歡蕭語雪的,只是相比琴女來說,這份喜歡還很羸弱,不過至少蕭語雪在葉若羽傷心的時候能夠給他一些安慰!


“師尊,我去準備一下,然後帶你去找那顆暗靈珠,你等等我!”蘇婉盈笑道,接着便向自己的房間走去。

葉若羽點了點頭,他沒想通有什麼需要準備,女人做的事情有時候就是那樣莫名其妙。

兩天之後,蘇婉盈、蕭語雪葉若羽來到了樓蘭山寨的舊址,兩年的時間,這裏產生了很大的變化,上萬棵小樹已經點綴了這片原本荒蕪的土地。

“這些樹是你種的?”葉若羽看着眼前的小樹,對蘇婉盈問道,他看的出來這些樹生長得很整齊,樹木的大小跟高度沒有很大的差別,而且這裏所有的樹木都是一個品種,很顯然,這並不是自然生長的。

蘇婉盈點了點頭,笑道:“上次師尊幫忙埋葬了這裏的白骨之後,我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到這裏種上一千棵小樹,他代表着樓蘭山寨的亡魂!”

頓了頓蘇婉盈笑道:“不說這個了,暗靈珠的藏匿處離這裏還有一天的距離,還是快點趕路吧!”

一天之後,衆人已經遠離了樓蘭山寨的舊址,在蘇婉盈的帶領下,他們來到了一片海域,一片蔚藍色、一望無際的海域!

葉若羽跟蕭語雪看到這片海域的時候臉色變了變,這是蔚藍若海,鬼莽地境中總共有三處,每一處都是兇險萬分,雖然沒有黑暗深淵中那樣誇張,不過即使是達到了紫色神魂境界,也不能隨意亂闖。

蔚藍若海中液體全部都是若水,這種水跟平常的水不同,它的密度非常大,即使是金屬也只能浮在蔚藍若海的表面,更別說是人,要想深入道蔚藍若海的內層,可要花費不少的精力。

而且蔚藍若海中還有更恐怖的,在海底深處,沒有規律、預兆的會出現強大的水底漩渦,由於若水的密度非常大,所以要形成海底漩渦,這其中包含的絞碎之力可不是一般人能量承受的,即使是達到了淨魂境界的葉若羽,一旦遇上漩渦能不能保住性命都不好說。

“媽媽個球,你別告訴我那顆暗靈珠在蔚藍若海中!”葉若羽看着眼前的蔚藍若海有些心悸的說道。

蘇婉盈點了點頭,她也瞭解蔚藍之海的厲害,上次達到紫色高級境界的父親準備尋找暗靈珠,當按照圖紙找到這裏的時候,立刻就放棄了,沒有達到淨魂等級,在蔚藍若海中一旦遇上海底漩渦,必死無疑!

“不是吧,是哪個變態沒事將暗靈珠放在蔚藍若海中的,這不是要人命嘛…”葉若羽看到蘇婉盈點頭,不停的抱怨道。

“好了好了,別廢話了,快點走吧!”蕭語雪實在受不了葉若羽的抱怨,連忙將他打斷,催促道。

葉若羽笑了笑道:“你們兩個就呆在上邊吧,我自己下去!”

蕭語雪跟蘇婉盈都點了點頭,她們知道在這種情況下,葉若羽自保都不容易,自己跟着一起去根本就不能幫任何忙,說不定還會成爲負擔。

蔚藍若海名不虛傳,葉若羽剛剛進入到其中便感受到了無盡的壓力,這種壓力不是來自於哪一個地方,而是來自於全身,讓人沒有任何的抵抗之力,現在的葉若羽的感覺就是自己只是暗流洶涌的大海中獨自飄蕩的孤舟,沒有依靠、沒有希望。

“媽媽個球,這地方比黑暗深淵還可怕!”葉若羽不停的將能量分佈在四周形成一個圓形區域,儘量將外界的壓力排擠開來,在做這些工作的同時,他的口中還不忘咒罵幾句,似乎是因爲知道暗靈珠的下落,心中很是高興。

隨着他的深入,四周的壓力越來越大,而他的眼前除了藍色的若水之外沒有任何其他的東西,這樣葉若羽一陣無語,他拿出蘇婉盈給他的卷軸,仔細的看着路徑,不過看了也幾乎是白看,進入到蔚藍若海中他基本失去了方向。

十天之後,葉若羽還在蔚藍若水的中層遊蕩,他悲催的發現,自己迷路了。

第十一天,他浮出了水面,四周看了一遍之後,葉若羽快要哭了,四周沒有任何的參照物,除了連神識都無法看到盡頭的若水之外,就剩下藍天了。

“媽媽個球,不是吧,找不到回去了路了?”葉若羽拍了拍身體周圍的液體,苦笑道。

隨即,葉若羽沒有時間多想,趁體內還剩下一半的能量,還是早點摸索這游回去吧,再找下去說不定會迷失在蔚藍若海中,到時候就真的是屍骨無存。

十天的時間,葉若羽不停的放出神識,摸索着前進,這十天中,他一共改了二十多次方向,終於在第十五天的時候,他的神識感受到了海岸,是他進入蔚藍若海時候的海岸,此時他的心中出現了只有死裏求生時候纔會出現的興奮。

又花費了五天時間,他終於爬上岸了。

蕭語雪跟蘇婉盈看到葉若羽的時候,那個興奮勁真是…恨不得將葉若羽吞到肚子中。

“怎麼樣?找到暗靈珠了嗎?”蕭語雪摟着葉若羽的胳膊興奮的說道。

葉若羽搖了搖頭,無奈道:“還暗靈珠,老子差點死在這蔚藍若海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