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皇宮之後,一些百官和皇帝都在哪裡等候著。

珈藍微微蹙眉,老實說,她挺不喜歡這種感覺的。

不然的話,前世也不會只是獨來獨往……

「恭迎血城城主。」皇帝雷徹恭敬的說道。

血城城主,那可是世人都想見得人啊,都想看看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男人才可以控制血城那種混亂的地方。

「無須多禮。」鳳凰炎淡淡的說道。

現在出來,鳳凰炎並沒有偽裝,而是就那個樣子,因為現在已經沒有什麼好隱瞞的了。

一旁的幾個公主看到鳳凰炎,都笑的溫婉可人。

就在此時,一名女子在宮女的攙扶下走了出來。

看到她的那一瞬間,珈藍明顯的看到鳳凰炎的神色變得有些溫柔。

「炎哥哥。」女子看見鳳凰炎的那一瞬間,高興的喊道。

「恩。」鳳凰炎倒是沒有像對別人那麼冷漠,而是對著她點了點頭。

鳳凰炎的不一樣,珈藍是看在眼裡的。

「炎哥哥,好久都沒有看到你了。」雷音笑著說道。

「很忙。」鳳凰炎淡淡的說了兩個字。

「這位是?」雷音的目光之中閃過一道冷芒,表面卻笑得異常可愛!

「珈藍,我的未婚妻。」鳳凰炎笑著說道,還回頭看了看珈藍。

珈藍嘴角微抽,只是點了點頭,並沒有說話。

她對眼前這個女人,沒好感也沒壞感。

珈藍對雷音沒有壞意,但是雷音對她可是相當有壞意的。

當聽到未婚妻這三個字的時候,雷音的臉色有一瞬間的蒼白,不過很快就恢復原狀了。

「雷音見過珈藍姐姐。」雷音故作姿態的說道。


——

大家早安,當愛一個人愛到骨子裡的時候,恨他的時候恨意也會很強烈,不知道有沒有朋友知道鳳千羽,後面會出場哦,不過需要等待~~ 「恩。」珈藍如同鳳凰炎一樣,只是輕輕嗯了一聲。

聽著珈藍不溫不火的回答,雷音的心裡有些堵得慌。

要不是看在炎哥哥的份上,姐姐,想都別想。

皇帝自然也覺察到了不對勁的氣氛,便說道,「別站著了,城主快請進。」

珈藍蹙了蹙眉,正要說她先離開的時候,小手便被鳳凰炎給握住了。

被鳳凰炎握住了手,珈藍便知道她想做什麼鳳凰炎都知道,也不好意思再說。

跟著雷徹進入到大殿之後,便有人端上了果實,還有上等的茶葉。

只是鳳凰炎喝慣了雪霧茶,對於這些茶自然是碰都沒有碰一下。

珈藍則是輕輕抿了一口。

大殿裡面,雷音的目光時不時的看看珈藍,等珈藍快發現她的時候,便收回目光。

只是她又怎麼會知道,她看珈藍多少次,珈藍便記住了多少次。

鳳凰炎不喜歡和人多做交談,珈藍是清楚的。

只是雷徹卻沒有發現。


耳邊嘈雜的聲音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大,無非都是一些恭維的話語。

珈藍看了看鳳凰炎,果然發現他的眉心微微蹙著。

看了看四周的人,珈藍淡漠的說道,「如果沒事的話,皇上,我們連日趕路,有點疲憊,就先回去休息了,明日再來拜訪。」

珈藍的話,不容置疑,也彰顯著珈藍的決心。

雷徹聞言,急忙說道,「這麼吧,城主和珈藍姑娘要是不介意的話,就在皇宮裡面住下吧。」

珈藍勾了勾嘴角,這就是他們的目的,所以珈藍也沒有推辭,而是說道,「那就麻煩皇上了。」

這麼一說,皇上便吩咐身邊的奴才帶珈藍和鳳凰炎去休息的地方。

鳳凰炎喜歡清靜,所以那老公公便帶著他們去了水月殿,那裡是非常安靜的,避開了皇宮裡面的道路,在幽靜之處。

宮殿裡面,栽種著許多的花草,看上去很珍貴,但是和血城城主府的一比,也尊貴不到那裡去。

進入裡面休息的房間,珈藍看了看外面,便說道,「這裡,真的會有鳳凰圖嗎?」

「不知道。」鳳凰炎坐在一旁,說道,「等夜晚的時候我們再去看看。」

「恩。」珈藍點點頭,也沒有多說。

黃昏到來之際,珈藍和鳳凰炎坐在宮殿外面的石凳上,正在下棋,而雷音卻帶著一些侍女,帶了糕點來了這裡。

看了看正在下棋的鳳凰炎和珈藍,雷音站在一旁,說道,「炎哥哥,珈藍姐姐,不如先吃點東西吧。」

這一次,珈藍沒有什麼表情,倒是鳳凰炎蹙了蹙眉,說道,「雷音,當初的事情只是舉手之勞,你不必如此。」

雷音聞言,笑著說道,「炎哥哥可以不放在心上,但是雷音必須記得,如果當初不是炎哥哥救了我,雷音早就死了。」

聽著雷音的話,鳳凰炎沒有再說什麼。

當初看見她昏倒在雪地裡面,雙腳已經凍僵,會救她,也只是因為清風說她只是一個孩子,救救她也無妨,因此他才會讓清風帶著她。 後來回到雷月國,就讓清風將她送了回來。

要不是今日見到,他已經忘記有這麼一個人了。

珈藍沒有多說話,而是看向一旁的宮女,說道,「可以給我作畫的東西嗎?」

那宮女聞言,點點頭,說道,「是。」

鳳凰炎不知道珈藍要做什麼,卻也收起了棋盤,帶著寵溺的目光看著珈藍。

宮女很快就把作畫要用的東西拿了過來。

珈藍不過是閑得無聊,才會想要畫畫。

拿起畫筆,珈藍就開始畫了起來。

半個時辰后,珈藍才停住了手,看著畫紙上的女子一笑,說道,「鳳千羽,你會不會像我一樣,活在另一個地方?」

畫中的女子,穿著黑色幹練的勁裝,一頭烏黑的秀髮高高紮起,露出纖長的脖子和光潔的額頭,而在額頭的中間,有一朵栩栩如生的紅蓮印記。

這個人,鳳凰炎在珈藍的記憶裡面看到過,所以並不好奇。

珈藍並沒有馬上收起畫,而是將它放在了桌子上面。

因為那些顏料還沒有干,所以現在如果將畫捲起來,也就相當於白畫了。

珈藍站起身,正要往宮殿裡面走去的時候,卻感覺到心臟一瞬間疼痛了起來。

珈藍的腳步一頓,面色變得有些蒼白,卻咬牙沒有喊出來。

疼痛的感覺也只是一瞬間,過了那一瞬間,珈藍的臉色也就恢復了原來的樣子。

鳳凰炎看著珈藍的背影,問道,「珈藍,你怎麼了。」

珈藍聞言,回頭燦爛一笑,說道,「沒事啊。」

見她沒事鳳凰炎也就放心了。

兩人都無視了雷音,雷音也不會自己在這裡找尷尬,便先離開了這裡。

房間裡面,珈藍盤膝而坐,運用修羅訣的力量在身體裡面遊走,沒有發現任何的不對勁。

停住修鍊,珈藍直覺有異,不然的話,她的心口不會平白無故的疼痛。

只是已經檢查過身體沒有異常,珈藍也只好想把這次的事情壓在了心底……

夜晚漸漸到來,鳳凰炎和珈藍開始行走在這雷月國的皇宮之中。

因為珈藍已經進入了玄階段,所以珈藍和鳳凰炎是分開行動的。

皇宮的劍閣裡面,珈藍躲過巡邏的士兵,小心翼翼的進入了劍閣。

進入劍閣以後,珈藍憑藉裡面兵器的光芒和夜明珠的照射,清楚的看到了武器擺放的位置。

就在珈藍準備開始一一尋找的時候,劍閣的窗戶再次被打開。

感覺到這細微的異動,珈藍立刻屏住呼吸,躲到了一把武器架的後面。

「真是的,雷月國真的有鳳凰圖那種東西嗎?」

珈藍細細一聽,便聽出了女子的聲音。

蹙了蹙眉,珈藍有些疑惑,這聲音她聽著怎麼那麼熟悉啊?

「魅血,你小聲點。」一名男子小聲的說道。

「我說魅二你怕什麼,被發現了,大不了毀了這雷月國的皇宮就可以了。」魅血不悅的說道。

珈藍無語,尼瑪,真是冤家路窄,這種地方都會遇到他們。

「不過卡羅大人手裡只有一份,想找到另外的六份,不是一般的困難啊!」魅二說道。 魅血看了看四周,說道,「我怎麼知道,也不知道卡羅大人找那個東西幹嘛。」


魅二向裡面走了一些距離,說道,「還能怎麼樣,不就是那個什麼傳說嗎!」

「真是的。」魅血踢了踢一旁的武器加架子,整個人顯得有些暴躁。

「哎喲,我的姑奶奶,你輕點。」魅二有些無語的說道。

「怕什麼。」魅血說道。

魅二無語,這不是怕不怕的問題好嗎,上次在水蘭國花城做了那件事情,那個叫雪落的和尚到現在都追著他們不放,卡羅大人也說了,短時間裡面少惹麻煩。

「好了,我知道了。」魅血說完,就往外面走去,邊走邊說道,「看這個樣子,這裡也是不會有的,走吧。」

魅二看著她搖搖頭,也跟著離開了這裡。

躲在武器架子後面的珈藍聽著他們離開的聲音,鬆了一口氣。

從武器架後面出來,珈藍也沒有再找,而是離開了這裡。

卡羅風的手裡有一份,與其這麼找,倒不如先去得到卡羅風手裡的那一份!

回到宮殿裡面,珈藍正準備進去的時候,卻看到一個鬼鬼祟祟的人影在水月殿的外面徘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