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要是雨再下幾天,估計這宋家宅子也夠嗆了。這不,剛剛我出府,還看到不少人家,正在冒雨往城外走呢。」 這幾天一直下雨,石頭媳婦和芬兒沒出府,自然不知道外面的情況。

卻沒想到,城裡竟然出了這麼大的亂子!

所以一時間,石頭媳婦和芬兒先是一愣,隨即便有些慌了。

「哎喲,我的天啊!城裡發水了?這可怎麼辦呀?宋老爺呢,宋老爺怎麼說?」

石頭媳婦緊張的問道。

姚石頭瞥了自家媳婦一眼,沒吭聲。這時,旁邊的芬兒也趕忙道:

「小姐,要不奴婢想去找宋老爺問問?」

葉夕瑤放下筆,抬眼看了下外面的雨。隨即起身:「先等等,我出去看看再說。」

話落,葉夕瑤便帶著芬兒是石頭媳婦走出房間。結果待一出院子,來到宋府門口。便看到不少府里的下人,正忙活著往外潑水。

而噬靈貝和奶娃娃這兩個小東西,竟然趁著大伙兒忙碌的時候,在水裡打滾,玩的不亦樂乎。

石頭媳婦一看,頓時大叫道:

「哎喲,我的小祖宗!這麼大的水,你們怎麼還玩上了?也不怕一個浪,把你們沖跑了!」

說著,石頭媳婦一個大步衝過去,伸手便將兩個小的直接撈了回來。

而趁著這個功夫,葉夕瑤則撐著傘,淌水邁過宋府大門。待往外一看,卻見整條街已經開始積水了。一些低洼的地方,更是足有一米多深。不少百姓正拖家帶口,淌水往城外走。

見此情形,葉夕瑤頓時皺起眉頭。這時,宋玉冒雨從裡面跑出來,待看到葉夕瑤,趕忙叫道:「哎,葉姑娘,我正找您呢!」

宋玉一邊跑一邊走。待來到葉夕瑤身前,伸手抹了把臉。道:「葉姑娘,這水太大了。很多人已經都逃出城了,要不咱們也走吧。這不,我這邊已經都開始讓人開始收拾了。」

「城外就沒水嗎?」葉夕瑤問道。

宋玉道:「不知道啊!不過總比在城裡等死強吧!」

葉夕瑤總覺得這事有些古怪。可待要說話,卻見原本街道上,淌水往外走的百姓,忽然間S動了起來。

「……哎呀,怎麼不走了?」

「出事了!城門關了!」

「城門關了不上走?這是要困死我們嗎?」

「王德坤,你個老王八!你敢封了城門不讓我們出城,淹死我們,做鬼我也不會放過你!」

原本紛紛冒雨排隊往外走的人群,開始不斷的有人大罵。孩子哭鬧不止,另有一些窮苦人家,則各個面露哀色。

S動逐漸變成了動亂!

再這樣下去,肯定會出事。

尤其是,如今府城大水,身為知府的王德坤怎麼可能關閉城門呢?

想到這裡,葉夕瑤瞬間皺眉。而就在這時,只聽一道奇異的嗓音,忽然從城門的方向,傳了過來。

「金翼府的人聽著,葉夕瑤無恥偷盜蛟龍族神物龍珠,據為己有。我清蘭江水族曾多次上門討要,葉夕瑤卻拒不奉還。此事驚怒蛟龍族太子,下令水淹金翼府。

所以現在識相的,就讓葉夕瑤把神物龍珠叫出來。否則整個金翼府的人,一個也別想出走!」 那嗓音略顯古怪,不似人族。

但聲音卻極大,如同人族的揚聲千里,瞬間便傳遍了整個金翼府。

原本S動的人群,先是一愣,接著瞬間炸了鍋。

「葉夕瑤?那不是葉天驕嗎?」

「是啊!說是葉天驕偷了蛟龍族的龍珠……」

「呸!什麼偷?你怎麼知道是偷?葉天驕怎麼能做出偷竊之事?保不準是那妖族在胡說八道,看著葉天驕有好東西,然後想據為己有呢!」

「也是啊……可這我們怎麼辦?葉天驕不把東西還回去,他們就要把我們淹死在城裡呀!」

民眾怨聲載道。有大罵妖族的,自然也有讓葉夕瑤趕快把龍珠還回去的。一時間,所有聲音都亂作一團。而宋玉等人一聽,卻頓時忍不住破口大罵。

「無恥!簡直是太無恥了!」

宋玉是不知道那龍珠是怎麼回事,可就說葉夕瑤偷盜龍珠,他是萬萬不信的!

而知曉來龍去脈的奶娃娃和噬靈貝,則簡直要氣炸了。倒是葉夕瑤微微眯起雙眼,當下說道:

「你們先在府里待著,我去城門看看。」

既然有人讓她交出龍珠,她總要先看看對方是什麼東西再說。

所以話落,葉夕瑤接過芬兒手中的傘。可就在這時,卻見一道身影,從身後走了過來,然後直接鑽到了葉夕瑤的傘下。

白衣俊彥,正是洛九天。

葉夕瑤一怔,當下秀眉微蹙,道:「你幹什麼?出去!」

可洛九天卻笑得無比自然。深邃的雙眸微微一挑,瞥了下外面的雨幕,道:「不是說去城門看看嗎?正好本尊也想見識見識。」

葉夕瑤一口氣堵在心口,真心想抬手給他一巴掌。

可洛九天卻但笑不語。這時,旁邊的厲承趕忙拿出一個袖珍的機關鳥。接著洛九天大手一伸,瞬間勾出葉夕瑤的腰,待一個躍身,頓時落到了袖珍機關鳥的上方。

「走吧!」

聲落,袖珍機關鳥隨即騰空而起,接著撲閃著翅膀,便向著金翼府的城門方向飛去。

而此時的金翼府城門前,已然亂作一團。

近百冒雨淌水趕著出城的百姓,被堵在城門口。推搡,大罵聲不絕於耳。

府衙的官差在忙著安撫百姓,平復亂響。知府王德坤更是站在城樓上,急的團團轉!

而此時的城門外,數頭清蘭江水族的魚妖堵著城門,一頭三米多高的蟹妖將,站在前方,鼓動著眼睛,一臉得意囂張。

「哈哈哈,怎麼?那姓葉的還不出來?不出來就繼續堵著!正好,等著這金翼府成了一片汪洋,你們人族還怎麼在這裡待著!到時候,這地方就是我清蘭江水族的地盤!哈哈哈……」

蟹妖將的聲音震耳。本就著急的王德坤氣的不行,當下罵道:「畜生,竟然水淹我金翼府。告訴你,若是聰明的,趕快退下,收了妖術。否則,待葛掌院回歸,定將你斬成兩段!

而且,此金翼府乃我人族之地。你清蘭江水族藐視聖殿,越界侵擾。若是我金翼府有一人遇害,你清蘭江水族也休想安生!」 之前陳家被聖殿重罰,原本的守城將軍陳康,也被發配到了古地。

如今晏國朝堂上,因為金翼府的新守城將軍的人選,掙得不可開交。

以文臣為首的潘相一派想繼續安C自己人。

但以武將為首的蘇大將軍,卻主張派遣有實力的軍方派。

藉以鎮守清蘭江水族以及監視海族,護得一方安靜。

雙方各不相讓,人選遲遲定不下來。

而更湊巧的是,這幾天葛掌院也不在,弄得整個金翼府,如今只有王德坤一人坐鎮。

王德坤心裡又氣又急。可聞言,那蟹妖將卻哈哈大笑,揚聲道:

「哈哈哈,竟然連我清蘭江水族的神物御水珠都不知道,還真是無知!至於那個葛禿子……哼,就算他回來了又當如何?不過是一介區區靈宗而已,哪是我們噬太子的對手?!

至於聖殿……哼,那也得他們有空管你們這小小的金翼府!再說,就算他們來了,估計你們也看不見了!

所以識相的,就趕快讓那個姓葉的女人出來,乖乖把偷走的龍珠的交上來。否則……」

說到這裡,那蟹妖將又是一聲怪笑。下面的魚妖頓時舉起魚叉,在雨中越發歡騰。

王德坤氣的渾身發抖,一邊是囂張的清蘭江水族,一邊是吵嚷混亂,在雨中不斷掙扎的百姓……最後,王德坤猛的一把抓起頭上的官帽往地上一摔,罵道:

「去你娘的!看老子今天非劈了你不可!」

王德坤也是拼了。話落,瞬間渾身靈力大振,同時手心一動,一把金環大刀,頓時出現在手心裡。

這金環大刀是王德坤的本命法器,青階上品,上面鑲嵌著三星靈石。在一片雨幕中,散發著金燦燦的光芒!

城樓上原本著急的衙差頓時歡欣鼓舞,城下的百姓彷彿也看到了希望。

而在王德坤的感召下,又有數名靈士衙差站出來。接著一行人瞬間從城樓上一躍而下,衝上魚妖!

雨幕下,殺戮瞬間而起。

而王德坤更是待一刀砍死幾名魚妖后,一個躍身,瞬間沖向那蟹妖將,隨即調動渾身靈力,彙集於本命法器之上,然後猛的向那蟹妖將劈去!

妖族的妖將和人族的靈師實力相仿。可在某些特別的時候,一些妖族的本性神通,卻是人族靈者無法抗衡的!

所以待王德坤一刀劈下,那蟹妖將先是一愣,隨即凸出的大眼骨碌一轉,露出一個鄙夷的神色。接著抬起巨大的鰲足一擋。

轟!

瞬間,一聲巨響。無數水花飛濺,金光消失,王德坤隨即被巨大的撞擊力,震退數步。

可再看那蟹妖將,卻沒有絲毫損傷!

蟹族,巨大的殼和鰲足,便是它們最大的武器。其堅硬程度,只比龜族和蚌族以及螺族差一些而已。

而眼看著一擊不中,王德坤的臉色瞬間一變。這時只聽那蟹妖將再次哈哈大笑道:「想和本妖將拚命?你還差了點!」

說著,那蟹妖將竟猛的向前一衝,同時舉起鰲足,狠狠的夾向王德坤…… 王德坤一驚,趕忙避開。

同時握緊手中法器,再次向著蟹妖將撲了過去。

王德坤是徹底殺紅了眼。

臉上一片猙獰,甚至已然將生死置之度外。

可這蟹妖將有巨大的鰲足和殼做防護,王德坤終究不能得手。

而那蟹妖將卻越發得意,待幾個來回后,便瞬間抬腿,將王德坤踢了出去。

頓時,王德坤胸口被擊中,一口血噴出。見此情形,那蟹妖將頓時得意一笑,接著揮動鰲足,瞬間向著王德坤砸去!

那巨大的鰲足,足有兩米長。

一擊之下,王德坤必死無疑。

周圍原本將將抵抗魚妖的衙差,頓時臉色一變。可再要衝過來,已經晚了。

可就在那蟹妖將即將得手的瞬間,只見一直箭矢忽而凌空而來,瞬間擦過鰲足,然後將後面的一頭青魚妖,S死在地上!

一米多高的青魚妖瞬間倒地,激起一片水花。

蟹妖將一怔,當下大叫:

「誰?」

接天的雨幕,淅淅瀝瀝的聲響,卻沒有人回答它。

蟹妖將面色沉,隨後再次舉起鰲足……可就在這時,又有一支箭矢飛出,然後S中旁邊的一頭魚妖。

接著,不等城門外的眾人回過神來,只見一支接著一支的箭矢,如同這淅瀝的雨水一般,接二連三的從天而降。隨後不過片刻的功夫,便倒下了足有數十頭之多。

蟹妖將的臉上終於變了。當下猛的抬頭,這時卻見一頭兩米左右的袖珍機關鳥猛的從頭上飛過,接著一道纖細的身影,隨即一躍而下,站到自己的身前。

素以遮面,手中撐傘。

來人是位年輕的人族姑娘。

蟹妖將凸出的眼睛一動,身為妖族,它看不出對方的美醜,但卻已然能感覺到,對方身上隱隱散發出來的戾氣。

「你是何人?」蟹妖將問道。

葉夕瑤道:「你不是找我嗎?怎麼,我來了,你竟然不認識?」

蟹妖將瞬間一怔,隨即冷笑道:「原來你就是那個姓葉的人族女人……膽子倒是不小,竟然連我們噬太子的東西,都敢偷!」

「偷?呵,我偷誰的了?……另外,噬太子又是哪個畜生?」

「你……」蟹妖將被葉夕瑤氣的一梗。但隨後卻腦袋一昂,道:

「哼,果然是無知的人奴。竟然連我清江蛟龍族的噬太子殿下都不知道!告訴你,我們噬太子殿下乃是蛟龍聖大人的嫡系子孫。如今乃是聖妖……」

蟹妖將的腦袋越昂越高,那得意猖狂的樣子,就差給那個什麼噬太子舔鞋底子了!

葉夕瑤原本還靜靜的聽著,可下一刻,竟猛的身形一閃,一腳踹在那蟹妖將的眼珠子上!

葉夕瑤這一腳力量算不得大,但速度卻是極快!頃刻間,只聽那蟹妖將頓時『哎呦』一聲,接著整個身體便在控制不住,一下子翻了過去!

接著,一個如同遁形的圖案,瞬間映入葉夕瑤的眼帘。

葉夕瑤一愣,當下樂了。

「喲,沒看出來,原來你還是個母的!」 葉夕瑤的聲音不大,但卻讓城外所有人都聽個清清楚楚。

頓時,一個衙差沒忍住,瞬間笑噴了出來。

而他這一笑,在場的人族都笑了。

能聽到人族語的水族,則各個面色尷尬。

一雙雙眼睛來回亂轉,就是不敢看那蟹妖將一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