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魔族擁有一種強制讓對手精神恍惚做夢,進而潛入夢境直接殺傷靈魂的特殊能力,可以說是一切靈魂不夠強大的生物的剋星。

然而,夢魘魔城的處境卻不太妙,並非因為夢魘魔神剛剛通過載體復甦,實力還未到達巔峰,而是因為敵人實在太多太多太強太強了!

天派所有大食包括食聖,龍派所有大食包括食聖,以及駱青顏及其麾下的所有食仙,並沒有進攻大魔神坐鎮的無回魔城,而是全都來到了這裡。

可以這麼說,除了秦羽,美食大陸的戰鬥力幾乎全部都入到了夢魘魔城,夢魘魔城作為七大魔城之一,怎麼可能抵擋得住?更何況還有一個吃下仙品美食能夠晉陞神級的駱青顏!

駱青顏顯然有速戰速決的意思,直接吃下仙品美食,出神入化取得神級實力,身披神力戰甲,手持神力戰矛,戰鬥力驚天動地,將夢魘魔神壓制的死死的,最終成功將夢魘魔神的新載體打成粉碎。

唯一可惜的是,夢魘魔神的神魂以大神通逃跑了,沒有能夠將其徹底打滅。不過即便如此,夢魘魔神想重新恢復過來也絕非朝夕之事,短時間根本不可能再構成任何威脅。

雙方諸聖的戰鬥中,項問天表現的尤為驚艷,單打獨鬥斬殺了一位魔聖,這位魔聖死的極其不甘心極其鬱悶,因為他的攻擊明明每次都命中了項問天,卻總會莫名其妙落在空處,無法造成任何傷害,感覺就好像項問天周身的空間被扭曲,任何接觸都會因為扭曲而轉移。

正是這種效果,讓魔聖措手不及,最終被項問天抓住機會成功斬殺。

面對天派龍派所有食聖以及眾多食仙,夢魘魔城的魔聖本來數量上就處於絕對劣勢,被項問天斬殺一個,情況更是變得岌岌可危。

上次人魔之亂各家損失很大,甚至隕落了兩位食聖,諸聖對魔族可謂懷恨已久,此次抓住機會出手都招招奪命毫不留情狠辣無比。

最終,在諸聖壓倒性的圍攻下,夢魘魔城的食聖全部隕落,其中一個差點跑了,結果倒霉正好撞到駱青顏,被駱青顏一戰矛扎了個對穿。

至於聖境以下的戰鬥,人類也佔據壓倒優勢,好不容易能夠以強擊弱,有了為當年死傷的朋友親人報仇的機會,眾大食都殺紅了眼,甚至不惜搏命近身搏殺,所過之處屍橫遍野黑血紅血匯聚在一起血流成河,空氣中到處都是濃烈的血腥和焦臭味。

戰爭沒有對錯只有勝負生死,這場戰役爆發的非常突然,速度也非常快,當廝殺聲漸漸弱了下去,夢魘魔城的魔軍已經被屠戮一空,從大平原一直到魔聖宮,屍體綿延數千里,人類和魔族的殘肢斷臂堆積在一起,慘烈的景象讓人望之膽寒。

諸聖諸仙渾身染血披頭散髮殺氣騰騰,再無半點聖威仙氣,吩咐就地療傷清掃戰場帶走屍體,紛紛飛到駱青顏身邊彙報戰果。

駱青顏掃了一眼下方的屍山血海,眼中掠過一抹寒光冷聲道:「毀掉這座魔城,讓魔族知道這就是招惹我們美食大陸的下場!」

話音剛落,整個夢魘魔城突然劇烈震蕩,大地崩裂山嶽崩塌,連魔聖宮都轟隆隆坍塌過半,一股前所未有的龐大魔威鋪天蓋地而來。

駱青顏豁然轉頭! 熔岩魔城

秦羽憑藉神力加持的食幻法身,以及重於泰山的天河神珍鐵,三棍子硬生生將魔怪打死了,不但打死了,還將其蘊含的龐大魔能全部吞噬,當成了魔神之心的養料,讓屬於魔神的那一部分更加強大。

要知道,魔神之心的強弱直接關乎著恢復能力和晶體能量補充的快慢,所以魔神之心越強大,他的綜合實力就越強大。

「現在,輪到爾等了,爾等準備好了嗎?」秦羽吞下最後一口魔能,調轉鋒芒天河神珍鐵直指趙神英和幾位魔聖,金光閃耀神威浩蕩,氣勢沖霄沛不可當。

趙神英氣得肺都炸了,一聲暴喝拿出了另一樣壓箱底的本事:食幻魔身。

由於本質上屬於人魔,所以趙神英擁有的不是魔幻真身,而是結合食幻法身和魔幻真身誕生出的食幻魔身,這食幻魔身同時擁有食幻法身和魔幻真身的特點,可謂得天獨厚獨一無二。

只見趙神英周身虛影不斷擴張,每次擴張實質化體型都會翻倍,眨眼之間化身萬米巨魔,黑氣騰騰魔翼怒張,和秦羽完全呈現兩個極端,氣息卻同樣強橫之極。

原始魔聖都有魔幻真身,瑪修和阿拉貢不敢怠慢,趕緊施展魔幻真身,和瑪伊的魔幻真身相互配合左右合圍。

劉玄一稍作猶豫,還是擒出一柄黑**刃飛身而起加入戰團。

面對這麼多魔聖的圍攻,還有一個超級強橫施展食幻魔身的趙神英,秦羽依舊無所畏懼,天河神珍鐵重重一頓,美食戰場領域驟然發動。

玄黃之氣以秦羽為中心迅速擴張,代表規則的紐帶交織纏繞密密麻麻,所過之處天地大變,熔岩魔城消失了,滿目瘡痍的黑色大地消失了,魔怪的骸骨也消失了,轉而變成了一片充斥著各種美食的新世界。

在這片新世界中,有擎天立地正在烹煮食物的巨鼎,有長達數千米的巨型青銅菜刀呼嘯而過,將各種巨大的食材斬成幾段,有米粒飛散顆顆如拳,還有無數已經做好的成品美食,飄飄蕩蕩宛若流星。

這真的是一個神奇到無法形容的世界,即便趙神英曾經是眾聖之首的兒子,也沒有見過如此神奇的世界。

「不用理他,只是類似美食幻境的存在而已!」劉玄一自以為看破了新世界的本質。

「是嗎?」秦羽嘲弄以對,空中的超巨型青銅菜刀突然改變方向呼嘯而來,朝著劉玄一當頭斬落。

劉玄一下意識想以破幻之法應對,卻陡然心生警兆飛速逃開,青銅菜刀重重斬落在地,轟隆隆地面劇震,裂開一道恐怖的溝壑,裂縫之中玄黃之氣升騰而起,裂縫迅速彌合,青銅菜刀重新升起,鋒芒鎖定再次朝劉玄一當頭落下。

這根本不是幻境而是領域!

「領域?」面對青銅菜刀的連續攻擊,劉玄一終於看透了新世界的本質,心中又驚又駭還有濃濃的嫉妒。

「管它什麼狗屁領域,統統斬斬斬!」趙神英才不管那麼多,揮劍拍飛轟鳴撞來的青銅巨鼎,提起巨大化的方頭巨劍就朝秦羽撲了過去。

秦羽不退反進,和趙神英硬拼了一記,震耳欲聾的金屬嗡鳴瞬間橫掃全場,大量低階魔族直接慘叫著爆體而亡。

瑪修抓準時機,想施展魔氣之門對秦羽發動偷襲,卻駭然發現魔氣之門居然根本無法凝聚,空間規則完全無法共鳴。

便是這愣神的短短時間,一道凝若實質的黑紅色光束狂飆而來,瞬間就到了瑪修面前。

光速有多快?誰能在光速的攻擊下反應過來?誰都不能,神也不能,這就是光能攻擊的最大優勢。

瑪修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黑紅光束直接吞沒,光束吞沒瑪修之後繼續直線前沖,擊中他的魔幻真身,在魔幻真身的肚子上打出一個直徑十米的貫通傷。

區區直徑十米的貫通傷,和巨大的魔幻真身相比完全可以忽略不計,可是魔幻真身卻發出痛苦的慘叫,扭曲波動差點崩裂,貫通傷口中魔氣非但無法凝聚癒合,反而導致傷口越來越大。

再看瑪修,死當然死不了,但也受了不輕的傷,周身炙紅融化,背後魔翼破破爛爛,樣子狼狽到了極點。

誰?這是誰的攻擊?瑪修豁然轉頭死死瞪著光束襲來的方向,只見一尊十米高的壯碩女子從飄散的美食中走了出來。

她有著古銅色的皮膚,面容線條很硬,眉心第三隻眼睛閃爍著危險的黑紅色光芒,周身纏繞著暗紅色的紋路,身穿粗狂的皮裝,從上到下從裡到外都透著濃濃的荒蠻氣息。

看到體型巨大的壯碩女子,幾位魔聖都愣住了,不明白為何秦羽的領域裡會突然出現這樣這樣一位形容古怪的女子,但緊接著,阿拉貢便瞪圓了眼睛,發出一聲歇斯底里的尖叫,指著女子大喊著說:「蠻神,你是蠻神,你是……第五蠻神!」

聽到第五蠻神這個名字,瑪伊和瑪修都是面色大變,他們的資歷也很老,但當年那場大戰他們還算不上主力軍,所以並未見過第五蠻神,可阿拉貢的資歷更老,阿拉貢是見過的,既然阿拉貢說是第五蠻神,那就是第五蠻神。

第五蠻神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怎麼會出現在秦羽的領域裡?怎麼會突然對他們發動攻擊呢?難道第五蠻神和秦羽是一夥的不成?可問題是當年三方大戰,相互之間絕對是死敵,秦羽是食神的繼承者,怎麼會和第五蠻神攪在一起?第五蠻神怎麼可能幫助秦羽?

想不明白,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但事實擺在眼前,第五蠻神明擺著是秦羽那邊的。

「我是第五蠻神,當年你們滅我族群,今日你們一個也別想逃!」第五蠻神面無表情,語氣中卻多出了濃濃殺意,眉心豎眼光芒爆閃,又是一道光束狂飆而出,與此同時,她周身也浮現出一顆顆能量晶體,氣息急劇攀升,狂暴的能量即便強如趙神英也感覺到了忌憚。 當年那場毀天滅地的大戰,死在魔族手中的蠻族,絕對遠遠超過死在鴻蒙神族手中的蠻族,所以蠻族對於魔族的仇恨更深,第五蠻神也不例外。

第五蠻神畢竟曾經是神靈,即便還沒有恢復到神級,也照樣能施展出神的手段,綜合實力絕非所謂的老牌魔聖可比,甫一開戰,就將瑪伊、瑪修和阿拉貢三位魔聖圈了進去,以一敵三完全不落下風,狂暴的能量攻擊殺的三位魔聖自顧不暇。

「美食戰場,我為主宰,趙神英,狗命拿來!」不用分心他顧,秦羽一聲暴喝提起天河神珍鐵再次朝趙神英沖了過去,空中一盤美食如流星般自動落下,根本不用吃,而是直接虛化從秦羽頭頂融了進去。

剎那間,秦羽周身金光之外又迸發出七彩霞光,磐石果固體倍數增幅,智慧果精神力倍數增幅,力量果力量倍數增幅,急速果速度倍數增幅,智慧果精神力倍數增幅,狂暴果狂暴全方位倍數增幅!

在慕容雪留下的美食多種果實效果增幅之下,秦羽原本就已經足夠強大的神威再次暴漲,一棍落下和趙神英的巨劍兇狠對撞。

原本應該是平分秋色的碰撞,這一次卻得到了截然不同的結果,碰撞的瞬間,趙神英面色慘變,雙手虎口陡然崩裂,巨劍倒扣而回,寬闊的劍刃砸在肩膀上,登時鎧甲和外骨質寸寸破碎,口吐鮮血一聲慘哼倒飛了出去。

幾乎就在同時,一盤擁有同樣效果的美食從天而降,從頭頂直接虛化融入第五蠻神體/內,多重增幅同時生效,瞬間讓她的實力變得更加強大,攻擊越發凌厲狂暴。

「如果當初人類擁有這種美食,恐怕結果就會不一樣了吧。」第五蠻神心中下意識冒出這樣的念頭。

增益效果固定,不隨被增幅對象的境界增強而減弱,也就是說,同樣一道美食,對食靈和食聖會起到同樣倍數的增幅效果,越強越強,這就是慕容雪自食其果心田真正的強大之處。

趙神英被秦羽一棍子抽飛,心中又驚又怒,怎麼會這樣?不久前還是他的實力穩居上風,這才過了多久,怎麼他就成了被壓制的一方呢?秦羽才活了多少年?才積累了多久?有他的十分之一百分之一嗎?憑什麼秦羽能夠壓制他?

憑什麼憑什麼憑什麼?

不服不服不服!

越想越怒越想越狂,趙神英獰聲狂吼如瘋如魔,就要爬起來將秦羽碎屍萬段以泄心頭只恨,誰料還沒爬起來,就見視野中多了一團閃耀的金光,竟是秦羽高高躍起鐵棍朝他凌空打落,那聲勢簡直連一座山都能直砸碎。

趙神英嚇得頭皮發麻,想施展空間移動閃開,卻和瑪修一樣發現空間規則無法共鳴,根本施展不出來,無奈之下顧不得形象趕緊側身翻滾,所過之處大量魔族被直接壓成肉醬。

轟!

巨響震天,方圓數萬米瞬間崩塌,不知道多少魔族死於非命,土浪翻卷轟隆隆衝天而起,硬生生將趙神英給掀了起來。

「哪裡跑!」斷喝聲中,秦羽擰腰踢腳,力道萬萬鈞的一腳狠狠踹向趙神英肚子。

趙神英被衝擊波掀起,根本來不及控制身形,就被秦羽踹在腹部,登時雙眼暴突口中哇的一聲黑血狂飆,弓成蝦米橫向飛出數萬米遠,翻翻滾滾碾死無數魔族,最後撞塌半座山嵌了進去。

要知道,秦羽現在可不單單是神力加身,還有多種果實效果增幅,再加上心懷必殺之心,出手毫不留情,這一腳真的太重太重了,重到趙神英也有些承受不起,躺在碎石和升騰的玄黃之氣中大口吐血。

「我不管你經歷過什麼,更不管你為何仇恨你的母族,甚至妄圖毀掉美食大陸,你敢惹到我的頭上,我就讓你死無葬身之地!」秦羽倒拖著天河神珍鐵,在地上犁出深深的溝壑,殺氣騰騰一步步朝趙神英走去。

「我會成為魔神,我會毀掉美食大陸,你擋不住我的,你擋不住!!!」趙神英再次突出一口黑血,魔神之眼翻滾的岩漿中驟然凝聚出暗色瞳孔,一道強橫之極的神魂衝擊朝著秦羽轟去。

神魂衝擊是沒法躲避的,秦羽也沒打算躲避,任由神魂衝擊擊中自己的靈魂之海,雙眼藍光閃爍,輕輕悶哼了一聲,嘴角和鼻孔溢出血跡,腳下不停繼續一步步繼續朝前走。

「這不可能!」神魂衝擊對自身的負荷也很大,畢竟炙心魔神的神魂剛剛復甦而已,而且二者沒有融合,消耗多少就得慢慢補回來多少,如果消耗太大甚至可能會導致重新陷入沉睡,所以趙神英不到萬不得已不願意使用這招。

可是,趙神英沒想到秦羽承受神魂衝擊之後居然只有這麼點反應,這完全沒有任何道理。

秦羽一聲冷笑提起天河神珍鐵,沒有任何道理?正所謂吃一次虧是倒霉,吃兩次就是蠢了,既然已經吃了一次虧,他怎麼會不想辦法呢?

上次狩獵行動結束后,他立刻和龍玄、千顏著重探討了神魂的凝聚方法,以及對食神之眼凝聚靈魂之力的運用技巧,甚至還向第五蠻神諮詢了許多關於第一蠻神的信息,通過思考學習研究,總結出了一套適合自己的,能夠短時間強行凝聚靈魂的手段。

正是憑藉這套手段,秦羽在趙神英發動神魂衝擊前一秒強行凝聚靈魂,並以智慧果效果增幅守護,從而達到硬抗的目的,雖然不至於不受傷害,但能夠將傷害量降到最低,這就足夠了。

勝利的天平,永遠會偏向善於思考進步的人,原地踏步只會被超越!

「我不信!」趙神英不信邪,認為秦羽是在裝,是強弩之末,不顧消耗再次溝通魔神神魂強行發動神魂衝擊。

秦羽依舊沒有躲閃,任由神魂衝擊命中自己,再次一聲悶哼口鼻溢血,腳步卻沒有停下,而且眼中的森冷殺意越來越重,幾乎凝聚成恐怖的紅光。 「除了魔神神魂,你還有什麼?你什麼都沒有,你分明就是個可憐蟲而已。」秦羽意念微動,領域上空最大的青銅鼎驟然翻轉,裡面的美味湯汁瀑布般灑落,虛化灑在趙神英身上,超級飄飄若仙發動,重力並非反重力,而是成百上千倍向下,形成難以想象的超重,將趙神英死死按在地上。

如果在領域之外,趙神英可以輕鬆脫困,但可惜這裡在領域之內,所有規則秦羽說的算,秦羽就是這裡的主宰,除非能夠破除領域,否則想在這裡想引動空間規則根本就是痴人說夢。

然而,美食戰場領域是那麼好破除的嗎?經過這麼些年不斷加強,不斷編製規則,融入源規則,注入難以想象的巨量食氣擴張,將第五蠻神當成守護靈,美食戰場領域已經成為了不輸食神領域的超級領域,甚至有些方面還猶有過之。

而且,美食戰場是以食海神殿小世界為基礎,想破除領域,就等於要破除小世界,非神級強者幾乎不可能做得到。

趙神英是神級強者嗎?顯然他不是,所以他做不到。正是吃准了這一點,秦羽才敢獨闖熔岩魔城,才有把握來取趙神英的狗命。

「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聽到可憐蟲三個字,趙神英反應極大,面目扭曲甚至可以用激烈來形容。秦羽的話讓再次讓他想起了當年親朋和旁人憐憫的眼神,想起了為求實力屈辱掙扎的經歷,那時候的他,真的就是一條可憐蟲,一條心懷怨恨苦苦求存的可憐蟲。

可是現在,他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他了,他是強大的魔聖,是位高權重的魔族,是炙心魔神的繼承者,是要成就神靈的大人物,再也不是那條可憐蟲了!

再也不是了!

「不,你就是,一直都是。」秦羽一棍子打在趙神英的左腿上,將他的左腿敲斷。

「不!!!」趙神英放聲嘶吼,完全感受不到疼,感受到的只有屈辱,他不要做可憐蟲,他要做最強者,要將敢於蔑視他或者憐憫他的人都踩在腳下,他才是最強的!

砰地一聲,秦羽第二棍子落下,打斷了趙神英的右腿,抬腳踏在趙神英的肚子上,天河神珍鐵揚起,小頭朝下對準他的心口。

任何魔族心臟都是要害,趙神英也不例外,只要轟碎心臟,趙神英就將必死無疑。

便在這時,或許是感受到了毀滅的危險,藏於魔神之眼中的炙心魔神神魂突然聚集剩餘力量集中爆發,熔岩翻卷升騰而起,如蜿蜒的火蛇鑽入趙神英的另一隻眼睛。

龐大的念力在趙神英腦海中回蕩:「讓我吃掉你,讓我們立刻融合,然後我們就能殺掉他,讓他知道到底誰才是可憐蟲!」

「啊哈哈,吃掉我吧,融合融合,我不是可憐蟲,我要殺殺殺殺殺!」趙神英竟然開始瘋狂大笑,非但沒有抵抗,反而放開了靈魂,任由炙心魔神佔據他的靈魂,吞噬他的靈魂。

雖然提前融合他的意識會被徹底壓制,和抹除沒有任何區別,但只要能殺掉秦羽,只要能完成執念,只要能證明自己不是可憐蟲,別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所以,那就同歸於盡吧!

僅僅瞬息的功夫,趙神英身上的氣息就開始轉變,並且迅速增強,從聖威開始轉化為神威,真正的魔神之威。

在魔神之威的作用下,超重壓制開始逐漸失效,空間規則的限制也開始漸漸失去作用,照這樣下去,趙神英或者說炙心魔神肯定能夠掙脫桎梏,發動更強力的反擊。

秦羽豈容炙心魔神輕易得逞?一聲暴喝天河神珍鐵怒戳而下,直擊心口,同時雙眼陡亮,食神之眼發動,一道比過去更加凝練強大的的靈魂衝擊如重鎚蠻橫撞進趙神英的靈魂之海。

趙神英的靈魂已經腐蝕受創,頓時七竅飆血血管崩裂,炙心魔神的神魂畢竟剛剛復甦,又連續發動了神魂衝擊,魂力已經大幅減弱,反之秦羽得多位神靈教導,又有仙品神力和智慧果效果加身,此消彼長之下,被秦羽這樣強勢一衝,融合的靈魂竟被硬生生扯開。

「想融合重生,做夢,真大食吃遍天下,今天我就好好嘗嘗魔神神魂究竟什麼味道!」秦羽說完俯下身張大了嘴,剛剛提升過的坐吃山空心田驟然發動,竟是一口咬住了從魔神之眼中飛出的魔神神魂。

由於上次有吞噬魔神殘念的經驗,所以秦羽完全知道該怎麼做,在坐吃山空心田的強勢作用下,魔神神魂竟然開始鬆動,一絲絲一縷縷分離出炙紅的光流,鑽入秦羽口中,接著被無形漩渦直接吸走,落入坐吃山空無底洞似的大嘴之中。

神魂畢竟是神魂,哪怕剛剛蘇醒的虛弱神魂也是神魂,每一絲每一縷都有神的意識,落入坐吃山空心田之後,立刻想要展開反擊,將心田摧毀。

然而,還沒等神魂能量開始反擊,噼里啪啦一大堆石頭飛進了坐吃山空心田的大嘴裡,每一顆石頭表面都亮起金色的紋路,赫然全都是煉魂石!

在煉魂石的光芒照耀下,神魂能量哧哧冒煙劇痛不已,瘋狂衝突意圖爆發,結果只見剎那芳華心田花朵輕輕一搖曳,爆發瞬間戛然而止,回到之前的狀態。

內部成功鎮壓,秦羽的吞噬速度越來越快,魔神神魂絲絲縷縷分離的數量越來越多,漸漸達到了讓炙心魔神都為之驚駭恐懼的地步。

吞噬魔神神魂,世上怎麼會有這種大食?人類的吃文明怎麼可能升級到這種地步?

炙心魔神害怕了,終於害怕了,再也不顧上侵蝕融合趙神英的靈魂,趕緊往魔神之眼裡回縮。

可惜,已經到嘴的食物,是想跑就能跑的嗎?

秦羽一聲冷哼神力集中往心田輸送,在神力的支持下,坐吃山空吞噬之力再度增強,而且變得更加穩定。

炙心魔神駭然發現自己竟然被扯住了,回落的速度緩慢無比,而分離的速度卻在急劇增加,如果繼續這樣下去,真的會被秦羽生吞!

堂堂魔神竟然要被生吞,這絕對是天底下最最不可思議的事,偏偏就發生在了他的身上! 如果炙心魔神有自己的軀體,一定會氣的吐血,若是讓他早點佔據趙神英的軀體,怎麼會出現這種破事?以他的實力,早就殺掉秦羽把魔神之心搶回來了!

這一刻,在炙心魔神看來,趙神英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廢物,他卻忘了,趙神英已經是魔聖中最強者,並非趙神英太弱,而是現在的秦羽太強,領域加一身狀態,實力已經達到了驚世駭俗的地步。

迫於無奈,炙心魔神只能及時止損,強行斬斷了被秦羽吞噬的那一部分神魂。

然而便在這時,異變發生了!

熔岩魔城的天空突然開始扭曲旋轉,變成一口龐大無比的超級漩渦,這漩渦可不是魔雲組成,而是扭曲的空間!

究竟是什麼樣的力量,竟然能夠扭曲整個魔城的空間?

很快,秦羽就見識到了是什麼樣的力量,只見空間漩渦的中心突然伸出了一隻無與倫比的超巨型魔爪,單單這魔爪就比秦羽的食幻法身還要龐大。

魔爪張開五指隔空虛抓,掌心下方浮現出一個熾亮的古魔文,這古魔文秦羽竟然不認識,但只是看著都能感受到其代表的凶獰含義。

古魔文越來越亮,黑亮的光芒凌空灑落,籠罩整個熔岩魔城,潰不成軍的億萬魔族激動歡呼,因為他們感覺到這是大魔神的氣息,大魔神來幫他們了,以大魔神的威能,一定能反掌之間讓秦羽死無葬身之地。

然而,歡呼很快就變成了慘叫,驚天動地的慘叫,凡是被黑光籠罩的魔族,七竅中都飆出濃密的黑色霧氣,霧氣一縷縷匯聚旋轉飛向天空。

如果從微觀觀察,就會發現細胞中的魔能因子正在快速剝離,這些黑色的霧氣,赫然是由魔能因子構成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