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情況他說是或者不是好像都不對吧?

於是,某大神沉默了。

—題外話—催更神器的說~`~`本團的後宮佳麗171916501

加人本團送爆更哦~么么扎~ 第二天上課的時候某寧發現石老師看自己的眼神充滿了關愛。

嗯,充滿了糾結的那種關愛!

而石聿源頻頻關注某寧是因為…..償.

他真的就那麼惹寧嫌嗎攖?

一節課結束某寧感覺自己都直不起腰了,天知道一直被高壓注視她連坐姿都沒有換一個!

何其的折磨!

這節課整整講了一節課的解析圖,枯燥無味到差點讓某寧睡著。

不過本來這種純理論的東西就沒法講的特別好玩……

下課的時候胡黎箐用手肘碰了碰打了個哈欠的某寧,「你確定不要找他幫忙?」

某寧看了看講台上正在整理講義的某老師,而某老師正好在她看他的時候抬起頭,兩人的視線就這麼不期而遇。

有句話怎麼說來著?這美麗的巧合!

然而兩人的對視並沒有持續多久,因為某寧立刻扭過了頭對著胡黎箐狠狠的搖了搖。

開玩笑!今天被盯了一天了好不好!她是傻了才會邀請這個傢伙去他們宿舍!

「那你的遊戲不玩了?」胡黎箐一針見血。

「呃……」

好像……是不能不玩的。

但是……

她和這個老師有血海深仇!怎麼可以找仇人幫忙呢?

-----------

「你們還會自己改接電路?」石聿源默默的看了一眼某寧,他家小東西不應該這麼全能吧?

「那個是我接的,嘿嘿嘿。」胡黎箐不動聲色的將背後的某寧擋住的更嚴實些。

嗯,他就知道他家小東西不會那麼調皮搗蛋的。

某寧表示,這真的不是她想有的結局!

事情是怎麼發生的尼?

其實就是她和某狐狸精正在討論的時候某老師就那麼好巧不巧的路過她們面前,又那麼好巧不巧的聽到了她們的對話,然後又那麼好巧不巧的知道了事情的經過,再後來就順理成章的詢問他們要不要幫忙,再然後就出現了現在的這一幕。

石聿源站在凳子上用螺絲刀將外面的螺絲擰下,而下方的胡黎箐一邊看一邊好奇地問。

「老師,你隨身帶工具的啊?」

「……」他怎麼會說是昨天某人和他聊天之後他就找出了小工具帶在身上了呢?

「你問的太多了!」某寧在胡黎箐的腰間掐了一下,天知道她多想這個老師快點走的哼唧!

下方扶著凳子的胡黎箐連著凳子都搖了一下,受到驚嚇的石聿源看下來的時候,某寧條件反射的立刻收手。

當石聿源視線從新轉回去的時候,胡黎箐側過身,將嘴巴貼著某寧的耳朵,笑的不懷好意,「別吃醋嘛~我看到石老師整節課都在看著你哦~~」

「拜他所賜這節課我都沒能睡覺。」同樣咬耳朵咬回去,胡黎箐的額上幾乎可以滑下黑線。

坐在第一排又身為課代表你居然還想睡覺!

換了工具來回弄好之後,石聿源看向下面的某寧,「去開下燈。」

「啊?哦……」沒辦法,胡黎箐在扶凳子,只能讓她去跑腿了。

『啪』的一聲響,燈亮了。石聿源點了點頭,「關了吧。」

胡黎箐看到他拿起的那根線有些急了,瞪了瞪眼睛后還是沒忍住說了出口,「老師,你不會要把我們的線路給接回去吧?」

那她們晚上就不能愉快的玩電腦了啊!

「那的改接是錯的,我幫你整理一下,就沒那麼容易燒電路了。」

「老師,你難道是要幫我們作弊?」

石聿源愣了一秒,默念,這是為了以後某寧不能偷偷找借口下線做的準備。

「要保密。」

「好的老師!」

胡黎箐轉臉對某寧眨了下眼睛,而某寧……

面無表情臉。

終於大功告成,石聿源從椅子上下來,用隨身攜帶的紙巾將凳子擦乾淨。

哎呀呀~現在隨身帶紙巾的女生都很少了呢!

比如她們這兩隻,都是不帶的!

「宿舍的電壓比較低,你們用的時候不要開太多,容易跳閘燒線。我看到有根線已經老化了周末會和你們班主任聯繫將宿舍的線路修正一下。」

「那我們宿舍……」

「我作為免費電工給你們調試,不會露餡的。」

神功助!

胡黎箐的眼珠轉了幾轉,「老師,你周末有空嗎?我們請你吃飯唄。」

「賄賂嗎?」

「對!」

「嗯好,我排一下時間。」

某寧一句話還沒有插上,這倆人就已經火速的敲定了行程並且開始討論有什麼食物比較禁忌了。

這個非一般的發展是個什麼鬼?

直到胡黎箐將石聿源送出門,某寧還沒有想通為毛會有這麼突然的展開。

「你不上遊戲了?」

「你說,你約石老師出來居心何在!」她才不信胡黎箐是好心要表達感謝呢!

「啊對了!我周末好像和前座的女生約好了去買高跟的靴子!」胡黎箐遺憾的放下手機,對著某寧討好的笑,「看來,這個周末只能你和石老師出去吃飯了,我給你飯錢哦,么么扎!」

她一定是被坑了!

「你一早就這麼決定了對不對?」

「哎呀呀~你怎麼能這樣說人家!人家只是記性不好了啦~」胡黎箐一手捂臉,一手上下揮動,某寧還是可以看出她已經笑得如同一隻……

陰謀得逞的狐狸。

「我才不去,我看他一萬個不順眼!」某寧抓過抱枕賭氣一般的坐在床上,胡黎箐蹭了過來靠在床架上。

「石老師不是挺好的嗎?又幫忙弄電路又幫我們瞞著老班。」

某寧翻白眼,「這就是你周末把我推出去的理由?」

「因為~現在晚上不能玩電腦最吃虧的是你啊~就不能陪你家大神了哦?」

某寧沉默。

「你看人家石老師幫你了這麼大一個忙你是不是應該請人家吃好吃的?」

好像……真的是應該的?

「而且人家石老師沒招你沒惹你,你幹嘛看人家不順眼。」

「他……讓我畫了那麼多的圖!」

「課代表都是要幫老師做事的嘛,你看上節課班長還不是在黑板上畫了一節課的人類骨架?」

沉默,好像是這樣沒錯唉?

「其實,你就是在記恨沒有吃上糖醋裡脊是不是?」

「……你怎麼知道?」

果然,吃貨的世界里,阻撓吃飯的都是階級敵人。

「那你是不是應該準備一下周末去和石老師選一個好吃的餐廳吃飯?我請客的哦~」

「吃!」

yes!忽悠小白兔成功!

成功的某人給某個號碼發送了郵件,內容如下:為了宿舍的繁榮穩定與健康,我把小白兔推出去***老師了,你不會介意吧?

嘿嘿嘿嘿,她已經腦補好了某大神吃醋然後拿下小白兔的場面了。

大神:嗯,不介意,玩的開心。

……

!!!!!!

「小寧子!你家大神要出軌!」

「啊?」大神要出軌?

「他說……」說了一半才想起來自己間諜身份的某狐狸立刻轉話,「他說你今天怎麼還沒上線。」

某寧一邊開機,看著正在啟動的頁面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大神什麼時候和你說的?」

「我家那個剛剛給我說的,說大神找你!」

看來,等下有必要串供一下!

某寧卻是點了點頭表示了解,然後擦3D眼鏡整理耳機去了。

呼,好險!看來以後說話要多多注意才是! 上線后叫了大神沒有反應,某寧就只能簡單的交代了一下網恢復了不用大神幫忙上遊戲了,然後就繼續投身任務之中了。

「娘親!」墨染撲上來抱住某寧,然後邀功一樣的指了指地下還有一口氣的鱷魚,「快給染兒做好吃的!」

墨白從水裡竄出來,手上有透明色的小魚在來回撲騰,「娘親,我要吃這個。攖」

「好好好,你們稍等。」將透明色的小魚接過放在小腿上,然後用小刀利落的將鱷魚分屍,上鍋之後某寧才想起來今天好像少看到了一個人償。

「風剎呢?」

「他今天看到了一個大美人!然後就被化蛇一口吞了!」

這句話嚇得某寧手抖了一下,差點把快煎好的魚肉給扔出去。

那麼強大的風剎居然因為看美人被吃了?

這就是傳說中的英雄難過美人關?這就是傳說中的紅顏禍水?

那她還怎麼離開這裡啊?

墨白卻是在墨染的腦袋上敲了一記,「別亂說!風剎是去取內膽給我們了。」

蛇膽?

真是不敢想象那麼大的化蛇蛇膽會有多大……

「娘親!肉!」

低頭一看,肉的邊邊部位已經有些黑了,「啊,抱歉!」

將鱷魚肉做的差不多的時候血魚也差不多已經喝飽血了,於是某寧就將它們取下來,也……

烤了!

直到夜幕降臨,風剎居然還沒回來!

不會真的被吃了吧……

將兩隻小的安撫好睡著后,風剎才回來了,某寧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罷了罷了,回來就好。

風剎將手中緊握的東西遞給某寧,「切記收好此物,這對我們離開,有著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