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到沒有走三步就摔一下,穩穩噹噹的到達河中心的石頭上,看了下刻在石頭上的印記,已經被河水淹過了。

可見上游的水量很充足,水位才漲的如此快的。用不了多久這條河的水位,就合適船的行駛了,所以她們的船也和弓箭一起加速打造。

為了留住大哥這個勞動力,米滿兒魚湯燉的更精細,就連果膠都提前利用起來,勢必要在吃的方面,更有創意的留住人。

功夫不負有心人,加上米滿兒還是個長的漂亮的有心人,在吃完幾頓飯天要黑時,米滿兒才把大魚完成的帳篷送給涼滄手上。

「大哥,我這會也沒有什麼好東西,這頂魚皮帳篷就當是我們的謝禮,感謝你這麼熱心的幫忙,要不然,靠我們製作還不知道要耽誤多少時間,也不知道我們還有沒有……」

米滿兒吧啦吧啦的說了一大堆感謝的話,卻沒有一句是有明確的意思,要讓糧倉大哥留下和她們一起,只是在感謝的言語之間,表達出她濃濃的不舍之情。 涼滄手裡拿著被米滿兒強塞的謝禮魚皮帳篷,聽完她那番感人肺腑的感謝言語,有些傻楞的望著她的臉。

著實不知道該給她怎麼的反應才合適,他腦海所保存記憶里,並沒有收到過女人謝禮的記憶。

而且還是這樣的樸實,她給他謝禮是有送別的意思,臉上的表情的語氣,也有著濃濃的不舍挽留之情。

或者這就是所謂的禮輕義重?

涼滄感覺自己的大腦思緒出現混亂,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告訴她自己可以留下來,想要離開走人。

雙腳又有些不受他的控制直接紮根在原地,兩人相互傻望著對方,有種要天長地久有時盡的纏綿。

米滿兒望了好一會兒,就是在等著對方主動表個態,結果對方比她還能穩的朱,讓她臉上笑眯眯,心裡開始MMB。

要走要留給她給準話呀,沒見她的臉都笑抽筋了嗎,這糧倉大哥的腦袋,怕是和木魚腦袋差不多的。

不光木,還直的沒有開竅吧。

要說不懂她的美人心計吧,那張只露眼睛的臉,雖然看不出什麼情緒,但那雙外露眼睛里,卻透露的著對原主這張美臉的著迷。

要不然她也不會想使用美人計,不就是想要利用原主這張美臉,來想招個他這個便宜勞動工來用。

沒想這糧倉大哥比她想象的要穩得起。難道他識破她的算計,故意不受美色的招攬,裝傻充楞還想要其他更多的福利優待?

米滿兒上下再次打量評估了下,只管飯管住的免費勞動力,她還是樂意招用,還有其他多餘要求就算了。

雖然多一個男性勞動力幫忙,她和大魚在很多事情可以輕鬆一些的,但在日常生活上卻需要避下嫌,沒有那麼隨意方便。

而且對方的底細她也探不明,也存在著潛藏的危險性,米滿兒絲毫不認為自己有過河拆橋的嫌疑。

看著已經全部完成的那一批精製長弓,腦海里開始計劃獨木舟打造完成後,該是準備離開行程安排。

涼滄也感受到米滿兒的態度在慢慢的變涼,卻又嘴笨的不知道該如何述說,只能保持沉默繼續對視,希望她能明確對他開口。

美女和野怪默默對視的那個畫面,看著是十分的溫馨,像是一副送別親人濃情畫卷,可是,只要身處其中才感受著尷尬一比。

黑毛糰子就是渾身不自在炸起一身黑毛的在其中受虐,它實在是看不下去兩人,這份膩歪又乏味的虛情表演。

嫌棄的對米滿兒嘰了一聲,明明就不舍放它家主人走,偏偏假情假意的東扯西扯,就是不直接點明挽留,妥妥的心機婊一枚。

人類都是會些矯情貨!

更加鄙視棒槌主人,被女妖精迷的五迷三道,分不清東西南北的,不就要留下的繼續受妖精吸血剝削,偏偏又不知道霸氣開口獲得主動權。

要不看著主人退化的太厲害的份上,它才不想把主人送羊如虎口,尤其女妖精這樣樣的母老虎,吃肉估計都不吐骨頭的。

黑毛糰子張開小嘴,蹦躂的直接跳躍起來,把涼滄手裡的魚皮帳篷給咬住,拖到躲著看熱鬧的熊大魚身邊。

「嘰喳嘰喳……」

「這是滿滿送給野怪的答謝禮物,你拖來給我做什麼呀?」

熊愛魚把抖散的魚皮帳篷重新疊好,這是她縫製的第二個帳篷,手藝要比第一個熟練,成品完成的相當不錯,送個野怪當禮物有掉面。

「嘰喳。」

那女妖精是滿心眼的算計,這個又是個頭腦簡單蠻力大笨蛋,黑毛糰子感覺很累心,拖著帳篷又滾到雙人帳篷旁邊。

然後把帳篷全部打開,又蹦又跳的圍著帳篷轉圈,所要表達出來的意思,已經非常的明確。

既然主人這會是英雄難過女妖精的美人關,那就不過了,留下給女妖精幹活也不虧,反正它頓頓都有現成好吃的。

「滿滿,你看黑毛糰子賴著我們不想走了,它是讓我幫它搭帳篷,要不要幫它搭呀?」

大魚對於滿滿想留下野怪,當幫工的意圖當然也是清楚的,只是不太明白為何不清清楚楚的直接邀請,非要含含糊糊的。

「大哥,黑毛糰子是還想留下來玩嗎?」

看來小魚乾是沒白喂,還挺會來事的,這樣大哥也有主動留下來台階了吧。

「還想玩。」

涼滄看了看黑毛糰子,也表現出是個愛寵人士放縱,沒有去強行帶走他無理取鬧的寵物。

「大哥肯定不放心它,要不也留下來陪它再玩幾天?」

雖然她在糧倉大哥身上,沒有看到多少對黑毛糰子的寵愛,但也有可能人家是愛在心底不表露。

「好。」

終於聽到想要聽的話之後,涼滄回應的很乾脆,腿腳一下就身隨心動,變的十分的利索起來。

直接越過米滿兒向大魚走了過去,拿回了魚皮帳篷的所有權。然後照著米滿兒帳篷搭建,三下五除二就把他的禮物也搭建好。

一腳把不消停的黑毛糰子踢進帳篷,以行動來充分的證明,他是因為寵物才選擇接受謝禮留下來的。

而不是受那聲溫柔的大哥,那張笑臉的影響,在黑毛糰子的嘰喳恥笑中,涼滄還在自我認定著……

河邊的兩頂帳篷,就宣告著米滿兒的小團隊開始正式營業,熊愛魚是她的迷妹,自然是愛豆說什麼就是什麼。

涼滄在米滿兒主動詢問他時,最多也才回答三個字,基本上就沒有表現出還有自我意見過。

倒是黑毛糰子對米滿兒的意見老多的,可惜地位太低沒有任何的發言權,就是嘰喳發言它家主人也都不採納,更別說其他兩女都當聽不懂。

所以,米滿兒成了這個小團隊最有話語權的核心人物,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把大家安排妥妥的。

米滿兒的日常就是負責,三人加一寵的吃好喝好,外加鍛煉身體和食物的儲備,熊愛魚就負責獨木舟的挖造,自身力量的控制提升。

至於糧倉大哥就沒有特定的負責內容,屬於等候米滿兒的指派,但實際上動手的機會並不多。

基本上都是米滿兒和熊愛魚,都難以完成或者是身體限制,不適宜她們做的,才會勞煩他出手。

原本一切計劃安排的都很妥當,可在米滿兒用一種很稀有食材,做了一頓能加屬性的豐富的美味。

只不過是嘗了一口味道而已,卻導致食物中毒,短短几秒鐘就死亡下線,直接就被淘汰出局。

米滿兒斷氣前發誓,東西不能隨便亂吃,寫文也不能隨便斷更,下本新書再見!!! 分贓這事,其實也是個技術活。

別說是鐵哥們,就是父子之間要是分不合適了,也得留下疙瘩,埋下隱患。

你看莊自強這精神小夥,就是絕對的精明。

三人當中,莊自強明顯處於劣勢地位,所以他就非常主動的將分配權這個事拋了出來,拋給了許退跟安小雪。

許退也沒想太多,略略過了一下大腦,就說道,“安老師,還是你來分配吧,不是你,我們也殲滅不了黑劍蟻海盜小隊。”

許退這句話,一半是說給安小雪聽的,一半是說給莊自強聽的。

意思就是由安小雪來分,不管安小雪怎麼分,只要不是太離譜,你老莊也都別有意見。

安小雪看了看許退,又看了看莊自強。

這不,飯剛吃完,安小雪又將那藍色的大口罩給戴上了。

“小莊,你應該做過清除任務吧?”安小雪首先問道。

“做過。”莊自強點頭。

“本質上,這一次也算是一次清除任務,我們就按團隊清除任務的規矩來清算收益。”安小雪說道。

一旁,許退與莊自強是猛點頭。

“首先,按團隊清除任務的規矩,後勤雜務人員,固定享受一成收益。這一次的後勤雜務,都是由小莊充任的。

所以小莊可以先拿走一成。”安小雪說道。

“另外,按團隊清除任務的規矩,情報組可享有一成收益,作戰計劃組可以享有一成收益。

在所有的團隊清除任務中,要將這三成收益先抽取出來分配,剩下的才能由作戰人員分配。”

說到這裏,安小雪看向了許退,“這一次的任務中,情報組、還有作戰計劃,都是由許退來做的。

所以,這兩成收益由許退拿走,沒有問題吧?”安小雪說道。

“沒問題,情報和作戰計劃全部是由許哥弄的,這兩成應該歸許哥。”莊自強沒口子的答應。

“剩餘的七成收益,我作爲作戰人員中的主力,拿走大半,分五成,許退助戰給予了頭目黑劍蟻致命一擊,作戰獎勵拿一成半,剩餘的半成,分配給小莊。”

安小雪做事是極其乾脆的,分配完,馬上就投影出了三人的具體分配額。

安小雪,現金560萬,個人功勳點66點。

許退,現金392萬,個人功勳47點。

莊自強,現金168萬,個人功勳20點。

“你們看看,如果沒問題的話,就按這個分配,個人功勳方面,我也會將分配比例報給特情局,將由特情局通過官方渠道下發個人功勳獎勵。”安小雪說道。

“我沒問題。”許退第一個表態。

“我也沒問題。”莊自強也馬上表態。

“好,沒問題的話,就按這個上報!”

安小雪話剛說完,就見莊自強小心翼翼的微微舉了一下手,那模樣,神似一個學生。

“安教授,我能不能提一個小小的要求?”

“說。”

“安教授,我目前個人權限有點低,所以想多分點個人功勳點,少拿點現金,你看可以嗎?”莊自強略有些緊張。

個人功勳點,實在太難賺了。

哪怕他倒騰這方面的生意,也是弄不到。

個人功勳點可以通過兌換物資倒騰成現金,但是,現金再怎麼倒騰,也變不成個人功勳點,除非是花高價僱人做一些特殊的危險性很大的任務來獲得功勳點。

代價極大。

“你要多少。”安小雪問道。

“最少90點個人功勳,個人功勳點滿100,就能升級獲得E級上級權限,這對於我們這類人,便利太大了。

當然,如果你們願意,最好是全部的功勳點都兌給我。”莊自強一臉期待。

“我沒問題,你得問許退。”安小雪看了一眼許退說道。

“許哥,幫幫忙!”莊自強一副乞求的模樣。

沒辦法,個人功勳點這個,對所有人而言,都非常重要。

“可以。”

對於帳戶上趴着的個人功勳點超過五千點的許退而言,放棄這47點個人功勳點,還真沒什麼關係。

當然,就算有關係,這個忙,許退也得幫。

“那好,功勳點當中的133點,就歸小莊,我會上報特情局。但是按清除任務分配原則,小莊的現金收益就要大幅度減少。

既然小莊是許退的朋友,就不按市場規矩辦事了。

現金小莊就拿一成,減掉的半成現金,就當替換了。”安小雪說道。

聞言,莊自強大喜。

“謝謝安教授!謝謝許哥!

實在是太謝謝你們了!”

看着莊自強那高興的模樣,許退也略有些詫異。

半成的現金,就是56萬,與133點個人功員點相比,兌換比例高達四千比一。

但是,莊自強依舊很高興,一副求之不得的模樣。

許退現在對此也是有所瞭解的。

在清除任務當中,能夠自由分配的個人功勳點,那可是可遇不可求的珍貴玩意,真正的交換價值,有時候甚至能達到一萬比一。

不過,個人功勳點哪怕是能自由分配,限制也是極多。

比如這一次特情局的懸賞,最初上報的就是三人的名字。

這個人功勳點也只能三人之間轉,轉不出三人的範圍去。

也正因爲如此,能自由分配的個人功勳點才分外值錢。

既然決定了分配方案,三人就開始現場分贓。

變賣物資的現金都是稅後的,官方的懸賞金是不用納稅的,但是那十一張不記名交易卡里的410萬現金,是需要納稅之後,才能劃撥進個人帳戶的。

不過這時候,莊自強這個後勤人員的好處就體現了出來。

“安教授,我和許哥已經註冊了公司,通過公司的資金運作,這些現金只需要納稅百分之五,就能劃撥進個人帳戶了,我先墊付,納稅什麼的由我來處理吧。”

說到這裏,莊自強又遞出一張現金卡,“許哥,你上次在海上天堂的收益我也幫你走完了納稅程序,稅率依舊保持在百分之五以下。

你也可以直接劃撥進個人帳戶了。”

“辛苦了。”許退說道。

“應該的,這就是我的工作!要沒這工作,我上哪賺這麼多錢去。”莊自強笑了起來,笑的是一臉輕鬆。

最終,稅後安小雪拿走了550萬,莊自強拿走了11萬,莊自強少拿的那56萬,安小雪則直接分配給了許退,讓許退拿到了440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