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消耗很大,韓易只能眯著眼睛靜靜的看著,他似乎也在考慮,接下來的計劃是什麼。

不得不說,魏王府這些人都是精銳,竟然在韓易的偷襲之下從容不迫,或許他們早就知道了韓易的底牌。

韓易現在也明白了,那些秦王府的人不是白死的,他們或許要驗證為什麼韓易能夠一而再再而三的滅掉那些龐大的軍團,而且沒有人知道他是用什麼方式,現在他們清楚了,所以現在他們根本就不害怕。

果不其然,如果真的只有蛇蟲的話,或許韓易早就失敗了,或者說根本就無法得逞,可是現在一切都不重要了,韓易擁有瀚海螟蟲。

這些陰謀一個接著一個,韓易現在也開始擔心李芊漪了。

雖然有韓御在李芊漪的身邊,但是現在,如果換做是韓易站在趙睾的立場上,他一定會更加狠辣,而且他絕對不會單純的進攻這一個點,韓易一定會全面發動戰爭,只不過,韓易不知道趙睾的人是從哪裡來!

此時,無數的瀚海螟蟲進入了人群之中,這些魏王府之中的高手根本就不明白髮生了什麼,只要被瀚海螟蟲粘上,基本上沒有活下來的可能性。

韓易淡定的看著,雖然他也擔心李芊漪,但是現在沒有辦法,他只能專心致志的去做這一件事情,韓易要一個一個的去將其減除。

此時,魏王府大軍出現了騷動,原本胸有成竹,現在一次次的受挫,他們似乎也承受不住了。

終於,數道澎湃的氣息從人群之中湧出來,果然韓易猜得沒錯,其中至少有十位以上的半王級別的高手。

重生之金融霸主 不過,這還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

「如果這一網有大魚的話,那或許可以找到祁王的秘密!」韓易冷冷的說道。

此時,蛇蟲的損失也不小,上百萬的蛇蟲竟然直接損失了超過五十萬,但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魏王府的勢力也只是損失了上萬人而已,這個代價實在是太大了。

韓易還是低估了魏王府這些人的實力,不過事情既然做了,那就不能後悔,韓易當即將所有的蛇蟲全部都投入進去了。

韓易手中原本也只有幾百萬的蛇蟲,現在已經損失了一百多萬了,現在韓易手中的蛇蟲也只是三百多萬而已。

韓易將蛇蟲全部都投入進去,這算是破釜沉舟了。

數倍的蛇蟲進入給魏王府的高手造成不小的壓力,經過三個時辰的戰鬥,他們已經損失一萬多人,這個數字依然在不斷的增加。

關鍵問題在於,瀚海螟蟲吞噬人類的血肉之後實力在慢慢變強,越吞噬越強,所有人都是越戰鬥到了最後都已經筋疲力盡,但是瀚海螟蟲恰恰相反,他們真的是越戰越勇。

這就是瀚海螟蟲的優勢,同樣也是韓易最大的倚仗,現在也是韓易最大的底牌。 第一千九百八十九章有隱瞞

戰鬥依然在持續,天佑等人也在焦急的等待,生怕韓易出現危險,這個時候韓易絕對不能有事,一旦韓易有事,那麼也就意味著整個永生殿將會失去主心骨,同樣整個永生殿的威嚴也就丟了,勢必會讓很多勢力趁虛而入,只要韓易存在著,不管這一戰失敗還是成功,就會有很多人忌憚。

戰鬥足足進行了三天三夜,韓易的心中都開始滴血了。

八萬瀚海螟蟲啊!足足犧牲了五萬!蛇蟲的損失更大,三百多萬蛇蟲,現在只剩下不足百萬了。

魏王府的人幾乎全軍覆沒!

現在,只剩下十幾名半王高手,還有一些至仙高手被困在中間,幾萬瀚海螟蟲與蛇蟲將其包圍在中間,這些人也不敢輕易動手。

韓易驅散了迷霧,就這樣出現在這些人的眼前。

「你們誰是主事人?」韓易壓制住自己強烈的怒火。

他的心在滴血,可是他表現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你是韓易?」一名半王緩緩地看著韓易。

此時,他們的戰鬥意志全部被摧毀了,誰能想到,五萬人竟然被這樣屠殺了,而且他們甚至沒有看到對方一個人,就被這樣一群蟲族給毀滅了。

「你不是魏王。」韓易搖著頭說道。

「我當然不是魏王。」那人驕傲的說道。

「既然你不是魏王,你就沒有活著的意義了。」韓易嚴肅的說道。

這些半王聽到這句話之後都有了一絲顫抖,一個玄仙說出這樣的話,如果放在任何時候,都可能是一句天大的笑話,但是現在看來,韓易真的能做出來。

「韓易,魏王讓我們帶句話給你!」那人突然說道。

「你說。」韓易點點頭。

「這件事情跟魏王府沒有關係,還望你們放過我們,魏王說了,一切跟祁王有關,如果你想找祁王,可以上祁王山,他一直都在。」那人緩緩地說道。

這句話是魏王告訴他的,這也是為了讓他們保命來的,可是他說出了這句話,反而讓韓易笑了起來。

「很好!魏王的安排果然凌厲,現在將所有一切的責任都引到了祁王身上,如果我猜得沒錯,你們中有一位與魏王的關係不淺吧?」韓易笑著說道。

這些人聽了之後,整個臉色都變了。

韓易看到這些臉色的變化,證明自己的猜測是對的。

其實,魏王感覺這一次成功的可能性非常非常大,所以讓他親近的人來建立一定的軍功,看似非常容易的事情卻出現了危機,不過魏王也早有安排,他相信自己說出了這麼大的秘密,於情於理韓易都應該放過這些人,但是韓易從來都不會講什麼江湖道義,他心狠,他要出賣自己的盟友,殊不知韓易心裡更加狠辣,但是唯一韓易與他不同的是,他永遠都不會出賣自己的盟友。

「不過,你們現在可以選擇臣服。」韓易給了他們一個機會。

「我們願意臣服!」剛才說話的那個人當即說道。

韓易現在更加肯定,這其中一位肯定與魏王的關係非常非常近,否則他不可能如此卑躬屈膝,如此急切地想要避免殺戮。

他這樣做完全是為了保全這個很重要的人。

韓易點點頭,既然他們要保全這個人,那麼韓易救得逼出這個人,或許還能威脅到魏王。

「既然你們都願意臣服,我就給你們一個機會!」韓易笑著點點頭。

此時,他一聲長嘯,天佑等人臉色一變,瞬間興奮起來,這是韓易在向他們傳遞消息,要他們儘快趕過去。

僅僅是幾十個呼吸的時間,這些人就趕了過來。

韓易讓紫炎、天佑、展公子、平王四人進入其中,此時瀚海螟蟲已經被韓易收取,只剩下蛇蟲了。

「我給你們機會可以,但是這個機會需要你們自己去爭取!」韓易笑著說道。

「怎麼爭取?」那名半王認真的問道。

「我這裡有四個人,你們那裡也派出四個人,你們四對四很公平,只要你們贏了,我自然給你們全部生存的機會。」韓易笑了笑。

這些人都已經喪失了戰鬥意志,而且筋疲力盡了,韓易這樣做是給其他人安定的心態,然後讓紫炎等人逐一將其格殺。

紫炎等人很清楚韓易的意圖,對方雖然也有擔心,但他們看到只有兩名半王還有兩名至仙的時候,不禁有些呆愣。

「你的意思是,我們可以出動四名半王?」那名繼續追問道。

「你們隨便,你們只要四個人就可以。」韓易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頓時,這些人有了信心,四名半王對付兩名半王兩名至仙難道還不簡單嗎?

但是,他們似乎忘記了,其中一人是天庭的天佑,還有一人是最近的大殺器——展釗。

魏王府的人開始蠢蠢欲動,韓易一直在觀察這些人,此時這裡一共還剩下十三名半王級別的高手,還有二十四名至仙高手,其他的都已經隕落了。

可是,在這十三名半王級別的高手之中,只有一個人是不斷的回答韓易的問話,其他人一個聲音都沒有,很顯然他們似乎都只聽從這個開口說話的人。

但是,韓易不會認定這個人就是與魏王關係密切的那個人,因為此人不會這麼沒骨氣,就算是知道隱忍,但也不可能做到這一步。

所以,這個人一定是在保護某個人。

現在韓易要將他們一網打盡,最終逼出那個人來。

現在還剩下九名半王級別的強者,但是出來應戰的肯定是這十三名半王之中最強的,所以只要解決了這四個,剩下的幾乎就不足掛齒了。

紫炎等人已經準備好了,現在紫炎幾乎已經恢復了實力,不過就算沒有恢復,現在對付這些半王也足以。

韓易很淡定的看著這些人,他在觀察這九名半王,但沒有任何發現,或許這個人也很清楚,只要稍稍暴露出一絲不尋常,那麼肯定會被韓易發現。

此時,韓易的眼神也一直鎖定他們,不知道是在防備著他們,還是在監視。 第一千九百九十章找到隱藏的人

四對四,整個封閉的陣法空間正常成為了他們的擂台,展公子與天佑的實力相對來說較弱,但是他們卻第一個衝上去,而且上來就是猛烈的攻擊,竟然佔據了上風。

其他兩名半王看到這個情境之後不禁大為驚訝,但也沒有時間再去驚訝了,因為平王與紫炎都衝上來了。

轟!轟!轟!

平王向著對方狠狠的轟擊,僅僅三招,一名半王竟然被他秒殺了!

沒錯,這名半王在平王手下沒有走三招,直接被秒殺。

紫炎此時也不想落入下風,連續不斷用蠻力來轟擊,可是他的對手好像也是一位力量型的半王,在這十幾個呼吸之中,他們竟然旗鼓相當。

可是,十個呼吸之後,紫炎似乎有些惱怒,直接佔據了更大的優勢,在第一時間無上泰山壓頂,直接將其轟碎了。

這名半王被轟碎了。

「你們兩個能不能快點?」韓易當即笑道。

紫炎與平王擊殺自己的對手之後沒有幫助天佑和展公子動手,畢竟這些高手也都有自己的驕傲,他們也似乎對天佑和展公子很自信。

天佑與展公子聽到韓易的調侃之後,絲毫不在乎,可是內心也開始衝擊起來,畢竟被這麼看著也有些尷尬。

可是,在其他人眼中根本不是這個樣子,現在他們對天佑和展公子佩服的五體投地啊!

兩名至仙高手竟然能夠抗衡兩名半王,而且現在還穩穩佔據著優勢。

「你們現在還有機會,現在去條挑戰他們,只要你們贏了,我同樣給你們活命的機會。」韓易當即對著剩下的九大至仙說道。

就在他們這些人猶豫的同時,韓易接著說道:「不過,只能是兩個人。」

頓時,又有兩人沖了出來,平王與紫炎微微一笑,也跟著迎了過去。

轟!轟!轟!

可是,這兩人跟上兩人的實力差距非常大,沒有十個呼吸,兩名半王再次被轟殺。

現在,這些人的眼中都暴露出恐懼的眼神,韓易一直這樣看著,看著有一個人要比其他人鎮定一下,雖然眼神之中有恐懼,可是卻有一種猶豫的情緒混在其中。

「好了!你們可以繼續挑戰。」韓易繼續對著剩下的七名半王笑著說道。

其實,韓易真的很瞧不起這些半王,如果他們能夠同仇敵愾,是三名半王對付韓易五人的話還是輕而易舉的,可是他們沒有這個勇氣,沒有抱著必死的勇氣,他們不忍心就這麼死去,他們想要活著。

所以,現在,他們甚至連站出來的勇氣都沒了。

「你們竟然如此懦弱?魏王府的人就如此膽小怕事?如果魏王現在在這裡看到你們的表現,你覺得他會怎麼想?你們覺得他會不會很傷心?」韓易戲虐的笑道。

此時,天佑竟然也解決了一名半王,看到展公子此時還很膠著,而且陷入了下風。

「需不需要我幫忙?」天佑笑看著展公子,他現在終於也有機會來調侃別人了。

「別幫別人了。」韓易當即說道,接著轉身看著還剩下的七大半王:「你們現在可以出三個人來挑戰。」

「大家不要再聽信他的了,他就是想將咱們分批殺死!現在咱們衝上去跟他們拼了!」突然有人喊了一聲。

頓時,這些人也在那一瞬間明白了,當即沖了上來。

韓易看的很清楚,這名呼喊的乃是剛才猶豫的那個人。

「這個人留著,其他人都要死!」韓易突然說道。

紫炎與平王早就衝上去了。

韓易的呼喊聲剛過,那人似乎也明白韓易針對的就是自己,所以直奔韓易而來,他現在的目標就是對付韓易,只要擒住了韓易,或許還有活下去的機會。

韓易當然明白他的意思,就在他沖向自己的時刻,紫炎就要出手。

「不需要,他留給我!」韓易大喊一聲。

可是,就在韓易想要衝過去的時刻,一個身影頓時沖了過來,擋在了韓易身前。

此時的他,怒髮衝冠,好像一座殺神,怒視著前來攻擊韓易的這名半王,頓時,巨闕劍迎上去。

此人正是剛剛斬殺一名半王的展公子!

其實,韓易剛剛還在注意展公子這邊的戰況,展公子幾乎就要落敗了,可是為什麼他卻突然勝利了。

第一,這是展公子無上的戰鬥意志,第二便是與他對陣的半王已經無心戀戰,他看到韓易根本就沒有想過放他們一命的時候,直接選擇了放棄。

展公子斬殺一名半王之後,實力竟然不減反增。

豪門萌寶:墨少的獨家嬌妻 韓易看到這個景象之後不禁點點頭,此時的展公子,終於有了跟天佑一拼的實力了。

這才僅僅一兩年的時間而已,僅僅一兩年的時間,展公子從一個被天佑碾壓的人,成長到今天這一步,或許這才是展公子的戰鬥天賦吧!

「轟!轟!轟!」

無數的轟擊在整個陣法之中回蕩著,韓易第一時間將蛇蟲調回來,此時已經不需要蛇蟲了,這些人被紫炎等人擊殺只是時間問題。

「你們還在等什麼?難道要被他們屠殺才知道後悔嗎?」

那名正在與展公子戰鬥的半王突然怒吼一聲,他是對著那些無動於衷的至仙高手喊的,因為此時這裡還有幾十名至仙高手,這名半王要他們對韓易動手。

「你們乖乖的呆著,我不會浪費自己的時間去對付你們。」韓易突然冷冷的注視著這些至仙。

夜半驚婚 這些至仙原本已經準備動手了,但被韓易的一句話給鎮住了。

「你們放心,我對他們動手是因為他們對我有所隱瞞,我的目的就是要找出這位王者,現在我已經找到了,我可以給你們一次機會了。」韓易笑著說道。

「你們不要痴心妄想了!他會殺了你們的!!!」那名半王依然在怒吼。

「哈哈哈哈!我韓易說話自然算話!不像是魏王,原本就是派你們來送死的!」韓易不屑的說道。

「你們現在不動手,難道不怕魏王的報復嗎?你們這就等同於背叛了魏王,你們會死的很慘!」那名半王突然吼道。 第一千九百九十一章祁天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