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月亮塔是她最近的新寵,她喜歡坐在這裡,這裡的風最涼爽最清香,不會讓人焦躁,多虧了這風,她才沒有頭腦一熱,跑到仙界去大開殺戒,現在的她,頂多能小開殺戒,可經不起衝動的後果。

除了這個原因外,還有是她發現,總有一些傷痕纍纍的西方精靈來找月神,前幾天就有一個穿著弔帶白裙子,背後一雙潔白的羽翼,頭髮又長又柔的美少女,氣息奄奄地停留在月亮塔上,瘦弱溫柔,連她看了,都忍不住心生好感。那美少女單薄地停留在風裡,翅膀長發飄逸地冒香氣。她本想幫幫她,結果她一見她,就立刻防備地說,她不是月神。月神有一張月亮臉,仁慈善良可愛純潔,如童話一般,僅是其美,就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心靈,可她,邪乎得很。

溫慈悲一聽這話,笑了半天,後來手輕輕一翻,那像天使一樣的美少女就墜落下去,具體落到了哪裡,她就不知道了。

「又有人來了。」

溫慈悲蹙眉,接著往旁邊一扭頭,面無表情地道,「來就來,能怎樣?」

羅斯面色蒼白,沒看她一眼,「來者是提燈的夜遊神,她來的話,你殺仙的事,一定已經暴露。」

溫慈悲看著羅斯,似乎是絲毫不在意什麼暴露不暴露的事,她更好奇的是另一件事。

「你犧牲自己來點亮月亮,到底為了什麼?火蓮,感覺好像生來就是為了替她照亮夜空的。你不會是,她的信徒吧?」

羅斯沒回答,他看向距離他們越來越亮的燈光,轉身走向了長明燈,「夜遊神你殺不得,她若死了,仙界定會襲來,你打不過的。」

溫慈悲蹙眉,不再注意羅斯,她站起來,目光沉沉地望向前方。

。 同樣是一位年輕男子,身穿白色衣衫,丰神俊朗,氣宇軒昂,一步一步從天上走下來。

「師父。」少昊火蠻化作人族般的身體,嬌小玲瓏的身軀撲向了來人。

她,十一歲,還是一個小女孩。

但卻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難以想象,對方只是大她十歲,是年齡二十一歲的年輕人。

一日為師終生為父。

「小石頭,誰將你打傷的?」

羅青山平靜問道。

「是他,太叔老怪。」

羅青山看向太叔老怪,頂尖魔神的實力,相當於高級煉法師的實力。

「以大欺小,為老不尊,該殺。」

話音一落,麻布老頭太叔老怪驚懼地睜著眼,七孔流血,靈魂破裂,就這般死去。

咒殺之道,言出法隨。

天鳳族少東家天鳳神光瞪大眼睛,不敢相信這一切,用看到怪物般的眼神看著眼前這位比他還小的年輕人。

「你…你…是誰…,我可是…天鳳族的少族長,我父…即將登臨至尊之位……」

在極度恐懼中哆嗦得連話都說不清楚,結結巴巴的。

少昊磐石已經不是當年的巨靈族懵懂憨實小孩子,四年的成長,他已經開啟了心智,經歷了太多了。

「小石頭,你真是亂來,什麼都吞,吞了又沒有將它化為資糧,夯實自身根基,為了境界而境界,修鍊一塌糊塗。若是我不來,估計,這世界再沒有你了,魔神的意志都侵蝕你靈魂深層次了。」

羅青山搖搖頭,一指點在少昊磐石的眉心,彈指間,將魔神的意志打碎,清除其雜七雜八的意念記憶,化為一股純凈的靈魂之力,滋潤少昊磐石的靈魂。

「也好,因禍得福,潛質還在,境界斬了就斬了。」

說完,虛空一抓,他身上的千山霸體法相被羅青山抓出,身上亂七八糟的圖騰、元法什麼的,全集中一副法相上。

羅青山搖搖頭,所謂的法相,這條路是沒有必要的。

說完,將這千山霸體法相捏碎,煉化成純粹的力量注入他的身體。

「教你的好東西你不學,神通只是技,不是真正的修鍊核心法。還不運轉我教你的【猿魔六勢拳】?」

羅青山嚴肅批評幾句。

少昊磐石也不敢反抗,運轉【猿魔六勢拳】,卻發現這門武道功法運行的血氣路勁已經不同,龐大的力量注入他的身體,他的身體不斷地膨脹,化為一尊巨靈。

隱隱若現中,又有猿魔的影子與他融為一體。

天鳳族少東家天鳳神光面色慘白,如此恐怖的手段,聞所未聞。

就算是至尊,也不能輕易地將潛伏少昊磐石靈魂中的隱患清除,而對方不止在其靈魂上斬殺了魔神意識,還將其融入靈魂。

更讓天鳳神光恐懼的是,對方一把扯出法相,隨手捏碎煉化成某種能量,注入到了少昊磐石身上。

「師父,我也要。」

「好,正好,眼前這位魔神血統可以化為你的資糧。」

言罷,一把將天鳳神光煉成血珠子,將其融入少昊火蠻的至尊骨上。

所謂的至尊骨,此時,在羅青山眼內,已經不算什麼神秘物品。

這東西,其實與道種的性質很相似。

只是,這至尊骨來自天賦異稟。

道種源於天地的特殊寶物。

強大的火源之力注入,少昊火蠻至尊骨綻放強大的能量,一頭強大的火鳳凰從她的體內燃燒,卻被羅青山壓住,融入他的體魄之中。

人與法相合。

這是魔神境,但是少昊火蠻比較特殊,擁有強大的火元根據,修為境界並沒有突破法相。

「師父,你究竟去了何方,我們一直在找你。」

少昊磐石很快醒來,這時覺得身體通透,念頭通達,整個人的身心都處於一種極為玄妙的狀態中,四周的生命元能不斷地鑽入他的身體,不斷地壯大他的力量。

「師父我本不屬於這世界,自然是回到了我自己的世界了。」

羅青山不再打算瞞住倆徒兒,自從見到了八大至尊之中的列天至尊,他就明白,這位列天尊一定會將八荒元界帶入時空位面行列。

少昊磐石與少昊火蠻瞪大眼,內心無比震撼看著眼前師父,得到答案的他們,根本不敢相信,師父是域外之人。

「師父,你是來自天界嗎?」

少昊火蠻想到了什麼,詢問道。

「不是天界,而是一個與八荒很相似的一個大世界。」

羅青山擺了擺手道:「你們與我有緣,也是我招收的唯一兩位弟子,我只是傳授一些很基礎的武道給你們,若說你們的路,毫無疑問,就在至尊宮。唯有至尊宮學習的元法,才是你們以後需要修鍊的根本。」

進入道境后的羅青山,已經沒有鍊氣師時期的稚嫩。

想要在八荒元界開創全新的修鍊文明體系,這是將兩位徒兒推上火堆。

少昊磐石久久不語,回想起當初的陰影怪物出現,他就明白了這些怪物一定來自域外,屬於域外天魔。

只是師父的來歷,卻讓他有點接受不了這事實。

「師父…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就算師父不是這世界的人,也不妨礙是火蠻的師父。」

羅青山撫摸少昊火蠻的小腦袋:「你這話我愛聽,不過,現在開始,你們在道宮之中修鍊,不進入神魔境,就不要出來了。」

說完,一揮手,就將他們幽禁在碧海湖的道宮中,同時,給他們留下大量的血珠。

道宮的禁制,包括龐大的碧海湖,都成了禁錮少昊火蠻與少昊磐石的閉關之地。

「碧海湖的荒獸與超級元能石礦,足夠你們踏入魔神境。」

按照羅青山的預估,大約五年,磐石與火蠻兩位弟子,就能達到這境界。

「這將近十年的歷練,讓這兩個小孩,已經成長起來,這五年正好讓他們靜靜心,可以感受天地大道。」

羅青山留在天地中的道韻,他們兩兄妹是最容易感應的,就連八荒元界的意志都會幫助他們。

未來,這兩個小傢伙,成就一定超越至尊。

「天地氣運所鍾,作為我的弟子,我如何讓你給八荒意志給操縱了,還是好好打磨根基。我在道宮留下的東西,足夠你們成為至尊之下,最強的魔神境。」

作為羅青山的弟子,他就要承擔起對徒弟護道的責任。

強制他們閉關,並不是害他們,而是真的想要用這段時間,好好打磨這兩位弟子。

「我的弟子也敢動,天鳳族這是吃了豹子膽,不,他們本身就是神話角色般存在,豹子膽算什麼呢。」

羅青山念動詛咒法訣,截留天鳳神光的一絲精血,被黑色的物資給沾染上,隨著他的詛咒完成,這一縷黑色的詛咒精血,消失在眼前。

黃昏咒!

曾經,將混元宗差點滅宗的恐怖詛咒,在羅青山手中輕易完成。

因為,羅青山要詛咒的人太弱了。

所謂的天鳳族根本入不得他的法眼,只是不想浪費時間,所以,將他們給滅了。

左鋒刀與寂仙離開暗黑虛空,默默地返回了神龍界的時空神殿。

寂仙領取了任務獎勵,他的任務是釋放巨魔,巨魔被他釋放了,可是是否再次被封印與毀滅,都與他沒有任何關係。

左鋒刀的任務並沒有成功,但是他的任務時限並沒有到。

按照時空神殿給予任務的限制,他現在才看,是兩年時限。

這兩年時限內,只要他完成任務,就行。

如今距離任務時限還有一年加上大半,足夠他去完成這項任務。

任務是解救金烏陸翎,並非一定要與羅青山為敵。

只是,左鋒刀明白,這次他栽了。

一世英名,卻被下時區第四步修鍊文明,剛入道境的一位煉道師給打落神壇。

而此時,時空神殿的道境金榜悄然發生變化。

羅青山:煉道師,擅長體魄、元神、道行,掌握尋常道境難以望及的力量。

道境金榜排名:第十名。

頓時惹來了時空神殿中諸多時空者一片嘩然。

無數時空者都在為羅青山這位突然出現金榜前十的煉道師感到好奇,而被他擠下道境金榜前十的某位道境至強者,被氣得掀翻了棋盤,將一個第四步文明給滅了。

「羅青山,何德何能能排入道境金榜第十名,不要讓我查閱到你的資料,若是知道你世界的時空波紋,老子一定將你到得老巢給扒了。」

長空無忌狠聲說道。

長空無忌:界滅師,邪神,擅長破壞位面世界,是一位極為恐怖的道境邪神。

道境金榜:第十一名。

這位神秘的邪神,就連時空神殿都難以尋找到他的過去,只是知道,如今的道境金榜之中,長空無忌這尊邪神,是屬於邪惡陣營中青年一代的領軍邪神。

「不管如何,此人一定要死。通說左鋒刀與寂仙兩位都接到了關於玄黃羅青山的任務,他們一定知道玄黃大世界在何方。」

長空無忌露出邪惡笑容。

要怪就怪你,將老子踢下道境金榜的前十。

不只是長空無忌,很多排行靠前的道境金榜的時空神殿時空者,都知曉了這一號人物。

這任新人有點任性,首次登錄道境金榜,就拿到了前十的排名。

若他是時空神殿的時空者,打出了戰績后,說不定能排行前三。

但,總有不長眼的人存在。

7017k 隨着《胡鬧廚房》的關卡難度越來越高,哪怕是全程參與遊戲製作的丁繁鑫也變得有些手忙腳亂,語氣也漸漸焦急起來。

當姚娜問到盤子洗好了沒有時,丁繁鑫的音量略微有些高說:「在洗了!在洗了!我洗好這盤子就給你送過去,我這角色連腿都沒有,還能夠跑得這麼快,很不容易的好嗎?」

「我知道洗盤子需要時間,但是你也不能凶我啊!」姚娜略微有些委屈說。

「我哪裏有凶你啊?」

「你這樣還說沒有凶我!」

「啊!我真的沒有凶你哇!算了!給我一根切好的黃瓜好嗎?」

「你不是厲害嗎?你厲害自己不會拿嗎?」姚娜語氣有些不爽說。

丁繁鑫輕嘆一聲說:「行行行!我自己拿好吧!」

「我們到現在怎麼才九十多塊錢啊?這樣能不能通關啊?」

正在忙着上菜的丁繁鑫隨口說了一句:「我哪裏知道啊!又不是我的問題。」

「你的意思是我的問題嗎?」姚娜的音量也略微有些提高了。

「我沒有這個意思,你不要胡思亂想!」丁繁鑫有些無奈地解釋說。

「哎呀!都怪你!害我把菜都做錯了。」姚娜埋怨了一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