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沒等錢百萬再次開口,周安眼神一瞥,那灌足靈力的右腳朝著錢百萬就是兇猛踹過去。

「好!再來!」

跌落在十米開外的錢百萬,忍著身上劇痛,滿臉興奮的再次喊道。

我去!

周安這下真的是無語了。

這丫真是神經病。不,是受虐狂。

與此同時,那盤膝在地,閉眼修鍊的張鋒,感受著體內的丹田傳來的濃濃的靈力之感,兩行熱淚緩緩流出。

這一天,終於來了。

為了能夠突破,他這些年是踏遍千山,吃盡萬苦。現在終於突破了自己的實力。

此時的張鋒感覺自己就如同在做夢一般,完全的不真實。

欣喜若狂的張峰,想著要好好的感謝周安。可是當他睜開眼眸的時候,整個人都不由一愣。

只見此時的錢百萬那被揍的是鼻青臉腫,嘴角冒血,那樣子是看起來要多慘就有多慘。

不過讓張鋒更加無語的是,這麼慘的錢百萬,嘴裡還是不斷的喊著,「打的好,對就這樣,快點打我。」

這尼瑪是什麼情況?

老錢這丫是不是吃藥吃多了,腦子給吃壞了。

看著錢百萬那被打的不成人樣的臉,還有他那不斷的求著人家毆打自己。張鋒真的是徹底懵逼了。

「周安兄弟,你們這是在幹什麼?」站起身來的張鋒,來到兩人中間,有點迷茫的開口問道。

他這麼一擋,錢百萬有點著急了,漆黑的眼眸恨不得要把張鋒吃掉一般,狠狠的叫囂著。

「老張,你丫給老子滾蛋。現在我正在接受小兄弟的治療。等小兄弟揍完我后,我也可以突破實力。」

「老張,你能快點滾開。小兄弟,繼續,使勁打我,蹂躪我!」

看著不顧身上疼痛,滿臉興奮的錢百萬,此時的周安算是徹底明白。

瞥著那被自己揍的鼻青臉腫的錢百萬,周安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一下。

尼瑪,我說這丫怎麼腦子突然發熱,讓自己狠狠揍他呢。

搞半天,他這不是犯賤,而是想讓我好好的治療他。

不過周安心裡明白,他揍錢百萬完全是出於錢百萬那無理的要求,和那個治療一點邊都沒沾。

「小兄弟,繼續啊,快來打我,我能受得了。」

忍著身上的疼痛,錢百萬兩眼興奮的朝著周安招手。

望著他這幅模樣,周安真的有種想笑的衝動,但是一看到他這慘樣,周安還是強壓制住自己內心的衝動。

「老錢啊,你的身體狀況跟老張不一樣,這個通過狠狠暴揍的方式,對你是沒有一丁點用的。」

此話一出,那站在兩人中間的張鋒,先是一怔,轉而是哈哈大笑起來。

這個大逗逼,原來搞了半天是要鬧這出。 看著張鋒哈哈大笑起來,錢百萬兩眼有點迷茫,腦袋一陣的眩暈。

「周安小兄弟,剛才你的話什麼意思?難道不是再替我治療?」

張鋒聽到這話,又哈哈大笑起來。

自己讓周安治療,那可是出了血本,你一點好處沒給,以他那奸商的心態,能給你治療。

真的是要笑死我。

「那個,剛才是你要讓我打你的,我看你提出這麼無理的要求,我也不好拒絕。但是你身體真的不能用這個方法治療。」周安聳聳肩,一臉無奈的說道。

此話一出,錢百萬那先前狂熱的眼神,此時無比的絕望,一口老血忍不住的吐出。

「哈哈,老張,你真是大逗逼!」

錢百萬現在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

錢百萬滿臉悲桑,一臉幽怨的看著眼前的周安。

「周安小兄弟,你看我臉都被你打成這個慘樣,是不是該給我治療了。」

剛才還那麼嗷嗷叫周安揍自己,現在想想,錢百萬真想狠狠的抽自己兩個打耳光。

作孽,真是作孽啊。

站在不遠處的張鋒,看著那一臉幽怨的像個怨婦的錢百萬,笑的都直不起腰來。

周安現在也是很想笑,但是還是強壓著內心想笑的衝動。

「老錢,話不可能這麼說。剛才揍你,我是應著你的要求來的,你是自己非要動手。不過,咋們可不能弄渾了。揍你是你要求的,但是看病,還是要給醫療費的。」

此話一出,錢百萬差點一個踉蹌跌倒在地。

這下真的是白挨一頓揍。

「咋也都是爽快人,說話就不繞彎子了。這樣,那什麼破舊二手車的你就別拿出來了,隨便給我一根千年人蔘就行,如果沒有千年人蔘,拿個別的千年靈藥也行。」

說話之時,周安漆黑的眼眸,散發著耀眼的光芒,緊緊的盯著錢百萬,心中那是異常的期待。

聽到這話,錢百萬是一臉黑線。

什麼叫拿個千年靈藥也行?你當那些靈藥都是地里大棚種的白菜,說想要就能有啊。要真是這樣,他還用待在這裡嗎?直接去賣那千年靈藥就行了。

看著周安直勾勾的目光,錢百萬那是一臉的尷尬。

他們錢家可跟那張家不同,再說,他錢百萬能比得上張鋒這個嫡系掌門人的身份嗎?

錢財他沒有張鋒有錢,寶物他自然也沒有什麼可值得拿出手的。

「這個小兄弟,千年靈藥我要是有,肯定送給小兄弟當見面禮的,可是我身上真沒有。我現在全身上下也就幾百萬裝著,你看要不,我就拿……」

後面的話,錢百萬沒有再繼續說。

五百萬在平常人眼裡還能當個事,但是對於眼前這個年輕小伙,估計是看不上眼。

可是現在他也沒有別的辦法,身上唯一有點價值的就這點錢,什麼千年人蔘之類的,實在是沒有。

「這個啊……」

周安砸吧一下嘴,露出為難的神色。

「老錢,不是我為難你哈,我是醫生,醫者父母心。你跟人家老張不同,人家老張突破不了,大不了就不突破,但是你呢,那就大大不同了。你這是修鍊的功法有點不正統,到時真的出什麼意外,我可就沒有辦法。」

聽到這個話,錢百萬的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一下。

你丫的,先前可不是這樣說的。一開始還說肯定能治好的,現在什麼叫沒有辦法。

還醫者父母心,我呸!真是不要臉!

心中雖然這樣罵著,但是面上錢百萬沒有做出什麼異樣出來。

他是看出來了,周安這是在敲詐他,自己要是不拿出點東西出來,這丫是肯定不會給自己治療的。

明明知道人家敲詐自己,但是卻又無可奈何。氣人,實在是氣人啊。

心裡猶豫片刻,錢百萬還是從懷裡拿出一個盒子出來。

但是這盒子跟張鋒的檀木盒子一比較,那就是完全不在一個檔次。

「再加上這個!」

錢百萬還是滿眼不舍的說道。

看到錢百萬真的拿出一樣東西出來,尤其也是盒子,周安頓時眼睛一亮。

這裡不會真是千年人蔘吧!

想到這,周安急急的奪過錢百萬緊緊捏在手中的盒子,可是當打開盒子的一瞬間,周安那漆黑的瞳眸,湧現出一絲失落。

呵呵,居然是根黃精。

這黃精倒也是不錯,算的上上好的藥草,從它的紋路,也可以清楚的看出,這根黃精也是有著百年的歷史。

像這種擁有著百年歷史的黃精,在現在也是稀少的很。

但是,剛才才看過千年的靈藥,現在再看百年的東西,那就好比看到一個十分的大美女,突然來了一個打扮比較土的村姑,實在是提不起半點的興趣。

「老錢啊,我剛又仔細看了一眼,你那病是有點那麼的棘手,但是,我稍微努努力,還是能夠讓你的壽命延長一年。」

聽到這話,錢百萬差點吐血而亡。

一個上百年的黃精,就換一年的壽命。

「加上這個,我家祖傳寶貝!紅寶石!」

「嗯嗯不錯,我再使使勁,你還能再加一年的壽命。」

「這個,我最珍愛的匕首,傳說削鐵如泥的。」

「嗯嗯,我突然想到一種方法,可能有點用,或許能再加上五年壽命。」

瞥著周安那不在意的輕描淡寫,錢百萬實在是有著一種抓狂的衝動。

不,他實在是想把眼前這個敲竹杠的小夥子狠狠的揍一頓,如同條件允許的話,那一定會狠狠的揍。

心中這樣想著,但是錢百萬那兩隻手就像是不受控制一樣,不斷的翻出一樣又一樣的東西出來。

「這個!」

「三個月!」

「這個!」

「兩周!」

「還有這個!」

「五分鐘還是可以的。」

聽著那時間越來的越少,錢百萬真的是有種想哭的衝動。

這麼多東西加起來,居然還不夠十年的壽命。

再說,就是十年的壽命,對他一個靈武者有個屁用啊。他要的是像個男人一樣,陽剛正常的行走在大街上。

像這樣不男不女的,他真的是受夠了。要是在這樣下去,還真的不如一刀解決自己。 但是身上稍微值點錢的東西,全都被錢百萬拿了出來,現在真的沒有什麼了。

「周安兄弟,我身上真的沒有東西了。要是你不介意,我還有一套房子,那個還值點錢。要是不行,我把我我衣服都給你,你看行不?」錢百萬哭喪著臉看著周安。

「老錢,你這是在打我臉啊!先不說我們關係這麼好,就是我能治肯定會給治病的。只是你這太嚴重,我的能力有限。我是一個醫生,又不是神仙。」

瞧著周安那樣,錢百萬氣的兩耳朵直冒煙。

就這樣還好意思說自己是醫生。全身上下能值錢的東西,全都貢獻出來了好不。要是世界上多點這樣的醫生,那還用活嗎?老百姓直接抹脖子算了。

「老錢,俗話說的好,一個兄弟,三個幫。你好歹也是個修鍊師,這麼多年,還能沒有幾個兄弟嘛,我看老張和你關係就不錯,要不你跟他說說。」說話的時候,周安將目光,十分有暗示性的望向張鋒。

站在不遠處在那偷偷樂的張鋒,聽到這話的時候,整個人瞬間都緊張起來,滿臉緊張的往後退退。

「唉,不用這樣望著我,我身上也沒有了。」張鋒連連擺手。

其實不是張鋒不想借錢給錢百萬,但是以張鋒對周安這簡短的了解,他知道,這個周安肯定不是要惦記著他的錢。

趙陽那龜孫子上來就是五千萬,而且還是被揍的那麼慘。他們這是找他治病,那至少也要大幾千萬。

可是這錢出去,這丫能夠治病嗎?想想,張鋒還是在心中否定了這個想法。

這丫就是那吸人血的土財主,怎麼可能為了那點錢就放過他們。如果不拿出點較好的東西出來,就是傾家蕩產,估計都是沒戲。

「嘿!老張,你這就是太不厚道了。好歹老錢也是你的朋友。現在朋友有難,你也不出手幫助一下。老錢,下回交朋友一定要看清楚,別什麼人都交。」周安瞥了一眼張鋒,轉而語重心長的對著錢百萬開口,「友善」的提醒道。

張鋒被他這麼一說,臉上是無比的尷尬,一臉的黑線。

怎麼說說就成了我的錯,乖乖,明明是你在敲人家好不?還能不能講點理了。

就在張鋒無語的時候,突然張鋒漆黑的眼眸一亮,他好像想到一樣東西出來。

「老錢,你怎麼忘了一樣東西。你那個藏寶圖呢,快點拿出來。」張鋒焦急的提醒道。

上次張鋒和錢百萬兩人一起歷練的時候,偶然在一個古墓穴里找到一個塊藏寶圖。

張鋒這麼一提點,錢百萬頓時眼睛一亮,連忙拍著腦門,恍然大悟。

「嘿!這個我怎麼忘了呢。」

話音未落,錢百萬開始在自己身上翻找起來,頓時一塊散發碧綠光芒的玉牌出現在錢百萬的大手之中。

捏著那不算大的玉牌,錢百萬一臉欣喜的遞到周安跟前。

「周安兄弟,我跟你講啊,這個是藏寶圖,而且裡面的寶藏還是那種不得了的東西。當年,我和張鋒兩人,差點就因為這個東西,喪命在那古墓之中。現在我把這個貢獻給你,你看著再努努力,幫我徹底去除身上的癥狀。」

錢百萬的話語沒有半點的摻假,當年要不是他們福大命大,現在可能已經不能完好的站在這裡。

想起那次,兩人還不禁有點心有餘悸。

那個古墓之穴,簡直可以用天羅地網,處處危機來形容。

當時踏入裡面的錢百萬和張鋒兩人,那也是絞盡腦汁,但是想著裡面的陣陣危機,張鋒心生退意,為了一個不確定的東西,把自己命搭進去,那真的是太有點不值當。

但是錢百萬不一樣,他在他們的錢家,可是沒有張鋒的地位那樣的地位。為了能夠尋找到寶藏,錢百萬還是決定冒險。

不過錢百萬也就得到這塊玉牌,至於後面,錢百萬也沒有膽量去闖。要是再闖的話,那肯定是要喪命在那。

手中玉牌裡面藏著一張圖,其實準確的來講,那是一張不完整的圖,因為它繪畫出來的只是那藏寶圖的冰山一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