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種在19世紀中期被偶然發現,19世紀末才開始量產的火藥,無煙火藥的出現,使得馬克沁機槍有了真正戰爭上的使用價值。

沒啥更特別的地方,也就是能燃燒更充分,無煙,能提高彈道平衡性,能增加射程和精準度。

可就是這麼個優點,是近代彈藥發展的開端,不可或缺的一步。

……

這個實驗不知道做了多久。

陸舟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進行,主要還是自製的真空瓶不行,以及蒸餾裝置都慘不忍睹。

這只是第一次嘗試,也有可能會失敗。

好在磕磕碰碰之下,依靠嫻熟的手法,前邊的一切都還算順利。

直到最後一步,陸舟卻突然停了下來。

他愣住了。

沒有引燃物……

「沒有棉花!」

「這就很烏龍了,沒有棉花怎麼引燃……」

這是一個致命的問題。

陸舟有些責怪自己馬大哈,這幾天準備了這麼多東西,可把引燃這一步忘記了。

無煙火藥又叫硝化纖維。

這最後一步自然需要纖維引燃,也是失敗最多,最為關鍵的一步。

引燃物的要求很高。

可這種地方,整個莊子上上下下,也找不出一片棉花來,就算找出來,估計也不合格。

「沒有棉花,如果用羊絨的話不知道可不可行,都是自然纖維,可這種實驗也沒人做過……」

陸舟只知道,有時候動物脂肪可以代替硝石。

可是用羊絨來代替棉花的,的確沒見過。

不管怎麼樣,陸舟決定嘗試一下。

從身上扣出一片羊絨下來。

直接放在一堆配好的粉末上點燃。

第一次果然不行,可證明羊絨還是有點效果。

又是經過不斷的嘗試之後,就在將要成功的前夕,陸舟選擇了暫停實驗。

原因則是他怕這樣下去會被炸死……

沒有錯,是真的有生命危險。

這個課題,繼續做下去,或許可行。

但也要經過很多次的嘗試。

因為陸舟發現自己越來越誇張大膽的實驗,一次又一次的往邊界試探,擔心自己會被炸死……

成功來臨前最危險。

這可一點也不誇張。

硝化纖維的穩定性極差。

科學史上諸多先烈的事迹,讓他很快冷靜了下來。

他不是科學狂人,而且重活一世完全沒有必要。

「這最後的關鍵一步,看來果然是沒有那麼容易。

但好在是得到了實驗數據,未來可期,等以後莊子裏人多了,再培養幾個人,專門做這玩意……

就目前看來,還是得回歸黑火藥這一步。」

無奈之下,陸舟只好拾掇起來,利用那些剩餘提純過的材料,配起了改良版的黑火藥。

「也不知道我這黑火藥的效果怎麼樣,無煙火藥失敗后的產品,應該也會比現在的火藥強吧……」

又是約莫半個時辰后。

陸舟手裏拎着個木桶,裏邊有一些純黑色的火藥,大概有個三五斤,從帳篷里走了出來。

一出來,就看到烏拉站在帳篷門口,眼巴巴望着的樣子。

陸二、黃成也在這裏。

周圍的那些僕人,時不時看着帳篷這邊情況。

在見到主子從帳篷里出來了,終於松出一口氣來。

「烏拉,你去把老張頭叫過來,跟他說帶上銃子。」

烏拉沒有立馬動身,卻是一臉動情的說道:

「主子,你可算是出來,嚇死我們啦!」

「配個東西而已,有什麼好嚇的?」

陸舟抬了抬頭,這才發現時間過得如此之快,天色亮了,而且現在怕是已經過了晌午……

時間過得真快。

以前他在念研究生的時候,就做過類似實驗,陸舟的動手能力強,用不着兩節大課就能完成。

現在是實驗裝置不足,一鑽進帳篷里,連飢餓跟寒冷都忘記了……

烏拉一臉后怕的說道:「主子,你以後不要再這樣了,帳篷里又是火光,又是冒煙的,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莊子裏的人可咋辦。」

陸二也是在旁邊點了點頭:「有什麼事情,可以交給下人來做,主子可是整個莊子的主心骨……」

陸舟啞然失笑,再看着周圍的那些,那些叫花子一般的壯丁跟僕人,也都是一臉擔憂的模樣。

在見到主子安全從帳篷里出來了,才逐漸放下心來,大家心裏都很清楚,現在的這點盼頭,還都是主子給帶來的。

「嗯,第一步我已經完成,以後交給其他人做便可。」

老張頭這時已經聞訊趕來了,在見到主子出帳篷了出來,也是鬆了一口氣,隨後又看到木桶裏邊的火藥,不由眼前一亮。

「主子,這些火藥的成色不錯……」

……

一行人好奇的來到訓練場。

老張頭帶着幾個學徒,親自開始試槍。

只見大約五十米遠的距離之上,放着一張木塊,隨着一聲槍響,再去看的時候,木板上已經多了許多小孔。

一行人神色詫異,原來這就是主子口裏的火器,這麼強。

陸二覺得自己手裏的刀不香了。

要是有幾支這種東西,還怕什麼大蟲?

又是一連放了幾槍之後。

這回輪到老張頭驚訝了。

他打了一輩子鐵也沒有過的戰績,居然一支火銃都沒有炸膛!

當然,他也有自知之明,一臉欽佩的說道:「主子,看來這些鐵的確是好!」

陸舟聞言沒有多少意外,20鋼打短銃合適,要是長管怕就是有些勉強。

只是把手裏自己煉出來的黑火藥給了老張頭,讓幾人換回這種火藥再試一下。

剛才第一次填裝的火藥,是那天晚上從韃子手裏繳獲的,成色有些雜。

而老張頭接過陸舟手裏的火藥之後,神色也正了一正。

將管銃擦拭,填裝,隨着一聲槍響。

只見五十米外的那塊木板,應聲而落。 慕夏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直到接過夜司爵的手機仔細地看了熱搜才知道發生了什麼。

她只覺眼角有些濕潤。

有夜司爵這個靠山,她已經很高興了,沒想到還有那麼多人維護她。

她將眼角一滴淚擦去,笑著說:「被人維護的感覺,沒想到這麼好。」

夜司爵把她攬進懷裡,在她唇上落下一個吻,柔聲道:「你值得。」

值得被這麼多人維護。

就在這時,薛總助興高采烈地跑過來,邊跑邊說:「董事長,慕小姐,已經談好了。」

他一抬眼,卻看到相擁的兩個人,頓時背過了身去。

來的不是時候啊……

慕夏連忙推開夜司爵,乾咳一聲,對薛總助說:「都談好了?」

薛總助點點頭,轉過身道:「一年二十萬的租金,我給您壓到了十五萬。」

慕夏微一頷首,道:「那就從今天開始裝修。這個店面本來就是做餐飲的,格局也不需要大改,軟裝改一改就行了。速度快的話,兩周就能完工。」

夜司爵跟著點了下頭,詢問道:「真的不要夜氏集團旗下商場的店面?不收你租金。」

慕夏搖搖頭道:「我已經決定了,晚月餐廳就做中端的中餐,價格不能高,所以放在這片四合院區做就行。這條街都是做餐飲的,平時流量不比商場少。住的都是土生土長的京都人,如果口碑能從他們嘴裡做出來,再開第三家就簡單多了。」

「嗯。」夜司爵神情溫和:「不愧是S集團的董事長,比我有眼光。」

「哪有……只是你希望我做高端中餐,我們定位不同而已。如果做高端的、價格高的,自然是要放在商場的。」

華國的餐飲不比咖啡、奶茶等東西,她既然要在最短時間內開一百家分店,以此給石淑珍證明自己的價值,那定位就不能太曲高和寡,要接地氣,這才能包攬下最大的市場。

她接過薛總助手裡的合同,確認無誤后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從今天開始,晚月餐廳,終於有第一家分店了。

慕夏收好合同轉向夜司爵道:「店鋪找好了,你不用再陪我了,我去一趟慕氏集團科技部,你也去忙吧。陪了我一個上午,我聽著你的手機鈴聲一直響,肯定很多事等著你回去處理。」

「嗯,那我先把你送到慕氏集團。」

「好。」

……

另一邊。

京都大學和豆子一家一起幫慕夏發聲之後,慕夏的粉絲們也沒閑著。

一個微博粉絲只有一千多個的經濟博主,怎麼就突然能擠上熱搜前五呢?

這熱搜上的,明眼人看了就知道很奇怪。

所以粉絲們在群里一討論,紛紛去找那些黑慕夏黑的特別狠的評論。

粉絲們也不是吃素的,很快順著這些賬號扒到了慕山海。

「原來是這傢伙買的熱搜!看來是想趁著我女神剛接手公司,想搞事情,藉機謀取利益。」

「可惡!欺負我女神沒後台,我們就是女神的後台!以後這些妖魔鬼怪要是再欺負我女神,我直接去慕氏集團門口堵人!」

「堵人加一!慕山海董事做個人吧,否則我叫你做不了人!」 下午南頌的醫療團隊便趕到了市立醫院,院方表示隆重歡迎,那排場比市長親自駕臨都要大。

實習醫生們進手術之前被院長親自再三叮囑,「Grace醫生脾氣大,多看少說話,不該問的別問,知道嗎?」

眾人小雞啄米一般點點頭,既緊張又期待。

喻晉文聽著院長對南頌的評價,不禁想起之前她給他做過的兩次大手術。

一次是四年前他出車禍,一次是一年前他被人用棍子擊中後腦勺留下了血塊,都是性命攸關的時候。

兩次,都是南頌給他做的手術,將他從鬼門關撈了回來。

有時候他就在想,自己怎麼這麼好命啊,能夠遇到小頌這麼好的女孩,真是幾輩子修來的福分。

夏侯和夏母在手術室外焦灼地等待著,喻晉文也安靜地坐在長椅上,等著南頌出來。

雖然南頌是給人做手術的那一個,但他還是替她感到緊張。

醫生真的是世界上最偉大的職業,救死扶傷,能夠成為一名大大夫又是多麼不容易的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