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個綠油油的傢伙立刻齊齊的看向毒仙兒。

珍月蓮目光一掃,立刻看到了葉無鋒,以及躲在他背後,伸著小腦袋偷偷向外看的毒仙兒。 「還躲什麼?出來吧,我已經看到你了,不出所料,果然是你這個小搗蛋鬼,也就是你敢在『珍饈園』無法無天。」珍掌柜一臉的苦笑。

「哎呀,珍姨好,仙兒這廂有禮了。」毒仙兒笑嘻嘻的跳出來,有模有樣的施了一禮。

「咯咯~,人見人怕的小魔女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禮貌了?」珍月蓮不禁調侃道。

「呵呵,仙兒長大了,自然懂事了,已經不會到處闖禍了。」小丫頭一副我是淑女的樣子。

珍月蓮掃視了一眼在場那些食客,一個個躲得要多遠有多遠,目光閃閃躲躲的瞄著毒仙兒。

「不闖禍?還真沒看出來。」

「你啊,到哪禍禍不行跑我的地盤上來,上次就因為一個客人瞪了你一眼,你就把一層的客人全部弄的拉肚子,整整折騰了他們一個星期,害的珍饈園接到無數的投訴,還以為我們的食物有什麼問題。」珍月蓮洒然說道。

「哼,誰讓那個瞪我的人長的那麼丑,影響了本姑娘的食慾。」毒仙兒理直氣壯的說。

「還好,這個毒裡面沒有含有魂毒,要是真的讓客人徹底的死在我們珍饈園的話,那我就只好找你的奶奶好好理論理論了,看來的確是長大了,下手留了分寸。」珍掌柜也是鬆了口氣,要是讓客人在珍饈園死掉這種事傳出去,那對聲譽的影響可是非常不好。

「嘶~,這還叫有分寸?」那些躲在牆角的客人臉都綠了,大家也不傻,到了這個時候基本上也猜出了這個小丫頭的身份,畢竟天底下這麼小小年紀下毒又如此厲害的小姑娘也就這麼一個,毒神老祖的寶貝孫女毒仙兒,真正的鬼見愁啊。

毒仙兒則是揪著衣裳的一角,好像收到了什麼誇獎,害羞的扭捏起來。

珍月蓮臉色發黑,「這可不是誇你,扭什麼扭啊?還不快點過來,把這幾個綠了吧唧的東西給我恢復了。」

毒仙兒撇著小嘴走了出去,小聲的嘀咕,「哼,凶什麼凶?早晚有一天本姑娘研製出能夠對付聖者的毒藥,要你好看。」

「什麼?你嘀嘀咕咕說什麼呢?」

「沒什麼,我說你長得好看。」

「那還差不多,還有,以後不要叫我珍姨了,叫月蓮姐。」

「切~,裝嫩。」

「你說什麼?」

毒仙兒不由得小臉蛋一僵,隨後馬上變成十分可愛的樣子,甜甜的叫了一聲,「月蓮姐~」

「好了,快點解毒吧,再這麼拖拖拉拉下去的話,這幾個人就要完蛋了。」珍月蓮臉色一正,肅然說道。

「哦,馬上。」毒仙兒小手一揮,一道綠光竄了出來。

「小乖,開飯了。」

「波唧——」一隻小腿高的綠色小豬跳了出來,親熱的拱著小丫頭的小腳丫。

「咯咯~,小乖別鬧,好癢。」毒仙兒發出一陣銀鈴般的笑聲。

「小乖,吃飯了。」小丫頭向著那些毒霧一指。

綠色小豬頓時兩隻小眼睛瞪得溜圓,嘴巴張的大大的,隱約可以看見豬嘴之中出現了一個螺旋的漩渦,深不見底,就像一個黑洞一樣,一股超強的吸力從中射出。

瞬間那些中了毒的皇者身上射出一條條的綠色絲線,順著吸力的方向涌了過去,珍月蓮手上托著的毒球也如一個發射出去的炮彈一樣飛了過去。

「啊嗚——」,小豬嘴巴一合,全部的毒霧吞了進去,一臉與猶未盡的看著毒仙兒,小尾巴不停地搖啊搖的,擺明是沒有吃飽。

「真是個貪吃的傢伙。」毒仙兒笑眯眯的雙眼如同彎彎的月牙一般,又拿出了一顆綠色的丹藥,對著小豬扔了過去。

「啊嗚——」小豬一口吃下,臉上露出一副陶醉的神色。

「好了,沒你的事了,回去吧。」小丫頭小手一揮把小豬收了起來。

珍月蓮雙眸盯著小豬,眉頭緊鎖,陷入思考之中,突然嬌軀一震,神色大變,「這是『天毒神獸』的幼獸,小丫頭你竟然收服了它?你竟然敢收服它?」

「嘻嘻——,小乖可是很厲害的。」毒仙兒得意洋洋的說道。

「你奶奶竟然會同意此事,難道她不知道天毒神獸的危險性嗎?」珍月蓮語氣轉冷,緊緊地盯著小丫頭。

毒仙兒小腦袋向後一縮,弱弱的說道:「小乖很乖的,一點都不危險。」

「現在它還小,當然不危險,等它長大了可就不得了了,而且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人能夠成功收服天毒神獸,每一個試圖收服它的主人最終的下場就是神獸反噬而死,天毒神獸是會噬主的。」珍月蓮語帶擔心。

「不會的,小乖和我的關係好著呢,而且奶奶說了,只要我可以給小乖一直持續不斷的提供不同花樣的毒,就完全不會有問題的。」毒仙兒非常自信的說道。

珍月蓮一下就愣住了,「你知道這個問題還敢養?諸天萬界毒物種類數不勝數,可是無論再多也是有數的,總有一天會無法滿足它的胃口,到時你就危險了。」

「嘻嘻,月蓮姐,你就放心吧,我可是史上最強的制毒天才,這點小事難不住我的。」毒仙兒一點也不擔心。

「哎,隨你吧,希望你能成功,成為第一個成功收服天毒神獸的人。」看到小丫頭自信滿滿,珍月蓮也就不再說什麼了。

「月蓮姐,那隻小豬真的這麼厲害嗎?」葉無鋒好奇的問道。

「現在還是幼獸,不算厲害,但是一旦成年之後那可就厲害了,以前有一個星域叫做天都星域,有一隻天毒神獸路過那裡,相中了這個地方,於是就散發出無邊的毒氣,把整個星域得環境都改變成了自己喜歡的樣子,一個個的星球全部變成了毒星,星域之中百分之九十九的生靈都死了,只有百分之一的適應性極強的生靈活了下來,也變異成為各種毒物,那時它還只是一個聖者,卻能夠將一域的生靈全部毒翻,其中還包括了修為在它之上的尊者,根本就毫無抵抗之力,那時天都星域存在著三個帝級的守護者,三人怒火衝天,聯手殺來想要抹殺這隻神獸,結果連天毒神獸周圍萬里範圍都沒能進去,就全部中毒,只好倉皇的逃出這個星域,天毒神獸一戰成名,這個星域隨之也就改名為天毒星域。」珍月蓮心有餘悸的說道。

「我擦,好強啊,聖者竟然可以打敗大帝?」大少也被震暈了,大帝的威力他可是在靈卡捲軸里見過,風舞大帝那恐怖的一擊可是厲害的不要不要的,一擊滅了一個黑暗星域,真的看不出來那麼一隻可愛的小豬,竟然是這麼厲害的一個物種。

「有些東西的強大根本不能以修為來決定,就像天毒神獸的毒,根本就不能以常理度之,大帝又怎麼樣?一旦中了無法解的毒一樣傻眼,後面還有更誇張的,由於天毒神獸過於強大,強大到對天道產生了威脅,於是出現了一隻滅域級別的天罰之眼,想要滅殺天毒神獸,結果別人一口毒霧噴出,一下就把天罰之眼給毒翻了,從那以後天罰之眼再也不敢出現在它的面前,就連後來它晉級成為尊者、大帝的時候,本該出現的雷劫都未曾出現。」

「好,好厲害,連天道都屈服了,它在聖者的時候都如此厲害,那它成為大帝之後豈不是天下無敵,橫掃諸天?」大少激動地問道。

「恩,說到實力方面它可能真的是天下無敵,不過好在天毒神獸生性懶惰,幾萬年來除了吃就是睡,在它的安樂窩裡從不主動出來走動,所以諸天還是安全的。」珍月蓮慶幸的說道。

就在此時,蟲爺傳音過來,「哼,那隻小豬我倒是聽過,的確是很強,不過說到天下無敵倒也未必,世間萬物相生相剋,一物降一物,至少我們蟲族之中就有好幾種是不怕毒的,天毒星域里最多的生靈就是蟲子了,其次就是植物類的,很多的種植物都可以在劇毒的環境中生長,你體內的世界樹更是不怕毒的。」

「真的嗎?那豈不是天毒神獸也不是我的對手。」大少頓時激動起來。

「嘿嘿,只是毒不死你而已,實力的差距沒辦法,大帝啊,估計也不用毒,只是瞪你一眼,你就死掉了。」蟲爺嗤笑道。

「好了,問題已經解決了,你們給我老老實實的吃飯吧,不許再惹事了。」珍月蓮扭頭就要離去。

身形突然一頓,臉上露出的苦笑之色,因為她看見,即使是毒霧已經完全解決了,也沒有一個人敢重新回到座位之上,開玩笑,在這麼恐怖的毒仙兒附近,誰能,誰敢安心的吃東西,甚至有些還一口菜都沒有吃的人都已經開始貼著牆邊向著出口溜去,這是準備提前離場了。

「哎,罷了,你們幾個還是隨著我去其他地方吃飯吧,繼續留你們在這裡的話,其他的客人全都該跑了。」隨後珍月蓮袍袖一揮,帶著葉無鋒幾個人消失在了原地。

看到珍饈園掌柜的帶走這幾個煞星,食客們開始陸陸續續的回到原來的座位,滿桌子的菜肴雖然大家都知道並沒有毒,可是也沒一個人敢吃,不約而同把服務員叫過來,重新再點了一份。

又過了一會兒,場內又恢復了正常,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吱呀——」大門打開,六個人被不由分說的推了進去,葉無鋒抬頭觀看,只看見三個絕世美女正在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們。

「嘻嘻~,阿蓮,你怎麼把這幾個麻煩的傢伙給帶過來了?」其中一個身著火鳳華裳的美女笑嘻嘻的說道。

「哼,我也沒辦法啊,這幾個傢伙無論放在哪一層都不讓人省心,還是放在眼皮底下安心一些。」珍月蓮無奈的說道,隨後拉出一把椅子毫無形狀的半躺在那裡。

葉無鋒疑惑的看著那個火鳳華裳的美女,好眼熟啊,好像在哪見過啊。

「哼,看什麼看?才分開沒多久就不認識了?」少女美眸一瞪,氣勢洶洶的說道。

「啊——,你是飛飛姐,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大少一下認了出來,正是鳳飛聖者,只是樣子變化有點大。

「哼,這才是本姑娘真正的樣子,怎麼樣?是不是美呆了?快給姐姐流出點鼻血看看。」鳳飛得意洋洋的說道。

「好了,你們幾個都坐下吧,這是珍饈樓四層包間,一般是只有聖者才能享受的待遇,這次算是便宜你們了。」

幾人立刻各自落座。

「我們人到了這裡,那我點的那些酒菜怎麼辦?」錢胖子隨口問道。

「已經打過招呼了,自然會送到這裡。」珍月蓮懶懶的回答。

「月蓮姐,你還沒有介紹這幾位美女姐姐都是何人呢!」毒仙兒一副好奇的樣子。

「好,那我就挨個介紹一下,都是姐姐我的閨中摯友。」

「這一位是鳳飛聖者,火鳳一族的聖者,你們就叫飛飛姐好了。」

「飛飛姐好!」幾人一起施禮,掉到聖者窩裡了,幾個搗蛋鬼一個比一個老實。

「這一位是青琳聖者,青鸞一族的聖者,你們就叫青兒姐吧。」珍月蓮手指指向一個青衫翠裙,彷彿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超然仙子。

「青兒姐好!」

「這一位是九炎聖者,金烏一族的聖者,你們就叫嫣兒姐吧。」她隨後指向了臉色蒼白的紅杉仙子。

「嫣兒姐好!」

見禮完畢之後,葉無鋒若有所思,覺得有種熟悉的感覺。

「嘻嘻~,是不是覺得有點熟悉的感覺啊?」鳳飛嘻嘻一笑。

「聽說你把我的翎羽煉製成了神器,可否拿出來看上一看?」青琳聖者淡淡的笑道。

「啊——」,葉無鋒一下想起來了,自己煉製神器風舞凌雲雙翼所用到的材料正是一位青鸞晉級聖者所褪下的翎羽,想必這些翎羽的主人正是眼前的這位青琳聖者了。

「原來如此,飛飛姐送給我的神級翎羽原來是青兒姐所有,我這就拿出來。」大少猛地背部一震。

「風舞凌雲雙翼,出」

「嗡——」,一張巨大的青色羽翼出現在葉無鋒的背後,青色翎羽晶瑩通透,層層疊疊合成一體,其上銘刻的玄奧銘文若隱若現,神光流轉不息韻味十足,上下輕輕地拍動真是美輪美奐。

「啊——」,就連青琳聖者也被驚呆了,自己那些不要的翎羽竟然可以變得如此美麗,從外觀上看起來甚至不下於自己現在的聖者級別的羽翼。

「恩,很是不錯,沒有辱沒我們青鸞一族的風采。」青琳聖者滿意的點了點頭。

「啊~,這是什麼?好漂亮啊。」毒仙兒誇張的叫了起來,月牙般的美目閃爍著一個又一個的小星星。

「嗡——」錢胖子和蠻熊互相看了一眼,齊齊的把自己背後的羽翼展開,樣子得意無比。

「啊~,怎麼你們也有啊?大哥,你,你偏心!」毒仙兒小嘴撅的老高,幽怨的看著葉無鋒,一副要哭的樣子。

「咳咳~,當然給仙兒準備的也有,小神棍和戰狂的也有,只不過剛剛見面就發生那樣的事情,大哥我還沒來得及拿出來。」大少趕快拿出三個翅膀。

「嘻嘻,我就知道大哥不會忘了仙兒的。」小丫頭開心的接過翅膀,立刻煉化,背後青色雙翼展開,浮在空中咯咯直笑,真的好像一隻快樂的精靈小蘿莉。

「咯咯~,見到弟弟妹妹們有禮物送,那麼見到姐姐是不是也該表示表示啊?」珍月蓮眼眸也是緊緊地盯著青色雙翅,十分喜歡的樣子。實力到了聖者級別,這種偽神器的用處已經不是很大了,但是也架不住它漂亮啊,作為女人,對於美麗的事物天生的喜愛,毫無免疫力,修為再高也是一樣的。

大少二話不說又拿出了三個翅膀送了出去,臉上不顯,可是心裡卻一陣陣的肉疼,短短一天就送出去這麼多了,而且其中的這四個聖者擺明了是湊熱鬧的。

幾個聖者姐姐可是一點都沒有推辭,甚至連客氣一下都沒有,直接就高興地接了過去。

「姐姐們喜歡就好,這幾個小玩意只是偽神器,還望不要嫌棄。」大少這話說的倒是真的,當初第一次見到鳳飛聖者的時候,人家從血族手中搶下來的神劍,毫不在意就送給了自己,人家連神器都不在意,更別說只是一個偽神器了。

「這就是偽神器啊,聽說過還真沒見過,不過我看你這偽神器的品質已經並不比神器差了,為何不直接製作神器?難道是害怕無法度過雷劫?」青琳聖者好奇的問道。

「到不是這個原因,主要是我手上沒有領悟域境的器靈賦予,所以除了我身上的風舞凌雲雙翼以外,其他的都是偽神器。」大少無奈的說道。

「原來如此,能夠領悟出域境的器靈的確十分罕見,一般器靈獲取域境的方法有兩種,第一種是機緣巧合,意外領悟出域境;另一種是時間,只要器靈經歷的時間足夠長,自然而然就會領悟出域境。」

「你這個神器的器靈是一個年紀不大的風精靈應該是通過第一種途徑領悟出的域境,所以說你的運氣還真是很不錯的。」

「恩,她叫風舞,是一個很堅強、很有勇氣的小傢伙。」大少很是自豪的說道,他想到了第一次和小風舞相遇的時候,風舞忍者眼淚不斷的重複說著:「我不是廢物,我不是廢物。」,她的堅強、執著,還有一絲的同病相憐打動了自己,得到了自己的認可,最終成就了這件神器。

聽到了主人的誇獎,小風舞也從神器之中飄了出來,親昵的蹭著葉無鋒的臉蛋。

葉無鋒目光轉向九炎聖者,「難道嫣兒姐就是飛飛姐所說的好姐妹,金烏一族的聖者帝嫣兒?」

「恩,你猜的不錯,我就是帝嫣兒。」帝嫣兒微微一笑。

「飛飛姐好厲害,這麼快就成功了。」大少不由得一愣,他本以為這種事怎麼也要好幾年的時間。

「嘿嘿,那是當然了,也不看我是誰?這段時間本姑娘回了一趟族地,取了一截梧桐神樹的枝幹,給嫣兒妹妹重塑了聖驅,當然你的青木靈氣也起了很大的作用。」鳳飛傲嬌的說道。

「不過嫣兒姐看起來還是有些虛弱啊。」看著帝嫣兒蒼白的臉色,葉無鋒不由得問道。

「恩,剛復活沒多久,現在身體和精神都虛弱得很。」帝嫣兒面露坦然之色。

大少頷首想了想,隨後遞出一個儲物戒,偷偷在其中打入了一百道青木靈氣,「那我再送給嫣兒姐一個小禮物,祝姐姐早日復原。」

帝嫣兒笑著接了過來,不是很在意的往裡看了看,「謝弟弟吉言,我……」,聲音戛然而止,青木靈氣,竟然是一百道的青木靈氣,這種稀罕的東西這個剛剛認下的弟弟竟然一下就送來了這麼多,有了這些青木靈氣,自己很快就可以度過虛弱期,恢復巔峰,對於自己現在這個狀態,這可真的是一份大禮啊。

看著帝嫣兒突然變得無比驚喜的表情,鳳飛忍不住問道:「又送了什麼好東西?嫣兒你高興成這樣。」說完她伸手就想搶過來看看。

「就是你為了復活我而使用的東西。」帝嫣兒把手一縮,把儲物戒收了起來。

鳳飛不由得楞了一下,突然一個閃身出現在葉無鋒的身邊,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你這個壞小子竟然敢騙我,上次不是說全給我了嗎?怎麼現在又有了?」

「疼、疼、疼。」大少呲牙咧嘴誇張的喊道。

「哼,知道疼就好,下次再敢騙我的話,定叫你好看。」鳳飛倒也沒有繼續追問下去。

「呵呵,你的禮物姐姐收下了,可是也不會佔你的便宜,說說看,有什麼需要的東西沒有?」珍月蓮笑眯眯的說道。

葉無鋒眼睛頓時一亮,聖者的禮物啊,每一個聖者可都是富得流油,這可得好好想一想。

看到大少眼睛咕嚕嚕不停地直轉,就差把口水流下來了,四個仙子不由得捂住小嘴嗤嗤直笑。

很快的,大少做出了決定,「我需要煉製一個日屬性的神器,還差一個領悟了域境的器靈,不知道姐姐們有沒有?」

「噗嗤——」,看著葉無鋒一臉希翼的樣子,鳳飛幾人頓時就樂了。

「你還真是問對人了,諸天萬界所有的太陽都是由金烏一族掌管。」珍月蓮笑眯眯的說道。

「恩,這事簡單,我這就回去給你弄一個。」帝嫣兒說完之後瞬間就消失在原地。 時間不長,紅光一閃,帝嫣兒重新出現。

「這麼快?不是說領悟出域境的器靈很難見嗎?」葉無鋒疑惑的問道。

「呵呵,剛才不是已經說了嗎,只要器靈存在的時間足夠長,領悟出域境那是自然而然的,諸天萬界那麼多的太陽,哪一個不是存在了千萬年的?其中誕生出領悟出域境的太陽精靈多的是。」珍月蓮笑眯眯的說道。

「給你。」帝嫣兒玉手一抬,一隻散發烈陽一般強光的三足金烏飛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