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雲凝心中的想法。

只可惜,葉封對於感情實在是太過一竅不通。

伸出手來,葉封勾起手指,彈了雲凝的額頭一下,笑着說道:“別怕,有我在,沒人能欺負你。”

說着,手順勢向下,拉住了雲凝的手。

這個廣場上,他所熟悉的人,司鴻被墨臺放在了遠離這的地方,墨臺自是不用他擔心。那就只有雲凝了,這個曾經支持過,幫助過自己的人,葉封把他當朋友。

在葉封眼中,朋友就是親人。

感受到葉封的動手,雲凝身體一僵,但是卻沒有掙脫葉封的手,任由葉封拉着。

在這種場合下,滿地的鮮血中,葉封就這麼一手持着斧頭架在龍天際的脖頸上,一手拉着雲凝。面對着場中的所有人!

這種感覺,讓墨臺都是一聲讚歎。

這小子,這份承擔,相當的不錯啊!墨臺心裏暗想。

不過其實葉封也頗爲頭疼,眼下這種局面,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了。若是就他和墨臺,那殺了就是。

可是學院這麼多人,殺了對方肯定會全力攻來。若是不殺,對方也不可能會放棄呀。

有些頭疼的搖了搖頭,無奈之下,葉封只好把目光投向了一直置身事外的墨臺。

那眼神,意思很明確。

老頭子,我已經做到這一地步,該你出場了吧,你徒弟我可扛不住了啊。

看到葉封這無奈的表情,雲凝也是抿嘴一笑。 見到葉封這突然望過來的眼神,墨臺也是一愣,哭笑不得的看着葉封那無奈的表情。


只是還未笑出聲來,突然整個人像是想起來什麼。

雙眼突然睜大。

驚駭的突然向着葉封急速的跑去,着急的大喊道:“快,閃開!”

第一次看到墨臺這樣,即使明明處於一個不能鬆手的境地,葉封還是毫不猶豫的選擇了相信。

左腳蹬地,飛射般的離開了原地。

而就在葉封剛剛離開的剎那,原地突然出現了一個六角光芒,在龍天際驚喜的目光中。

光芒變得越來越璀璨,一道身影漸漸的凝實而出,這道身影出現的時候似乎還有些迷惘。轉頭看了看,似乎意識才清醒過來。

二話不說的就是一掌拍在在龍天際的身上,龍天際吐血倒射而出。但是嚴重卻是充滿了驚喜。

“小畜生,就憑你也想和我龍家鬥。”這種死後餘生的感覺,令龍天際放肆的大笑了起來。囂張的看着葉封,渾然忘了自己之前是有多麼懦弱。

“轟!”

可是,就在下一刻,囂張的聲音瞬間靜止。龍天際似乎忘記了陣法外的一個人。而他又正好處在這個人趕來的路線上。

墨臺突然想到之前那種波動正是一種類似召喚的感覺,而老嫗若是姚召喚什麼人,不用想也知道是出現在葉封身邊。所以這才如此的驚恐。

迅速的向着葉封這邊趕來,正好龍天際又是向着他這邊飛來。當然不會吝嗇的直接出手解決。

迅捷的伸出右手,直接從龍天際的身後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順着身體的衝勢,接着龍天際的身體,一路向着陣法衝來。

直到以一種震撼的姿勢,轟的一聲,將龍天際撞在了陣法上。

一陣骨骼碎裂聲,龍天際的腦袋弱弱的垂落了下來。便是全身的骨骼都是震盪的移位開來。

“我徒弟都說了不喜歡別人喊他小畜生,你沒有聽到嗎?”直到此時,墨臺的話語才傳到了衆人的耳朵中。

看到這形勢突然的變化,衆人都是有些反應不過來。只有老嫗像是瘋了一樣,整個人都是驚恐起來。

她雖然實力比龍天際要強,但是不說龍天際這個年紀就已經逼近了他,別忘了,她姓的不是龍。而龍天際卻是實實在在的嫡系血脈。

她可以不給龍天際的面子,可以指責龍天際,但是卻不能讓龍天際在她的面前死去,這種代價,她承受不起!

尤其是龍天際還是某位大人物的兒子,想到這裏,渾身都是顫抖起來。

“混蛋,我要殺了你。”老嫗什麼也不說,就是寒聲向着墨臺衝了過來。

“退下。”這時,一道霸氣的聲音出現了場中。

僅僅是這麼兩個字而已,卻讓整個廣場都是寂靜了下來。

站在學院外的那幾人,瞳孔一陣收縮,驚懼的看着發出這道聲音的人。

老嫗頓時停止了自己的動作,墨臺也是被這道聲音一驚,循着聲音望去。

那個之前出現在場中的人,身穿一身金色服裝,若一位人皇巡視般,霸道睥睨的眼神。

那種似乎整個天地都不在他眼中的氣勢,瞬間充滿全場。

當這道身影轉過身來的時候,老嫗方纔一聲驚叫出聲,畢恭畢敬的道:“老身糊塗,不知是族主降臨,還請族主責罰。”

本來以老嫗的身份,即使是召喚支援,也是隻能最多可以召喚到一些戰鬥長老的支援,這就是天大的運氣了。

可是沒想到,這次他竟然會將族主拉了過來,怎麼能不讓他驚恐。別說是他,就是龍天際這個嫡系,也是沒有這個資格啊。

若不是曾經有幸見過族主,只怕她都要以爲自己的符籙出現了問題。

“此事與你無關,是我恰好在距離此地處,感覺到我族求援波動,也就順便過來看看。退下吧。”那道人影,也沒有在意老嫗,只是向着墨臺看去。

“是,老身這就退下。”老嫗惶恐的退下,一招手間,那些黑衣人也是收起武器,跟着老嫗站到一邊看着。

那道人影似乎有些不順暢的感覺,凝神一會兒,突然伸手在空中一把抓過,之前此地發生的種種事情就如放映般一一閃現在了人影的面前。

見到人影這一手,所有人都是雙目瞪的溜圓,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東西。

“時光追溯?竟然是時光追溯!”墨臺也是首次的驚呼出聲。

那道人影轉頭看向墨臺,似乎對於墨臺能夠認出來,有些驚訝。

雙目射出一道金光,直接穿透陣法,向着墨臺照去。

似乎知道自己躲不過去,墨臺也不反抗,有些苦澀的任由金光照在自己的身上。

人影目光一凝,首次有了些許表情,若有深意的道:“沒想到,在這種地方竟然還能讓我遇到墨家的人。”

有些微微皺着眉頭想了一會,說道:“若是我沒有猜錯,你應該就是那個多年前被墨家那件事逐出家族的子弟吧?”

人影似乎對於墨臺頗爲感興趣,對着墨臺多說了幾句。

似乎不願意提及此事,墨臺只是神色有些難看,並沒有接話。

“我在問你。”人影緩緩道出,僅僅是四個字而已,卻是令場中一些學員撲通的跪倒在了地上。

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 。顯然是首當其衝,也是有些難以承受。

見到這一幕,葉封雙目寒光一閃,雙拳陡然握緊,但是還是冷靜的沒有上前說話。觀看着局勢的發展。對於這個突然出現的人影,見到他這種驚天的神通,葉封也是暗捏了一把汗。爲墨臺緊張起來。

感覺到葉封的心情,雲凝伸出手拉着葉封的手,悄悄使了使勁,似乎是怕葉封貿然衝動的衝出去。

察覺到雲凝的動作,葉封轉頭對着雲凝微微一笑,也沒心情說話,轉過頭來,凝神看着場中。

感受到人影的威壓,墨臺咬牙說道:“我選擇不回答!”

人影輕聲一笑,似乎有越發起了點興趣。看着墨臺譏笑道:“或許,由不得你。”

說完突然轉身看向葉封,笑道:“你是外面那個人的徒弟?”

看到人影轉向葉封,墨臺之前還有些從容的神情,再也不復存在。雙腿陡然繃緊,緊張的看着。

察覺到墨臺身體的變化,人影輕蔑的一笑。

“是,我就是墨師的弟子。”因爲人影對待墨臺的態度,雖然對於人影這種駭人的實力有些震驚,但是葉封還是不願意彎腰低頭。挺着腰板,傲然的說道。

人影似乎也不在意,接着說道:“就是你以我龍家族人的生命,威脅我龍家人?”

“是有怎樣?”葉封依舊傲然的看着人影說道,毫不退縮。

邊上的雲凝有心拉葉封一把,但是終究還是選擇了沒動。葉封做什麼她都願意去支持,她不想自己影響到葉封。即使是這麼輕微。

只是手心中卻是不由自主的出了些冷汗。

感到手中雲凝那小巧的手在微微的顫抖,葉封轉頭燦爛的一笑,說道:“傻子,別怕。有我在。”


雲凝身體一顫,感受到葉封那張毫不做作的暖意,整個人都是說不出來的感受。

遠在學院外的那個少婦模樣的人,卻是有些好笑的看着這一幕。

似乎對於平日那個在自己面前嘰嘰喳喳的少女,此時在葉封身邊如此的嬌羞,有些驚異。

不由暗歎一聲。

“放肆,族主問你,你哪有資格廢話!”老嫗這時也是厲聲對着葉封喊道。

人影只是靜靜的看着葉封,葉封擡起頭來,看來老嫗一眼,說道:“到底是誰放肆,我在和你們族主說話,哪來你說話的份?”

老嫗臉色一窒,雖然憤怒,但還是沒敢多言。

人影這時突然有些玩味的道:“哦,能怎麼樣?一隻螻蟻般的存在,也敢如此放肆。是你太幼稚,還是真有這個實力呢?”

說到這裏,人影似也是懶得和葉封廢話,直接就是一手向前抓去,一隻大手幻化而出。迅速的向着葉封抓來。

“不要對我徒兒出手!”墨臺看到人影突然二話不說的對葉封出手,有些驚怒的喊道。“以你的身份,對一個孩子出手,是不是太過掉價?”

可是人影卻是不理墨臺,依舊向着葉封抓取,葉封鬆開雲凝手,將雲凝推到一邊,拎起斧頭就向前劈砍而去。

那道光化的大手竟然微微波動了一下。


“咦。”人影似乎十分吃驚,“沒想到你小小年紀竟然能夠劈出這樣的一斧。有點意思。難怪以墨家人的高傲竟然會收你爲徒。”

葉封的這一斧,雖然其他人看不出來什麼,但是不代表這道人影看不出來。

而此時人影也是徹底的凝實了起來,一張威嚴的臉孔顯現在衆人眼前,俊朗無比的五官,頭戴一頂龍冠狀的飾物,宛如一個君臨天下的帝王。

那種長久處於高位的氣勢,自然的散發開來。

而葉封終究是實力不夠,雖然那一招有些門道,還是被男子一把抓在了空中。

見到這一幕,墨臺之前一直頹廢渾濁的雙眼,瞬間的血紅了起來。 男子似乎也是不想直接對葉封動手,現身後,只是抓着葉封並沒有再動作。

只是哪怕葉封再努力掙扎,也是不能掙開困住自己的大手。

雲凝驚呼一聲,向着大手躍起,想將葉封救出,只是龍丘偉此時卻一個閃身,擋在了他的面前。將其逼退。

見到龍丘偉對雲凝出手,葉封心裏卻突然好像刺痛了一下,憤怒的盯着龍丘偉。

正在盯着雲凝的龍丘偉,察覺到這股驚人的殺氣,回頭向着葉封看去。

但是爲了在男子面前表現自己,卻還是站在那擋着雲凝的動作。

被龍丘偉擊退,雲凝一口鮮血噴出,她又豈會是龍丘偉的對手。但還是堅持着向着這邊衝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