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直接被鬼谷子去掉,以他們現在的關係,根本就不可能停戰,除非是某一方實在是頂不住了。

思來想去,還是只有一種方法最好。

那就是…將暗黑公會所謂的NPC全部殺的乾乾淨淨,然後在亞龍城鎮的廣大玩家面前樹立起威望。

等那時候,綠竹林在擴招玩家,讓實力更上一層樓。

而後鬼谷子立刻下令下去。

將露天礦場圍堵的死死,此外還將原本的死亡補貼提升了1.5倍,好讓公會的玩家沒有後顧之憂。

這樣需要的資金是龐大的,但也是當前最好的解決方法。

「嘖嘖,還真是下了血本啊。」

看着鬼谷子一系列行動,鳳兒與猩紅月神二人就跟個看熱鬧的人似的,在桌子邊上搖頭苦笑着。

另外一邊。

在人群的目光之中,暗黑公會的團隊如今已經突破了150,這個數量算的是上相當強大的力量。

雖然隊伍中的怪物實力參差不齊,但凝聚起來也是不容小視的戰鬥力。

「有意思。」

這時,秦昊停下步伐,望着道路龐大樹后躲著的一個玩家。

這個玩家正是暗黑公會為數不多的玩家『雨欣』,她躲在樹后似乎是在觀察着什麼,等看見秦昊發現了她之後也絲毫沒有隱匿,而是直接蹦了出來。

「會長~這都被你發現了。」

「你在這裏幹嘛?」

秦昊笑着問道。

現在公會內都開始動員準備去干架了,這個傢伙居然還躲在暗處不知道在搗鼓些什麼玩意。

「嘻嘻,我這不是在寫報道嘛。」

雨欣調皮的挑眉,而後又笑問道:「話說會長這次你有沒有信心啊,要不要我幫你宣傳宣傳!」

說起來。

她的粉絲可算是不少,每天販賣出去的遊戲報紙都超過幾十萬,十分的暢銷。

「呵呵。」

聞言,秦昊苦笑一聲說道:「不需要,別抹黑我就行。」

「喂!」

聽見這話雨欣可就不樂意了,糾正道:「我可是一個有職業素養的記者,可不會為了熱度去抹黑別人。」

「而且你也是知道的,我的報紙那麼暢銷就是因為公正!」

「….」

對此,秦昊也只是不失尷尬而又禮貌的一笑。

現在可不是跟她嘮嗑這個的時候,還是得去繼續收集怪物大軍,然後找綠竹林的麻煩。

現在晃晃悠悠差不多圍着亞龍城鎮繞了半圈。

期間只要是臣服的怪物統統接納,而不屈服的則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化為秦昊的經驗。

畢竟…

當時在星界之中本來也就快升級了,最後被綠竹林打斷節奏。

不過在主世界中,能夠刷級的怪物也不算少,加上精丸的幫助,升級速度還算是馬馬虎虎。

十分鐘之後。

秦昊隨手一劍將不跟屈服的小怪秒殺之後,一道金光立刻從身周亮起。

「終於升級了。」

他苦笑一聲,然後打開屬性面板:

【角色綁定:秦昊】

【角色:骷髏戰士】

【種族:亡靈】

【等級:25(2470/12000000)】

【品質:5星,迅捷的,勇猛無畏,附加特性,力量增加150%,移動速度增加50%,穿刺增加5。】

【力量:616】

【敏捷:178】

【體力:147】

【攻擊力:物732-861/魔攻176-245】

【防禦:物防522/魔防211】

【生命值:8000】

【天賦:死亡降臨,提升20%暴擊率,提升50%暴擊傷害,50%幾率3倍暴擊傷害】

【天賦進化碎片:0/100(5星)】

【品質進化點:0/100(5星)】

【聲望值:31101(滔天罪行)】

【親密角色:沐清水(好感度:5500)】

【巨牙:???】

….

等級提升之後的屬性自然不會太多,主要是現在秦昊能夠不使用藥劑就能拿起天叢雲劍,這算是節省了一個步驟。

此外,還有就是秦昊現在將隊伍劃分成了三個部分。

一個無所謂的團隊,組成的小怪幾乎都是剛剛招收進來的,這個群體在於綠竹林的對戰中,無疑就是炮灰。

主要為了分散綠竹林的輸出,好讓其他兩個團隊趁機行動。

第二個則是魅所帶領的精英怪和哥布林團隊,負責最主力的輸出。

第三則是沐清水一個人,一人則是一個團隊。

最後秦昊打算的是由他自己單獨進入露天礦場,然後來個裏應外合,打綠竹林一個觸手不及。

自然。

想法是好的,但實施起來還是有些難度。

關於收編這些野怪的數量,秦昊的目標是200個,大概正好差不多,畢竟這場戰役在他看來不會打的太久。

隨後又轉了幾圈,將最後的幾十個空缺位置補齊之後。

這個龐大的怪物團隊終於調頭,開始朝着露天礦產的方向前進。

「來了來了!」

那些原本來看熱鬧的玩家,看見之後一掃疲憊,畢竟看秦昊去馴服野怪根本就沒有任何觀賞性。

一開始還好,逐漸的耐心都快要沒了。

但是現在不同,這個隊伍終於在朝露天礦場的方向走去,這也就意味着一場激烈的戰鬥即將打響。

更加令他們激動的是,這一次雨欣居然打開了直播,然後混入團隊之中。

這件事情秦昊也知道,不過並沒有去干涉。

。 那些普通的NPC,都對宿主造成不了傷害。

他在第一個世界也確實是這樣子的。

但是……

鬼知道他為什麼會被bug殺掉!!

bug就bug了,他深刻的記得,自己也沒得罪什麼女孩子啊,怎麼就被捅刀子了!

青年好氣,但木得辦法。

難道要讀檔重來,倒回去第一個世界,把背後捅刀子的人抓出來鞭屍嗎!

告訴你,不kai能滴。

青年越想越氣,但只能忍着。

系統這個狗東西!

他突然在心底罵了一聲。

莫名被牽扯到的系統:【喵喵喵?】

我怎麼狗了!

啊呸,我怎麼就變了物種了?

本系統是數據!不是生物!

呵,愚蠢的人類!

系統覺得自己有必要發佈一個任務讓青年閉嘴。

於是……

【限時任務:請宿主在十分鐘之內跟楚父楚母發生爭執,並大聲說出『戀愛自由,我的愛情不需要別人插手』錯一個字都不得行的喲~親愛的宿主。】

青年:『……』

請問我可以崩一秒鐘的人設說句髒話嗎?

我屮艸芔茻大爺的!

*

楚父跟青年身上的冷漠如出一轍,那模樣也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複製粘貼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