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曲英雯與莎倫兩人走到了維姬的身邊:「他剛剛跟你說了什麼?」

「他……他說如果我能夠去鐵秦帝國,可以……將他的老師推薦給我!」


說完這話,維姬一把抓住了莎倫的胳膊,神情異常激動。

「他的師傅,那豈不是更加厲害!」莎倫被嚇了一跳。


。。。。。。

當太陽升起的時候,東方修哲騎著豬王,已經來到了一處城鎮。

「喂,你們快看,那個少年竟然坐在一頭豬背上。」

「是啊,就算沒錢買寵獸,也不用拿一頭豬當坐騎吧?」

「真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啊!」

街道上的行人,對於東方修哲指指點點。

不過,東方修哲卻一點也不在乎這些,他現在只想打聽出「植盛帝國」怎麼去,至於那張錯誤百出的地圖,已經被他當柴燒了。

「算了,自己還是不要買地圖了,萬一偏差一點,自己就要走很遠的冤枉路,還是去一趟『傭兵協會』好了。」

心中這樣想著,東方修哲便是向路人打聽起「傭兵協會」的方位來。

「傭兵協會」並不難找, 我若成魔,

「從外面上看,似乎所有傭兵協會都差不多啊!」

看著高掛著的「傭兵協會」四個字,東方修哲心中不禁好笑。

「傭兵協會」內,是不許帶寵獸進去的,於是豬王與鳳王鷹便被留在了門外。

東方修哲進去之後,並沒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他直接來到服務台,說明了自己的來意,並且出示了自己的傭兵身份。

服務生誠惶誠恐地將他帶進了內殿,依舊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大廳內,傭兵很多,大多都是本地的。

他們談論著一些奇聞趣事,偶爾也能從某些人嘴中聽到關於危險的經歷。

「喂,你們快看,好像是『雷行傭兵團』。」

「我聽說他們好像接了一個非常艱巨的護送任務。」

「恩,我也聽說了,連團長克拉麗莎,這次都親自出動了。」

隨著談論,外面走進來數十位氣質不凡的傭兵,為首的是一位身材有些魁梧的女人。

她正是「雷行傭兵團」的團長——克拉麗莎。


同時,她還是這裡副會長的女兒。

克拉麗莎長得很姓感,胸部大得像是塞了兩個椰子,但卻沒有幾個人敢跟她開玩笑,更沒有人敢打她的主意。

姑且不說副會長在身後撐腰,單單是她自己的實力,就足以讓很多傭兵打退堂鼓。

「我父親在么?我來是想跟他告別一聲,我們馬上就要出發了。」來到服務台前,克拉麗莎問道。

儘管她是副會長的女兒,但是這裡的規矩她可不能破壞了。

「會長他正在接見一位客人,我這就去通知……」

「不急,我在這裡等一下也無妨。」克拉麗莎笑著說道。

克拉麗莎他們接了一個護送的任務,光是行程就要十天多,他們已經決定今天中午便出發。

此時,離著中午還有一段時間,所以她並不著急。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東方修哲在副會長的陪同下,由裡面走了出來。

「克拉麗莎,你在這裡,實在是太好了!」見到自己的女兒,老者立即喊道,「本來我還想叫人去找你過來呢,既然你在了,便方便多了!」

「父親,你不用勸我了,任務我都已經接下了,你再勸我也是沒用的!」

克拉麗莎以為自己的父親又想勸說自己放棄這次任務,便搶先說道。

「這一次,我不是勸說你放棄,只是想和你商量一件事。」老者眯縫著雙眼,一副高深莫測的神情。

「商量一件事?」克拉麗莎一愣。

「這位小兄弟要到『植盛帝國』去,正好與你們順路,我想請你帶上他。」

指了指身旁的東方修哲,老者再次笑著說道。

本來,他對於女兒接了一個棘手的任務非常擔心,一直想要勸說女兒放棄。

不過現在他不擔心了,眼前這個少年,可是一位貨真價實的「地階傭兵」。

別人也許不了解「地階傭兵」的強大,但他作為「傭兵協會」的副會長,可是非常清楚。

如果有一位「地階傭兵」跟隨,克拉麗莎去得這一路上,便可以無憂。

「帶上他?」克拉麗莎一愣,旋即打量起面前的少年來。

只看了幾眼,她便忙搖起頭來:「不行不行,我們這次可不是去玩,我們這一路上一定會有很多危險。」

「不要回絕得那麼快,這位小兄弟不會妨礙你們的,興許還會有利於你們這趟任務。」

「一個小孩,能幫我們什麼,父親你真會開玩笑。」

「不管怎麼說,你一定要帶上這位小兄弟,不然的話,我就算是打斷你的腿,也不會讓你去!」老者突然把臉板了下來。

「好吧,不過話我可要說在頭面,萬一路上這小兄弟有個什麼閃失,我可不負責,畢竟我的任務可不是護送他!」克拉麗莎勉為其難地道。

見克拉麗莎答應下來,老者再次笑了起來。(未完待續。) 傭兵協會的大廳內,此時非常熱鬧。

「喂,你們說那個少年是什麼來歷,副會長竟然親眼陪同?」

「誰知道的,沒準是副會長的什麼親戚。」

「我看那個少年,不像是本地人啊!」

周圍的很多閑雜傭兵,小聲地議論著,他們最喜歡討論這種新鮮事了。

克拉麗莎與她的那些隊員們,圍坐在一處,等待著其他隊員的到來。

「雷行傭兵團」共有成員三百餘人,雖然人數上說不上多麼龐大,可是,每一個隊員,都有著出類拔萃的實力,使得「雷行傭兵團」在這一帶,非常有名氣。

不過,有著很多傳言說,「雷行傭兵團」能夠擁有現在的成績,與克拉麗莎的副會長父親,有著直接的關係。

克拉麗莎自然不愛聽這種傳言,她要向眾人證明,她是靠自己的實力,一步一個腳印才擁有現如今的成就,與自己父親是誰無關!

無可否認,克拉麗莎是一個非常要強的人。

此時的克拉麗莎,正瞪著一雙眼睛,打量著她對面坐著的少年。

少年很年輕,如果單從外表來看,也就十幾歲的樣子,皮膚很白,身體有些單薄,雖然氣質上有些孤傲,卻不像是什麼大家族子弟!

「這個少年,隻身一人,竟然打算前往『植盛帝國』,實在是太奇怪了?」

當然,更讓克拉麗莎在意的是,今天父親的態度。

「怎麼感覺父親好像變了一個人,不但沒有再勸阻自己接下這次任務,更是將這一個陌生的少年推給自己,到底是什麼意思?」

她當時也詢問過,可是她父親卻什麼也沒說。

「喂,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沉默了半天的克拉麗莎,終於開口問道。

「東方修哲!」

「你一個人去『植盛帝國』做什麼?」克拉麗莎接著問。

「與你無關!」

「這個可惡的小鬼,還真是不把我放在眼裡!」

克拉麗莎在桌子底下的手,已經攥成了拳頭。


冷哼一聲,克拉麗莎不再理會面前的少年,而是與旁邊的隊員,商量起這次任務的安排。

「喂,我們多久出發?」

等了一會兒,東方修哲開口問道。

「問那麼多幹什麼,讓你跟著,就已經夠累贅的了,竟然還那麼多嘴!要不怎麼說,小孩子什麼的,最煩人了。」

克拉麗莎無奈地拍了拍額頭。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她寧可跟著他們的人是一位七老八十的老者,雖然都是累贅,但後者至少不會煩人,也不會擺臉色。

「女人真是麻煩!」

東方修哲喃喃自語一句,儘管聲音不大,可還是被耳尖的克拉麗莎給聽到了。

「小子,你說什麼?」克拉麗莎瞪著一雙要吃人的眼睛。

作為一個傭兵團的團長,同時又是傭兵協會副會長的女兒,誰見了她,都會對她客客氣氣的,可是眼前這個小鬼卻好,完全不把她當回事,讓他坐在這裡,好像在浪費他時間似的。

東方修哲瞥了克拉麗莎一眼,冷哼一聲,竟然不再說話。

克拉麗莎被氣得青筋暴起,可偏偏對方是個小孩子,她無法動手。

「可惡,要是你再大上幾歲,我一定會好好教訓你一頓!」

克拉麗莎將這口氣強忍了下來。

「喂,小朋友,你知不知道,這位可是我們『雷行傭兵團』的團長,你不給她好臉色,一路上可沒人會保護你喲!」這時,旁邊的一位隊員笑著說道。

他們這些人,了解克拉麗莎的脾氣稟姓,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克拉麗莎,為人豪爽,直來直去,雖然長得姓感漂亮,不過在他們這些隊員眼裡,卻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女漢子。

東方修哲懶得與他們鬥嘴,竟然閉上了眼睛。

「哎,真是一個讓人搞不懂的少年!」那隊員搖頭嘆息一聲。

時間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終於,由外面走進來一批人,正是「雷行傭兵團」的餘下成員。

「今天真是稀奇了,不知道是誰,竟然把一頭大肥豬放在傭兵協會門口。」

「豬屁股上還站著一隻火紅的鳥,更是稀奇!」

這些人說笑著,便已經來到了克拉麗莎所在的桌前。

「團長,人員都到齊了,隨時都可以出發!」其中一位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