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平台通體乳白色,好似牛奶製作的一般,踩在上面軟綿綿的,給人一種踩在棉花上的感覺一般。

在平台中心,正有一八面體水晶,水晶懸浮半空之中,正不斷的散發著精神波動,將這些精神送出光幕,送入光幕之外一條條的吸管之內。

李浩然好奇的觀察著水晶,眼中滿是疑惑:「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滾!」

正在他思考的時候,從水晶裡面,走出了一個和他一般大小的人,這個人皮膚猶如熔岩皮膚,一雙眼睛裡面帶著深深的恨意。

「你是誰?」

感受著這人散發出來的強大氣息,李浩然並未莽撞行動,退後了兩步之後,好奇的問道。

「吾乃仙界火焰神族火熔天是也,你這卑微的蟲子,竟敢冒犯天神之威,難道你不想活了么?」


火焰神族火熔天厲聲吼道,在他的聲音響起的剎那,一股雄厚的精神之力轟然壓迫下來,從四面八方朝著李浩然擠壓過去。

難受、疼痛、身體碎裂的感覺在李浩然的感覺之中泛起,讓李浩然生出了一股無助之感。

「咦!我的左手還能動?」

正承受著精神威壓,無法動彈的李浩然,左手微微跳動,讓他心頭一動,泛起了一抹疑惑:「難道是幽毒鳶尾?」


想到這裡,李浩然眼中泛起了一抹光芒,精神意念傳遞出了一條命令,緊接著幽毒鳶尾被激活,瞬間覆蓋了李浩然的全身。

「不……該死的蟲子,這樣你會殺了我的……」

火熔天的驚呼在幽毒鳶尾的毒覆蓋李浩然全身的時候響起,那無法抵抗的威壓,更是如潮水一般的退卻。

「原來他也有剋星!」

李浩然嘴角勾起了一抹邪邪的笑容,他看著火熔天陰邪的笑著:「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又是個什麼東西?要不然,我就用這毒將你徹底的滅殺!」

「……你要答應我,我告訴你了之後,你就離開這裡!」

火熔天遲疑了一下,天真的看著李浩然說道。

李浩然點了點頭,笑著說道:「我答應你!」

「好吧!這裡是我的神晶所在,相當於你們人族的大腦和心臟,也是我一切力量的來源!……你看到的我,不過是一個精神的投影,真正的我正在和你們人族的高手對決!一千年前,我火熔天跟隨父親偷偷潛入玄黃境,欲要聯合仙境散落在玄黃境的神族,發起對人族的攻擊!可惜,當時我們聯繫的神族背叛了仙境,投靠了九鼎天朝,在天朝的一番計謀之下,我父親戰死,我被囚困在了這做火山之內……」

火熔天看著李浩然,將他的一切原原本本的都講述了出來。

「那為何一千年的時間,他們都沒有殺掉你?你是不是有什麼東西隱瞞了我?」

李浩然聽的心頭狂跳,不曾想這玄黃境之外竟然還有一個仙境,還有神族,這讓他的血液沸騰了起來,可他仍舊覺得火熔天的話中似乎隱藏了什麼。

給讀者的話:

祝大家中秋快樂!花好月圓! 第一百二十五章如流星般的墜落


「你的問題我不能回答你!卑微的人族,該你履行承諾,離開這裡的時候了!」

火熔天高傲的看著李浩然,拒絕回答李浩然的問題。

話音落下的時候,火熔天的精神投影忽然一晃,緊接著四分五裂,化作了一道道乳白色的精神之力涌回了神晶之內。

李浩然更是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震動,這股震動讓他有些站立不穩,險些摔倒在地。

「天罡誅神劍!」

同時間,一個天音響徹宇內,在火熔天的體外,那三十六柄橫亘天地劍的巨劍光影轟然而動,化作了一條條的霞光,朝著火熔天殺來。

三十六道強橫無比的氣息,攜帶著雷霆萬鈞之勢,將空間刺破,讓那火山中噴湧出來的熔岩消弭,更讓分神和李浩然對話的火熔天心神一震。

「啊!卑微的人族,我不會讓你們得到的……」

火熔天在無盡的壓力之下,瘋狂的吼叫了起來,他的身上火光衝天,隱隱傳出了一股危險的氣息。

這股氣息讓人心頭壓抑,讓人渾身發冷。

「不好!他這是要燃燒本源……」

夢一生見此臉色一變,也顧不得其他,意念一動在炎獸的帶領下,又一次朝著火熔天飛馳而去。

轟!

在這個時候,第一道劍光斬在了火熔天的腿上。

劍光一瞬而過,那如山柱般的巨腿從空中墜落,散落下了一片片的熔岩之火。

轟!

不過,這巨腿還未落入火山口,就被一股奇異的力量引動,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之下,轟然爆裂,化作了一片火海,從空中落下灑落向了熔爐山的四面八方。

嗡!

也在這個時候,另外一道劍光因為巨腿的炸裂,出現了一絲偏差,撞在了另外一道劍光之上。

兩道劍光跌跌撞撞,極為費力的擦著火熔天的腰部,直接墜落在了熔爐山的半山腰上。

轟!

好似一個鼓風的口袋,忽然多出了一個口子一般,一股熱氣從劍光割裂的巨洞內噴湧出來,更有一道如黑雲般的灰塵,在熔岩的噴發之中,一衝九霄。

「控!火!滅!封!」

空中,還未來到火熔天身前的夢一生吸了口冷氣,看著新噴湧出來的熔岩,手中陣盤一動,高喝一聲,欲要將這一處劍光割裂出來的火山口封死。

另外一邊,趙穹天等人不斷的咳血,他們控制著空中的三十多柄巨劍,正在和火熔天散發出來的毀滅之力相互抗衡。

這股力量太過強大,導致他們隱隱有一種控制不住劍光的感覺。

「九霄騰雲劍!」

在局面進入僵持之中的時候,一道劍光從遠處京都深處飛射而出,眾人才剛剛聽到聲音,那道劍光已經洞穿了火熔天的胸口。

咔嚓!

一個瓷器碎裂的聲音在火熔天的體內響起,這令火熔天臉色一變,眼神裡面的決然更加堅定。

「呼!好險,那一劍毀天滅地,到底是什麼樣的力量才能夠施展……」

「怪不得火熔天如此自信,將一切都告訴了我,也不擔心我會取走他的神晶……原來這神晶周圍還有一道防護……若非那一劍,恐怕我又要用去一條命……」

李浩然看著眼前乳白色的神晶,心中泛起了一抹悸動和興奮。


劍光刺穿了火熔天的胸口,雖未破裂神晶,卻將保護神晶的最後一層力量破碎,這給李浩然創造了機會。

嗡!

「不好!這火焰神族將要自爆了……」

正遲疑的李浩然,忽然感覺到周圍溫度驟然提升,且火熔天體內的血肉出現了點點光芒,好似被點燃了一般。

「走!」

看到這裡,李浩然也不遲疑,身體一動,快步來到神晶跟前,雙手抱住了一人高的神晶,輕輕往上一提,這枚火熔天的精神力量之源被李浩然輕鬆的得到。

「收!」

李浩然也顧不得查探什麼,在抱起神晶的時候,將腰間掛著的一枚藏玉開啟,把神晶收了起來,轉而快步朝著火熔天胸口破開的大洞跑去。

轟!

可是,李浩然才剛剛跑到了那破開的血洞前,一股驚天動力的毀滅之威轟然爆發出來,李浩然被一股不可抵抗的力量炸飛了出去。

火熔天在神晶被李浩然收取的剎那,直接引爆了他的神體。

神體的引爆,引發了火山口內熔岩的暴動,更讓周圍空氣中的溫度驟然提升了數倍,也讓天空中那數十道誅神劍氣轟然破裂。

嗖!嗖!嗖!

隱藏在空中的眾多高手,被這一股強大的力量陣飛出去,一朵朵蘑菇雲在熔爐山的上空升騰起來。

狂暴的火焰之力,將半個熔爐山的植物徹底毀滅,將這鬱鬱蔥蔥的熔爐山變成了一片焦黑。

幸而,在山腰前臨時泛起的一團光幕擋住了狂暴的火氣,才沒有讓這一股猛烈的火氣蔓延到山腳下。

然而,半空之中的光幕卻被那狂暴的力量炸開,更有無數的熔岩巨石從空中飛射出去,猶如流星一般朝著二十七區之外的地方飛逝而去。

在這如流星飛落的眾多火焰之中,被震暈的李浩然渾身燃著火焰,被這狂暴的氣浪衝上了九霄,衝出了二十七區。

位於二十七區熔爐山山腳下的眾多被困之人,看著天空之中四處飛濺的流星,還有那前方不斷衝擊著防護屏幕的翻滾的熔岩火焰,一個個的發狂似的朝著外面狂奔而去。

守護在山下的數十萬大軍,也被這一股強大的力量波及,在各個陣腳之處,更有一範圍的武者被震暈。

……

砰!

天空之中,李浩然突然睜開了眼睛,他震驚看著周圍的藍天白雲,只覺得空氣稀薄無比,低頭之際,只見下方整整齊齊的街道上,站著無數猶如螞蟻一般的人,這些人正看著遠處的天空。

他看到了都江,看到了三十六區的學府,還看到了熔爐山上,那如洪水一般狂涌而出的熔岩……

「啊……」

在持續飛高了片刻之後,一股強大的引力忽然一吸,李浩然只覺得自己似流星一般,以極速從雲團之上朝著下方落去。

那喊破了嗓門的聲音,被狂暴的風聲呼嘯之聲擋住。

這一刻,在所有人都關注著熔爐山上噴發出來的熔岩之時,李浩然從九霄天空之上,猶如一顆流星一般,帶著能將身體撕裂的狂風墜入了那滾滾的都江之內。

都江流入京都,位於二十七區外五十多里,此刻這條河上舟船無數,船隻正在河道上遊動之時,李浩然猶如一顆炮彈一般墜入了都江之內。

狂暴的氣浪,捲起了一團數十米高的水浪,更讓都江河面上泛起了一波狂狼漣漪。

江面上的所有船隻,被這一股巨大的浪花沖的四處飄蕩,更有的船隻相互碰撞在了一起。

無數人在這一刻落水,更有無數的喊叫聲,還有一些武者因為氣浪離開船隻的破空聲,各種聲音不絕於耳。

浪頭落下,帶起了第二次的衝擊,這一次波及的範圍更廣,可威力卻沒有第一次強橫。

在都江河底,李浩然更是通過水遁之術來化解著無盡的衝擊之力,在水底下捲起了一個又一個的漩渦。

嘩啦!

一百里之外,李浩然氣喘吁吁的從河面上露出了腦袋。

此刻他的臉色蒼白無比,雙眼無神的看著周圍,一顆心臟狂跳不已,若非他是武者擁有常人所不能及的力量,恐怕這一次的碰撞早就將他的撞死了數十次。

可饒是如此,他仍舊是死了兩次,戴在他身上的替死令化作了一團灰燼消失虛無,危機感又一次降臨下來,讓李浩然清醒了許多。

「虧大了!三條命就這般的沒了……」


李浩然喃喃的說著,心有餘悸的看向了天空,看著那從空中劃過的流星,眼中泛起了濃濃的忌憚和懼意。

這一次的事情完全超出了他的意料,也讓他心中疑惑重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