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人絕對不簡單!

「閣下到底是誰?」彌元也是沉不住xìng子,喝問道。

彌絕淡淡看了他一眼,似乎在想著什麼,良久才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是叫彌元吧,當初追求小嫣的人中,應該有你吧?」

「小嫣?什麼小嫣?我從來不認識這個……等等,你說什麼,小嫣,難道是……」彌元臉sè一下子難看起來,眼裡還有著難掩的驚駭!

彌絕不屑笑道:「果然是你,當初你追求小嫣也便是了,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我本不該怪你,但你不該導演出一場英雄救美的戲出來。這個,令我十分不爽!」

「你是?」彌元愣住了,想到當初追求那個女人的時候,好不容易弄出的英雄救美,結果被人當面拆穿,饒是現在想起,還是有些掛不住面子。

彌絕把蓋在頭上的黑sè連帽拿下,露出一張很平凡的臉龐,可是,就是這張平凡的面孔上,那雙眼睛,卻是犀利深邃,彷彿能一眼望穿蒼穹!

「再怎麼說,小嫣是我彌絕的妻子,你敢打她的主意,新仇舊恨,今天一筆算了吧!」彌絕冷笑道。

「彌、彌、彌、彌絕?!」彌元渾身打了個寒顫,幾乎不用想,自己那一身堪比半步天神的實力,彷彿都變得沒用了一樣,直接一屁股從椅子上跌下來。

「不好,快走!」彌元臉上爬滿了冷汗,大叫一聲。

「彌絕?是他?當初和雪千尋唯一一個能打成平手的彌族鬼才!」彌凌也是眼中充滿了驚懼,如果他沒記錯的話,在十六年前,彌天神通緝他的時候,他的實力就是達到天神中期的境界,力抗彌族六大天神不落下風!

如今十六年過去,他的實力會強大到何種地步,天神後期?還是天神巔峰?

以他和彌元的實力加起來,最多能和一名天神初期強者一戰,若是遇到彌絕這種超越天神中期的強者,不超過十招,他們就會徹底敗北!

「那麼,主客的位置,現在開始顛倒吧!」

冷冷的話語,彌絕嘴角勾起一絲輕蔑笑容,慢慢在大殿內響起,肅殺一片! 「現在走,是不是晚了點。世界,凝合!」

彌絕嘿的一聲不屑笑聲,彌絕雙手合璧,大殿內的空間忽然開始不斷扭曲起來,一股無比沉悶的氣氛,在大殿內壓抑而來。

然後,只見彌凌與彌元分別向兩個相反方向逃去,速度之快,就是彌心然連殘影斗看不到。

但是,這些速度對於彌絕卻是慢如龜爬,彌絕依舊臉上掛著冷笑,隨著大手一抓,彷彿抓住這個空間主位虛空,大殿內場景瞬間破滅,取而代之的是一副陌生的場面。

這個陌生空間,被一團濃濃黑霧遮蓋,彌元與彌凌只覺自身的神魂似要從體內蹦出來一樣,與身體分裂!那種撕裂的疼痛,也是讓他們兩人手心抓滿了冷汗。

兩人本來只差一步之遙,就可以逃離大殿,可誰知彌絕發動招術時間,比他們逃跑的時間短的多,以至於他們還處在彌絕所製造的空間之中。除非有著彌絕同意,否則以他們靈神的實力,是無論如何都無法出去的。

看到環在周身的黑霧,兩人不約而同打起一萬分冷靜,不能被對方嚇到。

「天地乾坤!」彌元忍不住失聲道,天地乾坤,對於一般靈神說起來十分陌生,但對於彌元這位快要接近天神的靈神強者,卻是多少有著了解。

天神強者,不但壽元比起靈神強者多了幾萬年,就是在境界上,也有著本質的不同。

靈神可以撕裂與創造空間,但是,靈神創造的空間十分薄弱。但是,到了天神境界,卻可以自成一界,在自己身體內部,開闢出一個空間,相當於一個異度空間,大小隨著實力增長而增長。當境界達到天神之時,他們會將體內那個微型世界召喚而出,直接轟殺敵人,比起大範圍攻擊的靈技,破壞力強上十倍不止!

因此,天神強者具有在體內開闢世界的能力,在靈獄大陸上,被稱為「天地乾坤」!以天地之力,化作乾坤世界!

「答對了,可惜沒有獎勵!」彌絕淡淡笑道,一手向著彌元與彌凌抓去。

彌元與彌凌對視一眼,皆看出對方眼中的苦澀,以及一絲瘋狂神sè。

即便知道彌絕的實力很強,但他們的尊嚴不允許他們就這樣認輸!說不定兩人聯手,會有奇迹發生。雖然兩人都知道這種幾率微乎其微。

超過天神中期的強者,殺傷力實在是太強大了,天神分為四個境界,為天神初期,天神中期,天神後期,天神巔峰四個!其中每一個境界之間,實力都有三倍以上的差距!彌元兩人聯手最多能擋住一名天神初期的強者,至於比天神初期強者要強上三倍以上的天神中期強者,就足以讓他們心灰意冷。何況,誰知道彌絕是不是已經達到了更高的境界。

「彌絕,你和我們素無恩怨,何必要躺這趟渾水?」彌元企圖著最後的掙扎。

彌絕冷笑道:「老子我高興!」

彌元氣極,怒指道:「你!」

彌絕不屑瞥了他一下,道:「別白費力氣了,我是不會放過你們的,你們雖然沒有得罪過我,但你們得罪了我的兒媳婦,就是該打!」

「兒媳婦?」彌元滿臉黑線的看著彌心然,這明明是自己的準兒媳婦,啥時候跟他扯上關係了。彌元第一次發覺自己這彌族族長做的很冤枉,也很憋屈。自己的準兒媳婦被人說成是他的兒媳婦,這是什麼道理?強買強賣?

如果是一般人,彌元早就將他大卸八塊了,可是,看著那一身包裹著恐怖無比氣息的彌絕,恐怕自己沒上前,就會被打成豬頭!

「絕老就會胡說八道!」一旁的彌心然臉羞得不行,直把頭埋下去,忍不住嗔道。

不過,心裡也是甜蜜不已,至少自己是正牌的,得到公公加師父的肯定,以後那個花心傢伙就算帶回來其他女人,咱也是最大的不是。


正當彌心然腦袋裡想著亂七八糟東西時,彌凌一頭白髮散亂,目光中透著狠意,問道:「彌絕,你當真要如此趕盡殺絕?你要是殺了我們,你也逃不了彌族的追殺?彌天神也不會放過你,只要你交出彌心然,我們可以幫助你,對抗彌天神!我知道你肯定現在還在恨著彌天神,他殺了你妻子,毀了你兒子的經脈,你一定也想殺了他!我和彌元實力雖然遠不及你,但我和他也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晉階天神,到時,一定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再加上當代族長一系的全部實力,有你的幫助,超過彌天神,也是大有可能!你待如何?」

彌絕一愣,隨即沉默下來,裝出一副認真思考的樣子。

見彌絕意動,彌凌心裡一喜,他知道,他從彌絕手裡奪過彌心然的幾率一成都沒有。若是把彌絕招攬過來,還有極大可能。彌心然對他實在是太重要了,他晉階天神的關鍵就在她的身上。看到彌絕沉思的樣子,他知道彌絕此刻一定還恨著彌天神,殺妻之仇,毀子之恨,以彌絕當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百倍還之的xìng子,怎麼能不恨?

彌凌連忙道:「彌絕,你好好想想,彌心然有的不過是一副皮囊,你兒子要是想要,老夫rì后一定找個好看十倍於彌心然的女子給他。而且,你要對抗彌天神,一人的勢力終究有限,與我們合作,必不會虧了你。」

彌元一見,也是心中微微鬆了一口氣,點頭道:「不錯,只要你把彌心然交給我們,本族……呃,我一定事後給你兒子送上一百名姿sè過人的少女給他。」

他實在是怕了彌絕了,這傢伙當初連彌天神的妹妹都敢拐,還是以一個彌族旁系人的身份,這膽子不可謂不大。誰知道這瘋子一旦狂起來,會把他們怎麼樣?

同樣,如果能結交他,那對於他的王圖霸業是十分有用的,就他那天神實力,在上代族長一系中,除了彌天神之外,還真沒人可以打過他。在他看來,只要彌絕不是傻子,一定會乖乖獻上彌心然,一個女人而已,在這個大陸女人是最不值錢的。除非你是雪族的那個妖孽公主,遠古四族的大人物都有強制規定,任何屬於遠古四族的人,一旦發現對她動手,就算是族長,也要處以極刑!永不翻生!

彌元不知道上面人是什麼意思,不過他也沒打過雪族公主的主意,固然他以前也想過怎麼把雪千尋弄成他的女人。彌元也沒心思去猜想那些問題,現在他想招攬彌絕,這個人可是與當初雪千尋一樣的厲害。雪族公主的大名,在中域可是無人不知,不但艷冠天下,靈獄大陸第一美人,也有著雪族公主的崇高身份,據說,她雖為公主,但地位卻是比遠古四族族長都要珍貴。而且有著天生靈帝的實力,在一百年前最後一次出現時,直接突破到天神巔峰,那時,她只有十九歲!

而彌絕能與她打成平手,那實力不用說了,絕對是他一大助力。

至於女人,他兒子想要多少,就給多少,如果不是自己只有個兒子,否則他一定會把自己女兒硬塞給彌絕。

「聽說你們想要星辰天女的寶藏?」彌絕問道。

彌元訕笑道:「這個,就不用了,剛才我們是說著玩的。」到了這個時候,彌元就是蠢蛋,也知道星辰天女的東西肯定在彌絕手上,他就是想要,也不敢強啊!

「你們這樣就說完了?」彌絕淡淡問道。

彌元與彌凌愣了愣,點點頭。

彌絕嘿嘿笑了一聲,隨即臉sè一變,變得yīn沉可怕,一巴掌直接幻化成一道虛幻手印,狠狠搧在彌元的臉上,呆住的彌元還沒反應過來這一切,就被彌絕一掌搧飛出去,不知撞到了哪裡,只覺身體崩解,神魂刺痛,臉上現出一個血紅的掌印,嘴角里含糊不清吐出血。一根手指剛要指向彌絕,就被彌絕打斷,又是一巴掌搧在另一邊臉上,彌元慘叫一聲,不停回蕩在這個陌生的世界之中,聽起來極其令人可怖!

彌絕如一道電光閃過去,到了彌元身前,露出一絲痛快的神情,好久沒打人了,而且怎麼打都還不是幾掌就可以解決的強者,這讓彌絕憋了十幾年的狠勁一股腦兒往彌元身上暴打,一邊大聲吼道:

「你個王八蛋,連老子的兒媳婦都敢搶,還說什麼給老子的兒子送上一百個女人?」

「你媽的腦子是吃豆腐長得嗎?要是一百個女人過去,他不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sè鬼了嗎?」

「老子的兒子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也不是你可以評價的,而你竟然詛咒他是sè鬼,老子我一巴掌抽死你!」說著,一掌抽送出去,拍中彌元的屁股。

「你個腦殘、敗類、人渣!要不是有事要你去做,老子我直接一掌把你拍成肉泥!彌族族長?很威風?你媽的就你那熊樣,要是能趕上彌天神,我寧願相信婊子立貞潔牌坊!要是你都能趕上彌天神,那老子我被彌天神打敗,算個什麼東西?」

「別裝死,我下手有分寸,要是再不起來,就不要再起來了!」最後一巴掌打完,彌絕痛快吐出一口氣,罵罵咧咧道。

彌元口中流著血,搖搖晃晃從地上爬起來,雖然惱怒,想要殺了彌絕。可是,看看兩人的差距,彌元打消這個念頭。

剛才他一直被彌絕狂踢暴打,連彌絕何時出手的都不知道,軌跡更是快的連殘影都捕捉不到,更不要說抵擋了。

此刻,彌元完全沒有了彌族族長時的威嚴,一身儒雅的青袍,被彌絕打得稀爛,布布丁丁,一條接著一條。而且,身上的鏤空處,都有著或多或少的血痕,是彌絕抓的!

他的臉上,嘴巴兩邊滿滿鼓起,紅腫一片,還流出淡淡的血絲,兩邊五個手指血印看得清清楚楚!

彌心然看著彌元身上的爪痕,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同時也有點憐憫,堂堂彌族族長落到這種地步,當真是可憐可悲!在人家手裡竟然連一招都接不住,純屬給人家當出氣筒,狠狠扁了一頓,這樣子,比乞丐還像乞丐。

彌元心中悲憤之際,也有點駭然,他剛才被彌絕捏在手裡,就是一招都沒有還過手,或者說,他根本沒有出手的機會,就被彌絕揍來揍去,傷痕纍纍。


他知道,彌絕的實力,已經達到他們無法觸及的程度!

只是,令他想不明白的是,他和彌心然到底是什麼關係,為了她,不惜與他們作對。雖然他們的力量遠遠不如彌絕。

「還想要再招攬我嗎?」彌絕獰笑道。

彌元一聽,登時搖了搖頭,擠出一絲比哭還難看的苦笑,招攬?開玩笑,剛才差點差點被人幾巴掌搧死,打死彌元也不敢招攬彌絕了,這招攬的代價太大了!

「那你呢?」彌絕回過頭,對彌凌問道。

彌凌身子一抖,顯然經過剛剛的事,他對彌絕有了一個yīn影,連連搖頭,但是,臉上卻是比較平靜,道:「彌絕,明人不說暗話,你到底想要做什麼?我想你這次來,是有什麼事與我們商談嗎吧?」


彌絕沒有絲毫意外的點點頭,又是搖頭,說道:「你說錯了一件事,那就是,這件事你們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主動權在我手裡,我也沒空與你們在這裡廢話多說。你們不去做,我只有讓你們兩個從這個世界抹掉!」

求收藏! 聽到彌絕的強迫之意,彌凌心中悶著一股怒火,但他顧忌彌絕的實力,才隱忍不發。這些年來,從沒有一人敢對他指手畫腳,他身處高位多年,早已習慣處處高人一等的作風。如今見有人竟敢脅迫他,偏偏這人實力極高,就是他也完全不是人家的對手!

「那你要我們做什麼事?」彌凌一瞬間像是老了上百歲,嘆氣道。

事到如今,他能如何?彌絕這樣子是將彌心然護得死死的,他根本沒有機會得到。就算得到,事後也逃不過彌絕的追殺!

可是,彌心然身上有對他致命的誘惑,可以令他突破天神境界。當初雪族公主一掌,他不惜消耗大量jīng元抵擋,可還是差點一命嗚呼。如果不是最終燃燒自己的生命,他可活不到現在。要是再過幾年,他還沒有突破天神,他的壽元就快要到了盡頭了。本來一個靈神的壽命雖然比不過天神,但是也有超過一萬年的壽元。可關鍵是當初雪族公主一掌,使他不得不用大量jīng元與生命之力,把大部分生命全部消耗了,用出彌族的禁法,才得以保全。

彌絕道:「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事,就是需要你們兩個把彌無戒弄出彌界一段時間。」

「把彌無戒弄走?」彌凌與彌元傻了,彷彿不敢相信彌絕所說的話。在他們眼裡,彌絕已是能差不多媲美彌天神的存在,弄走一個彌無戒還需要借他們的手嗎?

「怎麼,你們倆有異議?」彌絕語氣突地不善起來。

彌元慌忙答道:「不,不是,只是那個,心裡有點疑惑,以你的實力,這個是不是……」

看了看彌元的表情,彌絕心中瞭然,哼了一聲,道:「要是我能親自動他,還需要借你們的手?我在彌族受的限制太多,不能明目張胆動手。彌無戒每隔三rì與上代族長一系的人有過聯繫,如果我把彌無戒弄走,結果三天後彌無戒不在,很容易引起那些人的主意。」

「呃,那不知這個弄走彌無戒,對你有什麼好處?」彌凌忍不住問道,在他記憶里,似乎彌無戒和他沒什麼仇恨,怎麼他要對付彌無戒?這是不是太扯談了點?

彌絕瞪了他一眼,道:「和你有關係?你們只管去做,不該問的全部爛在肚子里。」

彌凌臉sè不好看的無奈點頭,又問道:「我們幫你對付彌無戒,有沒有報酬?」

彌絕神sè古怪起來,反問道:「你想要什麼報酬?」

彌凌脫口道:「聖靈秘術!」

彌絕的聖靈秘術,彌凌可是惦記很久了,這秘術如果給他修鍊,晉階天神的時間必定大大縮短,而且晉階幾率也會高出三成左右。這類秘術在中域頗具威名,就是彌族中都有不少天神強者想得到,何況彌凌這個半吊子天神?

彌絕冷笑道:「你覺得我會給你?」

彌凌很果斷的搖搖頭,道:「不會。」

吸口氣,彌絕道:「換個別的,你要是再敢胡言亂語,我一定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界!」

「那就給我一顆增長壽元的丹藥就可以了。」彌凌臉上有些激動的道,眼中閃過一絲希冀。

彌絕深深看了他一眼,心底冷笑,臉上不動聲sè,只是屈指一彈,一枚青綠sè丹藥劃破虛空,落入彌凌的手中,散發出充沛的生命之力。彌絕解釋道:「這是十品丹藥——青妙靈丹!可以助長靈神強者數百年壽元,至於增長多少年,就看你個人的體質問題了。看你這副半死不活的樣子,增長個一二百年就是極限了。

「青妙靈丹?這好像是丹神墨青特製的靈丹吧?」彌凌暗自嘀咕一聲,臉上有些意動。丹神墨青,以一散修達到靈神頂峰,煉丹術也達到十品的程度。如果他要是晉階天神成功,他也就可以成為大陸上為數不多的天品煉丹師之一,地位遠在一般天神之上!

不過,彌凌心裡還是萬分激動的,他現在只有寥寥數年的壽元,如果再突破不了天神,他就會變成一堆白骨,去見彌族的歷代先賢。

如今有了青妙靈丹,增長一百年的壽命,也夠他使用了,就算是不需要彌心然,他也可以在五十年內突破到天神境界。他不比彌絕,他也是彌族資格比較老的靈神了,卡在靈神巔峰,已經上千年了,以他的資質,達到天神初期就是他最終的極限!

對於晉階天神,他還是信心十足!

「好了,你要什麼?只要我能給你的。」彌絕淡淡道,看向彌元。

「我也可以?」彌元忍不住問道,頗有些滑稽。看樣子他已經被彌絕給打傻了,不敢反對彌絕的意志。

彌絕沒好氣道:「你要是不想要,我也懶得給你,到底要是不要?」

「要!要!當然要!」彌元舔了舔舌頭,道:「我想要一枚固本培元的丹藥。」

「固本培元?你都靈神巔峰了,固什麼本,培什麼元?你是腦子被打壞了嗎?」彌絕冷聲道,固本培元,那是在靈者或靈者之下的境界時,能起到作用,對於之上的,作用微乎其微。到了靈神境界,那東西更是一文不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