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是爲什麼,兩軍對戰,都在想盡辦法,誅殺帶兵將領。

擒賊先擒王!

自古不變的道理。

“小易子,我覺得各位將軍說的對。”青舞也補了一刀。

李易翻翻白眼,瞪了瞪青舞,然後揉揉小腦袋,道:“行吧,我下次注意點。”

“不過,你們也放心吧,我是不會出事的。”

有了李易這話,許諸等人鬆了口氣。

他們就怕李易範了孩子氣,不聽他們的。

還好。

將軍雖然年齡小,但聽得進忠言。


就這樣。

李易等人補充體力的同時,也在戰場上設置陷阱。

他們沒有時間去挖大坑,但是可以挖小坑。

就是那種陷馬坑。

不大。

只要戰馬腳蹄踏入坑裏,就會被自身的衝擊力道,給折斷馬腳。

那樣就會造成後方騎兵衝擊受阻,嚴重會造成衝撞。

原理跟李易昨晚設置的火牆差不多,但效果卻比火牆小的多。

不過。

對於李易等人來人,大食騎兵一個小的失誤,就能讓他們多拖延一段時間。

這很值得。

時間很快流逝。

又到了黃昏。

大食騎兵那邊,又打響了衝鋒的擂鼓。

朗朗乾坤之凡世 轟隆隆。”

巨大的馬蹄踏地聲,響起。

但…卻沒有了之前的震耳欲聾。

想來,大食騎兵受到了教訓,派出的騎兵在兩萬以下。

“殺!”

片刻。

大食騎兵就出現在了李易等人視線之中。

“衆將士聽令,迎敵!”

李易抽出唐刀,坐在戰馬上,緊盯着快速奔馳而來的大食騎兵。

他沒有選擇立刻衝殺出去。


而是等待時機。

“砰……”

“啊…有陷阱!”

“該死,狡猾的大唐人!”

當大食騎兵戰馬衝入了李易設置的陷阱範圍內,戰馬突然腳下一軟,連馬帶人飛了出去。

慘叫聲與戰馬嘶鳴聲,響成一片。

而對於李易來說,機會到了!

“衝鋒!”

大喝一聲,李易策馬衝了出去。

“唉,將軍!”

跟在他身後的許諸一愣,發出了無奈的嘆息。

說好的不衝動呢?

說好的他打頭陣呢?

這一刻。

全被李易忘記了。

寧家女兒

孩子說的話,有時候是騙人的。

很快。

李易等人便與大食騎兵血戰到了一起。

“噗呲!”

血液飄灑,像落雨一般。

廝殺了大概二個時辰。

特巴爾見大食勇士,被李易壓着打,突破不了他們的防線。

又看了看躺在血泊中的大食騎兵屍體!

特巴爾面容,扭曲起來,不甘心的大喝,“擂鼓收兵!”

……

到了一月七日凌晨,人困馬乏的時候。

特巴爾又發動了衝鋒的擂鼓。

但是被燕雲十八騎一路衝殺,直逼特巴爾的位置。

這才又讓特巴爾撤了軍。

也在同時。

北庭都護府。

北庭鎮守大將李承忠,正在議事廳與其麾下將領儀事。

“大將軍,安西都護府高仙芝,又在催促我們出兵,你看我們該怎麼回覆啊。”

一名虎背熊腰的將軍,臉色不好看的站起身,把手中的書信一甩。

緊接着。

另一名將領,起身冷哼道:“哼,高仙芝那個蠢貨,自己惹的事,自己承擔!憑什麼要我們北庭去幫他收拾爛攤子,難道我北庭將士的命不值錢嗎?”

他這話一出,頓時引起了其餘將領的熱議。

“對啊,大食是高仙芝惹出的禍,他還好意思求援我們北庭。”

“劉將軍此言差矣,儘管是高仙芝引起的,但是安西百姓卻是無辜的,所以我認爲可以支援北庭。”

“向將軍,現在整個安西,除了安西都護府,其餘地方全被大食捲毛畜牲佔據了,你以爲百姓還能活得了嗎?”

“……”

李承忠眉頭一皺,喝道,“夠了,爾等身爲將領慎言。”

“我想知道是,朝廷那邊是什麼態度!”

“畢竟吐蕃與突厥一直虎視眈眈我北庭,如果出兵支援安西都護府,恐怕會引來兩國的進攻。”

李承忠是想救援又不想救援安西。


正如他所說的一樣,北庭此刻是有三十萬雄兵,其中鐵騎二十萬,兵卒十萬。

但是。

也只能震攝吐蕃與突厥不敢亂動。

想要出兵支援安西,就有點困難。

“大將軍,朝廷那邊一直沒回復,想來還在商討。”

一名文官起身,回答了李承忠的問題。

“那就先回復安西都護高仙芝,就說朝廷無調令,北庭不敢出兵。”

李承忠沉默了片刻,做出了決斷。

“報,求援,李承業之子李易求援!”


“報,求援,李承業之子李易求援!”

“………”

而就在李承忠宣佈散會之時,一道道悲涼的聲音徹響議事廳之外。

李承忠一愣,當即大喝,“什麼人!”

就在這時。

一道滿身傷痕與血污的將士,跌跌撞撞的爬走進了儀事廳。

他就是楊浩帶領三十五名將士中的小猴子。

而他後方則是跟着北庭將士。

只見小猴子,進門就噴出一口污血,道,“少將軍李易麾下將士,帶來少將軍血書求援。”

轟!

此話一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