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瞬,剛剛散去烏雲,再次聚集朵朵黑雲,轟隆作響,電閃雷鳴。

逍遙皓天不敢託大,對方這一招恐怕超乎了武皇巔峰,不然就不會引來天雷,趁著對方還未蓄招完成,他雙腳一蹬,身子恍如飛燕一般飄去『一渡千里』。

逍遙皓天自知這一招是硬接不得,可自身速度了得他一轉身,離開這裡,跑出數百丈之後,靜觀起來。

趙雨飛將這一切看在眼中,這…這叫什麼?剛出絕招就跑了?

在一刻,他想死的心都有了,從未見過如此無恥之人,趁著自己蓄招之時跑到數百丈觀看,可自己還無可奈克,想想都令人抓狂。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他強憋的一口氣,忍著要吐血的衝動,雙手結印終於結束,同時寶劍揮砍也已停止,那片虛空之上,出現一把氣劍。

大地也龜裂而來,一條條深寬不一的裂縫出現。

「哼!」

「轟隆隆…」

隨著趙雨飛一聲悶哼后,高舉的雙手揮下,砸在這方土地之上,登時爆發出如地震般的動蕩,同一時間,天雷滾滾,鋸齒般的雷電不斷劈下,四方樹木慘遭殃及,大火也在瞬間點燃。

逍遙皓天身處數百丈之外,也被那股強大的氣流掀翻出去,他一臉駭然,這就是超越武皇的實力?

雖然被震驚到了,但他很快就醒轉過來,腳踏步法而上。

趙雨飛心中憤怒不已,自知這一絕招無法傷到對方,可又不得不發,不然不用對方擊殺,自己就會爆體而亡。

這一刻,他似乎體會到了一種滋味,那就是憋屈…

「你…」如今體內武氣消耗一空,整個人癱坐在地上,背靠著大樹,連動根手指的力氣都無,眼睜睜的瞪得那看不順眼的逍遙皓天一步一步向前走來。

「你不能殺我。」趙雨飛齜牙咧嘴說著,語氣不容他人拒絕,仿似殺了他就會遭來天譴一般,「你若殺了我,任你跑到天海角,都將會得到永無止盡的追…」

話還未說完,逍遙皓天長劍已經刺向他的喉嚨,直接洞穿過去,釘在大樹之上。

趙雨飛的雙眼如魚眼一般凸起,對方竟真下殺手,眼神中流露出盛怒、不甘、驚訝以及一絲後悔,可不管是什麼,都已經結束。



逍遙皓天心中一痛,楚南的身影以及那老者的樣子在腦海中浮現,「我一定不會讓你們好過!」


正當此時,一臉驚愕的韓衣已經追了上來,方才他還未反映,那楚南就跑了出去,隨之這剛認的兄弟也跑掉了,那速度之快,令他頭腦一時短路。

如今總算追了上來,當看見這一片狼藉以及被刺穿喉嚨的屍體時,他望向逍遙皓天,對其的神秘感又增加了幾分,那層迷霧似乎越來越濃烈。

韓衣見他這般表情,就沒有上前詢問,在一旁靜待著。

「走吧,去逐鹿戰場。」逍遙皓天聲音有些低沉的說道,那楚南鐵定會與那些人聚會前往逐鹿戰場,且這次的目的不能忘。

至於那些人兵分幾路去追尋修鍊魔功之人,逍遙皓天已經確定這不是封玲所為,就在方才殺了趙雨飛后,他頭腦格外的清晰,想起天機宗弟子與那兩個村莊被吸精元的情況有著不同。

二人趕了一天路,當到了沙漠數千裡外的一座城池時,夜已深,便在此歇息下來。


這座城池名陽城,不知經歷過多少年的時間長流沖刷,以至城牆斑駁,歷史悠久的氣息在城中盡顯無遺。

走在人流稀疏的街道上,與繁華似錦的東方城比起來有天壤之別,但卻有另外一番滋味,逍遙皓天與韓衣都深感此座城池有著不凡之處。

「我覺得在這隱隱有種威壓在這空氣中瀰漫,令人情不自禁的會升起敬畏之意。」逍遙皓天將自己的感受道了出來。

韓衣深有體會,他點了點頭,道:「確實如此,方才還未入城時,從遠處觀看就令人覺得前方不凡,還有讓人望而生畏的大氣,那種感覺很難描述…」

「就像是一頭遠古巨獸卧在這城池中沉睡著。」

逍遙皓天一句話說完,韓衣登時瞳孔一收縮,那種感覺貌似就是如此,這是沉睡中的巨獸,若是蘇醒過來,那大氣那威壓恐怕會令自己二人直接匍匐在地。

二人相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絲驚駭,這陽城,絕不是簡單的一座舊城池,恐怕來歷不簡單,至少在以往的歷史中,這座城池地位絕不簡單。

「你有沒有感覺到,這裡靈氣比外面充裕。」逍遙皓天如今出奇的冷靜,對一些事物也極其敏銳,接二連三的發現一些不同之處。

韓衣施展了自身功法,也感應到真是如此,眉頭微皺起來,這還未尋到逐鹿戰場,就這麼一座城池也如此出奇,探尋的路恐怕會困難重重,難道來之前長輩三番五次的叮囑說一切不可強求,隨緣即可。

二人尋了間客棧歇息下來。

各自在房間內休息,韓衣躺在大床之上,登時吱呀作響,讓人很是擔心那床承受不住他的重量而崩塌。

為何這片土地會被遺棄?會被禁錮?

種種疑惑充斥在心頭,逍遙皓天努力的讓自己不再去想這些,躺在大床上慢慢的朦朧睡意襲來,就這樣熟睡過去。

回到異世界,逍遙皓天才把心神調整過來時間將不再是問題。驀地想到火魔獸還身負重創,或許在這異世界中能助它快速恢復。

想做便做,將火魔獸喚出,異世界當即發出微鳴的聲音,一道道如虹彩般的光澤向火魔獸飛去。

「呼…呼…」

火魔獸蘇醒過來,那雙可愛的大眼睛沒了往常的神采,顯得格外萎靡,發出虛弱的聲音。

逍遙皓天不由的心中一動,腦海中又再次浮現那名老者的模樣以及周達,雙拳緊緊攥著。

「你放心,那些人我絕不會讓他們好過。」

從異世界中出來,東方翻起了魚肚白。

逍遙皓天快速起身跑到韓衣的房間。

二人食過早餐之後,便離開陽城,向那片沙漠進發,尋找逐鹿戰場!

來到城門口,韓衣皺著眉頭回望了一下,嘀咕道:「為什麼我會有一絲不舍?且還有一種淡淡的憂傷…」

一旁的逍遙皓天聽聞瞳孔一收縮,驚疑道:「你說什麼?不舍?」

「呃…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情緒,仿似是在經歷生死離別,那種感覺好壓抑。」


逍遙皓天不知他此時又是什麼情緒,也不詢問,對方想說的時候自然會說。

二人相繼沉默下來,已經踏進一片荒蕪的土壤,偶有零星樹木,但都已經枯竭老死,一群烏鴉在老藤古樹上吱吱呀呀的叫個不停。

一輪金日高掛正中之時,能感覺到那不時的吹來陣陣微風中,夾帶著一些沙粒,顯然離那沙漠已經不遠。

二人皆是一喜,放快腳步前進著。

「咦,那不是可愛的韓弟弟嗎?」突然一道聲音在身後旁傳來,說話的人聲音有些嘶啞低沉,語氣且有點怪怪,分不出是男是女。

逍遙皓天轉頭望去,只見三名衣衫暴露的女子各騎著一匹駿馬,其中一人薄衣,擋不住那雙峰,擋不住那美腿,擋不住的風情,在這荒蕪的大地上,不失為一大亮點,嬌嬈撫媚都不及形容她,那雙美目仿似會勾引人的心神,望之就無法自拔。

冰肌玉膚,秀氣可餐,如沙漠中發現的一口清泉,讓人在這炎熱之下感覺到了那絲清涼。

以韓衣的個性,望見美女時一般都會假裝正經,可如今那慎重的表情,卻不似作假,「是你?!」語氣中略帶驚訝。

這樣玉貌花容的女子出奇的是一襲短髮,烏黑亮澤,那磁性聲音,配合她這裝扮她這容貌,十足的性感,只見她掩嘴洛洛洛的笑著,「韓弟弟,多日不見,你還是這般雄偉,真是讓姐姐想念。」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33章兩個不懂風情的呆瓜!!

見到美女,誰都會多打量幾下,逍遙皓天也不例外,只不過只看了幾眼就收了回來,聽到對方那雄偉二字,不免的望向韓衣。

「咦?原來這還有一位弟弟…」那女子打量起了逍遙皓天,見其毫不躲避的望著自己,嘴角還有一絲微笑,不禁有些吃驚,若是往常那些男人要麼不敢正視自己,要麼正視自己時的目光會是貪婪,可這少年卻不一樣。

「長的倒是一般,但是正好是姐姐我喜歡的類型,不知這位弟弟喚作何名?跟姐姐去遊山玩水如何?」女子明眸皓齒,一字一字的說著,再加上她挑逗的話,十足的誘人,會使人情不自禁想入非非。

逍遙皓天莞爾一笑,搖了搖頭,並未開口說話。

一旁的韓衣表情慎重,語氣嚴肅的低聲道:「不可小視此人,她真實實力在我之上,最重要的還是,她是魔道之人,名為楊蘭。」

「魔道之人?」這還是逍遙皓天第一次聽聞,方才有那麼一剎那,眼前的短髮女子身上所散發的氣息與封玲有些吻合,但不夠精純,這讓他不禁眉頭一挑,心中浮想連連。

韓衣點了點頭,隨後又低聲道:「我大概知道那兩個村莊是怎麼回事了,或許就是這些魔道所為。真沒想到這一次,魔道竟也打開了禁忌之門。」

「呵呵呵…兩位可愛的弟弟你們在議論什麼?是在誇姐姐漂亮嗎?」楊蘭掩嘴笑著,那雙勾人的美目閃動著,楚楚動人,讓人無不心動。她身後的兩名女子就顯得失色的多,且看她們的神情與舉動,似乎只是這楊蘭的侍女。

逍遙皓天突然為之一振,旋即驅散心中的那股無形的力量,圓目怒瞪而去,這魔道女子竟有如此妖術,一言一行就能攝人心魂。他趕緊轉頭望去,還好韓衣毫不為之所動,一臉正色,緊皺著眉頭,那本就細小的眼睛如今眯成一條線。

楊蘭顯然也有些驚訝,隨後搖了搖頭,無比嬌嬈的說道:「真是兩個不懂風情的呆瓜,姐姐不陪你們玩了。」話罷之後,她們三人騎著駿馬奔騰而去,留下一串塵土飛揚。

待到她們走遠之後,逍遙皓天才徹底鬆了一口氣,倒是韓衣顯得從容得多,連他都有些驚愕自己的表現,竟然對美女能有如此抵禦力,貌似是體內那道沉浸的力量影響到了自己。

「走吧,我們也繼續,別讓那些人先找到逐鹿戰場,不然到時候就什麼都沒了。」他說著,率先踏出步伐前進。

逍遙皓天緊隨其後,問道:「這一次神界來了多少人?」

「我所知的有百過人,而魔道…不得而知。」

「那就是說我上次見到的兩伙人,只不過是一小部分?」

韓衣點了點頭,臉色浮現一絲倨傲地說道:「像我這單獨一人,只此一家別無分店,哈哈哈…試問我這樣風流倜儻,英俊瀟洒的美男子又何須與他人結伴。」似乎意識到了自己還去邀請逍遙家相助的事情,臉色一滯,又道:「當然,除了你。」

逍遙皓天已經習慣這傢伙的玩笑,也毫不藏匿自己的幽默,不時的反擊著,一時之間,在這荒蕪的大地上響徹著一陣歡聲笑語以及對罵的聲音。

到了傍晚時分,終於望見了那片沙漠,同時也看見了一夥熟悉的人。

領頭的是青衣女子,四女一男,也望見了逍遙皓天這兩個熟人,當即除了那青衣女子之外,其餘四人皆怒視而來,尤其是那名男子,眼中的殺意盡顯無遺。

這男子與那三名女子亮出各自的兵器,正步步緊逼而來,恐怕是要一齊動手。

逍遙皓天望著那男子,眼底閃過不易察覺的森然,雙手一翻,霜之衰傷赫然出現,看似平常,卻暗涌蓬勃大氣,讓人不敢小視。

那三女一男臉色陰沉,尤其是那名男子雙目怒瞪著,本就蒼白如雪的大臉此時泛起一圈紅潤,不知是興奮還是過於緊張所致。

「你殺了趙大哥跟張環?」楚南齜牙咧嘴的說著,語氣極為不善,手上的那把長刀閃閃發亮。

「哼!定是如此,不然趙大哥與張環又豈會不歸來?這等廢物,跟他多說什麼廢話,直接殺了祭兩位大哥!」其中一名女子叫囂道,她說到趙大哥三個字時眼底閃過一絲悲憤之意,顯然是對那已死之人十分在意,有愛慕之心。

另外兩名女子也是如此表情,他們三男四女結伴而行,如今同伴被殺,又豈有放過兇手之說?

那青衣女子胡璐一直都未開口說話,不過其意已經足夠明顯,沉默即代表著那四人的行動也是她的意思。

韓衣踏前一步,攔在逍遙皓天身前,從背後拔出那兩把劍,鐺鐺碰撞了兩下,喝道:「你們是想要干架是不是?」

「韓衣這件事與你無關,我勸你還是不要多管閑事。」常言道欺軟怕硬,楚南便是如此,他清晰的記得當初張環被眼前這魁梧身材的男子打的節節敗退,鐵定是死在其手上。可如今他避而不談,誰叫這虎背熊腰男子家世不錯,而逍遙皓天卻不是神界之人,根本不用顧忌什麼。

韓衣還未開口說話,就被其中一名女子搶先,語氣略帶諷意:「韓衣我勸你還是閃開一邊,事不關己你就站在一旁高高掛起,莫要自找苦吃。」

此話一出,其餘兩名女子紛紛附和,她們當中也有家底不錯的,自然無需太過忌諱,再者有胡璐在身後撐腰,就算是殺了韓衣,韓家都不敢有多大的報復。

楚南本來有些心虛,誰叫他在神界無權無勢,就是自身實力不錯,才被選中邀請陪同胡璐到這片大陸尋找上古神器。如今有人在背後撐起了腰,他當即高昂著頭顱,說道:「我要為趙大哥跟張環報仇雪恨!你有種就跟我一戰。」

說著,指向了那不動聲色的逍遙皓天,看不出他臉上有什麼情緒波動。

「哼!想要動我兄弟,那就先過我這一關。」韓衣冷喝道,熊掌一般的大手抓著兩把劍,泛起微量的光澤。

楚南顯然還有些顧忌,見他如此,微微往後退了一步,突然感覺一道力量頂住了自己,當即喜上眉頭,咧嘴陰笑道:「你個廢物,我要與你決戰,敢於不敢?就你我二人!是男子就給我站出來。」

那道力量正是胡璐所散發而出,這意思顯而易見:有我在,無需懼怕這韓衣。

青衣女子的動作很小,但都被韓衣與逍遙皓天察覺到,二人原本還以為這胡家閨女會懂事些,會先詢問來龍去脈,再下定奪,沒想到也是蛇鼠一窩,徒有美麗容顏。

對於這樣的人,又何須多說什麼?戰他一戰又當如何?

正當韓衣準備要說什麼的時候,逍遙皓天上前右手搭在其左肩上,面對著此時不可一世的楚南語氣森然的只說了一個字。

「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