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後的畫山河手指在一點,一方硯台直接飛出,化為了鏡子,照耀出了李辰的面貌。

一看到李辰的面貌,畫山河的眼神頓時凝重起來,沒想到他竟然攻擊了李辰,李辰,毫無疑問是他最不想戰鬥的人之一。

能夠憑藉一己之力斬殺十八個先天強者,這種實力,可不是吹就能吹出來的,而是真正的強橫。

雖說在不久之前他也進入了先天境二重,和李辰境界一樣,可李辰連先天境四重的人都殺了兩個,他豈是對手?

「天雪派,果然都是該殺的貨色!」李辰臉色陰寒,一步步的向著畫山河靠近,讓畫山河眼神一緊。

「李辰,你能破開這幻境察覺到別人,證明你的確厲害,我也很是佩服,不過你和劍行雲的矛盾是你們的矛盾,和我無關,你何必要對我出手?」畫山河的聲音有些弱小,和李辰戰鬥,他是真不敢。

「我和你沒矛盾?」李辰冷笑一聲,看著畫山河說話,真是可笑。

看著那具墜落的屍體,李辰冷冷說道,「你和他,好像也沒什麼矛盾吧,但你卻殺了他,這你怎麼解釋?」

畫山河的臉色有些難看,到了這裡面,他就準備好了殺人,察覺到對方的氣息,他立刻就發動攻擊,要抹殺對方,而李辰現在問他,他卻不知道怎麼回答了。

「殺人,哪裡需要什麼矛盾?真要是想找矛盾的話,就憑你是天雪派的弟子,我就要殺你。」

李辰的身上的殺氣滾滾,身影緩緩的向著畫山河逼去,畫山河雙眼閃爍,寒光陣陣,在他的身上,一股浩瀚的氣息突然散發而出,一座虛幻的大山,出現在了畫山河的背後。

「想殺我,沒那麼容易!」

畫山河暴喝一聲,伸出手,在虛空中點了一下,頓時一座座虛幻山影開始向著李辰轟擊過去,似乎要把李辰的身體給轟成碎片。

李辰眼神冷漠,看到了那無數虛影,手掌拍出,一股恐怖的氣息爆發,強橫的真元直接連那層層疊疊的山影炸開,隨即就是轟隆巨響,隆隆不停。

「轟咔咔!」

山影或是炸開,或是成為了碎片,當全部的山影消失之時,李辰卻看到畫山河如同一道流光般,向著遠處逃遁而去。

「愚蠢之輩。」

李辰獰笑一聲,身影化作一道流星,快速無比,向著那流光追去。

在前面不停逃竄的畫山河感覺危險襲來,腦袋一轉,隨即他的眼中充滿了驚駭之色。

李辰,竟然這麼快就來到了他的背後,恐怖的刀氣衝過來,似乎要把他的身體給切成兩半。

「我死你也別想好!」畫山河怒吼一聲,一副巨大的山水畫向著李辰沖了過來,似乎要和他拚命。

「我倒要看看,你怎麼讓我不好!」

李辰的眼神中滿是寒意,刀,憑空落下,刺啦的撕裂之聲不斷傳出,一道白芒在天際閃爍,那巨大的山水畫被從中間撕開,讓畫山河的眼中劃過一抹震驚之色,李辰的刀,好恐怖。

「啊!給我滾!」畫山河看到那落下的刀芒,暴吼一聲,整個身體都好像化作了一副雄奇的山水之景,帶著一股浩瀚之意,要是砸向了李辰,肯定會受傷。

「勢!」李辰低喝一聲,身影突然間如風一般輕靈,畫山河的氣勢在浩瀚也不是充斥天地,總有空隙,李辰就在那空隙之中,根本就受不到畫山河的攻擊。

「你不是要殺我嗎,來啊!」畫山河怒吼一聲,釋放了全部實力卻攻擊不到李辰,李辰的身法太詭異了,明明就在眼前,卻抓不到。

沒有理會畫山河的叫囂,李辰手中的長刀越來越亮,鋒利的氣息,極為恐怖。

「死!」李辰冷喝一聲,滾滾的真元爆發而出,整片虛空,都被這股真元扭曲了一下,隨即一道刀芒橫空劃過,眼看就要把畫山河斬殺。

「嗖!」

可就在這時,一道細微的破空聲傳出,只見李辰的下方虛空處一團雲彩極速衝來,強橫的氣息沒有半點保留。

李辰劈出的刀微微一停,這人鎖定了他,是沖著他來的! 「畫山河,不要退!」

又是一道猛烈的吼聲傳出,上面,一團雲彩俯衝而下,撲向李辰,身上全部都是殺意,目標,還是李辰。

前面,還有上方和下方,一共三人,幾乎同時出手了,都想要殺掉李辰。

「死!」看到這種局面,畫山河也似乎不要命了,打消了後退的想法,向著李辰衝擊過去。

李辰的眼神極其的陰寒,頭頂上方和腳底下方的殺氣,都很濃郁,而此刻畫山河,也要和他拚命,李辰雖然有把握可以斬殺畫山河,但卻不能夠保證不被另外兩人的攻擊擊中,要是擊中的話,對他來說也很嚴重,因此,李辰不願在趁勢攻擊。

身體化作一道清風,李辰瞬間退了數百米,轟隆的爆炸聲響傳出,在李辰之前所處之地,空間都開始扭曲起來。

「幸虧我的身法快。」

李辰眼神冷漠,在這裡感應受到限制,被這樣突然偷襲,如果身法不夠快,很容易就被偷襲成功,就算他力量強又如何,別人就算力量不如他,但要是擊中了他,也照樣要他的命。

眼神冷漠無比,李辰身體漂浮在虛空之中,看清了眼前三團雲彩的真面目。

這三人,分別是天雪派的畫山河,暗影門的陳春鳳,以及柳孤寒!

陳春鳳,暗影門精英弟子第一人,他要殺李辰,很正常,柳孤寒,不知道什麼來路,不過他要殺李辰,也沒什麼奇怪,李辰是對他們威脅最大的,先幹掉李辰沒人會不同意。

三人的聯手攻擊都沒有殺掉李辰,臉色頓時都有些不好看了。

他們中,畫山河與陳春鳳都是先天境二重境界,柳孤寒則是先天三重,剛才的攻擊沒有殺死李辰,以李辰的強大實力想要再次對付,恐怕會有很大難度。

而在同時,艷陽江邊,那無數的人都抬起了頭,看著李辰以及和李辰對峙的三人,終於碰撞到一起了,李辰,一人獨斗三大天才,不知道最終結果會如何?

另外,眾人在下面,還可以清楚地看到其他人的身影,三十三個人,此刻已經死了有十幾個,被直接抹殺,進入裡面的人,沒一個是善良之人。

在李辰的腦袋上空,一道美麗的身影似乎是在尋找李辰,來回飛行感應著,不過當她剛剛有些感應的時候,一道身影卻擋在了她的面前。

原武玄皇朝九大禁軍統領之一,黃戰。

「那小子的女人!」黃戰眼神一閃,臉上露出冷意,飛仙,是李辰的女人,而李辰,搶了他黃戰的女人,岳韻兒。

飛仙本來不想理會面前的人,不過當她感覺到黃戰眼神中的冷意,身上立刻就散發出了一股炙熱的氣息,向著黃戰撲去。

「就這點熱量?」黃戰獰笑,上次被李辰激將,后被言語點撥領悟,黃戰閉關修鍊了很長時間,領悟之後的修鍊,也直接讓他的境界再次突破。

現在他黃戰,是先天境四重境界,在這些人之中,境界就屬他最高,無人能比,畢竟天雪十大守護者沒有進來。

「李辰,你搶走了我的女人,那我便搶走你的女人,等再見到你的時候,不知道你是什麼表情?」

黃戰神色猙獰,他閉關突破境界之後,又去找過岳韻兒,可對方的心中,根本就沒有他的位置,只有一個李辰,就算他的境界更強了,岳韻兒依舊不理他。

黃戰,他討厭李辰,討厭到了骨子裡。

這時,一道輕響突然間傳出,黃戰眼神一閃,向著自己身後看了過去,隨即他感應到了一道身影。

眉頭皺起,黃戰的眼中閃過一道冷芒。

葉狂看到黃戰和飛仙不由呆了一下,隨即臉上露出了一絲帶有深意的笑容,道,「隨便你們,不關我事。」

聽到葉狂的話,飛仙身上一股極度炙熱的氣息向著他衝去,不過葉狂也沒在意,又笑了一下,「我去其他地方殺人了,黃兄是吧,你可別敗給一個女人啊。」

說完,葉狂又飛到了另一邊。

他的境界是先天三重,感應力也極強,早就知道了這裡是蒙蔽感應力的地方,不過憑藉他的本事,找到其他人進行擊殺還是很簡單的。

不過飛仙卻不知道,她要找的人,就在她的腳下數百米。

李辰和三人僵持著,在他的身體周圍,隱隱有著一股刀氣呼嘯之聲,恐怖無比,攪動風雲。

畫山河,陳春鳳以及柳孤寒,三人身體分開,把李辰呈三角形圍住,他們,沒有一個人敢輕敵,李辰的力量擺在那裡,沒人敢小瞧。

「被籠罩在幻境之中,或許這時候的我正被那操控幻境的人觀察著,手段要保留,不能暴漏。」

李辰腦中劃過一個念頭,不過他只想對了一點,的確是有人在觀察著他們,不過不是一個人,而是所有人,都能看到他們在其中在幹什麼。

「你們三個,都會死。」

李辰嘴裡吐出了一道聲音,冷漠無比,這聲音伴隨著一道殺意,滾滾的向著三人撲去。

「你是在做夢。」柳孤寒在李辰的正前方,神情寒冷,同時對著陳春鳳以及畫山河道,「咱們幾個,都不要保留實力,先把他殺了,除掉大敵!」

「正有此意!」另外兩人一點頭,面對李辰,他們本來就不敢留手,在畫山河的身上,雄奇瑰麗的山水虛影把他籠罩,讓他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指點江山的君王,極其的霸氣。

陳春鳳的身上,則是閃耀著一道道灰色光芒,不過這灰色光芒,卻蘊含無數幻象以及無數殺機。

「殺了他!」

柳孤寒大吼一聲,頓時三人的身體同時向著李辰沖了過去,殺氣騰騰。

「轟隆!」

畫山河踩著虛空,讓虛空都迸發出了混亂氣流,雖然身上有著山水之影,看起來笨重,但他的步子極大,竟然一步就跨到了李辰的身前,恐怖的拳頭夾雜著山石之影向著李辰砸去,充滿了無窮的霸道氣息。

李辰手臂一甩,長刀劃出,殺氣滾滾,轟隆的爆炸聲響起,畫山河身上的山水虛影破碎了不少,然而在下一刻卻又再度凝聚,虛幻的影子把崩裂的缺口再度覆蓋。

柳孤寒和陳春鳳也同時到了,柳孤寒手掌帶著一絲陰寒的氣息,向著李辰的後背拍去,而陳春鳳的灰色光芒卻帶著無窮的幻象和殺意。

勢,一切皆是勢!

李辰的身體輕微顫抖了一下,隨即就隨著虛空亂流一起搖擺,瞬間又後退了幾百米,快的難以形容。

不過柳孤寒三人早就知道李辰不好對付,臉色不變,只是稍微調轉了方向,便再次向著李辰衝擊過去,快速無比。

李辰的眼神瞬間變得冷漠至極,泯滅一切感情,刀氣呼嘯之聲越來越強,整片天地都似乎被一股刀氣籠罩,這股刀意,似乎要破壞一切。

「死!」

一聲冷喝,李辰的刀橫空劈出,帶著一股霸道之意,虛空中,一道橫貫天地的長刀,從虛無中出現。

轟咔咔的巨響接連響起,整片虛空都混亂了起來。

「我為山河!」畫山河臉色一變,隨即腳步向前邁出,身上的山水虛影再度匯聚,化作了一座座實體的能量山河,擋在了那。

「攻擊我來擋,你們宰了他!」

畫山河大吼一聲,無數的山河虛影轟向了那長刀,似乎在拚死抵擋。

「喀拉!」

虛空混亂的越來越厲害,畫山河施展的能量山河全部被斬碎,巨大的能量接連爆炸,恍若末日。

「山河降世,獨霸一方!」

畫山河再度怒吼,身體在虛空中牢牢站立,無窮的山水能量體被斬碎之後再度成形,無窮無盡,李辰破碎一個,就蹦出來兩個。

「殺啊!」

柳孤寒和陳春鳳都高聲怒吼,殺意雄厚無比,很快就到了李辰身邊。

畫山河都為他們牽制住了李辰的攻擊,他們豈能不珍惜這個殺李辰的絕世良機!

「吼吼吼!」

白色的光芒突然爆發,無盡的冰晶飛快凝結,向著兩人包裹而去,瞬間就把柳孤寒和陳春鳳的身影冰凍住。

鋒利的氣息從柳孤寒的身體中閃現,破壞著籠罩在身上的冰晶,不過陳春鳳的實力有些弱,破碎冰晶的速度慢了一些。

「給我死!」

雪白的刀芒驀然閃現,宛若流星在虛空中劃過,陳春鳳剛剛破碎了身上的冰晶,就感覺脖頸一涼,不敢相信的摸了摸自己的脖頸,隨即他就感覺自己的意識越來越模糊。

「滅!」

李辰一聲低喝,陳春鳳的身體猛然一震,隨即他就看到了自己的身體疲軟下來,天地開始旋轉,最後,一片黑暗,他的身體,消失在虛空之中。

死了。

畫山河的身體無比穩定,可他的內心卻在瘋狂顫抖,李辰的力量,太恐怖了,只要被他抓住了一個機會,剎那間就會死亡。

冷冷的看了畫山河一眼,李辰笑了一聲,既然你防禦力這麼強,那我就不管你了,先把另外兩個幹掉再說。

「敢偷襲我?」李辰盯著柳孤寒,神色寒冷無比,無窮的冰晶在身周不停的凝結著,很快就充斥了一方虛空,陰寒的氣息極為濃郁。

柳孤寒看到李辰那冷漠帶著殺意的眸子心中也開始後悔,但剛才畫山河與李辰戰鬥,那個機會簡直太好了,他不想錯過,想著先殺李辰,除掉一個勁敵,可惜,三個天才高手的聯合攻擊,卻沒有成功,此刻還被李辰反殺了一個。

「接下來死的就是你了。」

李辰眼神寒冷無比,巨大的冰晶破空而出,那無盡的寒氣和虛空中的亂流融合到了一起,形成了一片牢籠,同時,一部分的冰晶開始自己融合,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冰晶神猿,渾身透明,雙眸血腥。

這已經不是武體了,而像一頭真正的妖獸。

「殺!」李辰低喝一聲,巨大的冰晶神猿向著柳孤寒衝去,柳孤寒眼神一變,隨即身體竟化作了一道流光逃竄。

堂堂先天境三重的柳孤寒面對李辰,竟然怕了,直接逃命。

「勢!」

李辰冷笑一聲,身影好像融入了空氣之中,快到極致,對著柳孤寒就是一刀劈下,柳孤寒身體一抖,猛然回身,對著那刀光轟出一拳。

「吼!」僅僅是這瞬間的停留,冰晶神猿就沖了過來,巨大的冰晶手掌直接把柳孤寒抓住,隨即向著嘴巴扔去。 柳孤寒神色大變,恐怖的真元之力向著冰晶神猿衝擊過去,同時鋒銳的力量不停破碎著冰晶神猿抓住他的手掌。

可他,卻忘了李辰的存在。

剛才他們三人攻擊李辰一個,不過現在,他一個人,要應對李辰和一頭恐怖妖獸的同時攻擊。

「死!」

一道閃亮的刀芒從虛空中劃過,鮮血噴洒,柳孤寒的身體一下頓住,隨即整個腦袋都被冰晶神猿一口咬了下來,被殘忍的殺掉。

畫山河的身體頓在了虛空之中,山水虛影依舊包裹著他的身體,可此刻的他卻沒有了半點信心。

他有些不懂,為什麼李辰僅僅是先天境二重境界,卻可以殺先天境二重,甚至先天境三重的人都這麼簡單,他有種感覺,李辰根本就沒有發揮全力。

李辰,還有很大的力量保留。

可就算這樣,他們三人,世人眼中的天才,卻對付不了李辰一個人,無論是速度,力量,還是反應,他們都比不上李辰,他畫山河的防禦力雖然極強,可他知道,要是單獨面對李辰,就算他真是一座山脈,李辰也能把他碎了。

當李辰的眼睛看向他的時候,畫山河的臉色無比蒼白,這麼快他就要死了嗎? 媽咪這位帥哥是爹地 他還有很多的抱負,很多的願望。

越是這樣想,他的臉色就越白,心中也越恐懼。

他好不容易才達到了先天境的境界,成為天雪派精英弟子中的第一,被眾人敬仰,佩服,而且他的未來,光明無比,這種情況之下,他畫山河豈會甘心受死?

畫山河不甘心死亡,也害怕死亡,尤其是看到柳孤寒的腦袋都被咬掉,然後身體消失在虛空之中,畫山河第一次感覺到生命是如此的弱小,他的命,好像已由不得自己掌控了。

「李…李辰,你放了我,以後你就是我的主人,你讓我幹什麼我幹什麼!」畫山河看著李辰,顫抖著說道,「哪怕叛出天雪派都行,只要你不殺我。」

李辰的眼中劃過了一絲冷笑之色,這就是天雪派所謂的精英第一,這種精英,就是一頭白眼狼,打怕了他,他什麼都干。

「天雪派,我自己會對付的,用不著你了。」李辰冷冷說道,那頭恐怖的神猿跟在他的身後,血紅色的雙眼俯視著畫山河,讓畫山河的身體瘋狂顫抖了起來,柳孤寒都被這神猿咬掉了腦袋,他畫山河,更不是對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