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女乾和強女幹從理論上來講都是一樣一樣的。

錢多多知道杯子裏的酒被做過手腳,但他還是喝了下去,不爲別的,就是想逗逗張猛,此時的錢多多吸了一大口氣,然後將氣嚥了下去,通過內氣調節,錢多多成功的將胃中的酒水揮發,經過毛孔,通過汗液排出體外。

錢多多用了十秒鐘的時間做好一切,隨後拿起兩個酒杯,倒滿,遞給張猛一杯“我敬你。”說完別將杯中的酒乾了。


張猛端着酒杯看向錢多多,意想中錢多多喝了一杯酒就倒的劇情並沒有實現啊,難道是藥過期了,沒有作用了?還是還沒起作用?

張猛把杯中裏的酒喝掉,錢多多立即又倒上一杯,也不說話,等兩人又喝掉,錢多多再倒上,很快,一打啤酒喝完了,又叫服務員送來一打,兩人接着喝,都不帶休息的。

很快,桌子上擺滿了酒瓶,所有妹子都睜大了眼睛看着兩人,真是兩個酒神啊。

張猛的腦袋已經開始犯暈,錢多多則是什麼事沒有,他喝的並不比張猛少,只是他會通過內氣調節胃內的酒水,在酒精揮發上腦之前,將酒精通過汗液排出體外,也就是說,錢多多喝的不是酒而是水。

張猛起身去了一趟廁所,回來的時候兩眼通紅,分明就是吐了的結果,還硬說沒事。

終於,在張猛從廁所回來又喝了不知多少杯的時候,張猛就感覺胃裏一陣翻騰,喉嚨處更是感到一陣酸味,酒水從張猛嘴裏噴了出來,順帶着絲絲血跡。

所有妹紙睜大了睜大了眼睛,感概萬千,無非這就是男人們常說的

“感情深,喝吐血?” 張猛面色如豬肝。

錢多多嘴角上揚,幫張猛拍着後背,一副我倆是好基友的表情。

此時的張猛,意識已經非常模糊,靠在沙發上,閉着眼睛,好像睡了過去一般。

林天雅看了眼時間,已經晚上十點多,便站起身,跟大家告別,走出了包廂。

錢多多也沒再客氣,跟着林天雅走出了包廂。

在門口,錢多多將車鑰匙遞給了趙敏,走向了路邊的綠化帶處,手指在腹部輕輕一點,錢多多彎下了腰,酒水從錢多多的嘴裏噴了出來。

“他也不是萬能的哈。”林天雅看着錢多多,漏出了一個無奈的表情“我還以爲他真沒醉呢!”

“喝那麼多,不醉纔怪。”

事實表明,錢多多真的沒醉,喝下去的酒如同水,只是喝了這麼多水,不難受纔怪,剛纔錢多多從KTV走出來的時候,就聽到肚子裏有水盪漾的聲音,所以他選擇了吐,將喝進肚裏的水吐出來。

錢多多吐了一大灘,然後回到了車旁,也沒管兩女,坐進了車裏,躺在後排,閉上了眼睛。

趙敏做到了駕駛位置,林天雅做到了副駕駛,將車駛向了別墅。

星期八KTV內,幾個妹子慌亂了手腳,不知所措的看着躺在沙發上的張猛。

有的去藥店買了解酒藥,有的給張猛灌下去了葡萄糖。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好多妹紙電話都開始響個不停,此時已經接近午夜了,所有妹紙還都在陪着張猛,或多或少的存在另類想法。



此時的錢多多已經在熟睡之中。

張猛醒了過來,腦袋沉的要死,依舊很暈,當他沒有在妹紙中看到林天雅的身影時,他明白這次又被刷了,本來計劃挺好的,卻半路殺出來個錢多多。

張猛咬緊了牙,晃晃悠悠的走出KTV,坐進保時捷911內,發動了汽車,掉頭就走。

車輛剛剛起步,突然從KTV跑出來一個妹紙,叫住了張猛“張少,你喝了那麼多酒,我送你吧。”

妹紙眨了眨眼睛,並伸出香舌舔了一下嘴脣。

張猛看的癡迷,一團火至丹田升起,連忙點頭答應。

張猛坐到了副駕駛,妹紙坐上了駕駛座,911緩緩駛出,張猛看向了妹紙,淡淡開口“你家我家還是如家?”

“說什麼呢你,張少。” 甜寵百分百:電競大神來抱抱 ,小聲說道。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張猛雖然現在有些迷糊,意識卻還是清醒的,眼下有羊自如狼口,自然是有事,張猛並不是矯情的人,說話也很直接。

此妹子名爲喬馨馨,來送張猛自然是有事相求,現在張猛說話如此直接,她也就坦然了,開口說道“我男朋友在你家公司工作,最底層的保安,希望張少能打聲招呼…”

張猛大驚,這尼瑪都有男朋友了還來幹蛋?

喬馨馨見張猛一時沒有反應,繼續說道”我想張少肯定會幫我這個忙吧,打聲招呼,能當個保安隊長也成,不然現在的工資根本不夠過日子的。“

”哦。“張猛恍然大悟,將手伸到了喬馨馨大腿上,輕輕說道”這招呼好打啊,一句話的事,只是…只是….“

”招呼不會讓你百打。“喬馨馨紅着臉將手伸到下面和張猛抓在了一起,把張猛的手放到自己胸前,嬌羞道”今晚張少隨意…“

原來是爲男友登位而賣身的一齣戲。

911停在了路邊,喬馨馨和張猛摟在了一起,親親摸摸,好不熱鬧。

另一邊,張猛老子旗下的公司地下室。

一年輕小夥坐在監控室內,目不轉睛的盯着面前大大小小的屏幕,整棟大樓的畫面盡收眼底。

這時,門開了,一中年男子走了進來”孔德強,今天你回去吧!“

”啊…“孔德強站了起來,驚恐的看着中年男子”隊長,今天該我值班啊,公司是不是….是不是不打算用我了?“

”想什麼呢你。“被稱作隊長的中年男子走到孔德強身旁拍了拍他肩膀”上次我值班的時候有事是你替我的,現在我也沒什麼,我替你一次了。“

”不用,不用。“孔德強搖手”我在這裏就行。“

”回去吧,別讓你女朋友一個人在家等急了,你也是挺不容易的,我跟上面反映了,下個月給你加薪。“

”謝謝。“孔德強連忙彎腰點頭。

”嗯,回去吧。“中年男子衝孔德強揮了揮手,便做到了孔德強剛纔做的位置,盯着屏幕看起來。

孔德強摸了摸腦袋,也沒在廢話,走出了地下室,此時已經是午夜,他廢了好久的功夫才找到一個還營業的超市,買了些夜宵,快步走到路邊公交站點,等最後一班公交。

保時捷911內,張猛將手伸進了喬馨馨的裙子,卻被喬馨馨一把抓住”去我家吧,我男朋友今天值班,晚上不回來的。“

”嗯,去你家。“此時的張猛欲。火滾滾,那還在乎去哪裏,能儘快發泄一下就是了。

911再次啓動,在某個小區的樓下停好,車內一對男子又是親摸,之後才走下車,朝樓上走去。

喬馨馨所住的房子是和男友租的,也就是一百平左右,張猛不管這些,剛進門就將喬馨馨抱了起來。

兩人再一次的吻到一起,這一吻可不得了,吻的天昏地暗,吻的兩人身上衣服都沒了。

張猛將喬馨馨抱緊了臥室,很快臥室內就傳來一陣陣銷魂的shen吟外加男人喘粗氣的聲音。

夜已深,也很靜。

一個領着夜宵的男子走進了小區,在自家樓下他看到了一輛911,不由得發出一陣感概”什麼時候我也能買上一輛這車,帶着鑫鑫環球旅遊啊。“

孔德強站在保時捷旁邊,擡頭看了上去,燈還沒關,看來鑫鑫還是那麼膽小,一個人在家睡覺都不敢關燈的。


他拎着夜宵走了上去,在門口掏出鑰匙將門打開就聽到了一陣shen吟,孔德強愣住了,眼睛盯着臥室,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半晌,聲音依舊傳出,孔德強輕輕關上了門,攝手攝腳的來到臥室門口,將耳朵貼在了門上。

”快點,快點啊..“喬馨馨的聲音從裏面傳出”啊….慢點..輕點."

“小。婊。子!”一個男子的聲音又從裏面傳出。

孔德強手裏的夜宵掉到了地上,身體也跟着軟了下去,蹲坐在門口,眼神變得空洞,他想不通那麼文靜的喬馨馨居然能搞出這種事情來。

兩人的聲音聲聲入耳,孔德強感覺自己再也聽不下去了,此時的他很生氣,生氣喬馨馨騙了自己,自己對她那麼好,她卻趁自己不在的時候給自己戴綠帽子。

孔德強擡手呼啦了一下頭髮,起身走到廚房抄起一把菜刀,朝着臥室走了進去。

他要教訓教訓一下臥室內的狗男女! 從客觀上講。

喬馨馨的出發點是對的,但行爲是萬萬不提倡的。

此時的兩人,已經達到了巔峯,那會意識到有人正在一步步靠近。

突然,張猛身子抽搐了兩下,趴到了喬馨馨如鯽魚搬光滑的身上,喬馨馨強忍着身上的壓力,將張猛摟在了懷裏。

就在這個時候,門開了,孔德強拎着一把菜刀衝了進來,一進門就看到了牀上的一對狗男女,頓時火冒三丈,舉起菜刀衝向了兩人。

喬馨馨隨着聲音往門口看了一眼,正好看到拎着菜刀的孔德強,大叫一聲“啊…..”飛快的張猛從身上推了下去。

張猛此時正一臉陶醉,哪會想到喬馨馨會有如此舉動,完全沒有任何防備,直接被喬馨馨推下了牀,在下牀的一瞬間,他看到了孔德強,頓時一萬頭草泥馬從心中奔騰而過,這個拿菜刀的是個什麼玩意?從哪冒出來的?喬馨馨不是說他男友今天值班不在家的麼?

即使有再多的疑問,張猛也知道自己被捉女幹在牀了,一個機靈,就要從地上爬起來,只是孔德強這時已經到了,怒憤沾滿了大腦,小腦更是不受控制一般,手裏的菜刀朝着張猛砍了下去。

張猛做這種事並不是一次兩次,但被捉女幹還真是第一次,雖然不知道該怎麼辦,眼下有菜刀砍過來,他的第一反應還是躲,張猛在地上打了一個滾想要躲過,不過還是慢了一些,菜刀劃在了張猛的胳膊上,在胳膊上劃出一道深深的傷口。


“臥槽。”張猛罵了一句街,捂着胳膊繼續翻了一個滾,光着身子就要往外跑。

“NND。”孔德強大罵了一句,撇了眼蜷在牀上的喬馨馨就追了出去“俺要剁了你。”

張猛沒有想到孔德強還會再追出來,一時更有些不知所措了,他並沒有選擇往外跑,畢竟現在光着身子,而是跑到客廳抄起了茶几上的一把水果刀,指向了孔德強“我給你說,你別沒完沒了,要多少錢你開口,我給你。”

“我要你的命。”孔德強怒吼了一聲,舉起手裏的菜刀朝着張猛腦袋砍了下去,此時的他,憤怒湮沒了理智,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只知道現在自己很生氣,他必須讓這個男人在面前消失。

張猛通過孔德強的表現猜出了他的心思,捂着胳膊往後退了一步,孔德強這一刀砍空,再次舉起要接着砍,此時的張猛卻突然又向自己靠近了一步,手中的水果刀在燈光下閃閃發光,朝着自己的胸口刺了過來,速度極其快。

“茲…”刀子入肉的聲音傳出,孔德強睜大了眼睛,高高舉起的菜刀掉到了地上,他低頭,看着胸口直留下把手的水果刀,喉嚨上下翻動了一下,一口鮮血從口中噴出。

劊子手的征途 你…你…”

孔德強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指着張猛,話還沒說出來就倒了下去,呼吸還在,只是在一點點的減弱,他可以明顯感受到自己的心臟頻率越來越慢,呼吸也變得困難起來,他眼睛睜的老大,嘴微張,兩聲乾咳,鮮血再一次噴出,孔德強腦袋歪向了一側,沒有了呼吸。

水果刀刺穿了孔德強的心臟,孔德強就這樣死了。

捉女幹不成反被捉,他死不瞑目,到死還是睜着眼睛。

“啊….”

喬馨馨抱着腦袋尖叫了起來,她剛走出門就看到孔德強倒在地上,然後噴出一口血,挺直了身體。

驚叫過後,喬馨馨飛快的跑到孔德強旁邊,將孔德強的腦袋摟在懷裏“強子,強子,我是馨馨,你醒醒,我是馨馨。”

喬馨馨淚流滿面,抱着孔德強失聲痛哭。

張猛站在原地,保持着剛纔的姿勢,一動未動,身體開始顫抖,胳膊上的傷口涌出大量血跡,張猛就像是感受不到痛一般,靜靜的看着地上的孔德強。

他只是想正當防衛一下,卻失手殺了人,他怕了,前所未有的怕,目瞪口呆,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喬馨馨抱着孔德強哭了一會,就把目光看向了張猛,雙眼佈滿血絲“你殺了他?”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張猛回過神來,吞吐說道“我只是正當防衛,怎….怎麼會想到…想到這樣。”

“你殺人了?”喬馨馨站了起來,面對張猛,吼道“你要上法庭,你要坐牢,你要爲你所做的一切付出後果。”

“不是..我…我這。”張猛啞口無言,一時不知該說什麼,喬馨馨繼續說道“我不管你的家庭有多好,你終究要付出代價的。”

“我…”張猛依舊啞口無言,思索了片刻,擡頭說道“你別說出去好不好,只要你不說出去,我給你一大筆錢,讓你以後過上幸福的生活,或者…或者我娶你,你別說出去好不好。”

此時的張猛,慌張的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喬馨馨愣了一下,回頭看了眼地上的孔德強,眼神空洞,淡淡開口“你去穿好衣服,咱們把屍體處理了。”

“啊…”張猛愣了。

“我說咱們把屍體處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