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了,很近了。

安林燃燒一切,雙眸炯炯地看著前方。

這時候,一個同樣停留在暗影的女子,拉開了一扇木門,門後有著淡淡的金光。

海洋天神的攻擊再次襲來。

安林和許小蘭的身形再次被暗黑吞沒分解。

「呵呵……又來,我看你還能夠使用幾次這等逆天遁術。」海洋天神手持海洋金叉,冷笑道。

「不對!」天空天神在女媧釋放木門的時候,就感知到了極其細微的兩界波動,臉色劇變起來。

「有其他創世神靈在場!」天空天神驚呼道。

此言一出,其餘三位至高天神也都是臉色大變。

這時候,一個黑袍女子,開始被四大至高天神所感知。

「是女媧!」

「女媧,你想與天為敵嗎?!」

「給我立即停下!」

至高天神的怒火豈是那麼簡單的,形成的恐怖壓迫力,若是弱點的創世神靈,說不準雙腿就要發抖了。

但那個披著黑袍,目光清澈溫潤的女子,依舊靜靜地站立著,等待著安林的到來。

黑暗涌動,安林出現在女媧的面前。

許小蘭高興極了,她終於知道安林的打算了,原來早有女媧在此接應,他們可以逃到女媧創造的世界中去避難!

然後,她就感知到自己的身體有了一股力量,將她拋向那扇光門,而且渾身力量被封鎮,根本做不了抵抗。

許小蘭轉頭看向安林,看到的卻是安林那滿是不舍和歉意的目光,她似乎明白了什麼,瘋狂掙扎大喊:「不……不要!」

安林目光滿是溫柔,道:「等我回來。」

許小蘭眼眶滿是淚水,身形漸漸被兩界光門吞沒。

女媧看著安林,朱唇輕啟,動了動,終究沒有將藏在心底的某句話說出,直接轉身離開。

「安林……保重。」

一個宛如泉水沁人心脾的聲音流淌而出。

光門也在這一刻快速收縮,消失不見。

原本因為看見女媧突然插手,差點氣急敗壞跳起來罵娘的四位至高權柄天神,看到安林僅僅是將許小蘭拋進去,自己卻不逃,瞬間就傻眼了。

什麼情況?

他為什麼不逃?

明明之前很想逃,現在卻不逃,原因只有一個了。

女媧不想他逃……

搞了半天,原來女媧特么的是隊友啊!

這個事情的發展也太戲劇了,四大天神陷入狂喜之中。

不過,它們想到戲劇,又想到自己的道之本相被逼了出來,不也挺戲劇的嗎,它們還有什麼資格笑別人……

如此一想,天空和海洋又笑不出來了。

它們開始對著安林怒目而視。

其實,許小蘭跑了,他們可以接受,但若是女媧將安林也拉了進去,它們保不準使用極端的力量,也要將安林從女媧的世界中再次揪出來,安林在他們心中,已經是必須要死的存在。

「真是讓人感動的場景啊,死前也要讓自己的道侶先活下去……」生命女神笑容滿面地朝安林飛來。

「我就說這樣的逃跑不合理,原來是打著這樣的想法。」光明天神渾身釋放著耀世光芒,緩緩而來。

「安林,你已經做完最後一件事了?我可以送你上路了吧?」海洋天神手持金叉,腳踏海洋而來。

「你已經無處可逃,認命吧。」天空天神那巨大的臉,已經遮蔽了安林上空的天空,任何的一切都逃不過它的法眼了。

安林看著四大至高天神釋放的源源不斷的威勢,笑了起來:「我安林一生創造了那麼多得奇迹,最不相信的,就是認命而字,你們還沒資格決定我的命,就算你們是天,也不行!」

轟隆!!

黑暗如墨般衝天而起。

「你們要戰就一起上。」

「我安林不怕你們!!」

安林對著天空揮斬出了彷彿要吞天滅地的驚世劍芒!

蒼白色的天空之光,金色的光明之力,綠色的生命能量,深藍色的海洋之水,在這一刻瘋狂和黑暗碰撞在一起。

天地震動,蒼穹泣血。

滅世一般的戰鬥再次爆發。

無數的強者,都在觀看著這一場戰鬥,觀看這一場最為可怕的隕落之戰。他們都悲戚不已,甚至失聲痛哭,因為這一場戰鬥,意味著一位頂天立地的戰神,將永遠離他們而去。

他們都知道,這很有可能是安林最後的高光時刻了。

一刻鐘后。

一個傷痕纍纍的身形墜落大地。

安林氣息萎靡到了極點,渾身滿是傷痕,兩條手臂盡斷,一條腿也變得殘缺了起來,胸口密密麻麻都是血痕。

他終於用盡了力量,四位至高天神就這樣俯視著他,眼神之中滿是冷漠和無情。

「叮咚。」

「檢測到宿主瀕臨死亡。」

「是否願意獻出五分之一的生命,宿主將擁有無法想象的力量。註:此次祭獻生命之後,宿主將永久死亡,抹除存在,重歸天道……」

系統的聲音從腦海之中響起。

這些話,蘊含的信息量實在太大。

這時候,天空上,至高天神們的攻擊再次降臨,遮蔽了蒼穹,死亡籠罩安林全身。

「我……」安林艱難開口。

突然間,一個裂縫出現。

一根纖細白皙的小手,抓住了安林的衣服。

「安林巨人。」

清脆悅耳,恍如天籟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終於還是要死了嗎?

終於還是走到這一步了嗎?

原來用了最後五分之一生命,真的會死。

真的會被抹除存在。

系統是不會對他說謊的。

可是很不甘啊……他還叫許小蘭等他回來呢,如果他不回來,許小蘭一定會一直等下去,等破無盡歲月,孤獨無數歲月,所以他不能失信,不能死,絕對不能死……

安林無比強烈的願望,無比強烈的信念,在這一刻彷彿衝破了什麼桎梏。

他身前的虛空,突然裂開一道扭曲的裂縫,一個白嫩纖細的小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領。

「安林巨人。」

清脆又悅耳,彷彿世間最美好的聲音。

就這樣在安林的耳畔中響起。

那是久違了的熟悉的聲音。

「小娜?」安林瞪大了雙眼。

他還未來得及激動,那個小手就已經突然用力,將他拖入了那道扭曲的裂縫之中。

四大至高天神看到這一幕,全都炸了。

「不……!為什麼還有創世神靈?!」

「快!天空,快制止她!」

「決不能讓安林給逃了!!」

轟轟轟!!!

至高權柄天神的攻擊已經轟然落下。

大地被恐怖的能量洗禮了一遍,但那道裂縫早已經消失不見,整個天地都失去了安林的氣機。

「不可能的,到底怎麼回事?」生命天神臉上滿是困惑和震驚之色,「那個女創世神靈是誰?」

「為何那個創世神靈神能有不知鬼不覺接近我們的本事?」光明天神亦是滿臉困惑,還看了一眼天空天神。

要知道,天空天神現在可是道之本相的狀態,竟然能夠瞞過那個狀態的它,這等多強悍才能做得到。

海洋天神依舊提著金叉,在安林消失的地方亂刺。

方圓上百里的虛空都被金叉刺得稀巴爛,混沌滅絕的亂流在周圍肆虐,但依舊無法平息海洋天神的怒火。

「動手啊,你們,千萬不要讓安林給逃了!」

「我們就差一點,就差一點啊!」

「天空,你為何不留住他們?!」

海洋天神近乎咆哮地開口道。

天空天神臉色很難看:「我……我留不住他們……」

「對方創世大世界的坐標總該知道吧,我們順著這個點,強行破開兩界壁壘,去他們的世界把安林殺了。」光明天神道。

「可這樣我們會遭受嚴重反噬……」生命女神道。

「我們沒退路了,安林的強大你們也能感受得到了吧?這是殺死安林最好的機會,就這樣干!」海洋天神十分堅決道。

於是,三位至高天神都將目光轉向天空天神。

天空天神的臉色依舊很難看:「我……我定位不到她的坐標,不僅如此,她打開兩界通道的坐標,就是那條裂縫,我現在竟然也無法感知定位了……」

海洋天神:「???」

光明天神和生命天神也都是一懵。

他們都不可置信地看著天空天神,感覺在看著一個假天空天神,執掌天空和界域的至高神,在道之本相狀態,竟然連一個創世神靈的坐標都無法找到?

開什麼玩笑啊!!難道就這樣讓一個不知名的創世神靈,在他們四位至高天神的圍殺下救下安林,然後揚長而去?

「嗯……我可以找到女媧世界的坐標,要不我們去抓天雀神女?」天空天神也覺得很尷尬,強行說些話挽尊。

「呵呵,為了抓一個天雀神女,就承受一位頂級創世神靈大世界的天道反噬?我們是瘋了嗎?」海洋天神冷笑道。

於是,場面又安靜了下來。

眾至高天神看著眼前空蕩蕩的場景,臉上又變得火辣辣的。

這個地方,多留一秒都感覺是尷尬。

四個至高天神圍殺,竟然到頭來一場空,這要是說出去,天的臉都要被它們給丟盡了!!

但是,這事根本不用說出去。

因為大家都看到了,這事也註定會傳遍整個大陸。

藍小倪站在月桐神城的牆頭,心情從地獄重返天堂,激動得喜極而泣,有些哽咽地向全城通報消息。

天雀神女被女媧救走,安林宗主也被神秘創世神靈救走,至高天神圍殺計劃宣告失敗了!

消息一出,全城沸騰!

一個個的強者對天高呼,興奮得滿臉通紅。

一個個將士互相擁抱,釋放著心頭的喜悅。

有的甚至跪倒在地,嚎啕大哭起來,一邊哭一邊笑。

連他們也不知道,安林竟然在他們心中佔據了如此重要的地位,安林的生死遭遇竟然能夠如此牽動他們的神經。

萬幸,結果是好的,安林終於逃脫了四大至高天神的圍殺。

這對他們來說,真的太好太好了,這可比讓他們打一場驚天動地的勝仗還要興奮。

破天聯軍們在狂喜。

藍小倪經過短暫的喜悅后,則再次恢復了冷靜,再次通報全城進入戰鬥狀態,至高天神丟失了安林這個目標,很有可能將怒火傾瀉在月桐神城之上,他們必須做最壞的準備。

將士們聽到命令,也都收拾心情,準備著護城大陣。

藍小倪已經是一個合格的統帥了,她的成長很不容易,許多生靈都是看在眼裡的。如今,她已經從曾經的愛哭鬼,變成了一個可以獨當一面,並且讓絕大部分強者信服的領導者。

這真的很不簡單。

現在,她依舊面臨著巨大的挑戰,不過她不會退縮的。安林老大面臨那等絕望的處境,都沒有輕言放棄,她一個做小弟的,又怎麼能夠丟老大的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