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姚洪知道海川也是個強勁的對手,所以也並沒有保留實力。大力神訣運用到極致,兩萬斤的力量,對着海川呼嘯而過。

шшш_ ttKan_ C○

海川見狀,嘿嘿冷笑,一拳擊在了姚洪的手掌。

咔嚓一聲。

海川立刻臉色一變,強大的力量衝擊的感覺手骨都要斷裂了。然後他的身體立刻倒飛了出去,十幾米之後,這才落地。

“怎麼可能?”海川滿臉不相信的望着姚洪,然後喉嚨一甜,吐出一大口鮮血,然後倒地昏迷不醒。

靜!

衆人屏住呼吸,目瞪口呆的看着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海川。


不知是誰喊了一句,衆人終於回過神來,然後耳邊都是嗡嗡的議論聲。

他們實在是太震驚了,姚洪也是地級二層的實力,而且還打敗了海川。

而且最重要的是,姚洪竟然將海川一招給秒了。

這消息若是傳回靈水城,肯定又將引起不亞於姚洪得到狩獵大賽第一的震動。

“呼……”見姚洪勝利,林天陽緊繃的心終於放鬆下來,然後不由笑道:“這小子,還真是無時無刻讓人驚喜啊。”

聽到林天陽的話,林雲飛也是滿臉興奮點了點頭,雖然姚洪與他的實力越拉越遠,但是姚洪是他的兄弟,他沒有理由不爲自己的兄弟高興。

至於他們旁邊的海志峯,望着場中勝利的姚洪和昏迷的海川,臉色有些難看。

而就在這時,海志峯見姚洪的眼神向着他望來,他的心中微微一震。

他的心中一陣苦澀,他滿以爲以海川的實力,肯定比姚洪要強,所以才設下這個局。不

僅想要將地圖拿到手,而且還能讓海川教訓姚洪一頓。這樣一舉兩得事情,他想的十分美好,不過現實卻將他打擊的太深了。

就在這時,姚洪緩步走到他面前,一點不客氣的伸出手來,勾了勾手。

“我贏了,地圖給我拿來。” 見姚洪的手掌伸到自己面前,差點伸到自己臉上,海志峯皺了皺眉,他很想反悔。

可這事他是衆目睽睽之下,答應的事情。如果此時他不交出來,抵賴的話,弄不好會影響他海家在武者心中的影響力。

要知道,他在這些武者面前,扮演的都是正人君子的形象,向來說一不二。


他看了看姚洪略顯得意的臉龐,就知道姚洪就是利用這一點,纔敢在衆人面前伸手要地圖。

見所有人都盯着他這邊方向看,海志峯無奈,此時一點辦法都沒有,只好不捨的拿出地圖,咬牙道:“給你。”

姚洪捏到地圖的時候,明顯感覺到有一股那邊也用着力氣,忍不住哼了一聲,微微用力一拽,纔將地圖拿到手中。

拿到地圖之後,姚洪只是用手一摸,就知道這是真的地圖。

因爲這地圖的材質是羊皮製成的,而且這還是經歷了數十年的地圖,纔有的質感。

掀開地圖來看,姚洪聚精會神的看了起來,很快將地圖的所有細節記在了腦中,甚至一個小點都不放過。

看完後,姚洪手中倏然冒出一陣火光,那地圖直接被焚燒的乾乾淨淨。

姚洪手一揚,那地圖的粉末消失在天空中。

一旁的海志峯,看的肉疼不已,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要知道那地圖,他可是花了兩千萬銀子纔買回來的,兩千萬銀子轉眼說沒救沒了,他能不心疼嗎?

這時候,海志峯看向姚洪的眼神中,充滿了恨意。如果眼神能殺死姚洪,他已經死上千萬次了。

不過背對着他的姚洪,現在可沒空搭理他,他閉着眼睛,正在腦海裏拼湊整個地圖。

先是將剛記憶的地圖,在腦海裏閃現,然後他憑藉着強悍的記憶力,將另外兩份地圖也調了出來。

三塊地圖,緩緩的融合,最終在他腦海裏合併成一塊完整的地圖。過了好久,姚洪終於舒了口氣,羅羽寶藏的地圖終於在數十年之後,終於再次出現了。

不過不是原來的地圖,而是姚洪腦海裏拼湊的地圖,這世上只有姚洪一人可以看到了。

地圖很大,表明了很多地方,經過數十年的記載,有些地方已經消失或者改名了,所以尋找起來很是困難。

最終姚洪看着那地圖的紅點,終於知道寶藏的地點在哪了。

看到那地點,姚洪微微一震,不由苦笑。自己剛從那裏出來,沒想到又該進去了。


“找到寶藏的地點嗎?”林天陽見姚洪睜開了眼睛,頓時急忙問道。

姚洪欣喜的點了點頭,說道:“找到了。”

“那就好,那就好,接下來我們去哪?”找到寶藏的地點,林天陽也是很開心,畢竟那可是一位天級高手的寶藏。

天級高手,在他們靈水城那可是無敵的存在,他遺留的寶藏,對他們有着致命吸引力。

“走吧,我們去妖獸山脈。”姚洪說道。

“妖獸山脈?開什麼玩笑。這十幾年,妖獸山脈幾乎所有的地方,都有我們五大家族的腳印,很少有沒有去的地方,寶藏怎麼可能就藏到那呢。”

林天陽和姚洪是自己人,一條繩上的螞蚱,自然不會懷疑姚洪騙他,可有人就偏偏不這樣想。姚洪的話音剛落,一道充滿懷疑的冷笑聲就傳了過來。

是海志峯,他見姚洪睜眼,立刻就湊了過來,正好聽到姚洪說寶藏的地點在妖獸山脈,不由諷刺說了一句。

姚洪看着海志峯一副完全不相信的嘴臉,抱着胳膊,微微擡頭,說道:“海家主,你是不是不相信我說的話?”

“呵呵,哪會啊,就你一人見過地圖,你說的肯定是真的了,就算是假的,那你說是真的,我們也只能當做真的了。”海志峯口中謙虛,但句句諷刺姚洪,臉上也是擺明了不相信姚洪所說的話。

“如果海家主不相信的話,你們海家可以不去。我們還要着急尋找寶藏呢,沒時間來這嘮嗑,那我們就此分手吧,再見。”


對於海志峯的嘴臉,姚洪懶得理他,反正地圖他已經到手,就算他們不過來,他也沒什麼損失。

於是姚洪邁步向前,路過海志峯也沒停留,直接擦肩而過,而走了幾步,他的聲音就清晰的飄進海志峯的耳中:“哦,忘了告訴你,寶藏的地點不在妖獸山脈,而是在山脈以南的黑天沼澤。”

見姚洪離開,林天陽也是冷笑一聲,大手一揮,帶着林家人跟隨姚洪的腳步。

在其身後,海志峯腦中轉動的飛快,眼神左右閃了閃,最終咬牙叫來兩個武者:“你們將大公子給送回去。”

海川受的傷很重,依然昏迷不醒,海志峯知道海川這次就算來了,也幫不上忙,還不如讓他回家養傷。

海志峯臉色有些難堪,本來還想讓海川對付姚洪,沒想到海川都不是對手。

幸好他還有一張底牌沒拿出來,自己還有機會,到時候找到了寶藏,他不怕沒有機會翻身。

想到這,海志峯心情忽然好上了很多,吩咐完之後,海志峯便厚着臉皮帶着衆人跟着姚洪的方向而去。

對於身後跟着的海家衆人,姚洪早就猜到了,因爲以海志峯的性格,是那種達到目的,可以委曲求全的人。

正因爲這樣,姚洪雖然沒有明說,但是對海志峯非常警惕。

三天前,姚洪剛從妖獸山脈回來。三天後,他就再次踏入了這片土地,兩次來都帶着任務,不過不同的是這次他身邊跟隨着一大羣的武者。

經歷了兩次獸潮的妖獸山脈,此刻顯得無比的荒涼,一整天時間,一隻妖獸都沒見到。

“怎麼沒有什麼妖獸出來啊?”一位林家的武者捂着肚子抱怨的說道。

“是啊,我肚子好餓啊。”

“我也是……”

走了一整天的衆人,早就又餓又累,以前來到妖獸山脈都是獵殺妖獸來吃,所以並沒有準備什麼乾糧。可現在別說是低級的小妖獸了,就是高級妖獸也一個影子都沒見到。

食物,現在成了衆人最大的難題。

林雲飛急匆匆的找到林天陽,急忙說道:“爺爺,怎麼辦?沒有食物,大家都有點抱怨,甚至有幾人提議回去。”

聞言,林天陽也是搖搖頭,他將目光放在身旁的姚洪,他問道:“姚洪,你有什麼辦法?”

“辦法我倒是有。”姚洪沉吟了一下說道。

“什麼辦法?”

“獸潮雖然讓山脈幾乎沒有了妖獸,但是大家分開去尋找,總歸有落網的妖獸,而且看看附近有沒有河流,如果有應該有魚可以吃。至於有哪些人懂得采藥,可以讓他們去採一些無毒的果子來分給大家吃。”

“好主意。”林天陽與林雲飛眼睛一亮,不過林雲飛再次愁眉苦臉,說道:“可是現在大家都餓的走不動了,”

“我這裏有點食物,可以讓大家補充一點。”姚洪摸了摸自己的白玉戒指,淡淡的笑道。

他在來的時候,已經想到食物的問題,反正空間戒指裏地方還有一些,就買了一些食物來儲存。

沒有想到,才第一天就派上了用場。

將食物全部分給了林家衆人,衆人吃的狼吞虎嚥,雖然沒有吃飽,但是總算有了點力氣。聽了姚洪的話,分成了幾個隊伍,去尋找食物了。

與林家衆人相比,海家一夥倒是有點悽慘,他們也是又餓又累,卻沒有食物分給他們,只能邁着勞累的身體去尋找食物。

果然,按照所說的那樣,食物很快就不缺了,雖然抵不過在城內吃的好,但是在這荒郊野外,能吃飽,已經是最大的恩賜了。

很快十天過去了,這段日子以來,林家衆人對姚洪有着莫名的崇拜。

因爲幾乎他的每一項決策,不敢保證完全對,但也不至於出錯,儼然他在這些武者裏有着很高的聲望。

林天陽望着姚洪,時常在心裏嘆氣說道:“要是姚洪是我林家的子孫就好了。”

“大家先休息一會,再往前十里地,就到了黑天沼澤了。”姚洪閉着眼睛再次看了看地圖,然後喊道。

說完之後,姚洪就自顧自的先坐在了地上,眼神不由自主的望向了身後的海家衆人。

這幾天,海志峯老老實實的跟着她們身後,兩家倒是相安無事,誰也沒招惹誰。

見姚洪他們休息,海志峯他們也急忙休息,存儲體力。

海志峯坐下的時候,時常有一個其貌不揚的青年在周圍坐着,大約有三十來歲,雖然長相平凡,但是一雙眼睛卻如毒蛇一般。

姚洪皺眉問林天陽說道:“林爺爺,海志峯身邊的那個男子,你認識嗎?”

聞言,林天陽看了看,搖頭說道:“沒見過,肯定是海志峯的手下。”

“手下嗎?”姚洪皺了一下眉,心中搖了搖頭,否定了林天陽。

這男子雖然看起來像海志峯的手下,也不經常說話,可姚洪就時常看到這男子和海志峯說話的時候,眼神有一種平等甚至藐視的神色。

一個手下怎麼可能對主人用這樣的眼神呢?

姚洪輕輕甩了甩頭,讓他不再想這些。

然後他站身起來,朗聲說道:“大家休息夠了嗎?一口氣直接進入黑天沼澤吧。”

“好。”

“吼吼吼……”

衆人一愣,有兩道聲音,第一個是衆人的異口同聲,第二個則是妖獸的吼叫聲。

聲音是從他們前方傳來的,他們望向前方,腳下一陣地動山搖,實力地下的武者都有些站不穩了。

一個前方打探的武者連滾帶爬從前面的跑回來,臉色蒼白,被嚇得不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