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

巨響聲中,麒麟頭頂的棱角大暴,龍璇身子大震,退後了數步,但麒麟等時狂怒不已地再次衝來,但在黑暗屏障的小時後,它終於發現了不妥,悄然停住了角步。

緩緩的鬆了口氣,慢慢放鬆了身子,轉過身來,只見身後的空行依然保持着緊張的狀態,但身子正顫抖着,面容上鮮血流淌,帶着一絲蒼涼。

忽然,場外遠處,衆人紛紛躍出,包括卡雷特在內的衆人無不驚喜的指着龍璇喝道:“龍旋,龍旋,他平安無事,真的太好了。”

只有那個老人,默默的站在激動的衆人背後,一言不發的凝望着前方的擂臺處,眼中彷彿有道光芒閃動。

空行慢慢的,慢慢的轉過身來,彷彿每移動一下,都讓他費盡了全身力氣,直到,他面對了所有人。

火雨面色鐵青,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裏,握着手中的長劍青筋暴起,所有的人,都彷彿第一次看到這麼兇悍的怪物,還有那兩個遍體鱗傷的少年。

緊緊盯着面前的龐然巨獸,沒有理會衆人的表情。

麒麟帶着不屑,說道:“你以爲多幾個幫手就能對付得了我嗎,太天真,簡直太可笑了。”

龍璇緩緩擡頭,仰望着麒麟,忽然笑了,狂妄的笑着,身體晃動,那笑聲彷彿讓人喘不過氣來。

奇獸微微怔住,怒吼着大叫:“可惡的生物,今天就饒你們一命,總有一天我會把你們全部殺光的。”

那聲音,迴盪在空蕩蕩的天空中,分外淒涼。麒麟再次化身黑雲,向天空發出了一聲不甘的嘶吼,飄然而去。

那一片冷冷的夜色啊!黑暗而漫無邊際,那笑着的少年,直直的倒下,重重的摔在地上。

眼前,一片漆黑,彷彿那片無盡的黑暗夜空,無邊無際的向龍璇壓來!

然後,昏了過去了。

這一夢,彷彿又過了千年。

龍璇在黑暗中獨自行走,直到望見那一個村莊,陽光明媚而熟悉的地方。他飛奔而去,那些熟悉的面孔微笑的望着龍璇,開着玩笑。

空氣清新的彷彿甜到了心裏,讓他在村旁玩耍的草地上,盡情歡笑。還有爸爸媽媽………………..

周圍,忽然又多了許多黑色的身軀,它們撲了過來,用尖銳的利器,向着無辜的生命無情的穿透。

突然驚叫:“不,不要啊…………..”

翻身坐起,汗留浹背,喘息不止。

“龍旋,你怎麼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在旁邊彷彿被嚇了一跳,抓住他的肩膀,急問道。

龍璇喘息着,向旁邊看去,菲菲坐在牀前,面色緊張而帶些憔悴,正盯着自己。他又是怔了一下,向四周望去,這是一間小小的客房,擺設簡陋,房間裏只有普通的桌椅和一張木牀,自己此刻就躺在牀上,身上蓋着薄被。

低下了頭,定了定神,說道:“沒什麼,我做了個噩夢。” 也就在這個時候,腳步聲已經到了門外,這間小房的門“咿呀”一聲,被人從外面推開了,一個人邁步了進來。菲菲向他看去,不禁怔了一下,卻是空行,手裏託着木盤,上面放着一個水壺,走進來卻沒有向菲菲這邊看來,而是直接走向房間中的桌子,將桌子上的水壺與手中木盤上的那個調換了一下。

“你怎麼會在這裏?”龍璇開口問道,但是才說了一句,突然便覺得喉嚨疼痛,雖然沒有昏迷時那般劇烈的火燒燎原,但也極不好受,聲音也頓時啞了下來。

雖然如此,居然把空行嚇了一跳,立刻轉身看來,動作着急之下,還險些把手上的木盤打翻了。

“啊!主人,您覺得口渴嗎?”空行似是頗爲擔心,但眼中卻是急切,笑道:“你等等,我給你倒杯水。”

說着,他就欲向門外跑去,龍璇衝着他的背影,嘶啞着聲音問道:“空行,你等一下,這裏是何處?”似乎並沒有發現空行對自己的稱呼。

空行回頭一笑,面上神情頗爲天真清秀,微笑說道:“:這裏,這裏當然是我的家咯。”

空行的家!

一下子呆住了,如被驚雷打中。空行一路小跑跑開了,想來是去拿杯子,只剩下了龍璇和菲菲兩人,心中混亂無比。

空行的家……………

龍璇的心頭驚疑不定,但不知怎麼,卻另有一番苦澀之意,從深心之中泛起。

空行,空行的家,他可是貴族啊!

遠處隱隱傳來說話聲音,同時有幾個腳步向這間小房走來,有人似乎低聲向空行問了什麼,空行顯然甚是輕鬆,天真活潑,笑聲不斷地回答着。

不知怎麼的,聽着那些回答,龍璇竟一時出了神,不去想現在自身處境,也不想往日悲愁,此時此刻,他突然竟是無端羨慕起了空行了。似他這般天真活潑的樣子,或許是忘記了人世間所有的苦楚仇恨吧?

腳步聲嘎然而止,就在門外,有人對空行說道:‘你就跟我一起進去吧!既然你已經承認了龍旋是你的主人。“

空行笑道:“是的,我一定會保護好主人,不過,你答應過我不能反對我的做法的。這可不能反悔。”

門外那人笑道:‘是是是,我能阻止嗎?快去罷,我答應了你,自然不會反悔。“

空行顯然十分高興,呵呵一笑。木門開處,咿呀聲中,彷彿有人在門外停頓了一下,深深呼吸,然後,走了進來。

一身白衣,白淨臉龐上似乎留下了滄桑的痕跡,只見他緩緩向龍璇躺着的木牀走來,待走到牀鋪跟前,目光與龍璇的視線相望,兩個人,竟都沒有說話。

房間氣氛,一時有些異樣,片刻之後,那人嘴角露出一絲微笑,拱手行禮說道:“龍旋王子,你醒來了?”

眼角抽動了一下,忽地冷冷說道:“王子,你究竟是什麼人,怎麼會知道我的身份。”

那人面容不變,只望着龍璇,過了一會輕聲說道:“你的事情現在整個大陸都知道了,人龍帝國也爲世人所接納了,無須再隱瞞什麼,至於我嘛,我就是空行的父親,單名一個月字。”

龍璇臉色一變,冷哼了一聲,卻沒有再說什麼,轉過頭面向菲菲,殷切的想知道答案。

空月也沒有怪責的意思,他與空行二人,看着這個被天下人所接納,擁有強大實力的王子,眼神中竟完全是和善之意。

菲菲點了點頭,看向他,說道:“是真的,龍旋,空月叔叔本來是貴族,但由於你在米羅帝國境內受傷,引起了人龍帝國的轟動,不斷的向米羅施加壓力,同時。”菲菲停頓了一陣子,繼續說道:“還有就是空行被惡魔操縱,事情的緣由之發,其餘三大家族就趁此機會打壓,最後削去了爵位,不過實力還是存在的。”

空月見龍璇沒有反應,也不生氣,微笑說道:“你昏迷的時候,是空行那小子死活要留在你身邊,最後就把你帶到這裏來了,還有,我可是大陸上有名的療傷聖手,所以你的老師和屬下也就同意你在這裏住下了。”

旁邊的空行急忙幫口說道:“是啊,主人,父親已經檢查過您的身體,原先胸口被重創至骨折的肋骨都已經接好了,至於肩膀上的那些皮外傷,也一一都被包紮完好。

龍璇下意識的暗中查看,胸口處此刻用厚厚的繃帶綁住,顯然是幫助固定着,傷口中雖然不適傳來痛楚,但隱約有清涼之意傳來,顯然傷口上敷了極好的傷藥,纔有這等療效。

微微的點了點頭,輕輕的道謝,過了一陣,頓了一下,又道:“剛纔你叫我什麼!”

空行臉上的笑容僵了一下,似乎有些猶豫,回頭與空月對望了一眼,空月點頭。


空行迴轉臉,不再猶豫,點了點頭,說道:“主人,以後我會用一生追隨您,請不要拒絕。”

更是驚呆了,顫抖着說道:“空行,你怎麼可以這麼做呢?你可是貴族,以後的前途無可限量。跟着我無疑是扁低自己的身份,還有,我的路是很危險的。”

話音剛落, 學霸千金好撩人:老婆,求劫婚 ,淡淡的說道:‘主人,在我一生中,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友誼,直到那天,你不顧自己安危,寧願苦戰也要把我救出來,還和我並肩作戰,這情誼難道就不值得我跟隨了嗎,如果你不答應,我就長跪於此。“

空月看了他一眼,不知怎麼,目光中卻有些異樣。皺起了眉頭說道:“龍旋王子,我知道你的任務一定很重,空行的性命是你挽救回來的。這孩子從小就被我寵壞,驕橫跋扈,難得現在有改正之心,你就成全他吧,另外我們“空”家族是世代的製藥能手,說不定會對你有幫助。“

龍璇盯着空月,注視良久,空月坦然相對,微笑不改。許久,他忽然閉上了眼睛,不再看空月,點了點頭,說道:“起來吧!我答應你。”

遠處鐘聲悠揚,又一次幽幽傳了過來。

“咚……………咚…………”


朝聽晨鐘,晚聽暮鼓,這般平靜悠閒的歲月,不過短短時日,已經讓人割捨不已,沉醉不已了。

有誰知道,在龍璇心中,曾經最大的奢望,不過就是過着這樣平靜的日子罷了。

一轉眼間,龍璇在空行的家待上了幾日,聽着清晨鐘聲,傍晚沉鼓,從屋裏不知名處的地方每天準時響起,默然度過。也不知怎麼,才幾天工夫,卻彷彿融入到這寧靜的環境之中,每日靜謐間享受。

時日就這般悠悠而過,身子一天一天好了起來,這幾日,龍璇已經能夠比較輕鬆的下地走路,只是在他療傷的這段日子裏,盛雲他們根本就沒有來過,就連星夜也沒有見過。

咿呀一聲,木門一下子被推開了,空月單獨走了進來,向屋內掃射一眼,隨即落到坐在窗旁的人影身上。只見那人閉着眼睛,也不知是不是想着什麼了。

空月微微一笑,轉身合上了門扉,向那人說道:“今日覺得怎麼樣,胸口還疼痛嗎?”

龍璇身子動了動,緩緩睜開眼睛,向空行看了一眼,淡淡說道:“你每次來都要問這句話,也不覺得煩嗎?”


空月微笑搖頭,目光一轉,卻是走到了另一側窗口,這才轉身過來,忽然說道:“你知道我爲什麼這般輕易的放棄我的爵位嗎?”

龍璇怔了一下,不由自主的向他望去,他的面容慈祥,深邃而神祕,一雙銳明細眼一挑,似乎正望着世界萬物凡人,此時此刻,正似慈祥一般的望着自己。

心中一動,卻隨即冷笑說道:“你放棄?若你有能力挽回就不需要淪落到這個地步。”

空月看了龍璇良久,而那人則坦然相視,嘴角依然掛着冷笑,沒有退避的模樣。半晌,空月長嘆一聲,轉過身來,自己對着窗外低頭,口中唸唸有詞,也不知說些什麼。

龍璇在他的身後看着他的模樣,冷笑不止。

空月轉過身來,面上慈悲之色漸漸消去,換上了平和微笑,說道:“我看你今天氣色不錯,而且最近身體也大致回覆了,不如我們出去走走吧。”

聞言倒是一怔,說道:“出去,去那裏?”

空月微笑說道:“去看一下我的能力,見一下我家族中人。”

一重昭華千重殿 ,隨即揚眉說道:“怎麼,難道是…………….”

空月點頭道:“正是,我們能擠身四大家族之列,可不是單憑着運氣,也不是靠某個人,而是我們偉大的家族,各代祖先辛苦經營起來的。”

目視空月良久,忽然笑道:“好,好,好,我就等這一天等了許久了,我自然要你自己給我展示,要你自己說出你的想法。”

空月拱手說道:“殿下言重了,請隨我來。”

說罷,他頭前領路,當先走到門邊,開了門走了出去。

走出院落,是一個長約兩丈左右的通道,寬四丈,兩側都是紅牆,頂上鋪的是年代久遠的琉璃瓦片,通道盡頭乃是一個圓形拱門,走近那個拱門時候,便隱隱聽到外頭傳來一陣聲響。

似乎是幾聲馬匹嘶鳴,龍璇下意識的握緊了拳頭,卻發現自己的手心不知何時已全部都是汗,皺了一下眉頭,即使在無數惡魔中,他也不曾如此緊張過,可是,如今心裏不知爲何,竟隱隱有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這都是因爲前方的景象嗎?

二十萬的軍隊,站在面前,形成了一個規則的方陣,溫暖的陽光下,龍璇的臉色似乎白了白,冷冷的望去,深邃的眼中,再沒有一絲感情,靜靜的,低低的吶喊:“開始了嗎?”

空月上前揮手,忽然,軍隊前,戰馬開始躁動,無形肅殺的氣氛,一瞬間便瀰漫於天地。

忽地,低沉卻震耳的號角聲響起。

響徹天地,那是進攻的號角。

深深呼吸,血液開始沸騰,繃緊了全身肌肉,從靈魂深處的那一聲嘶吼,漫山遍野的士兵向前衝去,紅了眼,喘着氣,如狂怒的猛獸,撲向敵手。

天色這般明亮!無數的刀刃在空中揮舞,明亮的刀鋒映着猙獰的面容。那一種氣勢,排山倒海,儘管身在遠處,依然撲面而來。 “老先生,我們確實是神衛軍的人。”葉峰笑道。

“大恩不言謝,請受老夫一拜!”元宗躬身作揖。

葉峰虛扶了元宗一把,正色道:”老先生,九幽邪教和異族的人已經聯手,為了防止九幽邪教的人再來,我得幫你們布置一個傳送陣,可以讓你們隨時退守到精武堂。”

元宗剛想感謝葉峰,葉峰忽然道:”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開始布置傳送陣!”

“那就有勞小兄弟了!”元宗說道。

葉峰剛想動手布置傳送陣,不遠處忽然飛來一個神衛,稟告道:”隊長,我們的人傳消息來了。”

“異族對太極門和神槍門動手了嗎?”葉峰問道。

“太極門遭到了異族的圍攻,神槍門沒有事。” 桃色纏綿,總裁情難自禁 :”圍攻太極門的人當中,有半步輪迴境武者!”

葉峰沉默片刻后,說道:”我派人隨你們去太極門,救完人之後,你們再來這裡找我。”

那個神衛臉色微變,葉峰身邊……似乎沒有半步輪迴境武者。

葉峰眉心金光一閃,金光散去,紫參老人出現在了眾人眼前。

看到紫參老人,那個神衛和元宗同時色變,他們沒想到葉峰身上居然有空間至寶,且身邊居然還有修為如此強大的人。

“紫參前輩,太極門的事就拜託你了。”葉峰正色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