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身離開之後,葉問情才長出了一口氣,心想自己險些就說破了葉楚的謊言。

當初她和葉震,跟著葉楚的時候,是暗中跟著的呀,葉楚根本就不清楚,所以也沒有見過他和葉震。

當然他就不認識自己了,只不過這個葉楚實在是太無恥了,當時就把那天家的天仙兒給騙了,還將人家天仙兒給睡了。

現在竟然又來到了這裡,不知道他來這裡做什麼,而且他還破壞了魔仙血脈的封印,讓魔仙血脈趁機逃走了。

原以為他被天家天陽子給滅殺了,或者是死在了封印之地,沒想到他還逃出來了。

待會兒一定要提醒一下艾姐姐,別讓她也著了這傢伙的道呀,要是也被葉楚給睡了,給欺騙了,那就完蛋了。

這傢伙的實力驚人呀,一定要悄悄的告訴艾姐姐,先不要露出任何的破綻來。

大廳中,葉楚和艾麗席地而坐,下面就墊著柔軟的墊子。

葉楚回答了艾麗的一些疑問,首先一個問題就是,為何他能從封印之地出來。

這個葉楚倒是沒有瞞艾麗,他說了有關於那個浮家的事情,還有浮家出來的通道中,連著陰魔域,最後自己從陰魔域中出來的過程。

「想不到奇幻之地中,竟然還另有出來的通道,估計奇幻之地的族老盟都不知道此事……」

艾麗聽完后,也覺得十分吃驚:「若真是如此的話,這個浮家還真是深不可測呀,以前我印象當中這個浮家好像就只有一個痴傻老頭子和一個傻孫子,後來多久不見他們了,還以為他們都死了。」

「沒想到,這都是假相,浮家在暗中發著財呢。」艾麗苦笑道,「尤其是現在奇幻之地都在封印中,他們卻可以進出奇幻之地,只不過葉楚,你知道那屍仙之棺中躺的是誰嗎,是不是浮家的先人?」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

葉楚搖頭道:「可能是他們的先人吧,要不然他們也不會去復活那屍仙之棺……」

「這麼說,他們成功的機會很大?」艾麗問話間,那葉問情端著吃喝的過來了。

她也豎起耳朵聽葉楚和艾麗的談話,一邊給二人倒茶,上點心。

葉楚點了點頭道:「應該很大吧,當時屍仙之棺中都有氣息了,而且浮家有兩位大魔神,早就在那棺中經營多年了。」

「想不到這個浮家隱藏的這麼深。」艾麗也倒吸了一口涼氣。

一旁的葉問情也有些吃驚,不知道他們所說的是什麼浮家,畢竟浮家太小了,在奇幻之地中太不起眼了。

只不過她聽到了,他們說的什麼屍仙之棺,這世上當真有這種東西嗎?那太恐怖了。

「恩,確實是很深。」葉楚點了點頭,向葉問情投以微笑,拿起了她倒好的茶水。

葉問情淡淡的笑了笑,心裡卻在暗暗鄙視這貨,笑的這麼假,這真是一個笑面虎呀。

當時那天仙兒就是這樣子著了他的道呀,看上去挺帥,也挺正常的一個大魔神強者,竟然背地裡是那種人。

為了去救人,將人家天仙兒給騙了,又騙了人又騙了心,這樣的一個超級大騙子。

「想不到葉楚你經歷了這麼多,之前你在奇幻之地是做什麼,很早就進去了嗎」艾麗又問。

葉楚早就想好了自己的借口了,他說道:「在那之前,我在馮家做客,一直有百年的時間了。」

「只是之前一直在那裡閉死關,不知道外面發生什麼了。」葉楚笑著說。

只不過這笑容,在一旁的葉問情看來實在是太假了,他明明是那時候才進去的,哪來的什麼馮家。

不過現在這些話,她也不好馬上就告訴艾麗,還得等葉楚走了之後,再和艾麗揭穿這傢伙的真面目。

「原來如此。」

艾麗並沒有懷疑他,還對葉楚很是客氣:「我艾家掌管這仙女湖有些年頭了,這件仙兵一直沒有蘇醒,我說怎麼在二百年前這仙女湖中的仙女們相繼蘇醒了,原來是你這個聖皇血脈進入了奇幻之地,這才引得她們相繼蘇醒了。」

「你,你是聖皇血脈?」

一旁的葉問情吃了一驚,有些不敢相信。

「呃,僥倖僥倖。」

葉楚尷尬的笑了笑,心想這女人一驚一乍的幹嗎呢這是。

「葉楚,別見怪,問情一向是這樣的。」

艾麗也趕緊給葉問情解釋了一下,葉楚笑道:「不要緊,問情這性格挺好的,從外面來看,確實是很難看出來我是聖皇血脈…」

「恩,之前我也沒看出來,你這道法確實是玄妙非凡。」

艾麗讓葉問情給葉楚加了點茶水,一邊對葉楚道:「既然葉楚你是聖皇血脈,我便讓她們派幾個仙女出來看看吧,若是你就是她們等待已久的聖主,仙女湖你就帶走吧……」

「那就勞煩艾道友了。」葉楚拱了拱手,心裡也期待起來。

艾麗說沒什麼,然後右手一揮,便有三個絕美的女子,出現在了這桌旁。

「你……」

艾麗還沒有開始介紹,這邊三個女子便單膝跪地,趴在葉楚的面前,恭聲道:「聖主,您終於出現了……」

「這……」

艾麗有些尷尬的笑了笑,一旁的葉問情也十分吃驚,心想,原來還真是呀,這傢伙就是那五百多位大美人的男人?

這個混蛋,也太便宜了吧,這是天大的便宜呀。

她在猶豫,要不要告訴艾麗關於葉楚的情況,可是面前這三個仙女,一眼就認出了葉楚。

「不用如此。」

葉楚趕緊將這三人給扶了起來,仔細打量了一下她們,確實是個個氣質出眾,仙動非凡。

無論是氣質,長相,身材,都稱得上仙女的名號。

而且葉楚對她們,倒也沒有生出什麼陰邪之心,反倒是很欣賞她們,覺得她們與自己之間,確實是冥冥之中,好像有些什麼淵源。

「艾姐姐,謝謝您。」

三位仙女扭頭,又對艾麗行了一個大禮,艾麗連忙起身道:「幾位妹妹別這樣,大家都是姐妹,相處多年了,不必如此,折煞我這是……」

「若不是艾家收留,我們也不會活到現在,更不會有機會見到我們的聖主,仙女湖中五百二十五位姐妹,承蒙艾家的大恩,我們永世不忘!」

三位仙女卻不起來,還是給她行了一個大禮,一旁的葉楚也向這艾麗行了一個道禮:「雖說我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艾家的大恩,我葉楚會永遠記在心中。」

「葉道友客氣了。」

艾麗也有些無奈,只能是受了他們的禮,然後讓她們起來。

她右手一揮,取出了一個小小的水盆一樣的東西,但是仔細一看的話,發現這就是一個小湖的形狀。

「這就是仙女湖?」葉楚感覺這個東西很靈動,有些像自己得到的那個玄世界。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3844

她右手一揮,取出了一個小小的水盆一樣的東西,但是仔細一看的話,發現這就是一個小湖的形狀。

「這就是仙女湖?」葉楚感覺這個東西很靈動,有些像自己得到的那個玄世界。

只不過這個仙女湖要小得多,和自己的玄世界,肯定是沒法比大小的了。

「恩,聖主,這就是我們居住的仙女湖。」

其中一個仙女微笑著向葉楚介紹了一下:「其它的姐妹們,都在其中。」

「恩,我知道了。」

葉楚點了點頭,艾麗將這個仙女湖交給了葉楚,一旁的葉問情想說些什麼,但是還是沒有說出口。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這些仙女,當真是與葉楚有淵源。

只是這個葉楚本身人品有問題,自己就算現在說出來,也改變不了這些仙女會認葉楚為聖主的事實。

葉楚接過了這個仙女湖,感覺手中沉甸甸的,這不是一件普通的仙兵呀,丫的,這裡面有自己的五百多個老婆呢。

而且個個都是仙女,接過這東西的時候,不免有些肝顫兒呀。

以後自己也不愁沒有老婆陪了,而且這東西就是自己的一件私人物品了,想進來的時候就進去,不用管什麼。

而且看她們對自己的這種態度,自己豈不是想做什麼,她們都會配合?

「哎,自己還是太年輕呀……」

「把持不住呀」……

葉楚心中暗嘆,不過臉上卻是面不改色,然後對這三個仙女道:「你們先進去休息吧,我和艾家主聊完,到時候再進去看你們。」

「是,聖主……」

三位仙女對葉楚十分恭敬,同時看向葉楚的眼神,都是含情脈脈的,感覺巴不得現在就成為葉楚的女人呢。

這種眼神,看著一旁的艾麗和葉問情也是有些無語。

不過也不好當面說什麼,艾麗只能是向葉楚恭喜,收了這麼一件仙兵,又得了幾百位佳麗,以後葉家真是了不得呀。

她們都是仙女血脈,這種血脈也屬於半仙血脈了,若是再和葉楚的聖皇血脈結合,生下了一大堆的後代,想想這葉家以後都會十分可怕了。

「葉楚,你應該也會上成仙路吧?」撇開這仙女湖的話題,聊到了成仙路的話題上。

葉楚點了點頭道:「應該會上去的,艾麗你也會去吧?」

這悄無聲息的,他就將稱呼也給改了,直接叫上名字了。

一旁的葉問情,更是鄙視這貨,心想這傢伙肯定是又想蠱惑艾麗了,一定不能讓艾麗姐姐上他的當。

艾麗倒也沒太在意這些,只是說:「我肯定是要去的,要不然也不會從奇幻之地中出來……」

「只是之前不知道浮家有通道,要不然我就先在奇幻之地中閉關,到成仙路開啟再出來了……」艾麗笑了笑。

葉楚笑道:「那你還不如先出來呢,那通道外面可是陰魔域,我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九死一生才回來呀。」

「呵呵。」

艾麗笑了笑,倒是覺得這葉楚還挺風趣幽默的,挺有意思的一個男人,和別的好些大魔神並不一樣。

和他聊天,起碼自己覺得很舒服,沒有那麼嚴肅,莊重,反倒是輕鬆愜意,就像朋友閑聊一樣。

「那到時候我們可以結伴上成仙路哦,好有個照應呀……」艾麗提議。

葉楚笑道:「只要你不嫌棄我……」

「那我怎麼敢呢……」

艾麗笑道:「就你這實力,誰敢嫌棄你,你要是放出血脈之力去,估計來巴結你的,最少有幾億了……」

「艾麗你說笑了……」

葉楚也笑道:「巴結我的不要太多,有你一個就行了……」

「呃……」

「哈哈……」

艾麗樂開了懷,捂著嘴直樂,覺得這傢伙挺有意思的,而一旁的葉問情臉色則有些凝重。

心想這個傢伙真是無恥,竟然裝能裝的這麼像,明明是一個無恥之徒,卻笑的這麼坦蕩。

難道他心裡不會有愧嗎?身為大魔神級別的強者,他是怎麼過的自己這一關的,難道不會有心魔嗎?

葉楚可不會想到這麼多,更不知道這葉問情當初在奇幻之地中,還跟蹤過自己,更不知道她看見了,自己和天仙兒的好事。

對他來說,奇幻之地的事兒早就翻篇了,對天仙兒他確實是有愧,他欺騙了天仙兒,利用了她的感情。

只不過如今又過了幾十年了,天仙兒的事兒,也沒有人提起,他現在也沒多想,所以現在不記得這事兒了,就放下了。

而且當時睡過了天仙兒之後,他其實就將天仙兒當成自己的女人了,後來還試著想去找她的,但是就從浮家那裡出來了,也沒有機會再回去了。

他和艾麗聊的很開心,艾麗也被葉楚逗的直樂,葉楚這傢伙還和她講起了小笑話,有些段子更是令人捧腹大止。

連一旁的葉問情,雖然是不恥這傢伙的人品,但是聽到這些小笑話也是直打悶笑。

……

葉楚在艾麗這一坐,就是近三個時辰,直到天亮才離開這裡。

艾麗還對和葉楚的聊天,意猶未盡,相約過幾天再讓葉楚過來走走,她這裡的洞府中的一種好吃的果子就要成熟了,讓葉楚過來吃。

葉楚自然也是答應了,可是這葉楚剛走,艾麗就打算去補個覺了,可是卻被葉問情給拉了過去。

「什麼,你說的都是真的?」

葉問情將當年在奇幻之地中,看到的關於葉楚的一切,告訴了艾麗,艾麗聽完臉色就黑了下來。

「千真萬確,當時我師叔祖也在場,我們用的是那件神兵隱藏了氣息,一路跟著他的……」

葉問情沉聲道:「此事絕對不會有假,當時就是這個傢伙,把天仙兒給騙到手,然後天仙兒讓天陽子帶了他們進去封印之地,後來才有了魔仙血脈闖陣逃走,林家和莫家家主身隕的事情發生。」

「那一切,都是這個傢伙,在背後搗的鬼。」

葉問情很憤恨道:「艾姐姐,你千萬不要被這傢伙給騙了,這傢伙不是好人,他就是一個笑面虎,人面獸心的傢伙。」

「別說了……」

艾麗的臉色當真是難看,她萬萬沒想到,剛剛那個和自己談笑風生,有說有笑的傢伙,竟然是這樣的一個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