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缺的攻擊方式太怪,太快,太霸道,波波根本沒抽出手來還擊。

然而,軒轅缺更鬱悶,扔出這麼多仙家法術,就連大山都能摧毀了,卻拿波波沒辦法,這是什麼能力?光真有這麼厲害?打不死?

他一邊繼續猛攻,一邊想著辦法。

武道分身馬上放棄了研究新的仙術,把注意力集中到這邊來,看了兩眼,就提醒:「把他身上的光弄點進來。」

軒轅缺說道:「好。」

然後,他大聲喊道:「老子說,要有雷。」

一道天雷轟來,波波真的哭了。

沒完沒了是吧?打了一輪,又來第二輪?

他的身體被打得焦黑,一隻手被炸毀。然後,一道銀光閃現,他的身體沐浴在溫暖的銀光中,快速恢復和生長。

縮地成寸。軒轅缺一步從遙遠的天空中,跨到波波身邊,伸手一撈,卻發現撈了個空,那銀光居然反彈力十足,將他的手給震了回來。

軒轅缺肯定不服氣啊。又伸出手去,將仙靈之氣運到指尖,悍然插入銀光之中。

銀光發出雷鳴般的爆炸聲,顯然不歡迎異物入體。

軒轅缺拚命忍住銀光強大的反彈力,將元氣運轉到極致,向銀光一口咬去,卻發現,銀光與元氣如殺父仇人一般,見面這后,分外眼紅,剛剛一接觸,就發生著更加強烈的爆炸聲。

竟然吞噬不了銀光。這在元氣的吞噬史上,是第一次出現。

銀光在快速消耗,而軒轅缺也不好受,元氣消耗也非常大,在這短短一個接觸之下,所消耗的仙靈之氣,竟比扔了數十個仙術消耗還要巨大。

軒轅缺拉出系統,說道:「想辦法收集一點這個銀光。」

系統說道:「沒問題。」沒見有任何動靜,就是銀光大快速消失,剩下的,都快速跑了。

系統說:「搞定了。」

軒轅缺說道:「別全都吞了,給我留一點做研究。」

系統問道:「研究啥?」

軒轅缺說道:「研究他為啥不死,恢復能力為啥這麼強?」

系統說道:「這需要研究嗎?光明術本來就是這個特性,你有足夠的能力時,也能用這一招。」

武道分身突然說道:「我明白了。」

軒轅缺……大人說話,你一個分身插進來是幾個意思?

武道分身沒理他,說道:「可以讓敵人和這種光分開!對,對,就是這樣。」

軒轅缺說道:「這銀光接觸不得啊,消耗太大了。」

系統和分身都沒理他。

軒轅缺不得其法,看向紅衣主教波波,發現這貨居然還沒有恢復,連手也沒有長出來。不由狂笑道:「小樣兒,看你長得快還是我滅得快。」

紅衣大主教什麼時候遭過這樣的罪啊,心中早已承認對方毀得更快,卻沒來得及說話,對方又扔了一個天雷過來。

他只好再次使用秘法,召來銀光,將他籠罩起來。

軒轅缺就是信這個邪,將大手再次插進去,感應元氣嘩嘩流走,也是無奈到了極點。

兩難之際,他突然發現,手中多了一張紙,武道分身喊道:「用這個,弄死他。」

百忙之中,軒轅缺低頭看了一下,馬上不滿地叫道:「這是什麼鬼?一張紙,擦屁股都嫌它糙,你讓我拿這個去滅他?敢不敢再坑一點?」

呃,這就是一張極為普通的草紙,沒有半點神奇的樣子,扔在地上,連破爛王都不會多看一眼。

這也能行?

行不行先試一下再說。 猶豫中,軒轅缺還是將黃色的草紙扔了出去,還順嘴喊了一聲:「老子說,一團草紙砸死你。」

紅衣大主教正在全力恢復之中,本來極為擔心這個不講理的對手再來幾次狠的,畢竟,他與這神秘的銀光也已經經不起消耗了,擔心半天,卻發現對方扔出來一張草紙。

他傻眼了,看著草紙在天空中慢慢悠悠地飄著,根本沒有半點能量,也看不出有啥威力,不由驚喜連連,大聲說道:「我就說,你這麼猛地放大招肯定支持不了多久。哈哈,沒力了吧,沒絕招了吧,連草紙都扔出來了,哈哈,等我恢復了,你的死期就到了。」

佟童他們正打得熱鬧,這架打得比較爽,一直都是廢物聯盟的小夥伴們在打擊敵人,敵人除了神秘地快速恢復外,基本上沒有任何反擊之力。

各種大招輪流著放,這種感覺,再爽不過了。

聽見紅衣大主教波波囂張地叫喊著,佟童馬上扭頭過來,看見軒轅缺正鬱悶地站在半空中,古怪地看著天上的草紙飄啊飄……

他什麼時候這麼客氣了,是怕累著敵人嗎?給一張紙讓擦汗?

講不通啊。

而軒轅缺那樣子,卻像便秘一樣,倒底誰需要紙?

黃色草紙突然在空中定住了,無論有多大的風,都一動不動。

紅衣大主教波波正愉快地恢復著身體,斷了的胳膊已長出了一半,卻突然尖叫起來:「不,不,不可能。」

而與佟童他們戰鬥的鄧,以及其他人,也臉色大變,身形暴退,大聲叫道:「不,不,天啊。」

「對聖光呢?我感應不到了。」

「該死,一定是他們在搞鬼,偉大的無所不能的光明神王,請降下聖光,懲罰這些異教徒吧。」

軒轅缺看敵人一驚一詐的,很快就明白了。黃色草紙發威了,將銀光和教派戰鬥人員之間的聯繫,隔斷了。

沒有了聖光的支持,紅衣大主教就是一個渣,審判長就是一個渣,光明聖騎士就是一個渣。

軒轅缺當然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一步就跨到波波跟前,一腳踏在他的臉上,微笑著說道:「繼續啊,狂啊!」

紅衣大主教再也狂不起來了,失去聖光,他根本就不值錢。

軒轅缺運起和氣殘笈,元氣驀然而動,很快將波波吸得乾乾淨淨。

圓瞪著雙眼,波波死不瞑目,似乎在問光明神王,為什麼要放棄他這種又是天才又是虔誠信徒的僕人。

戰鬥很快就結束了,光明教派達拉區教堂雖然看上去強大無比,但個人戰鬥力遠遠不如軒轅缺和他的小夥伴們。

有聖光支持,他們基本上不會被打死,沒有聖光支持,他們基本上不可能活。

果然不出所料,佟童他們各出一招,十多個光明教派的高手們,就被斷手斷腳,失去了戰鬥力。

軒轅缺沒有浪費,衝上去,將這些高手全都吸干,把消耗的仙靈之氣補滿了,甚至還有一點富裕。

心情舒暢啊,以後,遇到光明教派中的高手,再也不會打得這麼鬱悶了。

草紙一出,誰與爭鋒?

然而,那張定在天空中的草紙,突然變成了灰,慢慢地在空中飛舞,一會兒之後,就再也不見蹤影,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

軒轅缺一驚,急忙問武道分身:「那草紙呢?」

武道分身沒好氣地說道:「啥叫草紙,會不會說話?那叫遮天符。」

遮天符?這名字果然比草紙好聽,果然要高大上一些。軒轅缺很贊成這個名字,他問道:「遮天符呢?」

武道分身說道:「所有的符,都是一次性用品,用了之後,不可回收。」

軒轅缺想了想,威力這麼大的草紙,呃,說錯了,遮天符,如果能無限使用,敵人還混個屁啊,一次性就一次性吧,這個可以接受,他淡然地說道:「給我隨便來幾萬張吧,西聖國的敵人還很多的。」

武道分身翻了個白眼,沒好氣地說道:「你真的要幾萬張?剛才那一張,就消耗了你五分之一的仙靈之氣,抽空你,也只能勉強弄出五張,要符還是否命,你自己選。」

呃,軒轅缺摸了摸鼻子,雖然比較失望,但是,這個選擇還是不會出錯的。

用仙符堆死別人的想法,胎死腹中。

看著大戰後的聖山,軒轅缺大手一近,說道:「兄弟們,布陣吧,這裡很快就會有人來察看,不要放過任何一個人。」

佟童說道:「你受傷了?」

軒轅缺說道:「沒有啊,咋這麼問?」

麻煩快速搶答,說道:「布陣這種事,只有你會啊。」

呃,軒轅缺拍了一下腦袋,發現真有點忙過頭的感覺,說道:「我真命苦,還要布陣。」

話雖這麼說,他還是很快升上天空,觀察地形。

萬大海羨慕地抬頭看著天上的軒轅缺,說道:「有必要飛那麼高嗎?有必要擺那麼拉風的造型嗎?」

調戲點了點頭,說道:「這裡已被夷為平地,還有啥好觀察的?」

木頭說道:「我看過一本書,說,男人平白無故地擺造型,說明內心已騷到了極點。」

調戲聽了,快速看了佟童一眼,慢慢挪動腳步靠了過去,小聲地問道:「是不是這傢伙已憋不住了?」

佟童臉紅欲滴,啐了一口,說道:「好不正經,羞是不羞?」

軒轅缺很快就按下雲頭,朝四周扔了幾十個法寶,一個由無九幻陣影藏起來的殺陣已然布好,他對佟童說道:「我感覺,這個戰場比較重要,多放點厲害的魔獸出來。」

佟童點了點頭,說道:「沒問題。」靈園啟動,一百萬頭魔獸沖了出來,卻老老實實地趴在地上,等著命令。

軒轅缺將他們藏進了幻陣之中,將陣法開啟和運用的方法傳授給一個九階魔獸……

在遙遠的西聖國東部,光明教派總部,教皇陰著臉看著一塊碎了的玉牌,殺氣一閃即逝。

波波死了?怎麼死的?發生了什麼事?

而軒轅缺沒有發覺的是,遮天符消失之後,一道細小卻威嚴的神識,掃了過來。

? 幻陣自動啟動。

神秘的神識一掃而過,什麼也沒有發現,又快速地掃向了別的地方。

花勝頓,是西聖國的最大城市,也是該國首都,人口足足有十億,也是光明教派的總部所在地。

在光明教派的細心經營下,十億市民全都是光明教派的信徒,異教徒在這裡,根本沒有機會生存。

教皇,是光明神王在人間的代表,也是站在這個城市最頂端的人。整個西聖國,他也是站在權力巔峰的人,連國王也無法與之相比。

達拉地區出了問題,教派人員全軍覆沒,教皇震怒,在幾分鐘之內,他就召集了高級神職人員,發布法旨:

總共五百萬的部隊,從全國各地開赴達拉地區!

懲罰那些異教徒。

大部隊出發后,教皇回到修鍊之地,攤開雙手,彷彿虛抱著整個世界一樣,臉上表情虔誠到了極致,沒過多久,一道極為聖潔的光柱從教堂上空穿越而來,將教皇完全罩住。

教皇臉上,出現了極為舒服的神情,純潔得像新生嬰兒。

花勝頓,是星球上離太陽最近的地方,而總部教堂,則是花勝頓離太最近的地方,在建立之初,曾得到了神王的法旨,能感應到最濃郁最純凈的光元素,在這裡修鍊一日,足足抵得別處修鍊十天。

而教皇的修鍊地,則是光元素最濃郁的泉眼,已達到靈氣化霧成水的境界,每吸一口,都足以改善身體狀態,消除百病。

長期在這裡修鍊,教皇的水平之高,已無法想像。更厲害的是,只要成為教皇,得到光明神王的認可后,會得到一頂皇冠,不論防禦和攻擊力,都能增加十倍以上。

可以說,教皇,除了老死外,是沒辦法弄死的。

更關鍵的是,教皇,是可以與神王溝通和聯繫的。

這世界上有沒有光明神王?有沒有神?

很多人都覺得不可能有,畢竟,沒有誰見過!

但是,歷任教皇可以作證,神王是存在的,神術也是存在的。

只不過,就算是教皇,也不敢輕易與神王聯繫,生怕打擾神王。在情非得已的情況下,要與神王聯繫,也是要付出生命獻祭的代價的,搞一回,減壽百年。

我天,就算到了教皇這個境界,壽命也不是永恆的,頂多能活一萬年而已。

誰會嫌自己命長?

一個小小的達拉地區出現意外,還不足以讓教皇重視,更不會主動上報神王。

愉快地沐浴在聖光之中,感受著光明的力量,進入了一種玄妙的狀態之中。

到了教皇這樣的境界后,修鍊能提升的可能性已非常微小了,更多的是尋找突破的方向和契機,研究運用方法,一旦有所感悟,就算賺到了。

突然,教皇神情激動起來,馬上結束了修鍊,恭恭敬敬地趴在地上,將腦門都貼在了地上,全身顫抖著,高聲說道:「熱烈歡迎偉大的光明神王……」

修鍊場所內,光元素突然活躍起來,歡快地沖向天空。

天空中,突然出現一個虛影,漸漸清晰起來,神聖、莊嚴、俯視眾生……

威嚴的聲音傳來:「發生了什麼事?信仰之力少了很多,你需要努力,消滅異教徒。」

教皇大聲說道:「一個地區的神職人員全部死亡,目前已派部隊前去清剿異教徒去了。」

神王平靜地說道:「不夠。你需要全力以赴。」

教皇不敢置疑,大聲說道:「我再增加一千萬部隊。」

神王冷冷地說道:「不夠。」

教皇將頭低下,問道:「請偉大的神王指明方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