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形飄落於地,沈浪雲瞅向面前那青年的眸光越發顯得凝重了起來,許久嘴角微微蠕動,聲音有著冷淡的說道,「你的意境的確不弱,不過,我倒是要看看除此之外你還有何底蘊!」

有些冰冷的聲音落下,沈浪雲當下手掌一震,旋即靈光一閃,一股凌厲的氣息便是肆虐開來。

只見在其手掌上一柄長達九尺,劍身有著流雲轉動,刻滿著極其晦澀精奧的符篆,一眼瞧去,這赫然便是一柄靈寶瞧其氣勢顯然等級也是不弱!

呼!

手中長劍方一顯現而出,沈浪雲手中元氣湧入其中,劍身流雲轉動,四周的空氣頓時躁動了起來。

「這是沈師兄的御風劍,乃是傳承至天元峰的一位先輩,威力甚是驚人,憑藉著風靈體催發此劍可引導天地疾風!」

隨著沈浪雲手掌長劍一震,赫然有著一股令人頭皮發麻的氣勢擴散開來,天元峰那些方才有些失神的弟子都是不禁驚呼道。

「不知那玄元峰的韓宇可否抵擋此劍!」

「據說那韓宇可是實力不凡,在玄元峰頗有戰績,只怕此次沈師兄是遇上了勁敵!」

「不知傢伙是否徒有虛名!」

一片嘩然聲頓時由各峰中的弟子口中彙集成潮破入雲霄,在這些人眼中有著狐疑有著期許! 陳天駕駛著氣墊船風一般快速逃竄,身後槍聲齊鳴,子彈如密集的雨點般攢射過來。忽然只聽噗一聲,一顆流彈瞬間擊中了氣墊船,氣墊船立即被射出個洞口,裡面的氣體茲茲響的快速向外竄。

陳天臉色驚變,可惜他此時卻是毫無辦法。因為身後的M國追兵實在是太多,就算每個人開一梭子子彈,也必然有子彈會射在氣墊船上,這是根本躲避不開的。

而在氣墊船的氣體迅速向外流失的時候,後面的M國士兵已經駕駛著其他的氣墊船追了上來。

一追,一逃,氣墊船在海面上劃出萬千波浪!深沉的夜色下殺氣騰騰,槍聲震天。陳天堅持著又像向前逃竄了五分鐘,漸漸的氣墊船中的氣體已經流失了一多半,而沒了氣體的氣墊船速度也是越來越慢,越來越慢!

眼看身後追來的M國士兵越來越近,陳天禁不住變了變眼神,然後查看了自己身上還攜帶著的裝備,以及氣墊船上的可用的武器,結果只發現了一柄匕首,一桿魚槍,一套潛水服,其他的再也沒有什麼了。

「大爺的,難道今天老子真要葬身在海底餵魚?」心中暗自苦笑了一聲,陳天抓起魚槍趴在氣墊船上,冷眼瞄準一艘追在最前面的氣墊船,然後砰一聲扣下了扳機。

魚槍一瞬間彈射出去,鋒利的槍頭直接射穿了對方的氣墊船,這時陳天立即扯動魚槍猛的向回一收,對方的氣墊船正在高速移動,收到這股牽引力當場側翻了出去。

轟!

驚天動地的炸響中,那氣墊船上的M國士兵瞬間就被氣墊船拍進了海底。不過戰鬥到此也就結束了。

重生從2004開始 魚槍槍頭只有一發,如果射出去還能收回來,自然能重複利用。可隨著那氣墊船的側翻,槍頭卡在船身中再也無法拔出,於是這唯一的槍頭也沒了。只剩下一柄匕首。再看對方,還有兩艘氣墊船,船上的M國士兵已經架起槍支沖著這邊掃射而來。

噠噠噠,噠噠噠!

噗噗噗,噗噗噗!

一顆顆子彈從槍膛中噴射出來,眨眼又射入海面之中,帶起一連串的水花和聲響。陳天一咬牙,縱身再次躍入海水之中,抽出匕首準備來一次海底決戰,然後再看能不能找機會,再從對方手中搶下來一艘氣墊船。

僅僅二十秒不到,兩艘氣墊船已經行駛過來,然而這一次M國士兵卻並沒有立即跟著跳入海水中,而是站在氣墊船上,扣動扳機對水面之下進行瘋狂的掃射。

陳天潛伏在水中,一顆顆子彈幾乎貼著身體竄過,極快的速度之下,海水中被帶出一道又一道螺旋狀的波紋。

噗!

密集如雨的射擊之下,他終於是不可避免的被子彈射中。子彈直接穿進了他的手臂,他手臂一痛,險些抓握不住手中的匕首。接著又是噗一聲,子彈又一次射中了他的身體,這一次直接穿進了後背之中。雖然身上的潛水服在設計時已經做了防彈處理,但是如此近的距離的下,子彈強大的衝擊力依舊破開了潛水服,卡在血肉里,一瞬間彷彿要把骨頭都給生生撞斷一般。

陳天疼的一陣呲牙咧嘴,不過這個時候面對敵人這樣的大範圍無差別攻擊模式,他還真是沒有更好的辦法來破解。因為他不能露頭,只能藏在水底,否則等他剛一露出水面,無數的子彈就會在頃刻間射爆他的腦袋。

「看來這次真的要完了!」陳天忍不住如此想道,結果就在這時,頭頂上方的海面之上忽然傳來轟一聲巨響,接著一陣嘈雜的聲音透過水麵傳遞下來,然後那本來正密集射入海水中的子彈,竟是在此時忽然沒了!

沒了?

陳天一愣,聽著上方的聲音,他心中忽然意識到了什麼,臉色巨變,然後迅速擺動身體向水面上游去。當他游出一段距離,愈發靠近海面時,海面上傳來的聲音愈發清晰。

從另一側悄悄鑽出海面向著混亂的源頭看去,只見離仙正站在快艇前方,雙方端著一柄衝鋒槍,臉色冰冷,眼神冰冷,殺氣冰冷……她就像一座冰冷的冰山,無情地碾壓著眼前的一切。衝鋒槍強大的後座力震的她嬌軀微微顫抖,但她雙腳卻穩穩立在原地,無情地看著對面的M國士兵,無情地屠殺!

逍遙侯 兩艘氣墊船上的M國士兵顯然是被打了個措手不及,倉皇地應對下當場被殺了個七七八八,跟著在離仙無情地又掃出一梭子子彈之後,兩艘氣墊船上的M國士兵終於全都變成了血淋淋的屍體。

陳天浮在海面上,眼神驚愕、無語、震撼地看著快艇上的離仙,看著這個突然去而復返的女人,看著這個為了救他,站在槍林彈雨中的女人,他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不但那些M國士兵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就連他對於離仙的突然出現也是措手不及。她不是已經快要逃掉了嗎?她突然返回來做什麼?她這麼做雖然很讓哥感動,但是……但是……如果你逃不掉,那哥之前拚死去做的那些還有什麼意義?

陳天又是感動又是蛋疼,不過這時既然離仙已經回來了,那他再說什麼已是無用,最好的辦法就是儘快與離仙匯合,然後再一起快速逃竄。

離仙這時也看見了陳天,連忙命令實驗室的武裝人員將快艇靠近陳天。幾十秒后,陳天艱難地爬上快艇,離仙則一眼就看到了他身上的傷口,當即忍不住臉色一變。

「你……」離仙剛剛吐出一個字,忽然間不遠處的海面上,那艘如島嶼般的潛艇轟隆隆地沖了過來,與此同時在其他方向還有一些原本去追擊離仙的M國士兵駕駛著氣墊船也在圍堵過來。

陳天臉色凝重,看著離仙忍不住幽幽嘆道:「能做一對亡命夫妻也好,最起碼到了地下,你我都不寂寞。」

離仙聽到這話眼神微微一凝,聲音冰冷道:「你胡說什麼?」

或許是人之將死,想著自己臨死前無法把原本的事情告訴離仙,無法讓她知道自己究竟是誰,他心頭忽然一酸,然後一抬頭猛一下吻住了離仙的唇。 隨著那一道道議論聲颶風一般席捲開來,霎時間,各峰各系的弟子都是被吸引了過來,眸光緊緊的注視著驗武台上的兩個青年!

雖然當初韓宇大戰邵雷,一戰劉童的戰績幾乎傳遍了整個華天門,不過這些弟子未曾親眼目睹,此時依然有著一絲懷疑,畢竟,此子可是一個方入門的弟子,豈有此等實力?

被那無數道眸光注視著,韓宇淡淡一笑,眸光輕瞥了一眼沈浪雲手中那柄玄奧無比的疾風劍后,嘴角挑起一絲輕笑,旋即,手掌一震,一股仿若來自遠古洪荒的古老氣息便是向著四周擴散開來!

「好強悍的氣勢,他真有此等真寶!」沈浪雲眼瞳驟然一縮,雖然聽得韓宇有著一件威力甚大的寶物,心頭略有準備,可是此時被這股氣勢壓迫下來,那心神都是不禁一顫,手心不覺間有著一絲汗漬溢出!

手掌緊握著長劍,沈浪雲徒然劍訣一引,隨著劍身玄奧的銘刻光芒暴漲頓時,一股元氣疾風便是由劍身肆虐開來!

呼!

元氣疾風肆虐開來,隨著沈浪雲長劍一引,急速凝聚成一道水桶大小的颶風劍,劍氣震蕩時好似颶風肆虐開來,有著撕裂天地之威,端的是極為駭人,可怕的氣勢在奧義下只怕是在無敵手!

颶風劍!

隨著巨劍凝聚而成,沈浪雲長劍徒然憑空一斬,那道由颶風凝聚而成的巨劍猛然一震,便是攜帶著狂暴無比的劍氣,向著韓宇當頭斬下!

颶風劍斬下,劍身上肆虐開來的劍氣好似龍捲風一般,向著韓宇席捲而去,其所過之處虛空震蕩空氣潰散一空,天際都是在這一劍下扭曲了起來,好似隨時都有著被此劍擴散開來的劍氣颶風絞碎!

刷!

颶風劍,劍氣震蕩仿若颶風一般肆虐開來,據說是瞬息便將驗武台大半湮滅在這劍氣颶風下!

高冷總裁住隔壁 「這颶風劍,威力竟然如此大,這一擊不容小覷啊!」

望著那一劍所帶來的威力,各系的弟子都是露出滿臉震撼,這等可怕的攻擊便是那奧義修者都不得不正面以對,普通准奧義修者唯有避其鋒芒!

「這風靈體加上疾風劍二者配合下來威力倒是不容小覷,不知韓師兄,將以何等底牌抵擋此劍!」

沈浪雲的這一劍威力甚大,玄元峰的弟子雖然對此有著幾分震撼,不過卻便沒有露出驚慌,反而是滿臉期許的向著韓宇瞅去。

「颶風劍么?這異靈體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倒是非普通修者可比啊!」

韓宇緊緊的盯著那肆虐而來的颶風劍,眸中戰意凜然,隨意披肩的長發隨風飄揚,發出獵獵風聲,一股無形的氣勢赫然由其手中鸞靈刀擴散開來,旋即,身形一動破入那颶風劍攪動起來的颶風風暴中,長刀便是憑空一揮!

無極一刀!

呼!

韓宇身若雷霆長發狂舞,凜冽的戰意擴散開來,一道刀芒赫然掠過天際,以極其狂霸的方式破除那劍氣風暴,旋即便是向著颶風劍狠狠的斬去!

呼!

望著那兩道近在咫尺的攻擊,那些觀戰的弟子不由屏住了呼吸,極其緊張的等候著這一番兇猛交擊的結果!

天元峰的弟子緊張無比,這沈浪雲也是前五的高手,若是連其的敗在了此子手中,可見玄元峰那青年實力何其強悍!

嘭!

驗武台虛空中,刀芒和水桶粗大的颶風劍猛然相撞,可怕的元氣波動震蕩開來,讓得那些真武修者身形都是一顫,隨後眾人便是看見,無極一刀以那摧枯拉朽之勢斬破颶風劍,向著沈浪雲傾斬而去!

「好可怕的氣勢,這就是意境融於刀法中帶來的威力么?」

各峰中那些平日自詡為天才的青年此時都是不由抿了抿嘴唇,眸中緊緊的注視著驗武台上那道勢不可擋的刀芒!

這一刀平平無奇便沒有花俏和繁複的招式,唯有那一道意境蘊含其中,可便是這道意境,卻有著那雷霆之勢,那無所不及無所不破的氣勢似乎不可匹敵!

「這小子領悟了一道意境后,那戰力提升了不小啊!」在玄元峰弟子群中,邵雷眼眸微眯,眸光凝視著那比賽台露出一道複雜的光芒,其手掌不禁緊握成拳雷弧閃動,有著一股蠢蠢欲動的衝動,「若是踏入奧義境得以引動天地雷霆之力,或許此子不足為慮!」

話雖如此,可是在心中邵雷對於那青年還有著一絲莫名的忌憚,他踏入奧義境實力可倍增,這青年又何嘗不會了?

「無極一刀,這就是意境的威力么?」

無極一刀攜帶著無極意境斬破颶風劍后氣勢依然未曾衰退,趁勢就是向著沈浪雲斬去,感受著那道可怕的意境,在颶風劍還未曾消散時,沈浪雲身形便是徒然爆退,手掌長劍一動,一股恐怖的元氣颶風便是在其身前急速凝聚!

疾風肆虐,怒卷天地!

沈浪雲長劍攪動,天地間的疾風在此刻都是躁動了起來,隨著狂風呼嘯而起,頓時天地風雲變色,一道道丈許寬廣的颶風劍,便是在其身前凝聚而成!

嗡!

十道颶風劍在其身前急速凝聚而成,颶風劍好像那擎天巨柱屹立在驗武台上,散發著可怕的劍氣風暴,陣陣颶風呼嘯聲震耳欲聾,讓人不禁心寒膽戰!

「給我斬!」

沈浪雲徒然冷喝一聲,仿若擎天巨柱般的颶風劍,便是向著韓宇斬下,劍氣縱橫仿若一道道龍捲風將整個驗武台瞬息湮滅!

這些颶風劍每一道威力都不弱於適才那一道,此時足有十道颶風劍傾覆斬下,那攪動起來的颶風風暴都足以將那准奧義的修者絞碎,便是普通奧義修者面對這等可怕的攻擊,都不得不打起精神全力以赴!

「這天元峰的小子倒是有著幾分實力啊!」孟平不由抿了抿嘴唇,沈浪雲這等實力便是他遇上都難有獲勝的把握。

「這傢伙實力雖然不弱,不過韓師弟應付其卻是足以!」南宮羽笑說道。

相比玄元峰那些弟子的淡然,其他各峰的弟子卻都是不禁將心提到了嗓子眼裡,雖然適才韓宇那一刀威力不弱,現在這沈浪雲這全力一擊的威力倍增,大有那怒卷天地摧毀一切的氣勢啊!

嘭!

颶風劍劍氣震蕩,那仿若龍捲風一般的劍氣縱橫交錯,發出一陣陣狂風怒卷的音爆聲,瞬息便將那趁勢斬去的無極一刀湮滅,隨後向著驗武台肆虐開來!

「這就是你的終極實力么?」韓宇眼眸微眯,嘴角露出一絲詭笑,「若是如此,這一戰便就此結束吧!」

青年那略帶著些許張狂的話語,飄然落下赫然壓過颶風的呼嘯聲,飄蕩開來,使得各峰的弟子,那顆緊張的心不由咯噔一跳,繃緊了全身的神經。

「要動寶刀中的鸞靈了么?」

孟平等人眼眸一眯,眸光便是有些期許的向著韓宇手掌的寶刀瞧去。

「這傢伙真的還有什麼殺手鐧么?」

其他各峰那些未曾見過韓宇出手的弟子,聽得其那略帶玩味的話語時,都是露出滿臉期許緊緊的注視著驗武台。

就在眾人都以為韓宇將要催發出,鸞靈刀中的鸞靈時,卻見驗武台中那肆虐而來的颶風徒然一顫,在虛空有著些許的停滯,旋即一股可怕的精神力波動便是由驗武台上震蕩開來。

「這是!」

可怕的精神力波動震蕩開來,附近的虛空都是有著些許輕微的波動,一股來自靈魂的顫慄便是向著附近的修者壓迫而下!

「這是煉神者的精神力壓迫,這傢伙竟然是個煉神者!」

「好可怕的精神力波動,他在催發什麼秘術么?」

隨著那精神力壓迫擴散開來,各系中的弟子和執事都是露出滿臉震撼,實在難以相信這個在武道上有著此等天賦的青年在煉神一道造詣似乎也是不錯!

「這傢伙的精神力似乎增加了許多啊!」夏魁眼角一陣抽動憑藉這他強悍的精神力感觸,自是能發現此時這青年識海中那噴湧出來的精神力達到了何等境界!

「神體雙修,這小子倒是個不錯的苗子!」

此刻,便是那些端坐於高台,先前對這青年便不以為意的長老,眼角都是不禁跳動,眸光落在驗武台上時赫然有著一絲異彩掠過。

「這傢伙竟然沒有前往神道峰?」

眾多長老中,有著一個留著一縷短須,身形微胖的長者,眸中略露驚詫,一道凌厲的眸光便是向著那驗武台中的青年探測而去,「竟然踏入了胎變小成境,天賦倒是不錯。」

短須老者略微驚疑,旋即眸光便是不禁落在那遠處的夏魁身上,濃眉緊緊一皺,略露疑惑,「這樣天賦不錯的弟子,這小子怎麼沒有爭取了?」

「是煉神者么?」

隨著精神力擴散開來,沈浪雲眸光一凝,旋即那心神便是緊守靈台,對於煉神者那可怕的靈魂震懾他也是忌憚不已。

不過,就在沈浪雲以為韓宇打算以精神力出奇制勝時,卻見韓宇身前一道碧光掠過,旋即,巨鼎便是片刻出現在空!

咚!

幾乎是煉域鼎出現在空時,鼎蓋便是被輕拂而來,磅礴的精神力傾注下,一個精奧無比的陣法悄然催發而成!

呼!

颶風湮滅而下,那可怕的颶風風暴肆虐而來,刮骨般疼痛,其後緊隨而至的那十道颶風劍攪動虛空,攜帶著那狂暴無比的氣勢斬下,不難想象普通修者在此等可怕的攻擊下根本無路可退,唯有拚命一戰。

只是此時的韓宇嘴角掀起一絲淡淡的笑容,眸子中赫然有著一絲狡黠掠過! 「攝元陣!」

就在那颶風劍湮滅而下時,一道清冷的厲喝聲,便是自青年的口中輕吐而出,聲音便不大,卻是壓過颶風的肆虐聲,飄入附近修者的耳中!

「攝元陣?這是什麼陣法?」

有些清冷的聲音飄蕩開來,關注著此戰的人都是露出滿臉疑惑,眸子緊緊的注視著驗武台,皆是一副要將場中一切盡收眼底的模樣。

「不是精神力攻擊么?」沈浪雲滿臉疑惑的向著那機會已經被颶風劍湮滅的青年注視而去。

呼!

隨著韓宇那話語落下,卻見那碧光訕訕的煉域鼎,徒然迸發出一股可怕的氣勢,隨後,鼎前的元氣徒然一陣躁動,一個吞噬氣旋驟然在鼎口形成。

「那是!」

瞧得那巨鼎鼎口驟然形成的吞噬氣旋,那些眼尖的修者都是露出滿臉震驚,就連神道峰的那些煉神者在此時都是忍不住砸了砸舌,喉結蠕動時眸子中有著一股貪婪湧現而出。

「嗖!」

吞噬氣旋方一凝聚而成,一股可怕的波動擴散開來,頓時附近的元氣都是在這氣旋的牽引下,向著巨鼎極速沒入,原本幾乎被那疾風風暴湮滅的驗武台,此時逐漸清晰的出現在眾人視線中。

那些眼力略差的真武修者,此時也是發現了在那青年身前有著一個碧光燦燦的巨鼎,正以極其震撼眼球的方式吞噬著汲取著沈浪雲颶風劍肆虐開來的狂暴疾風劍氣!

「難道此鼎能吞噬那可怕的颶風劍么?」

瞧得巨鼎幾乎是瞬息將驗武台上的劍氣風暴吞噬一空,附近的人都是忍不住一顫,腦海中掠過一道瘋狂的念頭。

「這是什麼寶鼎,竟然如此詭異!」沈浪雲愣在原地,瞧得那徒然出現的巨鼎有此神通顯得有些六神無主。

就在眾人滿心疑惑時,那十道颶風劍幾乎是瞬息就向著那青年湮滅而下,已然相聚不過數尺,在韓宇身前的虛空都是開始猛烈顫抖了起來,好像無法承受那巨劍的可怕力量。

然而,這種顫抖連一息時間都未曾持續,旋即便是在煉域鼎中擴散開來的那股吞噬力下就此消散。

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