踮着腳尖,開心的原地轉了一個圈。

“是這樣的,竹大宗師剛剛聯繫我,讓你給他回個電話,說是有很要緊的事情要找你。”

“好的,我知道了。還有事嗎?”

葉蕭的回答讓榮小雅氣的牙癢癢,多跟本小姐聊兩句會死嗎?

“沒有的話我就掛電話了。”

過了一會,葉蕭的聲音再次從電話的聽筒中傳來。

“誒,等等,我想問下。。。今天跟你在一起的那個女孩。。。跟你是什麼關係?”

榮小雅急忙說道。

“關係?”葉蕭愣了下,想了想說道,“她是我的朋友,小孩子不要瞎想。”

“你,你,你纔是小孩子。”

。。。

掛了榮小雅的電話,葉蕭轉身接通了竹流照的電話。

對於竹流照,葉蕭還有有一點好感的。更何況,上次的正氣盟的事情,還欠着竹大宗師一個人情,所以葉蕭也願意幫他一次。

“喂,竹大宗師嗎?我是葉蕭。”

“葉先生嗎?”電話另一頭響起竹老的聲音,“我是竹流照。京城的一處工地發現了一塊寫滿慶體字的石碑,還挖出了一條甬道通往遺蹟,葉先生對慶國曆史文字都很有研究,所以我想請你幫我鑑定下。”

。。。

掛掉竹流照的電話,葉蕭沉思了一會,心裏隱隱已經有了一個猜測。

他回過頭,對着正在發呆的喬文乃問道:

“文乃,你會訂飛機票嗎?”

華夏國,京城

一處施工工地

這裏原本的項目已經停工了,工人和機械設備全部撤走,只留下工地中央一個巨大的深坑。工地的外圍用圍擋遮蓋起來,最外面拉起了黃色的警戒線。


荷槍實彈的士兵在工地外圍來回巡邏着。

在工地入口的位置,一塊巨大的警告牌立在顯眼處,上面寫着四個大字:

“禁止入內”

入口處,一個荷槍實彈的士兵攔住了一輛黑色吉普車。

“請出示出入許可證。”

竹流照搖下車窗,把證件遞了過去。

這名士兵仔細地檢查了之後,示意門崗予以放行。

“這是近十年來發現的最大規模的考古遺蹟,國家很重視,所以戒備森嚴了些。”

竹大宗師收起士兵遞回來的證件,回頭對着葉蕭解釋道。

吉普車在工地裏行使了一小會,最後在一頂軍用帳篷前停了下來。

竹流照親自下車,替葉蕭開了車門,領着葉蕭走進了帳篷。

帳篷裏已經坐了五個人,四男一女,除了上次在圖書館見過的竹老徒弟金展翅之外,其他的人葉蕭都不認識。

其中褐色衣服的中年男人修爲最高,達到了金丹中期,其他兩男一女的修爲都在金丹初期。

京城畢竟是華夏國的首都,修煉界平均水平要遠遠高於龍城。

“葉先生,這幾位是正氣盟未組的成員。陳耀,孫妙才,王強,周思南。”

竹老給葉蕭一一介紹到。

正氣盟有十二支特別行動組,每組四人,對應十二地支的稱呼,專門執行重要任務。

房間裏的四人就是正氣盟的未組成員。

葉蕭一進來,未組四個人的目光就都匯聚到了他的身上。

“竹大宗師親自迎接的人,居然只是個毫無修爲的毛頭小子?竹大宗師,請您不要浪費我們大家的時間。”被稱作陳耀的褐衣男人,打量了一番葉蕭,微微皺眉,開口道。


這種規模遺蹟裏往往有天材地寶,神兵利器,功法祕籍之類的東西。對於國家而言,可以增強一個國家的實力,因此重大遺蹟的發掘都是由國家來主持的。

他們未組四人,就是這次遺蹟探險的主要成員。他們的主要職責既是爲了保證遺蹟發掘能夠順利進行,更重要的是要保護遺蹟不被其他勢力搶奪。

“竹大宗師,您也知道上古遺蹟兇險異常,帶一個與工作無關的人實在太危險了。”

唯一的女性,周思南面露疑惑,沉聲說道。

雖然是女人,但眉宇間有一絲征伐之氣,給人很凌厲的感覺。

她的話說的很委婉,但是拒絕的意思很明確。

其他兩個人,孫妙才和王強,對於葉蕭的態度也是如此。

葉蕭一臉的平靜,似乎一點也不在意。

“葉先生對於慶朝的研究遠勝於我,關於出土石碑文字的解讀,我有幾處文字始終不敢確定,這才請來葉先生幫我看下的。”竹老解釋道。


“竹老,你沒開玩笑吧?”幾人的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竹流照是華夏史學界公認的第一人,大宗師的名號當之無愧。

可剛纔親耳聽到他讚許這個年輕人,史學研究遠勝於他。

竹大宗師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幽默了。

“你們覺得我是在開玩笑?一羣以貌取人的蠢貨!”

竹流照低沉着聲音,隱隱有些憤怒。

他研究史學六十年,從來沒有跟人紅過臉,是出了名的好說話。

可今天,爲了一個年輕人,竹大宗師居然發火了。

正氣盟的四人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 “竹老頭,我的時間也很寶貴,你提到的寫有慶體字石碑,先給我看下吧。”

葉蕭並沒有理會那幾個人的置疑,淡淡地開口。

“好的,我這裏有一些現場拍回來的照片,您可以先看下。”

不一會兒,幾十張大尺寸的高清照片放在葉蕭的面前。

葉蕭拿起一張石碑文字的照片,端詳了一會,一字一句地念道。

“碑文上說,這是慶國的火神祭壇,慶國皇室子弟通過考驗,便可獲得火神的傳承,繼承神火。凡無故擅闖者,皆會化爲灰燼。”

“他居然真的會慶體字?不是瞎編的。。。”王強才說了半句,立刻被竹老的眼神瞪了回去。

“石碑的意思我已經解讀了大半,雖說跟葉先生說的一字不差,但絕對做不到葉先生這樣輕而易舉。”竹老拜服道。

“看來是真有點本事,我收回剛纔的話,請葉先生不要介意。”陳耀臉色緩和了些,看着葉蕭說道。

“竹大宗師,如果我沒聽錯的話,石碑上是說這處遺蹟是慶國國王的傳承之地。”王強問道,眼神中滿是炙熱。

爲了宗派的發展,一個宗派的傳承之地,必定會留下很多寶物給後人。

而作爲一個國家的傳承之地,裏面蘊藏的寶藏就更多了,很可能會出現國之重寶級別的東西。

這可是一份天大的功勞。

“一開始我還不敢確定,如今葉先生也這麼說了,那麼就一定是了。”

葉老捋了捋鬍鬚,笑着點了點頭。

“太好了。搞不好會有射日弓,裂天戟一類的國寶出世。。。”


“既然可以確定有探險的價值,我這就跟總部彙報,申請探險的許可。”陳耀興奮地說道。

“如果你們想要進入遺蹟的話,必須帶上我。”葉蕭淡淡地開口。

仙器葉蕭不感興趣,不過如果有天級上品以上的功法,他不介意順手牽羊。

“葉先生,我們知道你學識淵博,只不過那片遺蹟裏面有多危險誰也不知道,萬一出了什麼事情。。。你還是在上面等我們的消息吧。。。”周思南搖了搖頭,不再往下說了。

“你就跟他直說好了,小子。你修爲太弱,遇到危險我們沒工夫管你死活。”孫妙才開口道。

“葉先生,我理解你想親眼見一見慶朝遺蹟的心情,這個遺蹟很可能是解開慶國祕密的鑰匙。但是遺蹟中確實會有危險,你還是。。。”

竹流照看着葉蕭,語重心長地說道。

他只當是葉蕭是癡迷慶朝考古,才執意要進入遺蹟的。

“那你們認爲什麼樣的實力纔可以進得了遺蹟?”葉蕭掃了一眼衆人,一指站在一邊的金展翅,問道,“他這樣的實力能不能跟你們進去?”

“你,你,你指我幹什麼,我又哪裏惹到你了?”金展翅叫道。

自從上次龍城之行之後,他的老師狠狠地責罰了他一番。

因此見到葉蕭,他已經有一點心理陰影。

“竹大師的弟子,修爲雖然不算高,但好歹到了煉氣後期,至少有一定自保的能力,當然可以。”陳耀說道。

“那好。”葉蕭點了點頭。

走到帳篷裏開闊的地方,向着地面一拳打出。



一聲悶響

地面上隔空炸開了一個拳頭大的小洞。

“真氣外放?這可是築基期纔有的實力。”

有人驚呼道。

所有人都被葉蕭的一拳給驚掉了下巴,連竹大師都愣住了。

怎麼這麼一個毫無修爲的普通人,可以打出築基初期的一擊?

“不,應該是用了暗勁壓縮了空氣,造成隔山打牛的效果。”

周思南思索了片刻,解釋道。


“你居然是以武入道?”陳耀心中暗驚,自己居然在一個人的身上看走眼了兩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