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過二樓的走廊時,林家洛突然聽見走廊邊上的一間教室里傳來一陣隱隱約約的說話聲,從那時有時無的模糊的聲音里,他似乎隱約聽見有人在低聲的討論著「蔣依涵」的事情。

林家洛如今的五感何其敏銳,稍一凝神,那一絲常人根本就不可能能聽到的竊竊私語就清晰的在他的耳朵里迴響起來。

教室里有人在低聲的談論「蔣依涵」的事情,出於好奇,林家洛還湊到教室門口向裡面張望了一下,一眼看下去,班上新來的那個叫薛定國的轉學生正拉著黃燦躲在這間教室的最後面低聲的說著話。

林家洛凝神細聽,那個叫薛定國的轉學生剛好在拍著黃燦的肩膀語重心長的教育他:「黃燦,不是我說你,你小子就是太膽小了,這種事有什麼好怕的?我跟你說,這次只要你幫了我,以後咱們就是好兄弟,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一口吃的,我絕不會忘了你的。」

站在他對面的黃燦似乎很吃驚,嘶啞著嗓子小聲的叫道:「薛定國,你瘋了?這裡是學校,你要真這麼幹了別說你老子,就是你爺爺來了都保不了你……。」

「誰說的?我告訴你,只要生米煮成熟飯,到時候就算蔣家知道了他們也不敢拿我怎麼樣。」薛定國俊朗的面孔上浮現出一絲輕蔑和高傲:「我太了解蔣家的那些人了,家族利益才是他們最關心的東西,他們絕不敢得罪我爺爺和我爸爸的。」

「可是……。」黃燦還是一臉的震驚,連吞了好幾口口水:「這裡是魔都,薛定國,這裡不是天南,而且蔣依涵怎麼說也是我們的同學,你怎麼能這樣對她?你這樣做也……太放肆了吧?」

「你就跟我說你到底幫不幫我?」薛定國有點不耐煩了,冷笑著看著黃燦:「黃燦,你可要想好了,如果你這次不幫我那我們以後可就是敵人了,而你爸爸這個時候還是競選市長的關鍵時刻,所以你可要想好了,你們家要是在這個時候跟我們家為敵的話,那你爸爸這個市長……。」

薛定國又冷笑了幾聲,黃燦臉上閃過一絲惱怒,壓低了聲音氣憤的說道:「薛定國,你少唬我,我爸也不是紙糊的,我們兩家真要鬥起來誰幹掉誰還不一定呢。」

「是嗎?」

薛定國陰陽怪氣的笑了一下,拍了拍黃燦的肩膀作勢欲走:「行,那看來你是下定決心不幫我了,那我們兩家今後就走著瞧好了。」

黃燦的臉瞬間憋得通紅,大口的喘了兩口氣,氣惱的爆了一句粗口:「我他*媽又沒說不幫你。」薛定國立刻就停住腳步,轉身笑容滿面的又拍了拍黃燦的肩膀:「這才對嘛,黃兄,你放心,只要你幫我搞定這件事,那以後我們兩家就是攻守同盟,你想想,我爸爸再加上你爸爸,我們兩家強強聯合,這天底下還有什麼事是我們做不成的?」

黃燦稍稍有些意動,但是嘴上還是冷笑了一聲:「你少跟我吹牛,薛定國,我不相信你爸會支持你做這種事情,還有,我可醜話說在前頭,我只負責幫你引開李詩詩,蔣依涵那裡你自己去搞定,我不會幫你去下這個迷藥的。這種事也太下流了,我個人還是認為你最好還是不要這麼做的好。」

迷藥?

在外面一直好奇的偷聽的林家洛頓時就吃了一驚,這時,那個薛定國的聲音又隱隱約約的傳了過來:「行,只要你能幫我引開李詩詩就行了,其他的事你不用管,不用迷藥我也能搞定蔣依涵。」

黃燦又道:「還有,萬一你被人發現了你絕不能牽連我,要不然到時候你可別怪我翻臉不認人。」

「瞧你這熊樣。」薛定國鄙夷的哼了一聲:「這有什麼好怕的,不就是玩一個女人嗎,這能出什麼事?你還真怕她會一哭二鬧三上吊?我告訴你,沒那回事,女人嗎,你只要在床上把她搞定了,她就會什麼都聽你的。」

「我真懷疑你是不是瘋了。」黃燦微微譏諷了他一句,直截了當的結束了這次談話:「行了,你不用再說了,到時候我會配合你的,我先走了。」

門外的林家洛立刻就閃到一旁的教室門口,輕手輕腳的推開那間教室門躲了進去,他剛剛藏好,門外就傳來了黃燦和薛定國開門和說話的聲音。

「哎,黃燦,要不咱哥倆一起出去找個地方好好的喝兩杯怎麼樣?我請客,你帶路,哪高檔你就帶我去哪,咱哥倆今晚先好好的樂一樂?」

「改天吧,今晚還要上課。」

「不是吧,你堂堂副市長的大公子,不會連逃幾堂課都不敢吧?」

「我可不像你,我爸早就跟魏老師打過招呼了,只要我一逃課他立馬就能知道,行了,不說了,改天有空我請你,我先走了,你等會再走,省得讓人看見我們在一起事後再懷疑到我們。」

「你他*媽也太膽小了,……行,那你就先走吧,我在這再呆一會,這總行了吧?」

有一個人的腳步聲漸漸遠去之後,門外的薛定國鄙夷的聲音就清晰的傳了進來:「嗎的,不裝會死啊,你們家那點破事誰他*媽不知道啊。」

薛定國的聲音說著向反方向離去,等到外面的走廊徹底安靜下來,林家洛這才表情複雜的從教室里走了出來,看著這兩人離開的方向暗暗吃驚,這些個**做事還真是肆無忌憚,在學校里都敢如此肆意妄為?

晚上上課時,林家洛就一直在思考該怎樣提醒一下那個已經被大灰狼盯上的小白兔,放學后,林家洛看著蔣依涵和李詩詩一起有說有笑的聯袂而去,突然心生一計,飛快的拿出紙筆寫了一封簡訊,摺疊好之後急急忙忙的出了校門,等趙霸和凌瑤瑤開著車子來接他之後,林家洛就將那封信交給凌瑤瑤,讓她想個辦法混進女生宿舍,然後趁別人不注意,將這封信丟進蔣依涵和李詩詩的寢室就可以了。

至於蔣依涵和李詩詩住那間寢室,林家洛在班上隨便拉了個同學就問得一清二楚,研究生公寓樓3單元402室,一室一廳一衛、裝修的極其奢華,據去過的女生說,完全堪比五星級酒店。

【這個,突然發現上推薦了,好吧,今日開始每天雙更!】 ?凌瑤瑤去了之後,林家洛拍了拍前面的趙霸的肩膀,問他:「趙霸,你身上帶錢沒有?借我100,我身上沒帶錢,現在都快餓死了。」

趙霸慌忙掏了100元錢給林家洛,林家洛拿了錢下車走進學校對面的一家拉麵館,叫了2碗拉麵,凌瑤瑤和趙霸一會就跟著進來了,林家洛招呼他們一起坐下,又讓服務員給他們每人也上了一大碗拉麵后才小聲的問凌瑤瑤:「瑤瑤,事情你辦好了?」

「辦好了。」凌瑤瑤點了點頭,林家洛不放心的又追問了一句:「沒人看見你吧?」

「沒有,林先生,我沒有走樓梯,直接從戶外的排水管上去的,沒有被任何人發現。」

「那就好。」林家洛滿意的點了點頭,突然又驚訝的問道:「從排水管上去的?瑤瑤,你還會這種功夫?」

趙霸三口兩口吃了自己的一碗面,又叫了一碗,聞言小聲的告訴林家洛:「林先生,凌小姐武功很好的,上次我和趙能、趙敢三個人一起上都沒能打得過她。」

「是嗎?」林家洛很詫異的看著凌瑤瑤,趙能、趙敢的武功如何他還不了解,但是趙霸的拳力和耐久力他還還是比較了解的,他們三個大男人一起上居然沒打得過凌瑤瑤一個小女人,那這就說明她手底下確實是有2把刷子的。

趙霸一邊狼吞虎咽的吃面,一邊向林家洛點頭:「是真的,林先生,凌小姐和夏小姐武功都挺厲害的,三五個人根本就不是她們的對手。」

「夏彤也會武功?」

林家洛是真的驚訝了,凌瑤瑤會武功他還可以理解,畢竟她乾的是保鏢的活,可是夏彤她一個管家和財務顧問居然也會武功?而且瞧這架勢武功還不錯?這又是鬧哪樣啊?

「快吃,吃完了回去讓我看看,你們都會些什麼功夫。」林家洛來了點興趣,招呼凌瑤瑤和趙霸快點吃。

……

林家洛讓凌瑤瑤投信jing告過蔣依涵和李詩詩后就很快把這個事情給忘到了腦後,之後的幾天,班級里看上去也是一切都很正常,蔣依涵、李詩詩、黃燦和薛定國的表現都很平靜,偶爾林家洛還能看見他們幾個在課間休息的時候聊聊天、開開玩笑什麼的,雙方的態度友好的都讓林家洛懷疑凌瑤瑤是否真的已經把那封信給送到了。不過,就在林家洛起了這個疑心的第二天早上,上午上課時黃燦、薛定國、李詩詩和蔣依涵四人突然一起缺席了上午的課程,而且到了第三天早上上課時,他們幾個還是一個都沒有出現。

班上的同學們自然很是意外,說什麼的都有,不過,只有林家洛意識到了,肯定是薛定國和黃燦說的那件事情有進展了,所以這4個人才會一起消失的。

那到底又是哪一方獲得了最後的勝利呢?是薛定國的yin謀詭計贏了,還是他好心提醒過的蔣依涵和李詩詩贏了呢?

課間休息時,林家洛饒有興緻的趴在課桌上不停的在腦子裡腦補著這四人失蹤的這兩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就在此時,班主任魏德昭突然從外面走了進來,跟講台上的老教授耳語了幾句,老教授點了點頭收拾了自己的東西離開了教室后,魏德昭站在講台上咳嗽了一聲,吸引了全班的注意力之後就朗聲對所有人說道:「各位同學,現在我要念一份名單,念到名字的同學請留下來,沒有念到名字的同學就可以下課了,今天的課就到此為止,好了,現在我要開始念名單了,請大家仔細聽好,……齊小佳,……孫偉,……林家洛,……。」

台下的同學們都有些莫名其妙,而隨著被念到名字的同學越來越多,很快大家就都發現了這些被留下來的同學的一個共同的特點:這些被留下來的同學都是男生。而且班裡絕大多數的男生到最後都被留了下來,為此少數幾個沒有被念到名字而不得不離開教室的男生走時還都有些不自在,臉上或多或少的都流露出一些被拋棄的憤慨。

沒有被念到名字的同學都離開教室后,魏德昭又朗聲對留下來的所有同學說道:「各位同學,一會我會一個一個的叫你們去進行一項測試,我叫到的同學就上樓到樓上的503教室去,到了那會有人教你們下一步要做什麼,而沒叫到的同學就繼續呆在這裡,等我叫你們才可以走,聽見了嗎?沒有人有什麼疑問了吧?」

「老師,我們要進行什麼測試啊?」

「就是,魏老師,好好的幹嘛要對我們進行什麼測試啊?」

魏德昭話音剛落,台下留下來的同學立刻就炸開了鍋,魏德昭大力的拍了拍講台示意全班安靜之後,也不廢話,直接就吩咐他剛才讀的名單上的第一個:「齊小佳,你先上去,待會測試完了也不要回來了,直接就下課吧。」

一個男同學應聲站了起來,收拾了自己的書包滿腹狐疑的向門外走去,班裡的同學們都睜大了眼睛看著他離開,一時間,整個教室的氣氛都有些凝重起來。

齊小佳去后不久,魏德昭就收到了一個簡訊,他看了一下簡訊之後立刻就吩咐下一個被點到名字的上去做測試。

同學們一個接一個的上樓去了。

跟其他同學一樣,林家洛坐在那裡也在思考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好好的為什麼要對他們進行什麼測試,而且為什麼是他們這幾個人?其他同學為什麼又不用測試?另外,這個測試的意義到底是什麼?誰再對他們進行測試,他所要經歷的測試又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測試呢?

講台上的魏德昭看了一下手機簡訊,抬頭叫道:「下一個,……林家洛。」

林家洛收拾了自己的書包,走過講台時突然停下腳步小聲的問魏德昭:「魏老師,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們為什麼要進行這個測試啊?」

魏德昭看了看林家洛稍稍有些犯難,如果是其他同學問他這個問題,那他肯定不會告訴他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可是林家洛這個學生又跟其他學生有很大的區別,他是院長特地吩咐要特殊關照的4個學生之一,自己現在不告訴他原因,沒準一轉身他就能從其他渠道了解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

想到這,魏德昭不動聲sè的對林家洛說道:「也沒什麼大事,就是班裡幾個同學之間發生了一點小問題,現在學校想徹查一下這件事。」

林家洛心中一動,追問道:「很嚴重嗎?」

魏德昭瞄了他一眼含糊的說了一句「也沒發生什麼大事」之後就催促他快點去測試,林家洛出了教室門,沿著樓梯到了5樓時,心中大致已經斷定是黃燦、薛定國、李詩詩和蔣依涵這幾人的事發了,學校現在想調查的也一定就是這件事,但是……。

進503教室的那一刻林家洛又產生了一些新的疑惑,學校好好的幹嘛要調查他們這些人?那4個人之間的事情,跟他們這些人又有什麼關係?

「你就是林家洛?」

503教室內,原來的課桌都已經被搬到角落裡壘了起來,教室zhongyāng只有一張長條桌子和一張凳子,幾個白髮蒼蒼的老專家坐在桌子後面,正一起用各種眼神打量著他。

林家洛打起jing神,暗忖有什麼大不了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還就不信了,他做好事難道還有錯了?

「你就是林家洛?」

長條桌子後面居中的一位老專家又問了一遍,林家洛點了點頭,老專家盯著他看了一會,伸手請林家洛坐下:「好,林家洛同學,請坐。」

林家洛在他們對面的凳子上坐了下來,居中的老專家看了一下手上的一份資料,突然問林家洛:「林家洛同學,你是個孤兒?」

「對,我是個孤兒!」

在座的幾位老專家交頭接耳了一番,居中的老專家輕輕的點了點頭,又問林家洛:「林家洛同學,你沒有住校?」

「是的,我是走讀生。」

「那你現在住在哪裡?」居中的那位老專家目光炯炯的盯著他,似乎發現了他所有的秘密一樣:「林家洛同學,你既然是個孤兒,那你應該沒有什麼親戚住在魔都吧?」

林家洛楞了一下,輕輕的點了點頭:「對,我沒有親戚在魔都,我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的。」

「那你現在住在哪裡?」老專家又看了一下手裡的文件,皺了皺眉頭:「你沒有在學校登記你的現在住處?」

「因為我居無定所,每隔幾個月就會搬一次家。哪便宜就往哪搬。所以我才一直都沒有在學校這裡登記我的住處。」

林家洛泛起一絲惡作劇的心理,開始故意的胡說八道,對面的那些老專家們又交頭接耳的互相低聲討論了一番,最後還是由居中的那位老專家笑眯眯的對林家洛說道:「好了,林家洛同學,你的個人情況我們會向學校反映,會努力替你爭取一些應該給你的待遇的,現在就請你在這張表上籤了你的名字,然後你就可以回去了。」 ?簽名字?

林家洛站起來走了過去,一位老專家遞過來一張表格和一隻筆,林家洛掃了一眼表格,表格上已經有好多同學的簽名,而且這張表格做的很有意思,每個同學的簽名欄都很大,就好像是故意要讓同學們把自己的名字寫得更大一點一樣。

等等,簽名…筆跡…。

電光火石間,林家洛突然明白了這些人的用意了,這些專家十有仈jiu是刑偵和筆跡鑒定方面的專家,他們故意問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問題,一方面是想掩飾他們的真實用意,另一方面也是為了讓所有人都乖乖的把這個名字簽了做鋪墊,林家洛完全有理由相信,這些人拿了他的簽名一轉身就會和他之前讓凌瑤瑤送去的那封信做對比,然後通過這些刑偵的手段,找出這個「告密者」。

真是尼瑪麻煩啊。

林家洛捏著筆心中暗暗一嘆,故意憨厚的問了一句:「我隨便簽在那裡都可以嗎?」心裡卻又發出了一聲冷笑:想靠筆跡找到我,做夢。

寫字就是控制手指、手腕的肌肉運動,那換言之,只要他能控制住自己的手指和手腕肌肉的運動,那還不是想寫什麼樣的字就能寫什麼樣的字出來嗎?

「可以。隨便你簽在那裡都可以。」

老專家笑眯眯的看著他,林家洛低下頭,右臂輕輕一顫,整條胳膊的每一塊肌肉都被固定住,手腕的肌肉也完全僵化,落在紙上的林家洛三個字相應的也就寫得又是僵硬又是難看。

林家洛簽完名字,那老專家瞄了一眼,笑眯眯的說了一句好之後就請林家洛回去,林家洛拎起自己的書包轉身向門外走去,剛出了門走到樓梯間,身子突然又是一震,隨後懊惱的直拍自己的腦袋。

他都忘了,昨天晚上教民法的老師有布置過一份家庭作業,而且今天早上大家還都把這份作業給交了,這就說他的筆跡其實對方早就有了,可是他們並沒有確定到底是誰投出的那封信,換句話說,他投出的那封信可能已經被損毀了,大家都沒法從原來的筆跡里鑒定出到底是誰投的這封信。所以這些人就玩了一個很古老的遊戲,讓一群人挨個來簽名,誰的簽名跟他上交的作業上的字跡反差最大的,那個投出jing告信的人就是他……。

至於原因,那當然是「做賊心虛」這四個字了。

靠!被算計了!

林家洛咬了咬牙,下了樓梯后直接撥通了凌瑤瑤的手機,讓她趕緊過來一趟。

現在要想不暴露自己那就只有一個辦法了,那就是想辦法直接從那群老專家的手裡把他剛剛簽名的那張表格給拿回來直接毀屍滅跡,這樣死無對證的情況下,對方還能死皮賴臉的再搞第二次的測試?

凌瑤瑤很快就趕來了,林家洛將具體情況跟她說了一下,凌瑤瑤略一思索就胸有成竹的對林家洛說道:「我知道了,林先生,你放心吧,我會幫你搞定這件事情的。」

林家洛問她:「你打算怎麼做?時間還來得及嗎?」

「來得及。林先生你稍等,我馬上就能幫你搞定這件事情。」

凌瑤瑤微微一笑,轉身向教學樓里走去,林家洛看著她的背影有些疑惑,很想問問她到底會用什麼方法幫他拿回那張「證據表格」。但此刻他也知道自己實在是不宜在此久留了,要不然他在這教學樓前兜兜轉轉的不肯走,萬一被什麼人看見了,這豈不又是一很有力的「做賊心虛」的證據?

林家洛回到趙霸停在校門口的車上不久,凌瑤瑤就回來了,雙手空空的對林家洛微笑道:「我已經搞定了,林先生。那張表格已經被我銷毀了。」

林家洛狐疑的看著她:「你怎麼弄的。你真的已經把那張表格給銷毀了?」

「對啊。」凌瑤瑤微笑著說道:「林先生,一會這裡應該就會有消防車和jing察局的人過來,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裡吧。」

「消防車和jing察局的人?」

林家洛更是疑惑,趙霸發動車子三人離開了學校后,凌瑤瑤才小聲的告訴林家洛:「林先生,我把那棟教學樓的消防jing報給打開了,這會裡面恐怕已經水漫金山了……。」

林家洛立刻就恍然大悟,魔都外國語大學的教學樓都是最近幾年才新建的大樓,消防系統是那種比較先進的淋噴系統,一有火災jing報,隱藏在房頂天花板上的幾十個淋噴頭就會嘩嘩的滿屋子噴水,要不了2分鐘就能將整個教室淹成水鄉澤國,而且現在還是上課期間……,火jing一起,老師們肯定會第一時間組織學生撤離,成百上千的學生一時半會又哪能全部撤走,這樣一來時間一長,別說幾張紙,就連人都要被澆得透心涼,那什麼證據自然也就完蛋了。

林家洛想象著整棟教學樓成百上千的學生和老師被消防系統淋成落湯雞的摸樣,無語的看著凌瑤瑤:「瑤瑤,你也不用做得這麼狠吧。」

凌瑤瑤委屈的看著林家洛:「林先生,我可都是照你的意思去做這些事的。」

林家洛捏了捏下巴,想了想還是無語的搖了搖頭,凌瑤瑤抿著嘴偷笑了幾聲,林家洛發現后又好氣又好笑的瞪了他幾眼,凌瑤瑤吐了吐舌頭又小聲的對林家洛說道:「林先生,其實我覺得我們與其這樣被動的一個一個消滅證據,還不如直接去銷毀最原始的那份證據呢,這樣整件事情才能徹底結束,您說我說的對嗎?」

林家洛猶豫了一下,不置可否的問道:「那你認為我們應該怎麼把這份原始證據拿回來?」

凌瑤瑤笑著對林家洛說道:「這份證據我想應該還在那對姐妹的手裡,所以我看這樣吧,林先生,今晚上我和大家一起商量一下,想個辦法把您手寫的那份原始信件偷回來,這樣這件事情不就一了百了了嗎?」

林家洛想了想,緩緩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其實我覺得,對方手裡可能已經沒有那份原始信件了,要不然他們根本就用不著再讓我們一個一個的去簽名,直接就用我們交上去的作業對比一下就能知道到底是誰寫的那封信。所以,你們萬一去了找不到這封信,而對方又準備好了人手等著你們來自投羅網的話,那我們豈不是又多此一舉了嗎?」

凌瑤瑤眼珠一轉,神秘兮兮的笑道:「我知道我們該怎麼做了,林先生,你放心吧,今晚我們一定會幫你徹底解決這個麻煩的。」

「你又要幹什麼?」林家洛看著凌瑤瑤,頭疼的問她:「你不要告訴我,你又要去研究生公寓那裡再弄響那裡的火災jing報。」

凌瑤瑤楞了一下,一臉嚴肅的對林家洛說道:「林先生,您說的這個辦法我看很可行哦……。」

「可行你個頭。」林家洛啼笑皆非的敲了一下凌瑤瑤的小腦袋:「不許再用這個方法了,聽見了沒有?」

「知道了。」凌瑤瑤揉了揉腦袋委屈的答應了一聲。

這時,幾輛消防車鳴著響亮的jing笛從他們的車旁沖了過去,急急忙忙的向魔都外國語大學方向趕去。

林家洛看著遠去的的消防車,無語的搖了搖頭,伸手又敲了一下前面的凌瑤瑤,笑罵了她一句:「瞧你乾的好事。」

凌瑤瑤吐了吐舌頭,只當沒看見那幾輛消防車。 ?李詩詩和蔣依涵住的宿舍是經過校長杜鳴鴻特批的一間本應分給研究生的宿舍,而為了讓她們兩人在這裡住得舒服,李詩詩的老子還特地花錢將這間宿舍重新裝修了一下,宿舍內的電路全都改造過了,可以負擔所有的家用電器,裝潢的標準也向5星級酒店靠攏,奢華得讓人睜不開眼睛。

此刻這間奢華的宿舍卧室內,靠牆並排放著的2張床上,兩位清一sè的t桖和熱褲打扮,裸*露著一雙雪白的大腿的長發美女正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天。抱著一隻胖胖的泰迪熊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的是李詩詩,坐在床邊的書桌前,整個人都蜷縮在寬大的皮椅里的是蔣依涵。

「詩詩,今天學校發生的這事依你看,到底會是誰做的?」

躺在床上的李詩詩翻了個身,露出胸前大片雪白膩滑的肌膚,裡面居然什麼都沒穿。

「具體是誰我不知道,不過我可以肯定一定是咱們班的某個人乾的,而且一定是咱們懷疑的那些人當中的某一個人乾的。」

上午,學校3號教學樓里很突然的就發生了一場意外,樓道里的消防報jing開關不知道被誰給觸響了,屋頂天花板上的噴淋系統將整個教學樓里上千名正在上課的老師和同學全都給澆成了落湯雞,事後根據她們收到的一些「不確切的」小道消息,因為淋了這場「雨」而感冒的同學不下上百人,整棟樓里的教學用電器也全都報銷,僅此一項損失就高達上千萬,為此學校高層很是震怒,雖然事後李詩詩立刻就讓他爸李瑞國出面答應會為此次事件負責,但是學校高層還是對他們有了意見,校長杜鳴鴻了解到事情的原委后也很明確的告訴她爸,有些事必須得馬上停止,誰都不許再追查下去了。

在學校的聲譽和幾千萬的損失面前,杜鳴鴻校長很明顯還是更看重前者。

蜷縮在皮椅里的蔣依涵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小心翼翼的從抽屜里拿出一封明顯是拼貼起來的殘信,無奈的小聲說道:「其實我只是想好好的謝謝他,要不是他提前將這個消息告訴了我,我現在真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呢。」

前天晚上,黃燦果然照著信上說的來約李詩詩出去辦事,李詩詩將計就計,跟著他走了沒多久,薛定國就闖了進來,要不是她和李詩詩已經提前做好了準備,薛定國剛上來李詩詩就帶著人殺了回來,直接將薛定國給堵在屋子裡,還從他帶來的一瓶紅酒里檢出了迷藥,昨天晚上到底會發生什麼事她還真說不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