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回來的,還有三個一米多高的大音響。

這三個音響都是節目組的,街舞組的人很經常性的去廣場等地方跳舞,他們的音響聲音必須得響,不然怎麼和廣場舞的大媽們爭風頭?

“來!把這三個音響都開開,擺在數學學院那邊,給他們增點聲響!”葉文昊喊道。

聶夏等人忍不住大笑起來,紛紛上去擡音響,然後毫不客氣的對着數學學院那邊。

看着這一幕,周哲翰等人都傻了。

這尼瑪,這是開掛!

“藍牙已連接……”

葉文昊對着周哲翰微微一笑,“走起!”

“咚咚咚…….”

三個音響同時開聲,三首不同的舞曲亂七八糟的響了起來,對着周哲翰等人就是一頓亂轟,比在酒吧還要刺激。

只是幾秒鐘,周哲翰等人就頭皮發麻了。他們的音響發出來的聲音早已經被掩蓋,那些好不容易來到數學學院前想要了解活動的人都被轟走了。

不僅如此,連周哲翰等人相互講話都得湊到耳邊去喊。

“狗日的葉文昊!算你狠!”周哲翰咬牙切齒。

另一邊,郭明鑫等人見狀也是哭笑不得,但是心裏是爽快的。

張秋月的認知再一次被刷新,不得不承認葉文昊的說法。

而葉文昊,因爲這一舉動獲得了5個技能點,一舉兩得。

最終,周哲翰等人終於是扛不住了。

周哲翰帶着人上來理論,葉文昊一個人頂了上去。

“你們什麼意思?信不信我去請學校領導過來評評理!”開口的是那個女生。

葉文昊掏了掏耳朵,“去唄,看看你能不能在活動結束之前找到學校領導。”

【技能點+2】

那女生氣的差點昏過去,她是第一次見到這麼不給女生面子的男生,這是什麼人啊?

哪有這樣的男生?

“虧你還是男生,這麼小肚雞腸,事情傳開了我看你怎麼混!”

葉文昊冷笑一聲:“那我到底是不是男生?你一會說我是,一會說我不是。你給老子捋清思路再說話,別在這丟人現眼。”

【技能點+2】


“你!”那女生氣的渾身發抖,“這就是物電學院男生的素質?果然是無下限!和一個女生爭吵,真是刷新了我對男生的看法,噁心!”

“噁心又不見你吐?”

【技能點+2】

葉文昊不再兜着了,直接開懟:“還有臉說我沒素質?你看看你自己,那一次不是你們主動過來挑事?就你這樣還是女大學生?罵街的潑婦都比你有素質!”

“你看看你身後的那些女生,看看你們數學學院的其他女生,她們現在以你爲恥,你看誰願意靠近你啊?你這是丟了整個數學學院的臉面,還不知所謂的在這兒嚷嚷,沒點自知之明。”

【技能點+4】

葉文昊懟完了女生就盯着周哲翰,說道:“虧你還是學生會副主/席,就這樣的部下你也不管管?你稱職嗎?你有用嗎?”

“還有,別指望我會把這三個音響拿走。既然你們不仁在先,就別怪老子不義到底!”

說完,葉文昊轉身就走,甚至不給他們兩人回懟的機會。

當然,周哲翰兩人也確實無言以對。

特別是那個女生,她看了一眼其他的女生,發現還真的是像葉文昊說的那樣,沒人願意靠近她。

哪怕那些和她關係很好的,此時也都站得遠遠的。她們看她的眼神都有一種厭惡和嫌棄,雖然很淡,但是確實存在。

直到這時,她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蠢事情。

此事一傳開,她鐵定光棍四年!

誰要一個潑婦做女朋友啊?

周哲翰是再一次受到了嚴重的創傷,似乎難以修復了。

周哲翰站在原地難受了好一會,然後就不打招呼的離開。其他人相互看了看,也都嘆了一口氣,紛紛離去。

活動也不辦了,辦不了了啊。三個大音響在那動次打次,他們根本沒法工作。況且,也沒有人來。

乾脆收工,免得繼續丟人現眼。

如此一來,這一“戰”物電學院大獲全勝!

葉文昊一直忙到下午五點鐘才離開,最後時刻幫忙一起拆棚子,幫戴金鵬將機器人小心翼翼的拿回實驗室,身先士卒,衆人都看在眼裏。

此時夕陽西下,葉文昊拖着疲憊的身軀往宿舍走去。

“同學,有興趣報一個興趣班嗎?可以賺錢的興趣班哦?”路邊有一個學生正在發傳單,見葉文昊走過來就遞了一張傳單過去。

葉文昊一聽到可以賺錢就覺得是個騙子,不過還是禮貌性的結果了傳單。畢竟人家發傳單發到現在還沒收工,自己能幫就幫。

葉文昊隨意的掃了傳單一眼,大致內容就是報這個興趣班,會有專業的老師指導,學費一個學期五百塊。

重點是,可以跟着老師一起去表演,賺取演出費。

葉文昊眯了眯眼睛,罵道:“誰他娘搞出來的啊?衝擊老子的市場?”

罵了兩句之後,葉文昊就將傳單扔進垃圾桶。

一臉疲憊之色,就像是從某種地方奮戰一夜纔出來的男子一樣。

可是一進宿舍。

“兒子們,開黑啊!爸爸帶你們飛!”葉文昊龍精猛虎的喊道。

“你別坑老子就不錯了。”

“別廢話,上號!”

正當葉文昊在峽谷酣戰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

“王哥,啥事?”葉文昊一邊操作鼠標鍵盤一邊問道。

“你在玩遊戲?”

“那不得增添一下大學生活的魅力啊?”

王哥突然罵道:“你就舔吧,楊美蓮都出大招了你還不知道,遲早你就被白蛇給吞了。”

葉文昊停了下來,“大招?什麼大招,她做了什麼?”

“不是,我說你就這麼不關心你身邊的事情嗎?楊美蓮都把培訓機構開到你學校附近了,你還不知道?”王哥說道。

葉文昊猛然想到自己剛剛看的那張傳單,當即罵道:“握曹,是她搞得?說什麼可以賺錢的興趣班?”

“那不然還有誰?我告訴你,楊美蓮這是打算對你釜底抽薪,也是做好了長期戰鬥的準備。你趕緊想想對策,整天就知道打遊戲,有點出息吧大學生!”

說完,王哥就掛斷了電話。

葉文昊突然覺得五殺都對自己沒吸引力了,這尼瑪,飯碗都要被搶了啊! 那家培訓機構確實是楊美蓮開的,名爲天博藝術培訓中心,其內含括了各種,但凡是藝術團有的,他都有。

甚至藝術團沒有的,他也有。

比如魔術,還有芭蕾,拉丁舞等,很全面,給出的導師簡介也一個比一個嚇人,這個又是在哪裏得過什麼獎項的,那個又是什麼高級學府畢業的。

而在這麼全面且高端的情況下,報名費一個學期才五百塊,甚至還能接演出賺錢。

這個吸引力,絕對是爆表的。

或許藝術團的人看不上這些,但是南江師大二十幾個學院,每一個學院幾乎都有類似藝術團這樣的文娛組織,只不過他們的能力要差一些,所以平日裏幾乎沒有商演的機會。

故而,這些人看到傳單之後,基本都心動了。

有人去問了一下,人家說了,學一個月基本就可以去表演,不到兩個月就能把學費賺回來。再往後賺的,就是生活費了。

這麼一傳開,想報名的人就更多。

葉文昊甚至在樹洞上看到有人在說這件事情,都是心動的姿態。


“老孃們,還挺毒的。”葉文昊在陽臺抽着煙,想着如何應對。

楊美蓮這一手玩的卻是漂亮,搞個培訓結構就是爲了在城北紮下根。而選擇開在南江師大的旁邊,這就是一石好幾鳥的操作了。

首先,葉文昊掌握的資源就是學生,楊美蓮這麼搞肯定對葉文昊有衝擊。

第二,楊美蓮選擇學生,也是看到了學生不需要她手裏的其他表演人員一樣,需要每個月發工資。只需要有表演的時候給演出費,而有表演的話,楊美蓮肯定是賺的,相當於怎麼都不虧。

第三,同時學生,但楊美蓮招收的不是藝術團的,自然就無需像葉文昊給出那麼高的演出費。但是她對外可以說的很牛皮,拿到的一手演出費又不會低。拿到手的多給出去的少,差價非常可觀。

有了以上的三點,楊美蓮就是能夠對葉文昊進行釜底抽薪,且有資格在城北和葉文昊打長久戰了。

不過葉文昊也有優勢,那就是現如今城北很多老闆都是給劉子豪和王哥的面子,有演出只會第一個找他。

但現在是這樣,不能保證一直如此。


一條一條對策在葉文昊的腦子裏閃過,什麼派人報班,然後把她的名聲搞臭;又比如自己也搞一個培訓機構,和她對拼……

不過都被葉文昊給否決了。

楊美蓮財大氣粗,能夠前期虧錢請導師來培訓,葉文昊做不到。

最起碼現在還做不到。

思來想去沒有對策,葉文昊只能法一條朋友圈來發泄一下。

“好煩!”

配上一張小孩子拼命撓頭的圖片。

不過片刻就有人評論,結果是楊美蓮。

這娘們像是一直等着葉文昊一樣,語氣刁鑽的評論道:“弟弟你這就開始煩了?姐姐我纔開始發力呢。偷笑.jpg”

葉文昊見狀呸了一聲,回覆道:“都幾十歲的大媽了,你還好意思在我面前自稱姐姐?我都替你害臊。”


【技能點+2】

行吧,現階段不知道怎麼對付你,就在你身上挖挖礦。一個技能點就是一千塊,怎麼着也算是賺的。

“哎喲,弟弟你這是急了嗎?姐姐好像看你氣急敗壞的樣子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