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小爺來吧!”辰雲從門窗快速向浩風城外的樹林而遁去。

“哼,我看就憑你七星武徒能玩出什麼花樣來。”孫雷自語說完後便朝辰雲的黑影爆發二星武師應有的速度快速追去。

樹林之中漆黑一片,月亮被飄來的烏雲擋住,透不出一縷月光,冰冷的風在樹林中呼嘯而過。

辰雲靜靜站着等待孫雷的到來,看着這番景象讓辰雲想起來一句話。

“夜黑風高殺人夜。”

“咻!”孫雷喘出幾口粗氣停在了辰雲的對面,恨恨看着辰雲。

孫雷在辰雲離開時也跟着追上去卻始終與辰雲保持很遠的距離,讓孫雷對於他的速度有着很大的肆憚。

“你速度真慢,難道你媽媽小時候餵你奶少了麼?怎麼生出了你這個窩囊兒子來。”辰雲摸摸鼻尖說出了讓孫雷氣憤不已的話,險些讓孫雷背不過氣來。

“你這是找死!”孫雷厲聲說着武師的境界壓迫向辰雲,這是高境界對敵人一慣的手法,畢竟這樣會令對方感受到壓迫,甚至是將神力壓制住,當境界達到了武王,這樣的優勢就能體現出來,身爲三星武師的他最多也只有影響一下辰雲的發揮而已,再無更大的作用了。

辰雲翻了下白眼,每一次對待比自己修爲強的他們都是這樣利用境界壓迫,但辰雲卻並沒有感受到有什麼不適,這樣辰雲很奇怪,不過也有些欣喜這樣就能出奇制勝,發揮意想不到的效果。

辰雲假裝體內神力一滯,眼中露出驚慌。

孫雷是一喜抓住機會,持着烏黑大刀注入神力劈向辰雲,烏黑大刀發出璀璨奪目的光芒,勢要將辰雲一劈爲二。

“彎刀斬!”孫雷大喝一聲,頓時烏黑大刀閃出白光,強大的氣勢從烏黑大刀中散發出來。

對於這招辰雲感受到生命威脅,不再掩飾。想要躲開孫雷的大招,但是彷彿被這招鎖定了一般,辰雲無論如何也躲不開,看來孫雷是鐵了心要一招殺了辰雲,一出手就是殺招。

“是你逼我的。”辰雲眼中寒光一閃,狠狠咬牙說道。

“咻,咻!”辰雲一手握着真器匕首而另一隻手打出數道神力稍微抵擋了一下後,辰雲趁這點時間快速後退幾米停下來。

“嘩啦,嘩啦。”林中的樹葉被寒風吹得嘩嘩作響,而辰雲立在那裏身上的氣勢在快速提升着,辰雲神通正在醞釀着,方圓半米形成了真空地帶。


看着這一切,孫雷眉頭一皺不再多想他不相信辰雲能夠這麼快就發出看似不弱的高品階的神通來。

臉上勾起噬血的笑容,“去死吧!死了真器就是我的了,哈哈。”

烏黑大刀迅速劈來,辰雲根本就躲不掉,孫雷對於自己這殺招很是自信,殺七星武徒境界的辰雲綽綽有餘。

“是嗎?”辰雲猛地睜開雙眼,一道光芒從辰雲眼中激射而出就好似一把利刃,一股君臨天下的氣勢從辰雲身上散發出來,樹林中,風更大了。

“地品,《瞬殺一劍》!”辰雲冷漠說道如同九幽地獄般傳出來,孫雷在辰雲看來時心臟噗通一跳,不敢與其對視撇過頭去。

“去死吧!”辰雲大喝一聲,真器發出奪目的光芒直衝半天,一聲驚雷在漆黑的夜中響起,這是地品神通所摧發出的,牽引了天地之威每一招都能夠讓天地變色,舉手投足間毀滅一座城鎮。

不過辰雲的實力只有七星武徒,並不能完全發揮出地品神通的真實威力,最多也只能發揮出它的一層威力,不過夠了。

快!快!快如閃電,正應對了辰雲的這招其中的瞬,他手持真器匕首就像一道閃電,伴隨着驚雷聲攻向孫雷。

孫雷的攻擊瞬間土崩瓦解,瞬殺之劍威勢不變繼續攻向呆立的孫雷,“噗赫。”真器匕首無視孫雷表面的神力鎧甲完全捅入身體之中只露出匕首的匕柄,不愧是真器。 匕首捅入孫雷體內那時,一切都靜了只有林中的寒風依舊吹着,時間彷彿停止下來。

“你……你…”孫雷臉色蒼白,手指顫抖指着辰雲,眼中充滿了難以置信,“地品,是地品神通,你一個武徒怎麼可能會使用出來?”

“嗯,不錯,至於小爺爲什麼能使用,小爺爲什麼告訴你。”辰雲吐了口氣,體內的神力已經消耗得幾乎快要枯竭,用了最後的神力,辰雲一拳打在孫雷的心胸處,孫雷倒飛出去砸在大樹上,咔嚓一聲大樹受到重力斷成二斷。

“呼~~就知道會這樣,又和上次一樣神力枯竭,不過總算比上次要好些了。”辰雲癱倒在地,面色如同白紙,虛弱說道。

“咕嚕,咕嚕。”往嘴中扔入幾顆一品補神丹恢復神力,一切都在辰雲的預料之中,孫雷是抵擋不住瞬殺一劍的攻擊的就算是武師體表有神力鎧甲保護也是這樣,自己手中的真器匕首專門刻有破神力鎧甲的禁制的。

就在這時,辰雲眼皮一跳,一股強烈的危機感讓辰雲心頭一跳,來不及思考辰雲向旁狼狽一滾離開了原來站立的位置。

“轟!”一道威力巨大的神力毫無徵兆從孫雷的地方打出來,幸好辰雲躲開了這招強大的神力攻擊,神力在地上打出了一個近一米的大坑。

“怎麼回事?”辰雲疑聲說道,擦乾額頭的冷汗看向認爲本來已經該死了的孫雷的地方。

只見孫雷顫巍巍的從地上站起來,衣服破破爛爛夾雜着未乾的血跡,“咳咳…”孫雷咳嗽幾聲吐出幾口烏黑腥血。

“這怎麼可能?你不是死了嗎?”辰雲有些不敢相信。

“哼哼,我的確差點死了,不過我有一次機遇得到了一枚五品續命丹,不過想不到你一個小小的殺手能夠擁有專門破神力鎧甲的真器,更甚是擁有地品神通,我算是栽了,現在只要你的地品神通修煉方法交給我就行了,我就饒你不死。”

孫雷的臉色由於五品續命丹的藥效漸漸由蒼白變得紅潤起來,傷勢迅速好轉着。

“呵呵。”辰雲掩藏在銀色面具下的臉露出一個比死還難看的笑容,“我XXX……老天,你媽的耍我喲,怎麼他還有五品續命丹這種丹藥,小爺草你。”

辰雲開始咒罵死老頭爺來,自從孫雷起身那一刻,辰雲就從天堂**裸地摔向地獄雖然辰雲沒有受到什麼傷但是辰雲現在體內沒有神力就好似一個普通人一樣。

孫雷雖然有些心疼那枚五品丹藥但想着馬上就能夠擁有一把真器與一門強大神通,他就覺得值得,眼中露出殺意,“想清楚了嗎?交給我就饒你不死。”


“你媽的,你沒看到小爺我在考慮嗎?你只要敢殺小爺,我敢保證神通你絕對得不到。你也知道地品神通一般控制在古老家族和聖地手中,價值非同一般,。”反正早晚橫豎都是一死,辰雲單刀直入插入孫雷的弱點。

“你…”孫雷愕然,是啊,如果他不給也沒用的,反而會隨着時間辰雲體內的神力恢復到那時再來一招“瞬殺一劍”自己就真的掛了,他還不想死,怡春院的小紅不能離開他的,衡量了下,孫雷眼中殺光一閃。

辰雲一看就知道不好,恨不得抽自己烏鴉嘴兩耳光,死死盯着孫雷說道,“你想殺小爺,不要地品神通了嗎?”

“嘿嘿,我是與它無緣了,這些都要有命享受才行,不過我有一把真器就足夠了,你就不要想着拖延時間,哼!”

“《彎月斬》,去死吧!這就是你敢殺我的下場,就要做出死亡的覺悟。”

注入孫雷二星武師的全力一擊,烏黑大刀帶着讓辰雲絕望的氣勢一刀斬去。

生死就在一瞬間,辰雲閉上了眼,心裏不甘師傅的遺願還沒有替他完成,自己的父母還沒有尋到,如果就這麼死了如何有臉下九幽黃泉見師傅。

至少現在不能死,不能死,辰雲在心頭瘋狂吶喊,雙眼猛然睜開,入眼的就是頭頂的那把烏黑大刀與孫雷得意的笑容。

不甘就此而死,辰雲拼命運轉體內的剩餘神力,壓縮擠出數十年來積蓄在細胞中的神力,如果繼續這樣瘋狂,辰雲不用被那招彎月斬殺他,自己就會因身體機能枯竭而亡。

就在辰雲身體機能幾乎快要枯竭之時,體內深處透出一股蘊含着霸道神祕熾熱力量充斥在辰雲體內似乎要將辰雲的身體撐爆。

“啊!啊……”突然發生的這一切讓辰雲驚慌,身體極度不適額頭青筋脹起,忍受着極度痛苦。

只有大吼發泄體內神祕的熾熱能量,蘊含了熾熱能量的聲波從辰雲口中發出,頓時就如肉眼所見的波濤一般,襲捲整個樹林,方圓百米的樹林化爲烏有。

而離辰雲最近的孫雷更是不堪,剛剛恢復好的傷勢又加重幾分,再次看向辰雲就好像看看怪物一般充滿恐懼,

“你…你是怪物,你是怪物。”孫雷恐懼說道。

《彎月斬》劈在辰雲的腰間深入幾寸,白骨突現,而鮮血更如噴泉直往外涌,但辰雲毫無感覺彷彿這不是他的身體,那股從辰雲體內深處所出現的神祕熾熱能量化爲一層妖邪迷霧遮住辰雲整個身軀。

“這一次,我看你還怎麼躲開!”迷霧中辰雲冷漠說道,“《瞬殺一劍》。”

真器匕首被辰雲高高舉過頭頂,散發出神祕熾熱能量,孫雷感到了空前壓迫體內的神力完全停滯不動,就好像被一個武王強者的境界壓迫一樣。

“轟。”辰雲身體發出爆雷一聲,身形消失出現在孫雷的身旁,在後方出現數百道殘影,空氣中還有辰雲腰間傷口還未掉落在地的血滴。

“噗通,嘀嗒,嘀嗒…”真器插入孫雷心臟處的聲音,血滴落地的聲音除此之外別無其他。

“你終於死了。”在孫雷意識消失之前他聽到了這一句話,然後徹底死去,絕對不會再次醒來。

“嘭。”辰雲滿意一笑摔在地上暈死過去,渾身就如一個血人。妖紅的光芒從辰雲脖間的小鼎古墜閃爍,瞬間腰間流淌出來的鮮血被小鼎古墜所吸收,幾小時後小鼎古墜吸收了足夠的鮮血發出奪目光芒,一種屬於荒古的氣息從小鼎古墜散發出來。

一名青衣佝僂老者莫名出現在昏迷不醒的辰雲旁,舉目望月,一道恐怖的光芒從佝僂老者眼中發出來將遮住月亮的烏雲射散,接着又看着辰雲。

“整整一萬年,一年萬,青靈終於甦醒了,這就是主人你預言所說的傳承者吧!你的血債我會爲你向他們討回來了。” “咦,想不到這娃娃的荒古聖體在沒有其它外力下竟然還能夠自動覺醒,不過這樣遲早會被荒古聖體中那神祕的蠻荒聖氣焚盡而亡,不過有我在你就不會有事的,是該讓荒體重出大陸的時候了,哈哈。”

說到這裏青靈發出一聲大笑,豪情萬丈,氣勢直衝九霄。

說完青靈捏出一個古老的手印,“九玄祕印,坤引。”

一股溫順的力量從古老手印中散發出來擊打在辰雲下丹田處撫平丹田中的那股蠻荒聖氣。

蠻荒聖氣沿着青靈古老手印所釋放的溫順力量所形成的一條特定路線在辰雲體內遊走。

辰雲的身體也因爲體內遊走的蠻荒聖氣而越顯熾紅,烏黑的雜質從辰雲身體毛孔中排除出來,身體因此出現抽搐現象,也幸好是辰雲暈死了過去,不然在蠻荒聖氣改造體質下,會讓他痛不欲生。

當辰雲身體沒有繼續排泄出烏黑雜質後,青靈也嚴肅認真起來。沒人會了解到荒古聖體的奧祕,就連同樣也是荒古聖體的主人也是這樣看徹不透荒體。


荒古時代曾經有一名實力通天的仙人想要對荒體一探究竟卻莫名被荒體硬生生抹殺靈魂淪爲主人的傀儡,要想想那可是仙人離大陸巔峯也只有半步之遙。

青靈對那當年那一場景仍然歷歷在目,後背被汗水浸溼。不過青靈還是繼續加大輸出溫順力量想要將辰雲體內的蠻荒聖氣完全摧發,到那時也是辰雲荒體開啓時刻,必定會引出天地異象。

大陸中每一種體質都有着令人難以理解的力量,在大陸之上無一人不是幹出了一番大事或成就大帝,他們都是天地所眷戀的,因此每一種體質的覺醒都會引出天地所形成的異象,每一次天地異象發生都會引出各大家族,聖地與實力通天的老傢伙的拉攏或是收爲傳人。

“九玄祕印,鎖封天地。”青靈眼中精光一閃,雙腿一蹬,縱身而起,拍出一道雄渾的白色力量光罩想要將這片天地與外界隔斷,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青靈看着頭頂上空的白色力量光罩將自己所處的這片天地隔絕,滿意點了下頭,“是該進行最後一步了。”

“轉,輪,入,定。”青靈鏗鏘有力的說出四字同時雙手做着不同模樣散發古老氣息的手印,速度極快化爲萬道殘影。辰雲身體猛地泄出蠻荒聖氣,周圍被蠻荒聖氣照成金黃一片。

四指仙力化劍,青靈打出四道仙力小刀割開辰雲的手腳筋脈,頓時血如噴泉一般源源涌出,不到半小時辰雲就會竭血而亡,但看青炎的表情平淡對於辰雲的生死似乎毫不在意,他一直都在注意着蠻荒聖氣的變動。


不可思議的事情出現了,當鮮血快要流盡之時,辰雲的身體就會大漲一道金光,然後辰雲的血液逐漸增多其中夾雜着肉眼難見的一絲金黃血液。

周而復始,經歷了九九八十一次竭血產血辰雲的血液已經完全由血紅轉變爲金黃色,如果讓辰雲知道了一定會大吃一驚認爲自己變成了怪物。

“噗痛,噗痛…”辰雲的心臟有力跳動着,蠻荒聖氣開始回收進入辰雲的那顆心臟中,心臟中開始孕育出一團金黃的蠻荒聖氣,最終完全覆蓋在心臟表面。

“九玄祕印,韻衍。”青炎原來溫順的力量一下暴躁起來,在辰雲的身體中橫衝直撞破壞辰雲的身體結構卻又不傷其重要經脈與穴位。

“嘭。”毫無徵兆,辰雲體內蠻荒聖氣狂化而霸道起來,而青炎也因此被反彈出去,堪堪倒退幾步後,青炎嚴肅看着辰雲越來越霸道的蠻荒聖氣。

“果然如主人預料這樣,它有護主的能力,也不知道這小娃娃能不能熬過去,只有能夠通過它的考驗你的荒體才能夠真正覺醒,舉世無雙。”

昏迷的辰雲同時也感受到了自己身體的變化,那種強大的力量幾乎要將身體中的經脈撐爆,辰雲強迫自己醒過來卻無從醒來。

愰惚間辰雲來到了到處都是蠻荒妖獸的地方,辰雲的面前是數之不盡的妖獸無一不讓辰雲震驚而又害怕,他相信這裏的隨便一隻妖獸的小腳丫子就能把自己碾碎得渣都不剩。

“這……爲什麼小爺會到這裏來了?”辰雲擦拭了下頭上的冷汗疑惑問道,可就在這時辰雲體內的那蠻荒聖氣又在源源不斷地釋放着,撐着他的經脈。

“該死,早不來晚不來怎麼現在又出現了。”辰雲苦澀說道,在辰雲體內蠻荒聖氣釋放的一瞬間,所有蠻荒妖獸都齊刷刷地看着他,面色充滿猙獰與貪婪。

“各位妖獸大哥,你們想幹嘛?”辰雲雙手護胸驚恐道,不過發現自己一個大男人竟然對着一羣鬆獸做出這種姿勢,老臉都不禁一紅。

“別過來哈,不然我會讓你們這些妖獸嚐嚐小爺的厲害的。

“吼~吼吼。”百獸齊吼,沒有繼續聽辰雲繼續說什麼,就這樣憑藉強橫的肉身撞去,後面伴隨着長沙飛舞。

辰雲是嚇到了,恐怕這些妖獸跑過,自己都已經被踩成了肉餅了,沒有絲毫猶豫轉身運用神力就逃。

辰雲發現自己的速度竟然比以前快了好多,不過對於妖獸來說並不算什麼,天空一隻近百米大的九頭大鳥一個激衝撞擊在辰雲後背。

“我…我靠,操你嗎的怪鳥,如果小爺能夠打過你,一定生生剝了你的毛,讓你變成沒毛的鳥。”辰雲在半空中成了條拋物線砸在地上差點喘不過起來,一爬起來接着逃,咒罵九頭大鳥。

如果是平時,辰雲被妖獸這麼一撞一定會弄個殘廢重傷而現在辰雲不過只是有些背不過起來而已,想起來辰雲就感覺莫名奇妙。

“咚咚。”還沒反應過來,一頭青羚魔牛踏蹄撞擊而來,辰雲慌忙用雙手就這麼向前抵着,他希望這樣能夠抵擋魔牛的撞擊,可是行嗎?

不行,辰雲又被撞飛了,可又跟上次一樣並沒有受到多大傷,只是些輕傷,就這樣辰雲被衆妖獸撞來撞去可自己卻無能爲力,這種無力感讓辰雲很是悶氣。

““媽的,狗急了也要跳牆,老虎不發威你當小爺是病貓。”辰雲怒了,不管這些妖獸實力有多強橫,直接含怒一拳就朝最近的一隻近十米高的暴牙巨象砸去。

“轟。”驚天一響,暴牙巨象哀嚎一聲癱倒在地,毫無一絲生命氣息。周圍的妖獸也因此退後幾步,眼中露出人性化的恐懼與疑惑。

“我怎麼這麼強了,體內那股力量如此…”辰雲握着拳頭,低頭回憶,知道剛剛打出的那一拳的時候伴隨着體內的那股力量而出。

驚喜擡頭看向周圍的妖獸就好像是看到一羣小白羊,眼露小星星,只有用他們來將體內的神祕力量發泄掉。

衆獸被這麼一看都不禁打了個寒顫,又退了幾步,他們可不想被這個看似很弱卻不弱的少年擊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