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炎很幸福,兩年前,愛櫻莎為他生了一對龍鳳胎。如趙炎之前說的那樣,男孩叫愛櫻炎.夢寒,女孩叫愛櫻夢.夢寒。趙炎很喜歡這倆個孩子,他們的容貌簡直是趙炎和愛櫻莎混合的完美寫照。。他們長大后,一定又是另一個趙炎和愛櫻莎。

但趙炎希望,他們將比自己更出sè。或者,能比自己過的更幸福。

然而,趙炎並不只是倆個孩子的父親。愛櫻歷2年末,也就是愛櫻炎和愛櫻夢滿一歲生rì的時候,在遙遠的北方,誕生了他們的弟弟。哆絲玲娜為趙炎生了個男孩,趙炎很高興,只是和愛櫻炎降生的時候比,相差了太多。

已經快一年了,因為公務的繁忙,趙炎甚至都還沒北上去洛梅達克,見一見自己的第二個兒子。據哆絲玲娜所說,直到現在她也沒給這個兒子起個名字。她要等到孩子的父親來到洛梅達克,親眼見到自己的兒子后,再給兒子起個名字。


想到這裡,趙炎剛才那幸福的笑容漸漸被憂愁所取代。

同為王室,難道出身下來就要受到冷落嗎?

趙炎緊捏手心,他告訴自己,絕對不能讓這種事生在自己身上。

整理了思緒,趙炎轉過身,恢復了父愛般的笑容,帶著兒女們向卧室走去。在粉紅sè的大床上,愛櫻莎正穿著極為暴露的睡衣,在床上翻閱公文。。淡薄的衣服將她的身體放肆的綻露出來,生完孩子的她身材並沒有走樣。雖然少了從前的清醇,但卻換上了飽含誘惑的成熟。彷彿只要和她靠近,就能感受到她身上那強烈的成熟女人氣息。趙炎將兒女們放下,然後輕輕的繞到愛櫻莎的身後,將他牢牢的抱住。

愛櫻莎顯然受到一絲輕微的驚嚇,直到現在她才現趙炎和孩子們的到來,可見她有多麼的入迷。

趙炎淡道:「不要這麼忙碌好嗎?」

影帝盛寵:愛你不止兩三天 ,她朝趙炎淡淡一笑,道:「愛櫻王國已經不是以前那一座小小的城市了,從建國后三年來,王國生了多大的變化?現在不說本國的經濟和人口,就是附屬國都有好幾十個了呀!我身為王國王后,能不多用心嗎?」

愛櫻莎的能力和老黃牛般勤奮是舉國皆知的,趙炎也深感自己的妻子的確幫助了自己不少。只是每次看見愛櫻莎那勞累的樣子,心裡就不是滋味。他依然牢牢的抱住愛櫻莎,道:「我知道你已經愛上了這份繁忙,但在家裡的時候,希望你能停止好嗎?」

趙炎意味深長的朝玩成一團的愛櫻炎與愛櫻夢一眼,道:「你看看孩子們,他們多麼需要父母的關懷啊!你不僅是一個王后,更是一個母親。。莎,在王宮裡,不管你有多麼繁忙我都不會計較。但在家裡,我希望你能拋開公事,好好的陪陪孩子,好好的讓自己休息,行嗎?」

感受丈夫的溫柔,愛櫻莎眼眶中激起一陣漣漪,她獃滯片刻,才微微點頭,輕輕「恩」了一聲。


下一刻,她將公文放下,然後朝孩子們撲去。

趙炎從後面緊緊抱住她,不讓她離開。她又些詫異,道:「我們去和孩子們玩啊!」

趙炎搖搖頭,道:「作為父母的,自然要陪孩子。但作為夫妻,我們也要……」說著,趙炎向愛櫻莎的唇吻去。

「恩恩……」愛櫻莎向後躲避,儘管和趙炎結婚有些年月,但此刻臉上仍然滲出一片紅潤。她朝後斜了一眼,小聲道:「孩子在這裡呢!」

趙炎摟住她的腰,還是在她唇上吻了一口,溫柔道:「那我們去洗澡,莎,讓我為你好好放鬆一下吧!」

頓了許久,愛櫻莎眨了眨大眼睛,朝趙炎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點了點頭,道:「恩。。」

「吧唧!吧唧!」

倆人的纏綿被孩子們的聲音打斷,放眼看去,孩子們正一臉笑嘻嘻的看著自己。

愛櫻夢伸出兩個指頭,按住自己的小酒渦,笑道:「爸爸媽媽在吧唧!」

愛櫻炎點點頭,道:「是爸爸吧唧媽媽!」

愛櫻夢又道:「但過一會,媽媽也會吧唧爸爸的!」

倆個孩子出了名的聰明,愛櫻莎早已習慣,只是她不明白吧唧是什麼意思,疑惑的道:「你們在說什麼呢?什麼是吧唧?」

聞言,愛櫻炎和愛櫻夢同時偏過身子,倆個小孩子的身體向前傾,相吻了一口。他們用行動告訴愛櫻莎,這就是吧唧。

愛櫻莎微張櫻唇,偏過頭愕然的看著趙炎。

而趙炎,已是一臉怪笑。吧唧這個詞,自然是他教倆個孩子的。

天吶!這真是倆個小jīng怪啊!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jīng彩內容等著你!」)

「老崔,怎麼樣了?」王宮大廳,趙炎坐在國王椅上,詢問著軍務大臣崔南德。。

崔南德眉頭緊鎖,看來是事情並不是那樣順利。他從群臣中出列,向趙炎微微一躬,道:「陛下,桑rì國不冷不熱,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的態度。對於愛櫻王國的優厚條件,他們根本無動於衷。」

趙炎的手指在扶手前擊打,若有所思的想了一陣,道:「這個結果在我意料之中。哼!任何的仇恨都會因為利益與安危而變得脆弱。幾年前,桑rì國和梅帝國還打的不可開交,但現在,仇恨已不是他們的一切了。」

「老崔,你說是這樣嗎?」


崔南德點點頭,道:「佐鈿太狡猾了!桑rì國雖然對梅帝國有著歷史的民族仇恨,但艾雅大6現在的局勢足以說明梅帝國有多麼強大。他們將仇恨拋之腦後,竟在這種關鍵時刻站在中間的位置。我看他不但是為了自保,還是為了漁翁得利,在大動蕩后撈點好處!」

「作為桑rì國王,佐鈿這樣做並沒有錯。他的每一個決定,都將左右國人的命運。是站在我們這邊,還是站在梅帝國那邊,都是一種賭博。籌碼現在就在他手裡,可是他並沒有急著早早下注,而是在等待時機。」大臣們早已習慣趙炎的說法方式,總覺得和他談事非常輕鬆。趙炎頓了頓,又道:「然而佐鈿卻不明白一個道理,當一場重要的賭局結束,他手上的籌碼便沒用了。而他,將再也無法回到賭桌。他如果非要選擇中立,那麼無論最後的結局是我們勝還是梅帝國勝,他都將不會有好下場。」

卡西特也出列,站在崔南德身邊,道:「陛下,這次的戰爭牽連很廣。很多小國家也都被綁上了戰車,桑rì國此時作為戰爭的重要因素,是絕對不會在中立的位置上有他的位置的。」


「宰相,你想說什麼?」趙炎道。

「啟稟陛下,據我們的密探來報,梅帝國的宰相已經離開dìdū梅落里南下了。」

「你的意思是,他們要去桑rì國?」

卡西特點點頭,道:「老臣這樣揣測。」

趙炎的表情逐漸嚴肅起來,他緩緩的從椅子上站立,向下小走了幾步,最後負手而立,道:「佐鈿的確是一個不錯的國王啊!他如此高調,得到的好處將會更多!老崔,老卡,你們給我準備,我要去一趟桑rì國。」

聞言,滿堂皆驚。

崔南德和卡西特面面相覷,趙炎皺眉道:「怎麼了?難道你們以為我在開玩笑不成?」

「不不不……」卡西特急忙道:「陛下,現在戰爭連連,你此去桑rì國,恐怕……」

「富貴險中求。」趙炎笑道:「桑rì國那八萬兵力絕對不能落在梅帝國手中。他們現在遲遲未做出決定,只是無法判斷我們兩國究竟誰會是最後的勝者。既然如此,除了優厚的條件外,他們需要的就是誠心。他梅帝國宰相親自前去,這足以說明他們對桑rì國的重視。而我愛櫻王國國王親自前去,難道不比他們更有誠意嗎?我決定了,去桑rì國,越快越好! [綜]好想遠離黑道 。我們遲去一分鐘,就要多吃虧一分。」

趙炎朝崔南德看了一眼,道:「你傳令給里郝帥,叫他做好準備,隨我同去!」

「宰相,你以個人的名義給佐鈿寫封書信,就說貴客到了!並告訴他,人數絕對不會過普岡曼斯,叫他不必勞師動眾用王國的武力來迎接客人。」

趙炎態度堅決,眾臣已無力反駁。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在愛櫻王國和梅帝國這場人類世界百年難遇一次的大戰之間,此時的桑rì國顯得極其重要。

在長期遭受侵略和民族文化的熏陶感染下,桑rì國全民尚武,好武成風。儘管在國內沒有出現過排得上名號的高手,但整個民族卻極其張弛有力。兩年前的抗梅行動中,桑rì國元氣大傷,后又被梅軍緊緊逼壓,國家的氣氛空前緊張。

而就在這一段時間內,桑rì國大力展軍事,竟在短短兩年不到的時候,逐漸培育出八萬jīng兵,愣是守住國土,讓梅軍也退而北上。

對於現在的局勢來言,這八萬jīng兵便顯得尤其重要了。

得到桑rì國的相助,得到的不僅是八萬兵力,還是一個民族的力量。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jīng彩內容等著你!」)

這也是之前,趙炎和梅大rì都想爭取佐鈿支持的原因。

趙炎很興奮。他站在千米高空,俯視著愛櫻王國的土地。自從黑暗殿堂和光明教廷的那一戰後,趙炎再也沒有去過前線。兩年內大大小小的戰爭,他只是幕後擬定大方針,其餘的事情全部都是各軍的軍長處理。。

趙炎不服老,他也根本不老。三十歲的他,或許才剛剛成熟而已。看著狂龍、凡迪科、查克斯他們在前線殺的風聲水起,名聲大噪,他就感覺口乾舌燥,幾乎憋出病來。但眼前的情況卻讓他沒有辦法,畢竟做為一國之王,並不是什麼戰爭都有資格讓他親征的。

而這次,終於被他逮到了機會。

他很清楚自己這樣做的意義和效果,在戰爭的關鍵時刻,他親自去桑rì國談判,帶給本國將士的信心將是非常大的。而且出於私心來將,他覺得自己也該立下一個大功了。

地jīng飛艇剛剛在炎城口停靠,里郝帥和阿拉樂斯率領兩千人登上飛艇后,飛艇又繼續向桑rì國的方向飛行而去了。經過進一步的調查,梅帝國宰相普岡曼斯此行的確是赴往桑rì國,初步估計,他所帶的兵力不足三千。這大概是和佐鈿商議出的最後底線。戰爭時期,趙炎前往他國,自然要有自保的考慮。只要兵力不比普岡曼斯多,佐鈿也不會有什麼話說。何況對於桑rì國而言,兩國的機會是平等的,此刻的他應該不會更偏向於那一方。。如果有偏愛的話,事情也不會如此複雜了。

娜曼姿和艾瑪婭分別站在趙炎的左右,大風吹拂著她們的秀,讓這倆個美麗女人的魅力綻露無疑。一綠一黃,彷彿是趙炎的倆個jīng靈。

只是這倆個五年前「艾雅aaa生」大賽的對手,此刻的差異卻拉掉很遠。

艾瑪婭嫁給趙炎,成為了他的王妃。她不願呆在王宮之中,而要和趙炎隨行。只是這兩年的時間,她過著王妃的生活,卻並沒有為趙炎生下兒女,在武技上也只是停留在上位s級,無多大的進展。

而這兩年的時間內,娜曼姿的進步卻堪稱神。在當初趙炎從地jīng之城出前往光明教廷的俅迪光明大神殿的時候,娜曼姿就許諾等趙炎回來的時候,她一定能突破ss級。那時,她做到了。而現在,她已經是上位ss級的實力,和兩年前的她判若兩人。

趙炎詢問過娜曼姿一些經驗,但娜曼姿只是說,她有一個非常好的陪練。那個人,便是一直跟隨在趙炎身邊,夜郎殺手的創造者夜郎。其實趙炎並不知道,夜郎除了是娜曼姿的陪練,好是非常好的導師。。只是娜曼姿從未叫過他師傅,倆人心照不宣。

每每想到夜郎,趙炎便有些迷糊,無論怎麼預測,這人都只是一個s級的中年男人。但趙炎卻怎麼也看不透他,如同所有人都看不透他一樣。

「娜曼姿,出前,黑暗殿堂有什麼動靜嗎?」趙炎注視著天空中的白雲,問道。

和五年前比起來,娜曼姿的姿sè絲毫沒有下降,她的臉上,還多出了一種凡脫俗的清隼。「還是和以前一樣,只是在不同的鄉鎮、城市設立分殿。這個月,他們在洛梅達克行省設立分殿八座,天櫻行省五座,塔巴巴行省六座,維雲行省三座,並在一些小國設立分殿十餘座。殿堂的信徒數量在本月已突破十萬,殿堂任職人員也有一萬餘人。」

趙炎點點頭,對於娜曼姿的情報工作表示讚賞,道:「奧瑪科的度很快啊!有什麼衝突和傷亡嗎?」

「沒有,奧瑪科有嚴格的規定,不允許黑暗生物出現在人類城市。偶爾在夜間有遊盪的黑暗生物,也沒有對人類造成傷害。」

趙炎只是「恩」了一聲,便不再說話。。

從光明教廷覆滅的那一刻起,信奉黑暗神的黑暗殿堂便取代了信奉光明神的光明教廷,並在趙炎的支持下,展成為東艾雅大6最大的宗教。黑暗殿堂主張自立、自強、勇敢等教義,在帶給信徒們jīng神力量的同時也給予了他們許多實際的好處。凡是信仰黑暗神的虔誠信徒,都將獲得愛櫻王國在生活上提供的一系列優待。而且作為殿堂本身而言,對於尚武的黑暗信徒,他們會給予非常好的教導與栽培。

黑暗王奧瑪科並未把殿堂勢力伸向西方,並不是他不想,而是在西艾雅大6,有著另一個強大宗教的抵觸。那便是黃德格羅斯的黃宮。這兩年時間,黃宮神皇黃德格羅斯並沒有閑著,在梅帝國的支持下,他迅的展黃宮的勢力,傳播教義,說自己是從天界降臨的真神,是活著的神。讓所有的信徒們都對他信仰,然而他將給虔誠的信徒們強大的jīng神支持和信仰力量。短短時間,黃宮靠著組織內無數的強者以及和梅帝國之間的關係,在西艾雅大6迅的擴展起來。

所以許多人在茶餘飯後都說,這次愛櫻王國和梅帝國的戰爭,不僅是兩國的戰爭,也是兩大宗教的戰爭,更是東西艾雅大6的戰爭。。

最終的勝利者,將贏得整個大6。

娜曼姿意味深長的看了趙炎一眼,淡道:「炎,奧瑪科可靠嗎?」

趙炎並沒有回答她,相反,他轉過身,徐徐向前走去,似乎在逃避這個問題。走了很遠,他才篤定,道:「在奧瑪科的身邊,也一定有人曾經問過他。偉大的王,那個炎,可靠嗎?」


jīng靈如娜曼姿,一時竟也無語。

艾瑪婭向娜曼姿做了個無奈的表情,便向趙炎走去。

趙炎道:「艾瑪婭,你好好欣賞風景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便繼續向前走去。

對於趙炎的冷漠,艾瑪婭並沒有感到有多驚訝。 特種醫王

問到奧瑪科,趙炎的確有些煩惱。這兩年來,黑暗殿堂在艾雅大6上的擴展之迅,的確讓人瞠目結舌。但趙炎並不是擔心這個宗教的壯大,也不擔心奧瑪科和他自己的關係。他心裡煩惱的,是自己的大哥輝明多斯以及師傅古烈斯秋,還有酷赤圖校長。。他們三個中的每一個人,都是足以影響到大6的人物。而他們卻一直對黑暗殿堂嗤之以鼻,yù想除掉奧瑪科而後快。

只是以愛櫻王國和黑暗殿堂的聯繫,趙炎和奧瑪科之間的關係,他們才做罷。但趙炎很清楚,他們並沒有放棄,他們只是在隱忍罷了。

趙炎不希望師傅大哥和奧瑪科任何一方出事。現在的奧瑪科強大如昔rì的教皇薩奧明,他本已是一個無法撼動的力量。但奧瑪科不除,趙炎是別想讓師傅大哥這些強者來幫助自己的。

不幫就不幫吧!他們享享晚年也好,奧瑪科那裡的強者也不少呢!

只是……他們的強者又是我趙炎能隨便調動的嗎?

想到這裡,趙炎有些苦澀。不過趙炎總覺得,這幾年來,每當自己有什麼危機和困難,奧瑪科總會暗中給予幫助。趙炎相信自己和奧瑪科的那份友情,他還記得幾年前在愛櫻城奧瑪科說的那句話。

「你有什麼事,我一定幫。」

想到這裡,趙炎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地jīng飛艇經過三年來的研究,現在已經達到了一個令趙炎還算滿意的高度。。飛艇適合承載人數高達三千人,在飛行度和飛行高度上都有很大的突破。而且在飛艇的夾層,還修建了不少單獨的房間。

趙炎的房間就在飛艇的最zhongyang。不過在去往自己房間的路上,他突然停下腳步,往旁邊的房間走去。

趙炎輕步走著,才來到門口,就聽見瓶瓶罐罐的撞擊聲和水泡「咕咕咕」的聲音。他靠在門邊,看著那忙碌的背影,心裡微微一暖。

他靜靜的看了一陣,這才朝女人走去。

離女人越的靠近,趙炎的心情便越的激動。最後,他用腹部貼住女人的臀部,雙手伸過去摟住她的腰,然後將嘴湊到了女人的嘴邊。

突然的襲擊並未讓女人有多驚訝,相反她還很鎮定的說道:「炎,先別急,只差那麼一點,我的新葯馬上就要成功了。」

趙炎道:「海倫絲,我可不敢再相信你這一點了。你這一點,有可能就是好幾個月啊!你難道忘記了上次就是因為你這一點,讓我白白等了三個月嗎?」

海倫絲搖搖手中的藥瓶,笑道:「都等了快三年了,還在乎這一小會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