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客腰背挺直,一雙眼睛眯成一條直線,盡量讓自己雙腿叉開。

「師兄!你臉怎麼紅了?」

坐在趙客對面的羅青,看著趙客的從原本的半片紅暈,變得透紅透紅,紅到了大耳根子,不禁調侃起來。

「廢話,這酒你喝你也紅!」

趙客沒好氣的瞪羅青一眼,說這話,還不忘端起一杯酒來,一口飲下去。

「啊……」

一口豪飲,趙客雙手撐著桌子,不禁深吸口氣。

「好!」

一旁老爺子不明真相,但看著趙客不再是以前那樣,始終保持著理性和戒備的神態。

從心裡為趙客感到高興。

別說趙客找個仙子。

就算是趙客找了個妖魔鬼怪,老爺子心裡也高興。

畢竟三個徒弟裡面。

老大性子最穩,雖然這些年,老大開始轉型,從廚子的後台走到了前台,成為了東G市,擁有幾家連鎖店的老總。

但不管怎麼說,老大開心就行。

老三雖然不著調,可悟性好,就是年輕了點,但未來的路還長,慢慢走,也不至於走偏到那裡。

最擔心的就是二徒弟趙客。

當初雷科把他從精神病醫院裡帶出來。

雖然已經再三的說,嫂子的事情不怪他,但這孩子性子太偏激。

極端的行事作風。

倒是令他想到了自己心裡所挂念的那個人。

這麼多年了,自己走遍了世界,依舊沒有找到她,留下那支煙桿,也給了趙客。

事實上,就是為了一個念想。

畢竟趙客和她的作風,那麼的相似。

就當作,為她而帶的一個徒弟吧。

不過內心裡,老爺子是把趙客他們三個弟子,當作親兒子來對待。

看到了趙客性情出現了轉機。

老爺子從心裡為趙客感到高興。

「好!好好!那位仙子一樣的姑娘,你可好好對人家,等什麼時候,有機會帶過來給我瞧瞧,讓你師兄給你買個房子,到時候趁早結婚,我還想著早點抱徒孫呢。」

老爺子心情極好,連喝了三大口,語重心長的為趙客說道。

趙客雙手抓著桌子邊,臉上表情,說出不是痛快,還是難受,像是在強忍著什麼。

胯下那隻手,越來越快。

彷彿腦海中,一根象拔蚌在急速膨脹好,準備噴水的畫面,浮現而出。

別惹腹黑郡主 這時候,趙客眼疾手快,抓起桌上的一杯酒,一口豪飲下去。

借著烈酒的刺進感。

趙客發出一聲低沉的吟聲:「啊……呀~~」

伴隨著趙客這聲低吟,就見趙客雙腿繃緊,大腳趾「砰」的一聲在靴面上頂起一個鼓包。

雙手緊緊抓著桌子邊緣,在桌子下面,抓住幾根手指印出來。

「二師兄,你的臉怎麼又變白了?」

羅青往碗里夾上兩根青菜,看到趙客半低著頭,那個表情,很是奇怪。

不禁開口關心道。

「沒……沒事,我喝的太猛了,有點……受不了……」

「受不了就別喝了唄,你要是喝醉了,待會大師兄回來,你倆指不定又要鬧。」

羅青說這話,往嘴裡扒了兩口飯。

就在這時候,羅青手指一滑。

「叮!」

只見手上的筷子,一支掉在了桌子下面。

見狀,羅青下意識想要伸手去撿筷子。

看到羅青的舉動,趙客臉色頓時驟變,一拍桌子:「羅青!」

「啊!!!」

突如其來的一下,嚇的羅青差點從椅子上坐地上,眼睛看著趙客,不知道自己二師兄又抽什麼風。

「呃……」

趙客眼睛溜溜打轉,看著桌上的那杯酒,又把酒給拿起來:「這些年你照顧老爺子,辛苦了,二師兄敬你一杯。」

只見趙客說著話,把酒杯舉起來,往嘴邊一送。

「唉~二師兄,那是下巴?」

羅青看著趙客暈頭暈腦的樣子,似乎真的喝醉了,這杯酒沒送嘴裡,全都灑在了身上,褲子上。

趕緊把筷子撿起來,羅青一瞧,趙客的褲襠都濕漉漉的。

心裡不禁默默偷笑,似乎自己第一次見到,趙客喝酒喝的這麼失態,連褲子都被酒給灑濕了。

羅青偷笑的同時,趙客臉上則重重吐了口氣。

為自己的機智默默點贊。

d()

這桌飯菜,並不豐盛。

沒有什麼大魚大肉,就幾道素菜,都是最簡單的家常菜。

鑽石假婚 但老爺子吃的很開心。

趙客陪著老爺子一起,吃在嘴裡的飯菜,也變得格外的美味,或許菜並不算好,但這就是家的味道。

老爺子喝著喝著又喝多了。

趙客和羅青,把老爺子攙扶著走進房間。

趙客打了一盆熱水,給老爺子擦拭了下身子。

期間,趙客倒是不時聽到,老爺子嘴裡喚著一個人的名字,很模糊,趙客仔細聽,也沒能聽出來,究竟是曉紅,還是蕭紅。

總之這個名字,老爺子喚了十多次。

「蕭紅?難道是……」

趙客想到了自己手上的那根生命柳煙桿,不禁一挑眉頭,默默長嘆口氣。

同為郵差,不知道這位曾經和老爺子有過露水姻緣的女人,是否還存活在這個世界上。

趙客想了想,或許這對於老爺子來說,未必不是一件壞事。

心裡存留著一份念想,總好過絕望強。

趙客給老爺子擦好后,端著水盆子走了出去。

隨著趙客關上房門,老爺子緩緩睜開眼睛,那雙眼睛看著天花板,但思緒已經神遊到了很遠的地方。

那顆香椿樹下的一對青年男女。

坐在粗大的樹榦上,面帶羞澀的的眼神,自己的手掌一點點的靠近這那雙小手,彼此相互試探著對方的底線。

最終他握住了,握住了那隻樸實的小手。

那一刻他知道,自己抓到了整個世界。

「蕭紅,我想你了!」

凝望著空曠的天花板,老爺子渾濁的眼睛里,逐漸朦朧了起來。

隨著一滴淚珠,擦著臉頰滾落下來。

老爺子的思緒,也伴隨著腦海中的記憶,在微笑中,一點點沉睡於夢想中。

「二師兄,你要不要換條褲子?」

看趙客從老爺子房間里走出來。

羅青湊上前,一臉嬉皮笑臉,眼神里總帶著幾分不懷好意的樣子。

趙客抬頭看羅青一眼,就見這小子眼神飄著另一個房間,似是有意無意道:「你和大師兄的體格差不多啊。」

「哼哼,機靈鬼。」

自己確實需要換條褲子,不然黏糊糊的,走起來也不舒服。

把手上的水盆遞給羅青。

趙客走進面前房間里,房間裡帶有小浴室,趙客乾脆洗了個澡。

雖然不喜歡自己大師兄,放下了手上的廚藝。

可對於自己師兄品味,趙客還是能接受的。

傑尼亞的幾套定製款。

雖然都是老款了,但趙客倒是挺喜歡。

本著三光政策,趙客不客氣的把這些衣服直接收入郵冊。

說起來,在進入恐怖空間前。

趙客對自己的衣裝有著很嚴肅的要求。

但成為郵差,並且伴隨著在恐怖空間的冒險后,趙客反而對這些東西,忽略了過去。

就如魯迅說的那樣,奢侈是建立在閑著蛋疼的基礎上。

讓你每天忙的要死要活,躺在床上就呼呼大睡,恨不得一覺睡到腦袋睡扁為止。

那時候,你也懶得注重什麼品味這玩應,整潔乾淨,就已經成為你最簡單的要求了。

趙客把這些衣服收走。

出了房間。

就見羅青正凝視這眼前這台嶄新的電視機,沙發旁準備好了啤酒和零食,準備觀看今晚的世界盃。

趙客看了下,進場的隊伍,似乎是伊朗和西班牙。

「你什麼時候喜歡世界盃了?」

趙客走過去,印象里,羅青似乎不大喜歡體育運動。

羅青抬頭看看趙客,又用幽怨的眼神,盯著眼前電視機,道:「聽說最近冷門比較邪乎,我打算賺點外快。」

說完,就見羅青幽怨的眼神,看著趙客換掉的衣服,道:「大師兄定製的電視機,結果他沒回來,就讓我付款了,說回來給我補上,搞的我現在,就剩下3000塊錢了,不然我全壓伊朗贏。」

趙客嘴角一抽,拍了羅青一個腦瓜瓢:「你丫的長點心吧,別到時后,輸的你褲衩都省不下。」

趙客說完,走進廚房,從郵冊里,把那一鍋老鹵拿出來,放在廚房的電磁爐上。

打開電磁爐,趙客調整了下溫度。

這是他給老爺子帶的禮物。

結果一頓飯的功夫,自己還沒來及說,老爺子就已經又喝多了,呼呼大睡了過去。

自己總不能,為了這點事情,又把老爺子喚醒過來吧。

所以這一鍋老鹵,趙客就留在這裡,等老爺子明早起來自己查閱。

哦,還有那張配方。

趙客也一併放在鍋旁了。

做好一切后,趙客便走出廚房,和羅青打了個招呼,讓他不時定時去裡面照看下。

「好好好!」

羅青看著球賽馬上就開始了,抱著零食,頭也不回的點頭稱好。

直到趙客什麼時候走了,他也不知道。

不過這小子鼻子靈,很快就嗅到了香味,鑽進廚房,搞了一大塊滷肉,邊吃邊看,快意的很。

另一邊,趙客出了小區后,便找了個地方,遁入大夏鼎內。

時間比較緊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