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床』前,姜淵逐個將一支支『玉』瓶放在『床』頭柜上,而後神秘一笑:「本身你這次傷得很重,雖然湮世閣里出『色』的煉『葯』師和醫師很多,但是想要救回那種傷勢之人可不簡單。關鍵,還在你自己的意志,能否『挺』過來。所幸的是,你成功了,出於一個『女』人的本能。為了你腹中尚未成型的胎兒,你從重傷昏睡中撐了過來。」

心中更是震驚,顧雅音失聲叫道:「你說什麼?」

姜淵走回到『門』口,繼續笑道:「我說的很清楚了,你現在有孕在身,可不能再外出與人『激』戰。唯一應該做的事情就是等在這裡,當風韌回來的時候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他。」

說罷,他撥指一彈,四名宮裝『女』子挪著蓮步入內。

「接下來的日子裡,她們負責照顧你的起居。」

沒有去留意那四名『侍』『女』,顧雅音只是伸手撫『摸』著自己並無變化的小腹,眼中的神『色』很是糾結:「為什麼會在這種時候……本身,很期待這個小生命的到來,但是為什麼偏偏是這種時候?不過,他歸來的時候,想必會很驚喜吧?」

說到最後,她微微一笑,臉上儘是一股幸福之『色』。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63983+dsuaahhh+26336819–> ?冢龍山脈,天穹青龍埋骨『洞』『穴』前,強者雲集,風聲鶴唳。-

然而,匯聚此處的卻不止一家勢力,彼此間相互劍拔弩張地對峙著,誰也不敢妄自先行出手。

或準確的說,他們似乎沒有足夠的自信出手。

重圍之中,莫過於一道身影青衫仗劍最為引人注目,孤身一人立於群雄正中,冰冷的劍刃架在一側倒在地上的另一人側頸上。而在地上,一對便從中斬裂的鎖鏈雙槍寒光黯淡,再無之前的威勢。

墓牢破軍莫鎏宸,敗陣。

而這並不是令在場之人震驚的,最為令他們心中詫異的是,來人只不過出了一劍而已,凶名赫赫的破軍竟然直接潰敗。

微風拂過,梳理整齊的長發輕輕飄揚,劍眉一翹,那人哼了一聲:「下一個,還有誰想來試一試?我是來救人的,並不想殺人。」

湮世閣天閑星,護皇一脈巫臨武,一人一劍,威勢勝過千軍萬馬,略帶寒意的劍氣飄『盪』在虛空中,無形間灑下了鋒利的壓迫感。在場上百強者,竟無一人還敢妄動。

遠處,宇文坤深深吸了一口氣,扭頭望向一臉倦意的巫顏夕驚道:「不管是什麼時候,看到你哥出手都是內心無法平靜……這才是真正的強者。」

我在大明當助攻 然而,巫顏夕突然間臉上倦意一掃而空,雙眼微微一眯『露』出了一抹寒意,輕聲道:「不好,事情沒有這麼簡單。」

與此同時,巫臨武也是瞥向了一旁半空,只見墓牢強者排成兩列,一道中等身材並不出眾的人影緩緩踏出,身上的裝束看上去也很是平常普通。不過,他身上的那股氣息卻是無法遮掩,在天地之間,那股磅礴的壓迫感令四周數位強者甚至都站不穩要從空中墜落。

氣息遠勝殺破狼三君,來自墓牢,那麼答案也只有一個。

除去幾乎沒什麼人見過的冥帝之外,剩下的只有那兩大魂王。

「鬼剎與吞魄,不知你是哪一位?」巫臨武抬劍一指,冰冷的劍氣已是鎖定住了半空中的那道身影。

來人沉聲回道:「在下墓牢冥帝座下鬼剎魂王。竟然能夠叫出我的名號,你很不簡單。這身裝扮,這種凌厲劍意,沒猜錯的話整個中域只有一人。湮世閣,天閑星。我聽說你一向不過問世事,為何自上次大鬧折劍城后又來我冢龍山脈?」

巫臨武一笑:「我不過問世事,那是因為那些事情與我無關。而現在,就不一樣了。另外,冢龍山脈什麼時候就成為你墓牢的了?你問問在場的血海盟、至尊樓、神兵閣以及另外幾股勢力之人,他們可否承認?」

「承認又如何,不承認又如何?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在這裡,誰敢與我墓牢作對,死路一條。」鬼剎魂王口氣很平淡,但卻好似一滴落入一鍋看似平靜油鍋中的清水,瞬間便驚起無數『波』瀾。

在場之人誰都聽得出來這句話中蘊含的殺意。

墓牢四大護法,已經在中域凶名赫赫,而其上的殺破狼三君更是號稱擁有一手之力覆滅其餘八大勢力的能力。至於更加神秘的魂王,自然更是深不可測。而越是心裡不清楚的恐怖存在,也越能夠『激』起眾人心中的恐懼感。

瞥了眼上空膽怯潰退的數人,巫臨武只是輕輕一哼:「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我倒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有那種實力!好久沒有過值得我全力一戰的對手了,希望你別太不經打。」

鬼剎魂王冷笑道:「很多年沒人敢對我說這話了。就算是你湮世閣的三位副閣主,恐怕也不敢如此大發厥詞。」

話音落時,他右手一晃五指攤開,划動中道道猩紅霧影隨著手指一同在虛空中拖拽出詭異軌跡,而後凝聚的勁力匯入到他掌心之中,而後在半空一震。

霎時間,蒼穹之『色』都似乎昏暗幾分,虛空顫慄之刻,翻滾的猩紅詭霧瀰漫空中,輕微的吱吱聲響仿若將空間撕裂出無數細小裂縫,捲動的詭異力量匯聚為無數聳動的骷髏隱藏霧影之中,隱隱呼嘯。凶煞的聲音卻又好像帶著几絲翱低鳴之音。

九品中等武學,鬼哭印。

見狀,巫臨武不再去理睬被他一劍重創的破軍莫鎏宸,縱身一躍騰在半空,手中長劍一削橫掃在半空。

下一刻,他的動作悄然凝固,保持著那揮劍的姿勢立在半空,望著那涌動的詭異骷髏血霧朝著自己瘋狂『逼』近。

然而,就在那些詭異『波』動距離巫臨武還剩最後不足五米之刻,無數聳動的血『色』骷髏盡數碎裂,而一道驚起在霧影中璀璨閃爍的劍光更是將所有的猩紅一斬為二,呼嘯的深寒劍意將這一擊的全部勁力徹底泯滅在虛空之中。

「墓牢的鬼剎魂王,就這點實力不成?倒是多少有些令我失望。」巫臨武淡淡一笑,緩緩將橫起的長劍『抽』回身側。

「不過破去了我試探的一招而已,你也太當回事了吧?不過,能夠一劍便破去我的這一擊,你的實力確實不弱。只可惜,我堂堂鬼剎魂王,又豈會輸給你一個年輕人!」

鬼剎魂王一哼,雙袖無風自鼓,兩道黑霧從中滑出被他一把握在手中,頓時凝聚成一對判官筆。

而後,他回首望向貪狼等人,下令道:「這小子我來拖住,你們快去破開『洞』『穴』的封印。在那裡面,可有冥帝大人都感興趣的東西。」

「拖住我,你做得到嗎?」

巫臨武傲然一喝,身形再動。

這一次,換他主動出手,半空中『波』瀾的劍意並無之前表面上的那股冰冷凌厲,可無形中卻也能夠讓人本能地感覺到一股從內心中涌動的刺骨深寒。

劍,無需聲勢浩大,最合適的速度加上力度,足以致命。

乒!

兩支判官筆『交』叉一架,鬼剎魂王看似輕鬆地擋下了這一劍。不過隨著他臉上神『色』突然一變,手中的判官筆也是瞬間被截斷去筆尖,透過的鋒利劍氣就勢一削。

不過鬼剎魂王反應自然不慢,身形一晃堪堪避開了那一劍,同時往後『抽』身一退,望著巫臨武追擊而至的一劍,他卻詭異一笑,左袖一顫揚起。

剎那間,一團黑霧從他袖中翻滾湧出,在半空中凝聚為一個扭曲人形,緊接著背後突起數物一展,凝為八隻骨刺長翼。那副模樣,赫然便是八翼煞魂再臨。

鏘!

一線劍光閃爍,八翼煞魂破碎為虛無。然而穿過這道阻攔之後,巫臨武卻是身形一滯,猛然發現自己的四面八方竟然已經被十多道憑空出現的身影所包圍,全部都是八翼煞魂姿態。而在鬼剎魂王的身後,濃鬱黑霧翻滾,一隻腐爛狀的漆黑龍骨殘骸緩緩現身。

「來感受一下吧,來自冥界的亡魂之力!」

下方山谷,由於鬼剎魂王的現身,至尊樓與皇宇宗派出的強者開始踟躕,不知該進該退。.第一時間更新而早就與墓牢聯手的神兵閣則是合兵一處,所有的強者全部將注意力集中在了封印『洞』『穴』的石『門』屏障之上。

一旁,血海盟的眾位強者袖手旁觀。然而之前他們似乎對鬼剎魂王的現身並沒有絲毫震驚,表現出的自如竟如墓牢眾人一致。

「不好,夕兒,似乎你哥哥被拖住了?」宇文坤望向上空,數道劍光,奈何巫臨武飛躍的身影卻是始終被鬼剎魂王限制在詭異亡魂布下的陣法之中,無法脫身。

巫顏夕臉『色』沉重地點了點頭,應道:「想不到,竟然還真有能夠拖住我哥的強敵。此處墓牢剩下的強者中,我不懼朱雀與白虎,但是他們二人聯手也基本能夠限制住我,更何況他們還有一個實力更強的貪狼。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倒是你,實力還不到道級,根本踏足不了現在的戰鬥。」

宇文坤嘆道:「那麼上次你對我和霍雲、李廷申二人所用的提升秘法,能不能故技重施一次?」

「不行,至少現在不可以。否則的話,那將比飲鴆止渴更為後果嚴重。蟄伏體內深處的禁忌之力,強行的釋放隱患太大。」巫顏夕無奈搖了搖頭。

而也就在此刻,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鳴突然爆裂在前方山谷中,響徹雲霄,也引得一陣大地戰慄,連綿山脈都似乎因此近乎崩裂。

頓時,巫顏夕與宇文坤扭頭一望,面『色』駭然。

遠處,被封印的『洞』『穴』石『門』竟然已經在眾位墓牢強者聯手之下被強行破開。殘骸之後。通往深處的漆黑通道根本看不清內部的詳情。

「上。」

貪狼一揮手,墓牢強者蜂擁而出,沖在最前面的赫然是四大護法之一的白虎柯莫見,以及他手下的親衛十餘名強者。

不過就在他們沒入到『洞』『穴』通道中的一瞬間,遠處的貪狼文昭臉『色』大變,急忙喝道:「快退回來!」

只可惜,已經晚了。

嗤!嗤!嗤!嗤!

幾道深寒劍光划動在漆黑中,好似隕落的流星靠著最後的璀璨凄美打破了夜空的昏暗,然而也是帶來的致命的冰冷。

鮮血飛濺,殘肢倒地,十餘名白虎親衛眨眼間死無全屍。

不僅是他們,就連白虎柯莫見自己也是連退數步,巨劍一『插』拄在大地之上,面『露』痛苦之『色』。在他『胸』膛上,三道劍痕裂開,鮮血瘋狂溢出。

然而,出劍之人似乎根本不準備給他喘息的機會,隨著輕微的破空呼嘯聲傳來,五點寒芒掠空而至。

乒乒乒!

咆哮中巨劍一揮,柯莫見一記揮斬將其中三支突刺擋下,卻是落空了最後兩點寒芒刻意的一緩。

下一瞬間,寒芒繼續突刺,只見兩根鎖鏈刺刃一左一右扎在了柯莫見的雙肩胛骨之中,就勢一扯,他壯碩的軀體頓時被拖拽向『洞』『穴』之中。

「給我破!」

一聲長嘯從空中降下,一同落下的還有文昭迅疾的劍影寒光。

然而,另一道從『洞』『穴』昏暗飛掠而出的劍光也是同樣不慢,頃刻間便是抵住在了文昭劍下就勢一架。同一時間,終於現身的那道纖瘦身影一襲紫紅『色』大氅獵獵飄舞在半空,從中探出的一隻雪白小手赫然印在了柯莫見被拖拽過來的軀體『胸』膛之上。

嘭!

咔嚓!

『胸』骨碎裂聲清晰可辨,瞬間柯莫見已是一臉蒼白,向後仰面一倒重重砸在大地上,氣息潰退,生命的『波』動悄然消逝。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63983+dsuaahhh+26336829–> ?眼見未能來得及救下柯莫見,文昭也不戀戰,『抽』劍而退。–只是沒想到,剛才還扎在柯莫見血『肉』之中的刺刃鎖鏈卻是仿若有生命一般,好似嗜血的毒蛇一樣盤旋而上,竟然朝著他退去的方向窮追不捨。

「別太張狂。」

文昭一哼,長劍『盪』出。

乒!乒!

刺刃鎖鏈被擊落,然而也並未被截斷。在那突刺之後,鬼魅的身影竟然趁機欺身而上,晃動的冰冷劍影已是籠罩了文昭半個身子。

冷哼一聲,文昭抬劍一挑,憑空躍騰的凜冽劍風將舞動的虛幻劍影一擊之下全部斬裂,而後左手五指一攤,化為掌狀平『胸』推出,正面對上了對方同時劈出的一掌。

嘭!

雙掌相碰,看似嬌小雪白的那隻小手上竟然卻是爆發出一股更為強橫的霸道之力,硬生生將文昭的身形震退,同時在半空引發出一陣劇烈漣漪『波』動。.第一時間更新

猛然往後一退才勉強卸去那一掌之力,文昭的臉『色』忽紅忽白,氣息很不是不穩。那日『激』斗劍齒蠍獅之後,這些天里他的傷勢並未痊癒,實力只有巔峰狀態下的最多八成。也正因此,他望向前方聳立在半空中一襲紫紅『色』大氅飄舞的那道纖瘦人影時,眼中多出了好幾分凝重。

不過,突然出擊的洛熏同樣是有傷在身,實力沒有全部恢復。不然的話,別說剛才對的那一掌足夠重創文昭,就算之前的迅疾劍勢,那位墓牢三君之一的貪狼都不一定能夠應對得了。.第一時間更新

「貪狼小心,那個『女』人就是湮世閣的天魁星!」不遠處還在調節著內息的破軍莫鎏宸急忙提醒,當初洛熏的恐怖實力可是給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聽了這話,洛熏倒是輕哼一笑:「原來,你就是殺破狼三君中的最後一位,貪狼。另外兩位我都曾『交』手過了,今日又終於與你對陣。得出的結論是,墓牢殺破狼三君,『浪』得虛名罷了。就你這點實力,還是先再回去多練十年吧!」

頓時,文昭雙眼中浮現出一抹慍『色』,抬劍一喝:「士可殺,不可辱!」

同時莫鎏宸也是搖晃著站起身來,中間連接鎖鏈被斬裂的雙槍也被他重新握在手中,站在文昭身邊,沉聲說道:「沒記錯的話,當初她突出重圍勢必也是身負重傷,既然這段時間都在冢龍山脈中,想必傷勢同樣不曾痊癒。.第一時間更新若是合你我二人之力,應該能夠一戰。」

「七殺已經殘廢,若是將破軍、貪狼在此處誅殺,墓牢恐怕是元氣大傷。這一役,你們可謂是賠了夫人又折兵。」洛熏冷哼一聲,抬手撩動大氅,身形暴竄『逼』近。

呼嘯破空風聲劃過,八道刺刃鎖鏈率先擊出,而後才是一道森冷劍光。

「我先來!」

莫鎏宸一喝,強忍著『胸』前裂開的劍痕中傳來的冰冷刺痛,雙槍一錯舞出上百點寒芒對上了那八道刺刃鎖鏈。

然而,只聽見洛熏一聲狡黠的哼笑,飛『射』出的八道刺刃鎖鏈泛起一陣虛影,而後竟然從莫鎏宸眼前消失,而突刺的瀑星劍倒是直接對上了對方的雙槍。

乒!

僅一劍刺擊,攢動的寒芒盡數破碎,凌厲的劍氣破去莫鎏宸雙槍之力,迎面撲來的寒氣也是令其不由往後一退。

隨即,他不由眼神一變,身後傳來的几絲寒氣已是將一股刺骨殺意透入到背脊中。

在他身後,八道刺刃鎖鏈猶如毒蛇般吐著信子,下一瞬間盡數突刺。

「給我住手!」

空中猛然傳來一聲呵斥,貪狼文昭凌空落下,斬落的一劍突然晃動一幻,長短不齊的兩柄劍落在他手中,劈落中劍氣流轉在虛空中攪動出一圈圈詭異漣漪,搶在刺刃突刺之前擋在了莫鎏宸背後。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憑空中一股牽扯吸附力伸出,文昭分持雙劍將刺刃鎖鏈全部禁錮。

藉此機會,莫鎏宸也是迎來轉機,雙槍一晃大喝聲中削在牽引著刺刃的八道鎖鏈上,兩抹銀虹勢如孔雀開屏。

乒!乒!

霎時間,鎖鏈斷裂化為幾抹黑煙消散,而失去了牽引的那八隻刺刃也是一同墜落,破碎化為虛無。

見狀,文昭與莫鎏宸卻是騰不出一絲的喜悅之情,因為當他們再次將目光掃出之刻,赫然發現洛熏已是欺身而上,涌動的劍光天際,將兩人的身影一同封鎖在一個狹小的空間內,四面八方儘是肅殺寒氣。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劍刃微嘯,洛熏一臉冷『色』更勝手中瀑星利劍,璀璨的劍勢舞動猶如群星墜落銀河,盡數傾瀉在天地之間。

然而,這一劍凌厲攻勢堪堪舞至一半,洛熏突然間疑『惑』一哼,劍刃轉動擊向空中一處。

剎那間,一道漆黑身影如鬼魅般浮現在虛空中,一柄嘯動的長劍迎上了瀑星劍的森冷攻勢。

乒!

雙劍碰撞,相互一顫,破碎的寒意凋零在半空,灑落在大地上的冰冷竟然直接凝結出一層層晶瑩的薄冰,而後卻又瞬間碎裂,只余陣陣寒氣繼續縈繞。

『抽』身一退,洛熏橫劍身前,哼道:「姜虺,又是你!這一次,我不會再讓你跑掉了。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茗芳劍一指,姜虺擋在莫鎏宸與文昭身前,沉聲回道:「上次我也說了,你和我是同一種人。這種人一旦相遇,最後只能活下一個。之前的一劍之仇,今日就用你的命來償還!」

話音落時,只見他抬手捲動長袍一挑,如烏雲狀翻滾的黑袍之中隱藏著肅殺劍氣,配合著移形換影狀的鬼魅步伐,那一劍詭異到極點,感覺上似乎漫不經心很是乏力,卻又似乎無處不在,嘯動的殺機蘊含在劍勢之中。

見狀,洛熏自然也是察覺出了這一劍中的不凡之處,傷勢未愈的她不敢輕易迎戰,瀑星劍一挽在自己身前降下數十道寒意,銀虹鉤划中已是布下重重屏障。.第一時間更新

然而,姜虺這一劍的詭異卻是超出了洛熏的想象,藏於黑袍中的一劍劍尖點中無形屏障,一絲漆黑從劍尖處透出,竟然無視了那層冰冷防禦,致命的尖銳劍意貫穿刺向近在咫尺的那道纖瘦身影。

心中一驚,洛熏沒有想到自己的防禦竟然如此不堪一擊,急忙揮劍一擋,閃爍的寒光一擋抵在那線漆黑之前。

不過也就是這一瞬間,她臉『色』再變,『抽』身後退,身後的紫紅大氅一陣獵獵鼓動,八道刺刃鎖鏈重新飛掠擊出,完好無損如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