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立大宗師點了點頭:「必要的時候,我們還需要放下千年以來和紫荊花帝國的仇恨,跟紫荊花帝國結盟,一起面對亡靈海。」畢竟相對於仇恨來說,整個人族的生存,才是最為重要的事情。

如果亡靈海還保持有一千年前的實力,並再一次發動戰爭,那麼無論是紫荊花帝國,還是鳶尾花帝國,都將遭受滅頂之災。

帝國皇帝點了點頭,卻沒有說話,只是把目光望向了他的兒子阿斯蘭。

阿斯蘭道:「我想,我們應該開始全面備戰吧。亡靈海的再次出現,對我們造成的危害實在太大了!我們無論如何,都承受不起。所以我們必須儘可能地做好準備。」

「是的,我們需要做好準備。但是我想進入全面備戰的方案,並不是個好主意。」軍情處處長赫多林立刻予以反駁,說道:「一千年來,當年被我們趕下大海的亡靈海在人民的心目中,已經變成了一種極其妖魔化的存在,如果突然間進行全面備戰,會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這些話莫雷和依琳插不上嘴,只有老老實實在一旁坐著,聽著幾個人的爭論,並把這些消息通過正在開啟狀態的code傳達給c.c,讓c.c幫忙參考。

而c.c並沒有多說話,只是安安靜靜地從莫雷的心裡聽取著阿斯蘭和赫多林的爭論。

兩個大人物的爭論並沒有持續多久。這場事關重大的議事,畢竟不能只在爭論這一塊上就耗費了大量的時間。沒過一會兒,帝國皇帝便壓了壓手,示意兩人安靜下來,說道:「這件事情,在現階段,還是進行秘密備戰吧。我們不能放鬆,但也不能讓人們陷入恐慌。這樣子對隨後有可能爆發的戰爭,並不怎麼樣。備戰的工作,交給赫多林負責。」

皇帝已經發話,阿斯蘭便只能放下自己的意見。

隨後,帝國皇帝做出了大方向的討論之後,便對莫雷說道:「莫雷先生,鑒於你在亡靈海勢力發動攻擊之前將其發現,並打退,緩解一場針對阿斯蘭的危機,我將對你進行獎賞,賜你為刀劍男爵,隨後還有其他一些獎賞,就先不在這裡說了。」

莫雷愣了一下,差點沒反應過來。直到依琳拉了拉他袖子,給他眼神示意,他才醒過身來,單膝跪地,謝過封賞。

而後,帝國皇帝點了點頭,示意莫雷起身。

帝國皇帝說道:「那麼就麻煩依琳給莫雷先生領一下路吧。我將給莫雷先生的賞賜放在皇家倉庫之中。依琳你帶莫雷先生到了那裡以後,找索多瑪侍衛官說一下,他就知道我的意思了。」

莫雷和依琳都明白這是讓他們兩個離開這裡,好進行下一步更重要的討論了。

「應該是防禦亡靈海的細節了……」莫雷在心裡和c.c說著:「不過也沒什麼,反正在這方面,咱們這些屁民也幹不了個什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知道內容,正好了。」

「是的,而且是屁民中的廢材小白臉,要靠很多女人的幫助才能有現在的成就。」c.c毫不猶豫地接住了莫雷的茬,然後毫不留情地進行打擊。

「你不吐槽我會死么?不毒蛇我會死么?」莫雷臉色悄悄一黑,沒敢讓眾人看出來。 億萬盛寵 :帝國總裁霸道愛 他和依琳站起身來,向眾人鞠躬道別,邊繼續在code頻道里和c.c做著讓他無力的交流。

「沒辦法,這是設定。」c.c如是回應。

「……你是不是又在我心裡看了關於十萬個冷笑話的記憶。」莫雷大感無語。

「是的,很是莫名其妙的笑料。不過這樣的笑料倒是和你這個無聊的傢伙十分貼切,怕也正因為如此,你才能記得這麼清楚吧。」c.c淡淡地回答。

「……」

莫雷暗地裡深吸口氣,決定不再理會這個毒蛇女王。他和依琳跟那還準備繼續商議事情的四人道過了別,轉身準備出門。

而就在這時,c.c突然又說:「不過關於亡靈海這件事上,你現在也確實能夠出些力。而且你最好出些力。」

莫雷腳下一頓:「什麼意思?」

c.c回答說道:「亡靈海已經事關整個人類種族的安慰,如果爆發大戰,你也是無法幸免於難的。那麼在此之前,為自己所屬的勢力爭取一分實力保障,那是最好。」

「我又能做到什麼?」

「別忘了,你有個好徒弟,有個吟遊詩人共進會。」

c.c提醒到這裡,莫雷腦子裡頓時靈光一閃,想明白了c.c的意思。

「莫雷先生,你還有什麼事么?」帝國皇帝見莫雷停下腳步,不由挑眉問道。

莫雷立時一個轉身,回過身來看向皇帝,說道:「是的,皇帝陛下,我想在一件事上,我能夠幫到些忙。」

「哦?」帝國皇帝微微挑眉,像是被挑起了一些興趣,說道:「你說來聽聽。」

莫雷便道:「在亡靈海的消息暴露之前,我們最好進一切可能降低人們對於亡靈海的畏懼心理。這個需要依靠輿論手段。而現在在這方面,我能夠幫到些忙。您應該也知道,我的吟遊詩人弟子創建了吟遊詩人共進會,我想依靠很多的吟遊詩人,編寫新的故事,在故事中弱化亡靈海的形象,降低人們的懼怕心理。」

「輿論?」帝國皇帝再次一挑眉毛,展演笑了起來:「你這個說法,倒是很不錯呢。」赫立大宗師、赫多林處長、阿斯蘭皇子也都微微低頭,若有所思。

隨後,阿斯蘭當先道:「父皇,我認為莫雷先生這個方法,對我們很有幫助。」

赫立大宗師也點了點頭:「可以一試。」

而赫多林也沒有出聲反駁。

帝國皇帝微微一笑,輕輕點頭,說道:「那麼這件事情,就交給阿斯蘭和莫雷先生一起負責吧。」

****

3552 第136章要不要更大尺度的?

陸美琳拿下手機,看著被切斷通話記錄的頁面,忍不住爆出一句粗口:「卧槽!」

想了想,靠在車上,擺了個特別撩人的姿勢,還刻意把自己的衣領朝下扯了扯,瑩潤的雙峰半露半掩,呼之欲出……照著這個姿勢,來了個自拍。

然後用微信發了過去,還配了個語音,「龍哥哥,要不要更大尺度的?」

不一會,電話就過來了,陸美琳激動的立即接通。

「哈哈哈,我就知道龍哥哥一定非常喜歡是不是?」

那邊傳來一道震耳欲聾的咆哮:「陸美琳,你給我把衣服穿好,再敢拍這種照片,你丫的以後別來夜賭玩了!」

陸美琳委屈的不行,「誰讓你不跟我聊天的?我無聊嘛,一無聊我就容易胡思亂想,一胡思亂想我就容易想到一些別的……比如……嘿嘿嘿……」

龍頭:「你在哪?」

陸美琳:「我說了,我在林海呀。」

龍頭:「你去林海乾什麼?」

陸美琳:「陪我一個朋友玩呢,龍哥哥是不是想我了呀?反正我想龍哥哥了哦。」

龍頭:「女的還是男的?」

陸美琳:「那你說你想我沒,不然我不回答!」

龍頭:「沒想!」

陸美琳:「哼!我都在想你,你竟然不想我!」

龍頭:「女的還是男的?」

陸美琳:「我不告訴你,對了,我要不要穿比基尼再給你拍一張啊?」

龍頭:「陸美琳,你敢穿,以後你就別再來找我玩了!」

陸美琳:「哼!我還沒穿呢,你那麼大火氣幹什麼?下次我穿給你一個人看好不好?其實我身材挺好的,剛剛我發現我胸又大了呢!最近我在長個子,我要吃好點,以後好給你生孩子。」

龍頭:「……」

陸美琳繼續:「對了,剛剛我稱了一下,我又重了三斤,現在我96斤了,再過段時間,你抱我都有手感了。」

龍頭:「……」

陸美琳正要繼續炫耀自己這段時間猛吃的豐功偉績,突然後背被人拍了一下,一個比她高一個個頭的男人站在她身後,長相俊俏,臉上帶著合適的微笑,一看就知道是個世家公子。

「小姐,這輛車是你的嗎?」余珉微笑著問。

陸美琳好奇的看著他,「你是誰?」

電話里也傳來龍頭的提醒聲音,「離搭訕的男人都遠點,海邊喜歡搭訕的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陸美琳突然想起了沫姐姐追求的男人,便回答道:「放心好了,這個男人是我朋友的朋友。」

余珉也回答道:「你好,我是孟莜沫的朋友,請問她在這裡嗎?」

陸美琳眼睛一亮,「原來你就是剛剛打電話那個人啊!她在車裡睡覺呢,你去叫她吧!」

余珉輕點了一下頭,轉身走向車的另一邊。

好半響,電話里都沒有傳來龍頭的聲音,陸美琳有些奇怪道:「喂,龍哥哥怎麼不說話了?」

龍頭:「我累了,想睡會,掛了。」

陸美琳:「別啊,我還想再聊會……」

「嘟嘟……」

陸美琳嘆了口氣,算了,既然累了,那就睡吧,反正龍哥哥的身體也不怎麼好,多睡會養足精力再聊嘛!

收起手機后,陸美琳正要上車,就見剛剛那個男人,一手竟然抬起了沫姐姐的下巴,作勢要吻下去……

陸美琳立即走過去,推開了男人的頭,「喂,你這也太直接了吧?我沫姐姐還沒醒來呢!」

真是的,即使沫姐姐追求他怎麼了,但是他也不能這麼輕浮吧?一見面就吻,以為她是空氣嗎?

陸美琳晃了晃孟莜沫的身子,「沫姐姐,醒一醒啦,你喜歡的人來了?」

孟莜沫剛開始還迷迷糊糊的想再睡會,一聽到琳琳那句『你喜歡的人來了』頓時一個激靈,下意識的以為是陸錦煜來了,連忙坐起來看向外面,就見一片綠蔭之下,余珉站在外面,面露不悅。

孟莜沫噎了一下,一臉的懵逼。

陸美琳看著,翻了個大白眼,嗔道:「沫姐姐,你竟然還瞞我說你沒有喜歡的人,看吧,是驚喜的傻掉了吧?」

孟莜沫揉了揉太陽穴,瞪了眼陸美琳,才看向余珉,皺眉問:「你怎麼在這裡?」

余珉笑了笑,「怎麼了?很驚喜?我猜你這兩天會來看娟秀姨,所以我也來了,放心吧,我已經把債務幫他們還了,你不用擔心了。」

孟莜沫冷笑,「如果我沒記錯,似乎我跟你一點關係也沒有吧?你這樣幫他們還債,就不怕小薇誤會?」

余珉無奈一笑,「你還在生我的氣嗎?」

孟莜沫頓時覺得可笑之極,「我有什麼好生你的氣的?你不覺得很可笑嗎?」

「小沫,你不用裝了,雖然這些年我是對你絕情了點,但我不還是為了大家好嗎?你也知道當年那件事鬧的那麼大,我若不離你遠點,你如何能全身而退?我這是在保護你。但當年也的確是我的錯,是我沒能及時找到你,才釀成了大禍,讓你被……唉,我知道我現在說什麼都來不及了,給你造成了這麼大的創傷,但是以後我會好好對你,一定不會再讓你和寶貝流落在外了。」

孟莜沫抿著唇,神色複雜的看著余珉。

為什麼?她現在為什麼對余珉沒有一點感覺?有的只是厭惡?

不是說她以前愛他愛的死去活來嗎?為了他還做了那麼多愚蠢至極的事,可是現在為什麼沒有一點感覺了?

「余珉,我……」孟莜沫呼了口氣,道:「我不喜歡你了,如果以前我很愛你,但是現在我不愛你了,我對你沒感覺了。」

余珉皺了皺眉,抓著窗沿的一手在緩緩縮緊,「小沫,你還在怪我對不對?這些年……」

「余珉!」孟莜沫喝住余珉的話,嘆了口氣說道:「不要再說這些年了,這些年我過得很辛苦,你若對我有丁點感情,也不會讓我淪落至此。所以我們不可能了,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還有你不要辜負了小薇,她還小,還是個單純的小女孩。」 當然,以莫雷的身份,即便是提出了有效的建議,也不可能被留下來繼續參加如此重要的會議。

因此在建議得到帝國皇帝的允許通過後,莫雷便和依琳一起出了議事廳。[搜索最新更新盡在]

路過氣派恢弘的皇家園林,前往倉庫。

到倉庫后,依琳找到了帝國皇帝所說的索多瑪侍衛官,說明來意。

莫雷在聽到這位侍衛官的名字的時候,就有些發囧,這個名字讓他想到了前世里某個讓人噁心得不忍看下去的世界十大禁片之一。而看到這位侍衛官后,莫雷對其的印象也是很不怎麼樣。

身為管理皇家倉庫的侍衛官,這位索多瑪先生眯著眼睛謝著頂,弓著腰背羅圈著腿,猥瑣的目光總是不住地往依琳那還沒有完全發育完成的胸脯上瞄,讓莫雷恨不得想抽他。而依琳臉色也十分的不自然。

幸好索多瑪侍衛官還算敬業,在聽依琳說完來意后,便用眯起的眼睛掃了莫雷一眼,而後轉過身軀,拿出鑰匙開了皇家倉庫的門,帶領莫雷和依琳走了進去。

「感覺這傢伙真是欠揍……」在進入庫房的時候,莫雷在依琳耳邊小聲這麼說。

依琳則以同樣小得不能再小的聲音回應莫雷:「這傢伙雖然很猥瑣,確實很欠揍,但他其實很厲害的,不然也不會能在這裡管理皇家倉庫。」

然後到了地方,索多瑪侍衛官從一個架子上取下把長劍來,黑黝黝的。莫雷看了過去,卻見那長劍正是刀劍獸桐人的那一把。

莫雷和依琳都吃了一驚,看向索多瑪侍衛官。

索多瑪侍衛官把長劍遞到莫雷面前,說道:「把這把刀劍獸桐人的劍交給你,是阿斯蘭陛下的意思。莫雷先生,請你自己給這把劍命名吧。從超魔獸身上掉落下來的武器,行駛了命名權以後,就可以讓武器成為你的專用武器了。」

……這是什麼奇怪的設定。

莫雷抽了抽嘴角,接過武器,說道:「我的能力並不適宜使用這個武器。我可以把他轉交給別人么?」

「你自己處理就可以了。」索多瑪侍衛官沒有反駁。

而後索多瑪侍衛官那一雙猥瑣的眼睛眯得更像是兩條縫隙,小聲地對莫雷說:「其實莫雷先生,我早就知道你的。」

「呃?」莫雷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而依琳也聽見了索多瑪侍衛官的話,豎起了耳朵,聽這位侍衛官接下來要說什麼。

就見索多瑪侍衛官忽然間嘿嘿地笑了起來,笑得那叫一個淫*盪:「莫雷先生,我很喜歡你講的幾個故事。而且有兩個裡面,你講述的兩段劇情,那真叫個妙啊,我當初聽的,那可真是心潮澎湃。」

「……」莫雷眼角一抽,回頭瞥了一眼面色古怪的依琳,心裡有種不怎麼好的感覺。

就聽索多瑪侍衛官繼續猥瑣的笑道:「那兩端你猜是什麼?一個是卡卡羅特故事裡面,卡卡羅特和白晶晶在懸崖邊上互相摸,你摸我我摸你……摸得真讓人心神蕩漾啊!然後另一個我更喜歡,就是上古傳奇里那個叫段的傢伙,和他的妹妹被他的老爹關在一起下藥,嘶……不說了不說了,再說我就把持不住了……」

「呸!」依琳寒著臉呸了一聲表示不屑,連帶著莫雷也被她鄙視了。

莫雷低頭捂臉。

於是這一場皇宮之行就在這樣索多瑪侍衛官認為愉快依琳認為惱火而莫雷很想撞牆的氣氛中結束了。

蜜愛腹黑老公 從皇宮的偏門出去以後,在返回家裡的路上,依琳寒著臉和莫雷說話:「莫雷先生,你為什麼……為什麼要編那麼……嗯……下流的故事?」

……這話你該問劉大神和金大神去……

「……劇情需要……」莫雷訕訕地解釋:「而且融進劇情之中,也不是下流情節吧?」

這樣的說法依琳自然不會認同。然後當然的,這場爭論就隨著一路的行走到家后結束了,最終無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