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詡道。

「作戰方案朕沒意見,回去后與子房再好好商量下,看看有什麼地方需要補充。」

胡亥道。

「遵旨!」

賈詡道。

「公瑾,趕快修建碼頭,二年後,海軍要出征東洋,一定把徐福抓捕回來。」

胡亥道。

「陛下放心,卑職一定牢記,會加快各地碼頭修建工作,儘早完成出征。」

周瑜道。

胡亥點點頭。

三人又喝了一番酒。

。 王倩倩哼道:「要是我會寫,哪還有你什麼事情啊!哼,會寫小說了不起?」

陳爭呵呵笑道:「你一個女孩子,看什麼男頻小說啊,好好拍戲不好么?」

前段時間聽亞男說,王倩倩在拍一部文藝類型的小說,就是那種能在各種評獎會上得獎,但是票房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那種,主要是給剛剛出道的女演員堆數據用的。

王倩倩道:「上個月剛剛拍完了啊,在滇聲拍的,現在正在家裡休息。」

陳爭聽說她在京城,忍不住開了個玩笑:「這麼巧,我這幾天也在京城呢,今天沒什麼事,都不知道去哪裡吃飯,你要不要請我吃一頓,盡一盡地主之誼?」

沒想到王倩倩一口答應下來,大方說道:「好呀,我這幾天呆在家裡,無聊死了,不過中午不行,要不今天晚上吧,晚上我帶你去好好吃一頓,順便帶你認識我的幾個好朋友,怎樣?」

「好啊!」陳爭也笑著答應下來。

中午,颶風遊戲的開發一部、開發二經理宋虎和周力熊二人坐飛機趕了過來,準備和陳爭一起參加明日的手游金鵬獎的頒獎會。

下午快到五點鐘的時候,王倩倩果然開著一輛豪華的跑車過來酒店接陳爭。

「走吧,我請你吃京城最有名的烤羊肉,烤肉季!」

車停在酒店門口,王倩倩下了車,取下墨鏡,嬉笑著看著陳爭。

此時的王倩倩,已經有了明星的范兒,衣著裝扮都非常時尚,看起來比以前成熟漂亮多了。

「當了明星就是不一樣了啊,你現在看起來要比上次要有型多了。」陳爭先誇獎了她一番。

「還用你說!」王倩倩沒好氣地說了一句,快上車吧,「晚了就到下班高峰期了,路上會堵死!」

陳爭也不多廢話,立馬坐上了副駕駛。

王倩倩則掛擋、踩油門,非常熟練地開著車往目的地趕去,一路上風馳電掣,超車變道那一個玩的順溜。

「你駕駛技術不錯嘛!」陳爭誇了一句,隨即又質疑道,「按照你的年紀,應該拿到駕照沒有多久吧,怎麼開車技術比我這個好幾年的還溜啊?」

王倩錢得意笑道:「三個月前剛剛拿到駕照,不過誰說沒有駕照就不可以開車的?我從小就愛開碰碰車,技術就這麼練出來的。」

「碰碰車?」陳爭臉色一變,下意識地摸了摸身上的安全帶,右手抓緊了車門頂部的把手,緊張說道,「那你開慢點,我怕!」

王倩倩側頭見他一副貪生怕死的慫樣,忍不住咯咯笑出聲來:「咯咯,我身體比你精貴多了,我都不怕,你有什麼好怕的!」

陳爭調侃道:「聽你這語氣,難不成你是一一位高貴的公主?」

「呵呵,還被你猜對了,我就是一個高貴的公主,換做一百年前,你這種身份見到我,也就只有下跪的份,抬頭看一眼都得戳瞎眼睛!」王倩倩得意說道。

陳爭忍住笑意:「原來你真是個公主啊,不過不知道你是哪個(會)慧所的,哪個包廂的?天上人間還是白馬?」

王倩倩正得意,聽到陳爭的話后立馬明白過來了,陳爭這是在埋汰自己是哪個提供服務的「公主」呢,頓時騰出右手在陳爭腿上猛錘了幾下。

「一下重複」

王倩倩哼道:「要是我會寫,哪還有你什麼事情啊!哼,會寫小說了不起?」

陳爭呵呵笑道:「你一個女孩子,看什麼男頻小說啊,好好拍戲不好么?」

前段時間聽亞男說,王倩倩在拍一部文藝類型的小說,就是那種能在各種評獎會上得獎,但是票房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那種,主要是給剛剛出道的女演員堆數據用的。

王倩倩道:「上個月剛剛拍完了啊,在滇聲拍的,現在正在家裡休息。」

陳爭聽說她在京城,忍不住開了個玩笑:「這麼巧,我這幾天也在京城呢,今天沒什麼事,都不知道去哪裡吃飯,你要不要請我吃一頓,盡一盡地主之誼?」

沒想到王倩倩一口答應下來,大方說道:「好呀,我這幾天呆在家裡,無聊死了,不過中午不行,要不今天晚上吧,晚上我帶你去好好吃一頓,順便帶你認識我的幾個好朋友,怎樣?」

「好啊!」陳爭也笑著答應下來。

中午,颶風遊戲的開發一部、開發二經理宋虎和周力熊二人坐飛機趕了過來,準備和陳爭一起參加明日的手游金鵬獎的頒獎會。

下午快到五點鐘的時候,王倩倩果然開著一輛豪華的跑車過來酒店接陳爭。

「走吧,我請你吃京城最有名的烤羊肉,烤肉季!」

車停在酒店門口,王倩倩下了車,取下墨鏡,嬉笑著看著陳爭。

此時的王倩倩,已經有了明星的范兒,衣著裝扮都非常時尚,看起來比以前成熟漂亮多了。

「當了明星就是不一樣了啊,你現在看起來要比上次要有型多了。」陳爭先誇獎了她一番。

「還用你說!」王倩倩沒好氣地說了一句,快上車吧,「晚了就到下班高峰期了,路上會堵死!」

陳爭也不多廢話,立馬坐上了副駕駛。

王倩倩則掛擋、踩油門,非常熟練地開著車往目的地趕去,一路上風馳電掣,超車變道那一個玩的順溜。

「你駕駛技術不錯嘛!」陳爭誇了一句,隨即又質疑道,「按照你的年紀,應該拿到駕照沒有多久吧,怎麼開車技術比我這個好幾年的還溜啊?」

王倩錢得意笑道:「三個月前剛剛拿到駕照,不過誰說沒有駕照就不可以開車的?我從小就愛開碰碰車,技術就這麼練出來的。」

「碰碰車?」陳爭臉色一變,下意識地摸了摸身上的安全帶,右手抓緊了車門頂部的把手,緊張說道,「那你開慢點,我怕!」

王倩倩側頭見他一副貪生怕死的慫樣,忍不住咯咯笑出聲來:「咯咯,我身體比你精貴多了,我都不怕,你有什麼好怕的!」

陳爭調侃道:「聽你這語氣,難不成你是一一位高貴的公主?」

「呵呵,還被你猜對了,我就是一個高貴的公主,換做一百年前,你這種身份見到我,也就只有下跪的份,抬頭看一眼都得戳瞎眼睛!」王倩倩得意說道。

陳爭忍住笑意:「原來你真是個公主啊,不過不知道你是哪個(會)慧所的,哪個包廂的?天上人間還是白馬?」

王倩倩正得意,聽到陳爭的話后立馬明白過來了,陳爭這是在埋汰自己是哪個提供服務的「公主」呢,頓時騰出右手在陳爭腿上猛錘了幾下。

「一下重複」

。 塞西莉亞盯著這疊資料的時間並不長——或許她還想再多看一看,但她不知道這位如此好言好語許久了的領主大人還有多少的耐心。

「大人,這,我想……」

塞西莉亞開口時依然有些猶豫,但終於算是下定了決心。

可她話還沒說出來,卻聽到會議室外面響起了衛兵的叫聲:「喂,你是哪來的,離開這裡」,接著是一陣嘈雜的腳步聲,而後會議室被撞開,一道嬌小的身影沖了進來,揮舞著一柄小巧的短匕首,直撲向坐在門邊的西里爾——

但這位貿然的來襲者想的未免有些太輕鬆了,她還沒能跑出兩步,便被衛兵一下子揪住了衣領,提了起來。

「把姐姐還給我!」

她努力地揮舞著手中的小匕首,雙腳亂蹬著,但後方的衛兵根本不給她機會,拎著衣領且與她保持著一定的距離,而後其餘的衛兵也靠了過來,手裡拿著繩子,打算將這名「不速之客」繩之以法。

「羅克珊娜!」塞西莉亞叫道。

西里爾站起身,輕輕擺了擺手:「做得很好,迪夫,不過放開她吧。」

迪夫順從地鬆開了闖入的小姑娘,而後者看到塞西莉亞,似乎也意識到自己做錯了什麼,訕訕地將匕首收起,小跑到塞西莉亞身邊,一把抱住了對方的腰。

「這也是你妹妹?」西里爾打量著闖進來的小姑娘,她看起來和卡羅琳差不多大,和姐姐們一樣的發色,不過是黑色的長發,還別著一朵蝴蝶結,比自己的姐姐們看起來要精神的多。

「是,是我的小妹,羅克珊娜。羅克珊娜,這是領主,快說大人好。」

「領主大人好。」

小姑娘聽話極了,立刻深深鞠躬行禮,一點之前放肆衝進來的樣子都沒有了。

「你帶著兩個妹妹一路逃到了這裡?」西里爾不禁有些肅然起敬——如果自己的假設都正確,那這絕非是一條輕鬆的逃難之路。

塞西莉亞勉強一笑,身邊的羅克珊娜此時小聲道:「二姐說你被領主帶走了,我還以為他們要對你做壞事……」

「瞎說。」塞西莉亞伸手擰了一下小妹的鼻頭,又將她摟到自己腰邊,認真對西里爾道:

「領主大人,我考慮清楚了,這個位置,我想我能勝任。」

西里爾對這個結果一點都不感到意外,只是隨口問道:「不用問問待遇如何么?」

「不用了。」塞西莉亞搖搖頭道:「只要西利基能夠讓我的兩個妹妹都安然長大,就可以了。在這期間,要我做什麼都可以。」

「不要用這麼曖昧的語氣來說嘛。」西里爾搖了搖頭,「放心,你們身為西利基的公民,庇護你們的安全是我的職責,這點不必操心。」

「而除此之外……首先我想我能保證兩位羅曼努斯小姐的學業,並且你們可以搬遷到西利基的城中心,雖然富裕程度上和南方的大城沒法比,不過這只是暫時的……當然,房子會由伯爵府提供。」

「另外就是你的薪水了,接下來你要負責西利基整體的農業,在見到成果之前不可能給你開太高的薪水,所以每個月……一個金特里?」

「當然可以……等等,一一一,一個金特里?」塞西莉亞忽然意識到西里爾報出的是個多麼誇張的數字單位,險些一屁股坐倒在椅子上。

「嫌少?一開始這個薪水已經很高了,接下來成果出來會給你漲薪,等後續可能耶夫溫德、索米的農業也要由你統籌,到時候薪水還會更高。」

這次塞西莉亞是真的支撐不住了,癱坐在椅子上,似乎想到那金特里兌成的銅特里從天而降砸在頭上的場景,雙眼都有些翻白,無意識地發出「嘿嘿,嘿嘿」的笑聲。

與此前溫婉的形象,判若兩人。

「姐姐,姐姐。」羅克珊娜戳著姐姐的腰,才讓塞西莉亞意識到自己失態,連忙恢復正經的形象。

而西里爾努力地將腦海中那糟糕的畫面抹去,繼續道:「當然,相應的,如果你達不到我的要求,這個位置我可能會找其他人來接替。」

塞西莉亞臉上也嚴肅了起來,認真點頭:「我明白的,我會做好的。」

「不過你的壓力也不用太大,畢竟接下來的種植會非常順利。別忘了我說過,影響土地異常的要素已經被徹底解決了,而且……」

西里爾微笑著看著塞西莉亞,繼續道:「我想,西利基應該還能迎來一段種植的黃金時期,可能索米與耶夫溫德的任務,會更早地落到你的肩上。」

————————

送走羅曼努斯兩姐妹,已經是黃昏了。

西里爾走出辦事大廳,看到遠方自城頭逐漸滑落的橘色的落日,那半邊天都被染得紫紅一片,想來接下來幾天都會是好日子。

現在抓緊時間播種,等到六月阿瑪西爾的雨季到來,適量的雨水將會讓作物得以快速成長,在自然之力的庇護與加持下,作物不必擔心水過量而死,最快到七月,估計就能迎來一波大豐收。

能夠如此輕鬆地挖到一位農業方面的人才,西里爾感慨自己的幸運值有些爆表了——或許這也算是苦盡甘來,見了神明之後轉運了?

不過現在他還是靠著利益將羅曼努斯綁在了自己的車上,自己提供的正是她所最需要的庇護。或許時間足以讓她真正投入自己的陣營,但想來塞西莉亞的心裡還是有著一些心結——

但那又是要牽扯到南方的事情了,此時的西里爾就算有心也無力去多管。

他辨識著方向,找著伯爵府的位置,沒過多久就找到了在一株巨大的榕樹下的伯爵的小莊園——

從規模上來說實在不大,和米婭小姐的莊園簡直沒法比,但也是一處極其不錯的住處了。異常的自然元素讓其中的植被得以蓬勃生長,當他推開那爬滿了藤蔓的鐵門之時,還以為自己走進了一片綠野秘境。

那麼,暫且休息一下吧。至於剩下的,就交給明天再說。 彭若若摸著下巴,沉吟,大虎眼巴巴巴的看著她。

彭建明擰著眉,知道小媳婦身上有秘密,但是現在還不願意讓眾人知道,那他就幫著打掩護好了。

想到這個,他心中不由得高興,自己和小媳婦之間,共有的這一個秘密,可是白齊中這些人全都不知道的。

這樣一個,有秘密的小媳婦,雖然他還不知道是怎樣的大秘密,讓她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他還是覺得,把這樣的小媳婦攏到自己身邊最可靠,交給任何一個人,他都不放心。

見媳婦兒還沒開口說話的意思,低頭想了想,彭建明伸手在大虎的耳朵上輕擰了一把,說:「好了,你說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了,時候不早了,你是不是該回家去了,免得讓你爹媽擔心。」

大虎眨巴著眼睛看著他,脫口而出說:」這就完了。」

「不這就完了,你還想干點什麼?你這小子,是不是眼睛看花了,還人飄在空中,你剛才肯定是睡著了,做了個夢,趕緊的,給老子滾滾滾。」彭建明抬腳踹著他的屁股說。

大虎站起來,懵懂地看著他,這個叔叔,剛才不是還說相信自己嗎?怎麼這一會兒的功夫就變卦了?唉,大人真是善變。

一旁的彭若若,走進廚房,從廚房裡拿出來四個大肉包子,塞給大虎,對他說:「你說的事情,我們知道了,在外面不要到處亂說,趕緊回去,天黑了,姨就不留你吃飯了,這幾個包子你帶回去,和你爹娘一塊吃。」

大虎想不要,卻被彭建明不由分說,踹著他的屁股,將他踢出了院子。

這一天,事情也太多了,好不容易將大虎趕走,卻看見錢德旺夫妻兩進了院子,沒一會兒,安德烈三人也進來。

一進小院,安德烈笑的諂媚的朝著若若,屁顛屁顛的跑過來,完全看不出,之前在小屋的地下空間里,那殘忍的模樣,錢德旺夫妻兩互看一眼,默不吱聲,只是盯著自己的兒子和三個小崽崽,在小院里玩得歡。

若若和自家男人互看一眼,都決定,再大的事情,也等晚上,回了他們房間再說。

看著歡快的,跑到自己面前的安德烈,若若嘖嘖兩聲,說:「又想幹什麼?」

安德烈道:「這都什麼時候了,還不吃晚飯?」

若若無辜的說:「你們也知道,這麼晚了,我還以為你們不回來吃了,我們就先吃了。」

安德烈笑呵呵的說:「別開玩笑了,就算是先吃了,也還沒吃完吧,我就委屈點,把她們剩下的,給我吃就足夠了,我不嫌棄的。」

若若瞪著他,笑眯著眼,說:「你不嫌棄我嫌棄啊,行了行了,你們都去吃晚飯吧,廚房裡做了許多,一個一個的,到我這來都是為了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