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蘭瓷絲毫沒察覺他的狀態,有些挺不好意思地糾結於自己的小心思道:“……你現在還這麼想嗎?”

陸無憂:“……”

賀蘭瓷見他沉默,不免又有幾分忐忑。

她理解的男女之事,應當還是男歡女愛之類的,她和陸無憂雖然有一點點歡,但還遠談不上愛,且,她好像也沒讓他歡到位,再且,陸無憂的興致也是一陣一陣的,着實難以捉摸。

若他起了心思,日後還想到別地尋歡,最好還是,先商量清楚比較好。

陸無憂低頭,拿起賀蘭瓷的茶盞,喝了一口,徐徐道:“……問我這個做什麼?”

賀蘭瓷實話實說道:“想……商量商量。”

陸無憂也開始斟酌起來,他發覺確實還是寫奏章罵人快樂,幾乎不用思索,下筆便如有神,酣暢淋漓,痛快無比,但現在好像提筆寫一個字都挺困難的。

彷彿是從未遭遇的文思堵塞。

陸無憂含糊道:“……那不就,順其自然嘛。你還能讓我有什麼意見?”

賀蘭瓷聽着他的話,頓覺不妙,道:“……你是改主意了?”

陸無憂岔開話題道:“你是不打算讓我繼續幹活了?”

賀蘭瓷又一時遲疑,陸無憂確實正寫到一半,大晚上自己拿這種風花雪月的事來攪擾他,也確實是不太合適,便改口道:“那你先寫。”

陸無憂擡手繼續喝她的茶,低頭一看剛纔準備地正起勁的講章,文思全斷,根本不記得自己剛纔要寫什麼。

所幸這不是明日要用的。

賀蘭瓷坐回去繼續整理她的文章,好半天見陸無憂隻字未寫,只是拼命喝茶。

她很關切道:“你口渴嗎?”

陸無憂道:“你茶不錯。”

賀蘭瓷微微迷惑:“府裡用的都是一樣的茶葉。”

陸無憂隨口胡說道:“第一道茶、第二道茶,用的什麼水,煮的時間長短,醒茶與否都有差別……”

賀蘭瓷見他越說越離奇,不由道:“我就隨便抓了把茶葉,放壺裡面泡而已……你臉怎麼有點紅?”

陸無憂本來沒覺得口渴,被她一說,才發現確實口脣乾渴,不太尋常,便壓着自己的脈內視了一下,感覺到血脈里正含着一絲不同尋常的熱切翻涌。

——霎時間便明白了,先前蕭南洵送來的那個女子點的香爐裡,只怕有點問題。

因爲程度太輕,陸無憂沒發現問題,他抗毒,但毒和藥是兩碼事,而且確實很輕,輕到他用內力應該能輕易壓下去,根本不用在意,可……

陸無憂喉頭微動。

賀蘭瓷正把沁涼的手背貼到他的額頭上,嘀咕道:“有點發熱,你該不會是這幾日睡在書房裡,染上風寒了吧?”

她記得她那次去看他,他的確是和衣而臥,連被子都忘了蓋,加之他前些日子爲了寫奏章經常熬到深夜,雖說陸無憂身強力壯,但聽說越是這種人,一旦病起來越是病來如山倒。

想着她又去摸了摸他的頰。

陸無憂任由她的指尖在自己臉上貼着,感覺到體內那一股熱意,像一簇小小火苗,灼灼燃燒。

賀蘭瓷道:“你別不是真……”

陸無憂擡手覆上賀蘭瓷的素手,動了動脣,鬼使神差道:“我要是風寒了,你會照顧我麼?”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小光,小光在嗎?」

浮光睜開眼睛,她看見面前是一塊電子屏,電子屏幕上面是一個年邁的老人家,老人家面容和藹,眼中充滿了慈愛。

浮光看到旁邊有個類似於電話的接通和掛斷,她想了一下還是選擇接通。

「小光啊,你是剛剛睡醒嗎?」

浮光想了一下,因為不知道具體情況沒說話。

那老人似乎也不在意,他說道:「小光,爺爺要出差幾天,你在家裡要照顧好自己,千萬不要累著自己。」

「還有,一定要聽草莓的話按時吃藥,不能任性不吃藥的知道嗎?」

「最近爺爺聽說有新的機器人研製出來,如果遇到不錯的就給小光帶回來。」

浮光眨眨眼睛,裡面的老人立即笑了,他慈愛的看著浮光,說道:「那爺爺就掛了呀,小光再睡會兒,如果覺得不舒服就去花園裡散散步。」

「小光再見。」

電子屏上面顯示對方已經掛斷,浮光才點了一下關閉的鍵。

什麼情況?

【如宿主看到的這樣,原主身體不好,身體各項技能都不行,雙腿也不能行走。】

浮光:忽然有一種要被崽崽反攻的感覺。

【原主名叫卿浮光,卿家唯一的孫女兒,原主的父母之前是參軍的,不過在原主小時候就在戰場上犧牲了,是烈士。然後原主的爺爺,卿爺爺是個生意人,因為白髮人送黑髮人,所以對自己現在留下來的孫女兒特別疼愛。】

【原主的爺爺會在五天後返航遇上宇宙海盜,然後殞命,之後卿家資產被人吞併,原主也被人羞辱致死,所以支線任務就是保護好自己的家人,不惜一切代價保護好家人。】

浮光:你讓我頂著林妹妹的身體去戰鬥宇宙海盜?

【這要不給宿主換一具身體?這個是目前匹配度最高的。】

浮光想了一下,還是拒絕了,換身體挺麻煩的,就這樣算了。

原主身體不行,那麼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卿爺爺自己去處理這件事,他既然生意做得這麼大,那對這些事情應該能處理。

浮光想了想,然後給卿爺爺打了個電話過去。

那邊的卿爺爺一直都把自己孫女兒的號碼單獨放在一個設備里,那麼只要那個設備響起來,那麼不用猜就知道是自己孫女兒打來的。

「爺爺。」浮光剛剛叫了一聲爺爺,這就卡住了。

原主的聲音是不是有點問題?

【什麼問題?】

你不覺得太嗲了嗎?

甜膩膩的。

【啊,這不是挺好聽的嗎?】

浮光抿嘴,卿爺爺見此,還以為自己乖孫女兒心情不好,或者身體不舒服,他立即問道:「小光怎麼了?是身體不舒服嗎?如果身體不舒服要立即叫醫生啊。」

浮光搖搖頭,說道:「爺爺,這回的生意重要嗎?」

卿爺爺一愣,顯然沒想到自己乖孫女兒還會問生意上的事情。

他想了一下,說道:「是挺重要的,不過也還好,小光怎麼了?」

「如果重要的話,爺爺好生處理,不過回來的時候要小心,我剛剛看宇宙海盜很可怕。」

一點都不可怕,一根手指戳死。

卿爺爺聽了這話,心裡暖洋洋的,他說:「沒事沒事,都是小問題,爺爺會處理好的。」

浮光見他不上心,立即說:「爺爺,我剛才做了個噩夢,夢見五天後海盜會襲擊爺爺,爺爺如果可以的話,可以調查一下您的死對頭最近是不是有什麼行動。」

卿爺爺心裡越發覺得奇怪了,自家乖孫女兒一直都不怎麼關注這些事情,如今怎麼突然關注起來了?

「爺爺~」甜膩膩的聲音最方便撒嬌了,再加上一副林妹妹的病容樣子,很難不讓人心生憐惜。

卿爺爺立即繳械投降,他說:「好好好,爺爺會多留意留意,小光也是在關心爺爺嘛。」

浮光頷首點頭,她說道:「那我休息了哈。」

卿爺爺點頭,然後掛斷了電話。

掛斷電話之後的卿爺爺仔細想著浮光剛才說的事情,最近這海盜是很猖獗,他自身也是有防備的,可小光說自己做了噩夢,乖孫女兒可是他的小福星,他得讓人去調查一下。

浮光查看了自身情況,這具身體的確很糟糕,各個器官都在叫囂著罷工,不難看出這些年卿家為了原主花費了多少金錢,她的器官全部都被上好的藥材溫養著。

她滾動著輪椅朝外面而去。

守在門邊的美麗女子對浮光說:「小姐要去什麼地方?」

這是個智能機器人,但是一般人的肉眼很難看出來,它被做的很逼真,臉上的毛孔都是清晰可見,但是她的眼睛能看到一切屏障,所以區區一層包裹物,她當然輕而易舉穿透。

浮光從它電子屏就看出了它的名字,草莓。

所以這個機器人就是卿爺爺口中的草莓?

浮光當時就覺得這個名字很奇怪。

「想出去看看。」

草莓聽了,她點點頭,這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機器人。

「我陪著小姐。」

「不用。」浮光不喜歡身邊跟著機器人,所以拒絕了草莓。

門被打開,浮光出去了,外面的陽光溫和不灼熱,入眼就是一大片的玫瑰,柵欄上是爬滿了紅色薔薇花,這花園被布置的很漂亮。

「小姐?」

浮光聞聲看去,那是一個戴著帽子的男人,的確是個人,不是機器人,他手裡拿著剪刀,看起來像是個園丁。

【園丁:文叔。】

「文叔。」浮光輕聲喚道。

「小姐今天氣色不錯,出來瞧瞧這些花挺好,這些可都是小姐最喜歡的花了。」文叔高興的說。

浮光也只是頷首點頭,這些花都是原主喜歡的?

倒是沒看出來這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喜歡這麼張揚熱烈的花,她是想活潑一些吧?

只是因為身體的原因過於局限性,只能這樣了。

浮光垂眸,她搖著輪椅往前走。

別墅區里基本上都是人類,機器人倒是很少,倒不是說卿家沒錢,而是現在聯邦帝國只有中產階級會用很多機器人,一般特別有錢的人反而會選擇雇傭人類。

大部分的有錢人還是覺得機器人難以替代人類,人類是有感情的,機器人有的只是機器和編碼。

。 老饅頭來到聆敬陽房間,聆敬陽閉上眼睛假寐,聽到有人推開大門,就知道是老饅頭來了,睜開眼看著老饅頭,提著一柄大刀,笑道:「老饅頭,來我這,都提著把大刀。你是有多麼想回到戰兵營啊?」

老饅頭這才發覺自己行為很不妥,怪不得一路上士兵,都側目看著他,要不是他是軍中老熟人,恐怕還沒有到聆敬陽住的房間,就被其他士兵給繳械。

他把大刀放在一邊,和聆敬陽說道:「都尉,找我啥事啊?」

聆敬陽笑呵呵告訴他,大軍即將繞過宣府鎮,等抵達山西,你就可以回來了,老饅頭喜上眉梢,聆敬陽卻又說道:「你回來,但也要選好接班人,不要你一走,後勤輜重營就癱瘓了。」

這話說得老饅頭心花怒放,他在都尉心中竟然這麼有分量,他說道:「都尉,後勤輜重營可是我軍重中之重,我哪有合適人選,倒是那四大家族的人,可以試一試?」

聆敬陽其實早有此意,但是他還不能確定,這些商人是否忠誠,畢竟商人本質是追逐利益,如果在石營之外有更大利益,這些商人會毫不猶豫拋棄石營,還會和其他勢力勾結在一起,裡應外合吃掉石營,從而獲取更多的利益。

老饅頭看見聆敬陽不說話,也猜到聆敬陽還不信任這些商人,他說起自己的見地:「都尉,咱們也不能完全信任這些人,但可以讓信得過人去後勤輜重營,同時啟用四大家族其中一到兩家,讓倆家勢力水火不容,卻又旗鼓相當,這樣可好?」

聆敬陽搖搖頭,後勤輜重是全軍命脈,讓兩個不順眼的家族在後勤輜重負責,將會使得後勤分裂,對全軍而言將會是一場災難。

老饅頭不理解,聆敬陽給他打個比方,好比文家負責糧草,喬家負責軍械,冷如鐵和文家關係好,張羅輔和喬家走得近,那麼在未來的戰鬥中,冷如鐵部領到的軍械,將會是低劣的,張羅輔部的糧草,也絕對不會及時發放到軍中。

這個形象的例子,讓老饅頭似懂非懂,他突然發現,人情世故是一門學問,彷彿看懂一些,卻又完全摸不到邊,四大家族不合適,那麼誰合適呢?

他突然想到一個人,和聆敬陽推薦此人,那米盛光倒是合適?聆敬陽把腦袋往一側看去,意思是老饅頭為什麼推薦米盛光,老饅頭和米盛光這些天一直在後勤輜重營,米盛光雖然也是商人,實力並不大,只有一個兒子和一個女兒,兄弟姐妹也不多,米家人丁並不興旺,不像四大家族,跟著石營一起撤退的有數百人,讓米盛光擔任後勤輜重重任,反而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聆敬陽對米盛光印象,是此人是一個十足官迷,讓他負責後勤輜重,他可能沒有興趣,或是消極懈怠,聆敬陽沒有同意讓米盛光出任後勤輜重一把手。

老饅頭一時間也沒有合適人選,和聆敬陽攤開雙手,表示無能為力,聆敬陽未雨綢繆,讓老饅頭來,就是要確定後勤輜重負責人,不能到山西再進行人事任命,那樣顯然是來不及,軍中仁才匱乏,讓他恨不得現在就開科取士,聚集人才為他效力。

見老饅頭憋不出一個屁,讓他繼續回去,在後勤輜重營動員,大軍要走小路繞過宣府鎮,全軍只帶糧草,其他的全部扔掉。

老饅頭低著頭回去,出門的時候,他突然回頭和聆敬陽說道:「大人,到了山西,那些大明文官,倒是可以一用。」

說完以後,他就徑直離去,聆敬陽坐下來想繼續假寐,大門卻又被推開,這一次是萬里雲,他帶著金大手等三個俘虜求見聆敬陽,聆敬陽打了一個哈欠,問萬里雲帶這些俘虜來是什麼意思?

萬里雲在這一路上,可是好好地敲打這些俘虜,大部分俘虜被敲打的七七八八,表示願意加入石營,萬里雲把願意投降的俘虜都送到中軍,聆敬陽把這些俘虜分到各部,到了龍門衛,還有兩百多俘虜不願意投降,這些俘虜在萬里雲看來,可以處決,但是金大手等人表示可以加入石營,但是石營也要答應他們條件。

萬里雲問他有什麼條件,金大手提出他只想為石營提供後勤幫助,絕對不可以上戰場,和他有一樣想法的俘虜有很多,於是萬里雲把金大手等俘虜帶到聆敬陽面前,請聆敬陽決定金大手等人最後歸宿。

聆敬陽認識金大手,此人畏懼清軍猶如畏懼猛虎,和他一起的方小眼,已經成為炮營部總,領一百包衣兵護送炮營,雖然炮營暫時還沒有火炮,等有了火炮,方小眼還可以更進一步,倒是這個金大手,一開始死活不投降石營,要不是石營一路突圍出來,他早就跑回到清軍,給清軍繼續做牛做馬。

聆敬陽問他:「金大手,你不願意當兵吃軍餉,是怕死嗎?」

金大手沒有一點點虛偽,爽快點點頭,他就是怕死,尤其是怕被清軍砍死,但是這一路上石營沒有肆意毆打他,讓他大受感動,他在搭建房屋,城市規劃等領域很有天賦,也願意為石營提供應有的幫助。

「將軍,我能幹活,還能為大軍搭建營地,比如俺們石營,在野外搭建的軍營,就是一坨屎。」

萬里雲的腦袋就像是火箭一樣速度,轉過來看著金大手,不敢相信說道:「一坨屎?」

金大手瞪著大眼睛,大腦袋再一次點點頭,說道:「嗯,就是一坨屎。」

石營軍民在野外宿營,都是萬里雲一手指揮,在哪裡布置哨所,兵營和民營的布置,還有各營地之間的間距等等,讓他嘔心瀝血,可金大手崩出來一坨屎,讓他感覺他所有的心血,彷彿在這一刻泡在糞坑一樣,他指著金大手大罵:「金大手,信不信小爺一刀砍斷你的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