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平看着這些屍體有些自責,他剛剛突破,還沒有控制好自己的力量,所以下手沒有輕重。

秦芳語握住他的手,安慰道:“他們就是來殺你的,如果你不殺他們,他們就會要你的命,所以不用自責。”

賀平微微頷首,古武者必定要踩着弱者的屍體走向巔峯,這不是賀平想不想的問題,而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秦芳語剛要邁開步子,身子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怎麼了,你沒事吧?”賀平扶着她,柔聲問道。

“還不是因爲你!”秦芳語嬌嗔道。

賀平扶着她走到沙發上坐下,讓她休息一會兒,他去吧屍體處理一下,然後換了一身衣服。

這衣服上有秦芳語的血。

換衣服的時候, 御醫案:以女之名

他看着自己的雙手,喃喃自語道:“自己的實力似乎又有所提升了,而且還是提升了一大截。”

他跟高璃雙修,並沒有走到那一步,只是衣着單薄,掌對掌互相傳輸真氣而已,但是那樣似乎沒辦法發揮雙修法門的真正作用。

這個時候,一雙藕臂突然從後面抱住了她,是高璃。

高璃用幽怨的眼神看着鏡子裏的賀平,嬌滴滴的說:“我也可以的。”

賀平撫摸着她的頭,柔聲道:“我知道,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高璃猶如一顆青澀的蘋果,急於將自己奉獻給賀平,但是賀平還不想這麼傷害她。

高璃有點失落,賀平抓着她的手腕,將她拉到面前,吻了下她的額頭,柔聲道:“以後我會要你的,現在我怕你受不了。”

高璃臉蛋紅的快要滴出水來了,輕輕嗯了一聲,這一聲讓他的心都快化了。 賀平換好衣服,陪同着高璃來到客廳。

而秦芳語也換好了衣服,身體也恢復的差不多了。

畢竟高風傳授給賀平的雙修法門是對雙方都有益的,賀平實力提升,秦芳語也從中獲得了不少好處,仔細看便會發現,她的肌膚比以前水嫩了不少,而且因爲多洗染髮造成的頭髮分叉都不見了。

秦芳語叫來了家族裏的長輩。

防守嚴密秦家大廈竟然出現了殺手,這若不是真實發生的,誰敢信?

秦家所有的高層統統來了,其中就包括秦芳語的親爺爺,一位面容清癯的老頭,身材修長,氣息沉穩,目光炯炯,身穿一襲粗布長衫,但是身上的氣勢卻給人十足的壓迫感。

此人便是秦家家主秦舫天。

他瞥見地上的屍體後,眉頭緊鎖,沉聲道:“今晚所有看守大廈的護衛,全部都給叫過來!”

秦芳語道:“不用叫了,他們恐怕早就被殺了,亦或者被支走了。”

我的1979 ,“哦,你爲什麼這麼說?”

秦芳語瞥了一眼臉色陰晴不定的秦龍平,“因爲我們家族中出現了內鬼!”

“內鬼?哼!”秦舫天怒喝道,“是誰?給我站出來!”

他們一個個面面相覷,交頭接耳着。

秦龍平緊張的額頭直冒冷汗,現在站出來興許還有將功補過的機會,如果被揪出來的話,那就慘了呀,看那小姑娘似乎知道是誰了。

軍婚如火 ,然後深吸一口,站了出來,“家主,我認錯。”


他一站出來,立刻引起一片譁然聲。

誰都沒有想到,秦家的二爺竟然是勾結方家殘害自家人的內鬼!

秦舫天冷哼一聲,問道:“說說吧,爲什麼要這麼做?”

秦龍平道:“我只是覺得這小子可能沒辦法打敗方家,給我們秦家丟臉,所以就……”

秦芳語打斷了他的話,這回也顧不得什麼尊重不尊重長輩了,她道:“爺爺,這一次如果沒有賀平在的話,興許我已經被他們所害了,我建議將他逐出秦家。”

秦龍平臉色驚變,“你、你這也太狠了吧!”

“狠?呵呵,你能拿自己孫女的命來做交易,難道還有人比你更狠嗎?”秦芳語冷笑道。

“你!”

秦舫天擡手打斷了他的話,揮揮手,“把他帶下去,關起來,等到明天天一亮,就送去家族的分部。”

“不要啊家主,我是冤枉的——”

可是根本沒有人聽他喊冤,兩個中年男子拖着他離開了。

秦舫天讓其他人都退下後,看向了賀平,眼中滿是讚賞之色,“小小年紀就能打敗高家這麼多高手,很厲害,我很看好你。”接着別有深意的笑道,“一定要好好對待我家芳語,她這種女孩子,好不容易把心交給了一個男孩,千萬別辜負了。”

賀平看了一眼臉蛋紅彤彤的秦芳語,微微頷首。

“很好,後天就是跟高家的比武了,你們好好休息,這裏我待會兒叫人來處理。”秦舫天拍了拍他的肩膀。

三人回房間去了。

等他們走了之後,一道暗影悄然出現在他身旁,臉上帶着銀面具,看到表情,唯獨能夠感受到那冰冷的眼神。

“這小子有點本事,定能幫我們秦家奠定在古武世界中的地位。”銀麪人感慨道。

秦舫天瞥了他一眼,“你不保護着我孫子,來這裏幹嘛?”

銀麪人撓了撓後腦勺,訕笑道:“少爺睡着了,而且我拍了追魂、奪命在那裏守着,不會有啥問題的。”

秦舫天注視着地上的屍體,感嘆道:“小小年紀就殺伐果斷,日後定然是梟雄級別的人物。”頓了頓道,“既然你來了,就順便把這些屍體處理下。”

“好的家主!”銀麪人恭敬道。

不多時,屍體全都被清理乾淨,一切恢復如初。

在秦家的兩天時間裏,賀平不斷用雙修法門,在兩女的幫助下,實力突飛猛進。

終於,到了比武的那一天了。

地點定在L市的霧臺山,那裏叢林掩映,野獸衆多,山上還建有道觀,是一個修身養性的好去處。

車子停在山腳下,便可以看到許許多多的遊客沿着數米寬的石梯朝山上趕去。

“比武的地方在山頂的三雪亭邊,那裏人煙稀少,而且除了我們秦、高兩家的人,還有道觀裏的清心道長帶着一衆長老和弟子前去圍觀,你們可千萬別給我丟臉。”秦舫天瞥了一眼左右的秦家子弟,“尤其是你秦傲風,你最好給我收斂一點你的脾氣。”

秦傲天一臉無奈,“知道了家主,可是你怎麼不說賀平啊?”

秦舫天冷哼道:“人家賀平可比你懂事多了。”


秦傲天撇撇嘴,也不再說什麼。

一行人登上山路,朝三雪亭趕去。

天氣炎熱,很快許多人就累得香汗淋漓,但是兩位美女卻沒流汗,好似爬山是一件非常輕鬆的事情,蹦蹦跳跳,頓時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目光。

而賀平就夾在兩女中間,還有說有笑的。

真是羨煞旁人。

秦舫天暗自疑惑,雖然秦家是古武家族,秦芳語也得過她孃的傳授,但實力在秦家的年輕一輩中只能算是中上,比之秦傲風稍差一些。

現在秦傲風都累得跟條狗一樣,但是秦芳語卻還顯得那麼輕鬆。

莫非是她實力提升了?

秦舫天不太確定,“芳語,你把手伸過來。”

“幹嘛?”


“伸過來就對了。”

秦芳語只好把手腕伸了過去。

秦舫天一把脈,臉色立刻變了,他感覺到秦芳語體內的真氣比之前強大了數倍不止,比之秦傲天還要強,“你的真氣怎麼變強了這麼多?”

秦芳語低着頭,不好意思說,“其實都是賀平幫我提升的。”

秦舫天看向賀平,露出一臉震驚的神色。

讓秦芳語的真氣提升這麼多,他都做不到,但是賀平卻做到了!

這小子真有點讓他琢磨不透了。

秦舫天微微頷首,微笑道:“去吧,沒事了。”

秦芳語一頭霧水,又回到了賀平身旁。

很快他們便趕到了山頂的三雪亭,一位看上去仙風道骨的老者正在涼亭內沏茶,見到他們來了,笑道:“老秦,好久不見,別來無恙啊!哈哈哈!” “清心道長,您還是那樣的守時啊。”

秦舫天自覺已經來的不晚,不過比起清心道長,怕是相差了天壤之別。

“哈哈,今天是你秦高兩家的大事情,我作爲裁判席,又怎麼能夠不早些出面。”

“高家人……”

秦舫天微皺眉頭,沒想到現在都還沒有人出現。

“秦老是不是等的不耐煩了。”

一道聲音由上山的路傳來,秦家人紛紛看去,果然見到高劍利等人行來。

“是他……”

秦芳語微皺眉頭,陪在秦舫天身邊的,不是高俅那個混蛋還會是誰。

“嘖嘖嘖!美女,我們又見面了。”

“哼!我恨不得你死。”

回憶當初,高家爲了贏取勝利的事情,還曾經追殺過他呢。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秦芳語怎麼可能會給他好臉色。

“連你都來了。”

高俅微看向旁邊的賀平,當初對付秦芳語的時候,不就是此人出手的。

“沒錯,高家的厲害,我早就想要領教了。”

賀平眯起眼睛,一副淡定的語氣說道。

“好!那待會兒我們比武場上見面。”

“咦?”

旁邊的清心道長髮現了賀平,直接就走了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