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你辦的事情怎麼樣了?”

“那傢伙一開始並不同意,但是我一提女王的名字,他就跟來了!”猥瑣青年腆着臉說道。

“男人都這副德行,即使是公孫世家的長子又如何!”南宮雨嫣不爽的在猥瑣青年身上踹了一腳,轉身離開。 預賽報名除了圍觀看美女的人比較多之外,倒也沒有引起什麼風波,畢竟武將分院也不是什麼狼多肉少的地方,雖然極品美女不多,但是總體質量還是不錯的。

“走吧,預賽前的事情全部做完了,我請你們吃晚飯!”于成龍笑着說道,在美女面前,自然要好好表現一番。

燕若茜偷偷看了一眼秦楓,本來她是不打算跟去的,但是聽到于成龍說這頓飯主要還是請自己的,燕若茜就感覺不去不太好。

“說的也是,正好可以說說預賽的事情!”秦楓點了點頭,對於這次比賽,他一定要獲勝,不爲自己,爲的是小喬一年的工資。

離開武將分院,一行五人走在燕京城的大街上,秦楓來到燕京成似乎還沒有好好逛過,正好趁這次機會好好在燕京城瞎轉悠一翻。


“現在離吃飯的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你說咱們去哪裏逛逛呢?”方天空一點都沒有危機意識的說道,大大咧咧的性格倒是減輕了衆人不少的壓力。

就連熊俊傑,似乎也不再爲預賽的事情鬱鬱寡歡了,臉上露出了輕微的笑容。

“我知道一個地方,吃的喝的玩的全有,今天咱們玩得痛快,反正老二請客!”熊俊傑開始組織起來,心裏估摸着,于成龍整天裝逼,今天非得幫他大出血一次。

熊俊傑說的地方,倒不是真的什麼高消費的地方,但那只是相對於燕京城而已,畢竟這是一個繁華到令人髮指的都市,就算在便宜的消費場所,在別的城市也算是高消費的地方了。

“燕京俱樂部”是燕京城唯一一家上得了檯面的俱樂部,這個俱樂部並沒有主題,十幾層的大樓完全是不同的設施。

就比如,一樓是檯球室,二樓是電玩城,三樓是KTV,當然,還有吃飯的地方,可以說是一個簡化版的“水晶宮”,不同的是,水晶宮除了餐飲,很少有娛樂項目。

“嘖嘖嘖,燕京城就是不一般啊!”站在俱樂部的門口,秦楓不由感嘆道,他不知道五年前自己的生活是什麼樣的,但是對於五年後的秦楓來說,這樣的地方絕對沒去過幾次。


“既然要在燕京城生活,咱們不也得步入小康生活不是!”于成龍賊賊的一笑,對秦楓的神情很滿意。

最簡單的裝逼,就是一擲千金。

倒是燕若茜沒什麼情感色彩,只是一個勁的偷笑,這讓于成龍多少有點失望。

畢竟,于成龍捨得大出血,百分之八十就是想在美女心中留下個好印象。

“走吧,你這點花花心思,還是太膚淺了!”方天空拍了拍他的肩膀,打趣道,“裝逼這一塊,你還是要向老四學習,別人可是標準的空手套白兔!”

說完,衆人在嬉鬧聲中走進了俱樂部的大門。

“秦楓,你會打檯球麼?”忽然間,燕若茜歪着頭好奇的問秦楓。

因爲俱樂部的第一層就是檯球室,燕若茜很想知道秦楓有什麼是不會的。

秦楓撓了撓頭,有些靦腆的問了一句衆人吐血的話:“檯球是什麼?”

“不是吧老四,你賣萌也不帶這樣的啊,就算不會打你老實說就是了,我們又不會笑你,你這樣可不地道哦!”于成龍瞥了一眼燕若茜,急着表現的他自然不能放過這個機會,“你二哥我雖然不是什麼高手,但是再怎麼說也是有三年的球齡了,今天就給你好好上一課!”

說着,于成龍自顧自的走到了一張球桌前,一擺手,示意服務員計時,因爲這裏的消費是按小時算的。

“目測老二這是在找虐!”方天空笑嘻嘻的說道。

熊俊傑也是深以爲是的點了點頭。

“老二,你可得讓着老四啊,當着人家美燕大女的面,太欺負新手可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方天空這貨肚子裏全是黑墨水,雙手抱胸等着看好戲。

燕若茜的視線在秦楓的幾個舍友身上來回瞄了幾眼,似乎明白了怎麼回事,掩嘴偷笑起來。

“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于成龍不爽的對着方天空怒罵一聲,自己想佔點便宜都不成,不帶這麼玩的。

“我真的是第一次打!”秦楓摸了摸鼻子,“要不,老三你來吧?我看着就好!”

“不成!”于成龍第一個反對,難得有虐菜的機會,他怎麼可能會放過,“大不了,我讓你三個球就是了,你一邊打一邊熟悉規則!”

一邊說着,于成龍敲杆一球轟了出去!

一記清脆的響聲炸開,桌面上的十五個檯球被徹底轟開,于成龍可是卯足了勁打出的這一槍。

方天空忍不住吹了一聲口哨,稍稍詫異,于成龍的力道控制的正好,眼看着開球雙球入袋,還真是一個不錯的開局啊。

“成龍的姿勢力道都不錯,應該已經超過了業餘的水平!”熊俊傑笑着說道。

“那是!”聽到兩個舍友這麼誇自己,于成龍的尾巴立刻翹到天上去了,“哥哥我好歹在初中的時候也算是同齡人第一槍手!”

“對對,第一槍手就是你!衛生紙最大消費商!”

“滾你妹的!”于成龍怒罵一句,繼續俯下身子,擦乾擊球,又是一球入袋,檯面上全色的七個球瞬間被減到了一半。

旁邊,燕若茜微微驚訝,如果只是一個業餘玩家的話,能做到這樣已經很不錯了,看得出來,于成龍遊刃有餘的樣子完全不是走狗屎運,而是貨真價實的實力。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于成龍太嘚瑟,第三槍居然滑竿了,不過運氣好,還是把一個全色球送到了洞口的前面,下一次應該就可以收杆了。

“老四,該你啊,老三都跟你說了規則吧?”于成龍微微一笑,轉身走到了旁邊的椅子上,等着看秦楓出醜。

秦楓在方天空的講解下,也算是弄清了全半色玩法的規則,畢竟只是檯球裏面最簡單的玩法,憑秦楓的悟性,自然不在話下。

學着于成龍的姿勢,秦楓持杆俯身,腦子瘋狂的轉動起來,預算這白球的路線。

看着秦楓嘴角那一抹胸有成竹的弧度,于成龍似乎感覺到了什麼不對。

一杆打出,接連幾聲檯球撞擊的聲音,那個白球像是擁有生命一般,而且,秦楓用的力很大,白球每撞擊一個球,就發出一聲有力的聲響。

一槍重杆,一杆si飛!

這時,正好有一對青年男女路過秦楓的身旁,看到這一幕,那個年輕女人微微錯愕……

Ps:對於秦楓爲什麼檯球打得這麼好,庸才這裏解釋一下,因爲秦楓失憶前算是一個全能的人才,而且各項技術都達到了專業的水準,現在腦子裏沒有記憶,但是身體卻是記住了怎麼打檯球,摸到球杆自然很快就上手了,除了檯球,後面還有其他的領域也是這樣,籃球、遊戲……(這也算是主角光環之一吧,反正是小說,大夥多擔待哈,能不在意的細節就別那麼計較,庸才拜謝) 因爲第一場于成龍是要讓秦楓三個球的,也就是說,秦楓一槍打進四個球之後,桌面上的半色球已經全部沒有了。

“好像也不是這麼難嘛,接下來把黑色的8號球打進去就可以了吧?”秦楓擦了擦槍頭,自言自語道。

聽到秦楓的呢喃自語,于成龍的心臟猛地收縮了一下,想到了之前方天空的那句“你要裝逼還是得向老四學習”。

于成龍這才意識到,敢情到後來,出醜的是自己啊!

“不行不行,老四你扮豬吃虎呢,還要我讓你,你這不是欺負我麼?重來,這局不算!”于成龍都快跳腳了。

“嘿,老二,你咋懶皮呢!”

“……”

在於成龍的強烈要求下,秦楓倒是同意了重新開局,只不過,讓于成龍大受打擊的結果是,連這三局,秦楓都是在三槍以內收杆。

對於爲什麼會這麼上手,這一點秦楓也做不出解釋,他唯一能想到的理由,就是自己失憶之前或許是個高手吧。

畢竟記憶可以消失,身體的本能是忘記不了的。

……

“爲什麼在燕京俱樂部會有打全半色的人?”

這時,兩米外的地方,剛纔一直在觀戰的女孩趴在球桌上,俏皮的看着不遠處的秦楓,對着旁邊剛想擊球的年輕男子問道。

“因爲窮!”青年男子頭也沒回,淡淡的說道,在燕京俱樂部這樣的地方,玩全半色的真的不多,當然,全半色的消費也不能跟斯諾克相比,這也是男子說秦楓一夥人貧窮的原因。

“雨落,你不是一直嚷嚷着要稱霸這個檯球室麼?怎麼樣,咱們來一局?”旁邊一個服務員打扮的青年笑着對女孩問道,“我跟公孫的實力相差太遠了,也就只能虐虐你了!”


“沒空,看帥哥呢!”雨落沒好氣道,“上個班還偷懶,小心我叫小舒炒你魷魚!”

說話間,雨落的腰間突然想起了一竄手機鈴聲,一看號碼,頓時雀躍不已,衝出了檯球室。

不多時,雨落帶着一個比她稍大的女孩走進俱樂部,比較起雨落略顯嬌氣的自負氣質,這個女孩要雅淡許多,也許是年齡問題,介於女孩和女人之間的她既有女孩的清新,也有女人的嫵媚。

情場老手都清楚,得到這種異性的第一次,都是極有成就感的。

秦楓認出了她,自己來燕京城遇到的第一個女人。

“怎麼,遇到熟人了?”秦楓旁邊的燕若茜注意到了秦楓的神情,眼神在那個一個人打球的公孫身上流轉了一下,笑着問道。

秦楓摸了摸鼻子,看了看和顏悅色的燕若茜,說道:“也不算什麼熟人,不過應該見過一面。”

說這話的時候,秦楓突然注意到了那個成熟女子看到自己後,先是一愣,繼而微笑,丈二和尚摸不着的他也只好點點頭,算是迴應。

頗有間諜對暗號的味道。

沒錯,出現在臺球室的女人正是辛芷臣,那個開着機車追趕歹徒的警花,不過,看辛芷臣的反應,似乎是沒有認出秦楓,應該只是覺得自己眼熟而已。

也難怪,秦楓現在的打扮,完全不能跟剛來燕京的時候相比,辛芷臣認不出來也算是正常。

“老四,你到底是有多風流啊,好像全世界的美女你都認識一樣,這還讓不讓人活了?”于成龍倍感不爽的說道。

眼看着不遠處的辛芷臣和雨落都是難得一見的美女,但是兩個美女的視線都停留在秦楓的身上,這讓于成龍怎麼能不眼紅?

爲什麼人跟人的差別就這麼大呢?

“走吧,我們上樓點菜!”于成龍怕自己幼小的心靈再一次滴血,開口說道。

幾人正想往樓上走去,但是出乎秦楓意料的是,辛芷臣居然認出了自己,突然出聲:“秦楓等一下,上次是謝謝你了。”

對於辛芷臣的認人能力,秦楓還是有點吃驚的,現在的自己跟初到燕京城是完全是兩個人啊。

“秦楓,過去打個招呼吧,我們在樓上等你!”這時,燕若茜善解人意的開口說道。

秦楓撓了撓頭,投過去了一個抱歉的眼神。

幾個青年男女也都不是內向的人,很快就打成了一片,那個叫雨落的女孩全名叫歐陽雨落,那個自負高傲只顧着自己打檯球的是公孫長嘯,而那個服務員打扮的青年,是個孤兒,並沒有名字,不過一般人都稱呼他爲“小刀”。

一行四人,竟然有兩個複姓世家的人,秦楓還是挺驚訝的,畢竟整個華夏,複姓世家只有八個。

“芷臣,會玩檯球嗎?”小刀笑呵呵的問道,在他看來,這樣的女孩,多半碰都沒碰過球杆。

但是出乎意料,辛芷臣竟然點了點頭。

“小刀,要不你跟芷臣來一盤,我當裁判?”歐陽雨落陰謀道,偷偷向着辛芷臣眨巴了一下玲瓏大眼。

“那再開一桌?”小刀感興趣的問道,畢竟自己是這裏的服務員,雖然自己現在是在偷懶,但是再開一桌還能算在自己的業績上。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他喜歡有趣的女人。

“斯諾克。” 辛芷臣不僅是會打,而且一開口就說要玩正規的斯諾克。

秦楓在一旁默默地不說話,這就是富家子弟的娛樂。

辛芷臣將外套脫去,曼妙的身材瞬間暴露在空氣中,她挑了根稍細長的杆子,戴上俱樂部提供的特製手套。

見到辛芷臣一切像是專業球手的舉動,小刀心裏開始發虛,但還是笑着說了聲女士優先。

辛芷臣也不客氣,她的手很纖弱,修長如玉,漂亮的指甲並沒有抹任何指甲油來摧殘指甲。

持杆俯身,這樣一來就特別凸顯出她胸部和臀部的美妙弧度,很優美的姿勢,俱樂部中有幾個工作的女孩也會玩,也玩得很好,可就是沒有她的有氣質。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代價當然就是小刀的丟盔棄甲,一敗塗地的幾乎不堪入目。

除了被他蒙進去一顆紅球,在辛芷臣的凌厲攻勢和巧妙停球下,小刀因爲震驚而張的老大的最幾乎可以吞鴨蛋了。


見到局勢一邊倒,旁邊那個一直在玩高冷模式的公孫長嘯終於是說話了:“要不要讓這傢俱樂部的人陪你玩幾局,目測整個俱樂部,能跟你過招的也就我的那幾個朋友了,他們在這裏做教練。” "算了,你去問問你那些朋友,那一個願意跟我玩斯諾克?"辛芷臣微笑道,語氣中多少帶着一點驕傲的意味。

辛芷臣的家離燕京俱樂部並不是很遠,閒來無事她都會來這裏虐人,時間一長,這裏的女教練自慚形穢,男教練則是想着保留一下僅存的尊嚴,自然不會有人再跟辛芷臣打球了。

"喲,你玩玩?"歐陽雨落忽然瞄向了秦楓,剛纔秦楓和于成龍的"戰鬥"她可是見證到了最後,雖然只是最簡單的雙色球玩法,但是看得出來,秦楓的水準很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