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心領域!

那是佳文的讀心領域!

「快點!」畢思吼道。

畢思和葉凱凱一起奔跑在樹林里,如果可能畢思真想飛過去,可惜畢思沒這能力,葉凱凱就更不用說。

狄鵬飛和嵐昕同樣看到了那灰色的半圓空間,狄鵬飛二話沒說立馬扔下肉蔬餅朝著那裡跑去,嵐昕楞了一下后也跑了過去。

讀心領域是佳文唯一的對敵能力,可是除了定格空間,讀心領域基本對敵人沒有任何作用,而且定格的時間絕不會多於一分鐘,必須在一分鐘之內趕到佳文的身邊,否則一分鐘之後,當讀心領域無效后佳文很可能受到致命的攻擊。

一想到狄鵬飛投影出的影像,畢思就覺得恐怖,絕不能讓佳文受到傷害。

無論是畢思葉凱凱還是狄鵬飛和嵐昕,都在朝著那灰色的半圓領域奔跑,每一分每一秒,浪費時間就是在浪費生命…

放心我欠一章,感覺會欠好久好久… 灰色的半圓開得快去得也快,從嵐昕看見那片灰色到它消失連半分鐘都沒有,當嵐昕跟著狄鵬飛趕到時,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嵐昕到達這裡第一個看見的不是畢思和葉凱凱,而是不認識的一男一女,男的高大雄壯如熊女的白衣青靈如玉,而後才是畢思和葉凱凱,最後是畢思抱著的一個男孩。

嵐昕感覺那個男孩應該比自己還小几歲,十四五歲的樣子,一看就是沉穩老實的孩子,不過現在卻蜷縮在畢思懷裡,好像很痛苦。

狄鵬飛剛到就跑了過去問東問西,而嵐昕則是在一旁看著,在那六人的身後,是滿地黑壓壓的屍蜂,嵐昕瞪大眼睛看著那裡,那麼多的屍蜂,嵐昕感覺能吃了人。

「好多…好多聲音…」男孩低聲哼道,皺著眉頭,一副腦袋要炸的樣子。

葉凱凱在旁邊一副哭腔:「佳文你說什麼,我聽不懂啊?」

畢思挑眉,突然想到一種可能。

「葉凱,過來,查下佳文身體里有沒有東西」

葉凱,是畢思生氣時才會叫的小名,畢思現在,非常生氣。

葉凱凱很自覺地跑了上去,不僅是因為畢思更是因為佳文,自責和懊悔可是非常難受的,可看著佳文身上密密麻麻的被畢思劃出來的傷口就感覺什麼都不夠對佳文補償的。

葉凱凱有點小聲抽泣地伸出右手,輕輕碰了佳文。

令人恐懼的聲波迴音傳了回來,一隻兩隻…數不清有著多少只,反正傳回來的回聲波顯示,佳文的體內現在有著絕對不低的東西在遊盪,在血液中在肌肉里,葉凱凱嚇得立馬縮回了手。

「有東西,好多,好多東西在佳文身體里。」說到這葉凱凱立馬又伸出手按在佳文身上繼續硬著頭皮查探,「肌肉和血液里有很多的圓形物體,有生命迴音是生命體,應該還沒育成型,不過生長好快,還沒到心臟大腦等部位,現在應該還來得及。」

葉凱凱趕緊抬起頭,焦急地看向幾人,像是在尋求指引。

畢思聽到后突然看向那名女子,渴求的目光引得眾人不自覺的也看向女子。

白衣女子搖著頭,「我的冥太過霸道,在清理掉他體內的東西之前,他就已經死了。」

眾人無奈,而後又看向畢思。

畢思低著頭沉思,抬頭堅定地望向如熊般的男子。

「按你想的做吧。」男子回應的畢思的目光。

得到答覆,畢思立馬轉頭看向葉凱凱,「葉凱,用次聲破壞!」

葉凱凱驚道:「不行,我還控制不了次聲的力量,如果不小心佳文會死的,絕對不行!」

葉凱凱使勁搖頭往後退,像個孩子一樣拒絕畢思。

「我會和佳文一起承受你的次聲,如果我支持不住我會喊停的,你只要聽到我喊停然後停下魔法就行了。」

「可是…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我們幾個之間沒有能夠幫助佳文的魔法使,只能使用你的次聲了,再不快點,佳文會死的!」畢思幾乎是吼出來的。

葉凱凱不想,可也沒有辦法,徑直退後了幾步,對周圍幾人說道:「隊長你們讓開,看好周圍別讓魔獸再襲擊過來了,我怕控制不了力度。」

葉凱凱說了一個理由讓幾人退後,否則他們很有可能也會和畢思一起承受佳文的痛苦。

幾人退後,連狄鵬飛也老實的退後,讓出大片的空地給葉凱凱。

葉凱凱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而後抬起右手,左手按住右臂,睜開眼睛看著坐在眼前的畢思和佳文。

「奧義——次聲破壞!」

等了一會兒,雖然葉凱凱的氣勢很嚇人,不過嵐昕並沒看見周圍有什麼奇怪的變化,這個人的魔法有什麼能力?

雖說嵐昕沒看到什麼異相,可嵐昕能清楚看見葉凱凱額頭的汗珠,而且畢思和那個叫佳文的男孩滿臉痛苦的表情也不像是裝的,那到底是種什麼樣的能力呢?

突然嵐昕胃部一陣的噁心,頭頓時昏到要炸的程度,狂跳不止的心臟讓呼吸都變得困難。

就在嵐昕剛要摔倒之際,一雙手扶住了嵐昕。

冰冷纖細的雙手環抱握住嵐昕的手臂,黑色不明的氣息圍繞了上來,白衣如雪的女子站在嵐昕的背後周身環繞著那種黑色氣息。

「抱歉,頭有點暈。」嵐昕按著頭,剛想站穩身子離開女子的懷抱免得尷尬,卻不料女子拉住嵐昕不放手。

嵐昕有點搞不清情況。

這時,那個強壯男子走了過來,厚重的男音說道:「不要離她太遠,否則你的身體承受不了葉凱的次聲波。」

他叫葉凱凱為葉凱,純屬是習慣,畢竟葉凱凱叫起來太那個了…

嵐昕聽到男子的話不明所以,不過嵐昕突然現男子身上同樣環繞著黑色的不明氣息,再看看不遠處的狄鵬飛同樣如此,嵐昕沒有再多說什麼,因為被這股黑色氣息環繞之後那些不適感好像通通都消失了,所以嵐昕很自然的接受了。

前面,葉凱凱依然在繼續,汗水真的已經有豆大了。

畢思抱著佳文坐在地上,從佳文被救出來的那一刻起,佳文的手就一直握著畢思沒松過,畢思知道佳文在害怕。

從小到大佳文一直都是活在孤獨和恐懼中的,因為沒有朋友因為害怕朋友。

讀心是指揮類魔法,沒有任何攻擊能力也沒有任何輔助能力,讀心擁有的只是探索別人內心的能力,佳文在接觸到別人的一瞬間就能讀取到別人的內心,在別人毫無防備毫無察覺下讀取,這甚至不是佳文的自願。

父母、親人、朋友、鄰居、路人…等等等等,從小到大的十幾年裡佳文接觸過數不盡的人,看過各種不同的心,喜悅、憎恨、憤怒、妒忌、同情、****…

佳文知道無數人的小心思,知道這個社會的黑暗光明,知道很多他這個年齡不該知道的事,他不該知道,可是他知道了。

所以他害怕,害怕自己的能力,害怕接觸到他人,害怕看到他們讓人噁心的內心。

所以他沒有朋友,所以他約會了隱藏,隱藏感情隱藏心思,隱藏恐懼…

即便再大的疼痛佳文也會忍著,可是現在佳文卻在使勁握著畢思的手,畢思知道佳文在讀心,佳文不會害怕自己,所以讓佳文害怕的是,他體內的生命體——那種豚魚。

佳文害怕讀心,可他不止能讀人心,還能讀取一切動植物之心,雖然永遠不是自願。

葉凱凱的次聲破壞依然在繼續,因為畢思還沒喊停,葉凱凱儘力控制著次聲波的力量,可還是偶爾脫離他的控制,儘管如此畢思依然沒喊停,而畢思沒喊停是因為,佳文的手始終沒松。

正當葉凱凱決定放棄,不再使用次聲以免真的傷到畢思可佳文的時候,佳文的手緩緩的鬆了。

畢思立馬喊停,葉凱凱趕緊收回魔力,而後衝到佳文旁邊碰著佳文久久不放手,最後一屁股坐在地上大鬆一口氣啊。

幾人提著的心也終於放了下來,就連嵐昕這個旁人也感覺鬆了一口氣。

佳文好像太累了,在鬆手之後就沉沉地睡了,畢思拿出錦囊袋又伸進手臂拿出來一瓶一瓶的藥水,用棉花棒一點點擦拭佳文身上的各種傷口。

之後葉凱凱就跪坐在幾人的身旁不言一語,讓嵐昕這個外人感覺怪怪的。

眾人都不說話,葉凱凱在跪著,狄鵬飛看著葉凱凱跪著,那個白衣女子在休息,畢思在照顧那個男孩,旁邊就是那個跟熊似的男的,在和畢思說著話,留著嵐昕一個不知道該幹嘛,嵐昕只好一個人玩著水球做著於尋教給嵐昕練習的東西。

嵐昕不做還好,一做立馬有幾個人盯著嵐昕看。

葉凱凱,白衣女子和熊男,盯著嵐昕手上的水球不放鬆,嵐昕只好尷尬的笑笑,然後嘴一張把水塞進嘴裡咕嚕咕嚕兩口喝下去了。

三人看到后就都回了頭,嵐昕好像聽見有人笑了。

繼續無聊的待著,沒過多久,男孩醒了。 「佳文,有沒有感覺哪裡不舒服?」 我真的是女帝夫君啊 畢思問道。?

佳文搖了搖頭,眼神還有點朦朧,然後張開嘴小聲說著什麼。

嵐昕距離他們有點遠,聽不清他們在說什麼,不過嵐昕看見畢思的眼神不太對,連旁邊那個熊男眉頭都皺了起來。

畢思和熊男交談了一會,而後熊男點頭,畢思看向嵐昕。

「嵐昕,可以請你幫我照顧一下佳文,我們有一些事需要處理。」

嵐昕點頭,雖然跟那個男孩不熟,不過有事干總比當外人強啊。

嵐昕走到畢思旁邊伸出手要去懷抱男孩,嵐昕此時看著的是男孩,根本沒現畢思看著的完全不是嵐昕,而且佳文。

嵐昕碰到佳文的時候,佳文沒有反感。

接過男孩,畢思鬆手和熊男一起朝著另外的三人走去。

嵐昕看著遠去的兩人不知道他們要幹嘛,不過嵐昕現在感覺怪怪的,從接過這個男孩后他的眼睛就沒眨過,而且一句話都沒有,怎麼說碰見不認識的也打個招呼啊,你怎麼能一個人在那呆呢。

嵐昕自己在這胡思亂想,突然感覺胸口一陣壓迫感。

低頭一看,男孩居然睡在自己身上了,不對,他眼睛還沒閉呢!

手足無措的嵐昕只好在那跟木頭似的待著。

而佳文此時想的,卻是別的。

藍色,一望無際的藍色。

淡藍的天空飄過幾朵白雲,碧藍的海面平靜的猶如鏡子倒映著天空的雲朵,遠方的地平線無比平直,分隔著天空與海面。

淡淡的海風吹過,帶著海的氣息吹動著一葉白裙,微波在海面上蕩漾猶如漣漪,透徹心扉…

過了一會兒,十幾分鐘的樣子,嵐昕的腿快麻的沒知覺了,儘管如此可嵐昕還是不敢亂動,免得打擾這個男孩,嵐昕感覺他很累的樣子,難得他能休息一次自己苦苦就算了。

欲哭無淚啊。

畢思、狄鵬飛、葉凱凱、熊男、白衣女子,每個人都不知不覺中看了過來,最先是葉凱凱,在看到佳文伏在嵐昕身上睡著之後就呆了,然後是畢思,順著葉凱凱的目光就看到了這一幕,然後是熊男,然後是白衣女子,然後是狄鵬飛。

每個人都因為這一幕停止了動作,並不是多大的事,只是佳文睡著了,在嵐昕身上睡著了。

可是每個人都知道,讓佳文這麼安靜的睡著是怎樣一種不可能。

尤其是白衣女子,其他人都已經快要習慣了,但她不同,她僅僅只和這五人相處了十幾天而已,而這十幾天她從沒看過佳文熟睡過,每一天都是在噩夢掙扎在噩夢中醒來。

每一天都是。

可是現在,看著那個本就虛弱的男孩如此安靜的睡著,不知怎麼的,她很開心。

每個人都是,就像那個男孩嘴角從未掛著的微笑。

收回目光,畢思笑道:「既然嵐昕沒有問題,那麼我們就需要改改方案了。」

畢思相信佳文,他選擇的人絕對不會錯,就像他自己和這裡的每個人一樣。

又過了幾分鐘,嵐昕已經徹底麻了,這時畢思回來了。

從嵐昕身上接過佳文,畢思答了一聲謝,他的心情不錯,因為佳文很開心。

嵐昕移到一邊動都不敢動,忍著一身的酸麻,問道畢思:「畢思,他們幾人是誰啊,怎麼突然就出現了,你不是說方圓幾里都沒人嗎?」

畢思知道嵐昕說的是誰,佳文對嵐昕如此放心畢思也就不再拿嵐昕當外人了,什麼嫌疑啊的早就沒了。

「站在那裡的大塊頭是我們十一魔法小隊的隊長羅州,旁邊那個女子是負責護送我們完成任務的初族魔法使初茗。」畢思看著男孩,「他是佳文,是十一魔法小隊的創始人。」

嵐昕聽懂了名字,其他還是一律不清楚。

畢思看見嵐昕疑惑的樣子想到他是來自環嶺,解釋道:「我,狄鵬飛,葉凱凱,佳文,和隊長羅州是隸屬於中央平原的一個核心聯盟——星空聯盟的一個小隊,是平均五個魔法使組成的小隊,我們最近在周圍進行一次任務,不過我們並不具備強大的戰鬥力,而且聯盟最近也是事故多,沒有辦法下請了一個人來護送我們。」

「本來我們已經到達目的地準備處理任務,不過卻被一群數量龐大的魔獸襲擊,無奈之下選擇撤離,撤離的時候我們失散了,所以我和狄鵬飛到處尋找,結果找到了你。」

不知道為什麼畢思開始說起他們的事,而嵐昕卻也很樂意的聽著。

「而後的事你都知道了,不過剛才我們看到佳文的魔法動了,於是趕了過來可還是遲了一步,到的時候佳文已經被屍蜂包圍的像個蜂巢了,可是我和葉凱凱的魔法根本一點用也派不上。」嵐昕能聽出他的憤怒和自責。

「不過慶幸的是沒多久隊長和初茗小姐到了,雖然隊長的能力也不適合救佳文可初茗小姐很強大,多虧她佳文才得救,否則後果不堪設想。」畢思想起了狄鵬飛投影出的畫面,短短的十幾分鐘,一個活人成了一堆爛泥。

嵐昕現畢思現在話特別多,而且還很激動的樣子,嵐昕把這歸結於他找到組織了。

不過他說那個灰色的半圓是佳文的魔法,這讓嵐昕感了興趣,忙問道:「你說那個半圓是佳文的魔法,那他是什麼魔法啊,居然可以弄出那麼大的效果?」

畢思笑道:「那我先問下你的魔法是什麼?」

「我啊?」嵐昕想了下,想起塵的話話,激動道:「我是水霧同系魔法使。」

嵐昕感覺還不錯哦,因為塵知道自己是什麼同系魔法使的時候都沒說什麼損嵐昕的話,所以嵐昕推測塵還是很滿意的。

不過嵐昕看了畢思一眼卻現畢思在挑眉,頓時沒了氣勢。

畢思挑眉有兩個原因,第一個當然是驚訝,他知道嵐昕是水之魔法使可沒想到他居然還是同系的霧之魔法使,水霧同系的魔法使在一定程度上能很大提高自身能力,而且如果天賦足夠絕對是能夠成為強者的存在。

第二個挑眉的原因則是這傢伙居然想都沒想就爆出了自己的底牌,如果不小心遇到有的墮落魔法使是會死的很快的。

畢思看著嵐昕,正色道:「提醒你一點,如果你遇到了其他人千萬不要隨意詢問別人的魔法,也不要隨便說出自己的魔法,要不然可能會有麻煩的,一不小心你就沒命了。」

嵐昕楞了一下,而後點頭,他沒明白畢思說這話的意思,以為他不想說佳文的魔法。

結果畢思繼續道:「佳文的魔法是讀心,讀取他人內心所想內心所做的事,那個灰色的半圓是佳文的奧義——讀心領域。」

「這麼說他都是s級的啦?」嵐昕順口就是一句。

「你懂魔法?」畢思疑惑,不過一下就釋然了,「不過也對,你應該是有其他魔法使照顧,不然不可能生活在環嶺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