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長老沉聲道:「這一次的神木武根國樂大典,你們將和青鳥國王室和軍隊的學員對壘,對你們來說是一場巨大的挑戰,當然也是一場巨大的際遇。武根榜,若是能夠留名,不僅揚名四方,還能獲得神樹和古木的回饋。」

武根榜,不僅僅只是一個榜單,若是能在樹上留下名字,等於是受到了崑崙神樹或菩提古木的認可,得到的回饋好處無法言喻。

諸葛長老道:「這一次的武根榜,武者聯盟和青鳥國王室同時舉行,屆時你們將和青鳥國王室選出的人員在神樹的武根空間內戰鬥。」

「注意!神樹的武根空間,若是戰死,就是真的死亡。」

「參加戰鬥的學員,只要活著回來,並且綜合實力達到前一千,都會在神樹的武根上留下你的排名。」

樓紅妝問道:」諸葛長老,綜合實力,神樹怎麼判斷出來?」

諸葛長老微微一笑:「莫要莫要小看神樹的力量和智慧,神樹可是活了億萬年的,你有幾斤幾兩,它們很快就能測出來的。即便是鎮殺你,一條神樹的根須,也足矣!」

樓紅妝心中咯噔一下,心道:「諸葛長老怎麼會這樣說呢?難道他是發現了什麼不成?」

東邊神樹根,西邊菩提根,中間的天幕,在晶石能量的作用下,猶如一塊巨大的鏡像,神異地浮現在眾人眼前。

中間的天幕,光彩閃爍,一副畫面緩緩顯現。

那是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極為富麗堂皇。

隨後,一位儀態萬千的鳳目女子,出現在了眾人眼前。

她頭上掛著玳瑁嵌珠寶花蝶,一身青色流金的長袍,鑲刻著展翅飛翔的青鳥。坐的紅木雕琢大椅,鑲嵌著酸枝檀木等珍貴材料,遠遠望去就顯得雕工極為細膩。

坐在女子邊上,則是一位模樣俊美,頗為斯文的中年。

「拜見國后!拜見國王!」諸葛長老微微行禮。

青鳥國國後身上霞光流彩,即便是遠遠的鏡像傳來,也隱隱有著一股淡淡的威壓。

敖風古看著國后,心道:「她就是青鳥國國后嗎?我記住了。」

眾學員齊齊行禮,唯獨敖風古傲然挺立。

國后滿意地看著這一畫面,當她掃過敖風古的時候,臉上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不悅。此子居然不行禮! 青鳥國國后的視線,停留在敖風古的身上三秒鐘,國后的威壓極為強烈,這三秒鐘眾人的身上都出了一身汗。

洪亮亮拉了下敖風古:「這是青鳥國國后,你快行禮!」

敖風古紋絲不動,依舊站得筆直。

站在他一旁的那些弟子,全部冷汗直流,生怕國后怪罪下來,從畫面里走來出來將他們處死。

不過,國后並沒有從畫面里走出來。

敖風古知道,國后還沒那個能力。

「這敖風古,怎麼回事?」西宮恨長老小聲道。

就在這時候,駿千里忽然說道:「國后,召喚崑崙神樹和菩提古木的根系,我們準備的能量晶石有限,就不浪費時間,直接開始大典吧。」

國后畢竟是國后,自有她的氣度。她撫摸著一朵椅子上精巧細緻的牡丹花,緩緩道:「恩,駿院長果然教了一幫好學員。」

青鳥國王室,挑選出眾人優秀的天才,同樣參加這神木武根國樂大典。而且,和武者聯盟學院,這一次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對壘。

可以說,這一次的對壘,將是民間勢力和國家勢力的一次較勁。

在青鳥國王朝的廣場上,同樣的一東一西兩條樹根虛影映射在天空,不過武者聯盟學院的粗細長短並不一樣,想來並不是一樣的樹根。

國後身邊,四位將軍攜著家眷坐在一旁,對於這一幕頗為詫異。

只見敖定將軍和洛川將軍鄰座,西爵將軍和庭舞將軍鄰座。

洛川將軍斟起一杯酒,道:「剛剛那小子,和敖定將軍有幾分神似,我沒記錯的話就是你的小兒子敖風古吧。」

敖定將軍點頭:「正是!」

連敖定將軍也沒有料到,敖風古居然不對國後行禮,不過他又心中解氣,沒想到的這個小兒子還真有膽魄。換做他,他是不敢這麼做的。

敖風古敢做他不敢做的,敖定將軍臉上反倒有了幾分笑意。

國後轉向敖定將軍道:「聽說,這個敖風古,一連挑了西爵將軍栽培的數位苗子,也算是一個天才。其實四位將軍,軍中自有訓練場,以後有好的苗子送到軍中即可,無需交給武者聯盟那幫傢伙。」

庭舞將軍模樣可人,看上去也不過三十的樣子,她爽聲道:「國后,這一次大典,若是王室和軍隊派出的隊員能夠取得優異成績,何愁以後,您說是吧?」

「這是自然!」國后對庭舞將軍淡淡的,或許同為女人,又或許是因為其他原因。

國后又看了一眼西爵將軍,只見西爵將軍臉上陰雲滿布,西爵將軍和敖定將軍不和,是她最樂意看到的局面。

「欣賞大典吧,不知道這一次,我們王室能夠有幾人入選武根榜。」國后說道,一旁的青鳥國國王猶如一具傀儡一般,只是靜靜地聽從國后。

庭舞將軍道:「神木武根國樂大典,消耗的晶石實在龐大,這一次聯合武者聯盟,將時間提升到一個時辰,也不知道能上場多少位呢?」

西爵將軍沉聲道:「國后,每位將軍府派出二人,你說可好?」

國后微微一動,頭上的玳瑁首飾微微搖曳,她點點頭:「可以!」

大夫人笑道:「國后,這第一場戰鬥,不如就讓犬子上吧。」

神木武根國樂大典,時間有限,所以能上的名額,也是有限。

國后微微頷首:「恩,你說的是一直跟著大王子的那年輕人吧?瞧我這記性,都記不住名字了。」

青鳥國國後身后,青鳥國十大高手之一,一身青衣的青靈兒悄低聲道:「叫敖全,多年來一直跟著大王子修鍊。」

大夫人有些尷尬,她含笑道:「是的,敖全一直陪著大王子,今天他還誇讚大王子天資聰慧,萬中無一。」

說起大王子,國后臉上露出一絲母性的光芒,道:「恩,大王子確實深得我心,那敖全也不錯。」

敖全大步走了出來,只見他生得一張瘦削的臉,眼睛同大夫人一樣是丹鳳眼,給人一種冷傲的感覺。

國後點點頭:「你壓制在三星武者的境界已經有一年有餘了吧?」

「是的,國后!」

「第一場就由你上吧!」國後點頭,隨後看了看大夫人,眼中露出一抹淡淡笑意。

武者聯盟學院,諸葛長老掃視特訓班的學員,道:「第一場,段磊你上。」

段磊臉上露出不羈的笑容:「不知道,青鳥國王室,會派出誰出戰。」

「加油!」敖風古點頭示意。

段磊走到了崑崙神樹的根須之下,他的手輕輕地按在那道根須虛影上,隨後一陣波動,段磊的人消失不見了。

眾人驚嘆,等到再見到段磊,已然是在天幕中心。

不過天幕中心,除了段磊,還有一人,正是敖全。

天幕中,兩人遙遙相對,此刻他們已經在崑崙神樹的武根空間。

「那人,是誰?」

「是敖全!敖定將軍的大兒子。」

「竟然是他!他和段磊一樣,都是壓制自身的境界在三星武者,為的就是這大典。」

敖全年紀不大,常年跟著大王子,已經養成了一種上位者的氣度,在氣勢上他十分強勁。

段磊一直是不羈的模樣,一雙眼睛滿是漠不關心。

敖全冰冷的眸子,漸漸地凝聚段磊的身上。

「遇上我,算你倒霉!」

段磊凝視敖全,臉色凝重,面對敖全,他感覺到有些壓力。隱隱間,他感覺敖全有點危險。

青鳥國國后,最為疼愛大王子,作為大王子的陪練,敖全不僅經驗豐富,而且在資源上也是毫不匱乏。

所以說,敖全絕對是一個強者。

嗖!

二人好像約好的一般,身形同時動了。

段磊身形飄逸,每一個動作都充滿著不羈之風,速度之快,讓在場的多數人,不由得暗暗佩服。

「好快的速度,怕是有每秒四十五米了。真是慚愧,我才每秒二十五米,我遇見段磊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一個三星武者道。

「是啊,速度快,能攻擊,又能逃跑!」

敖風古看著段磊的步法,暗道:「段磊的在速度上,又有些精進,他是想憑藉速度擊敗敖全!」

敖全冷哼一聲,雙腿一抖,人便動了。

只見他宛如化作一道道殘影,在天幕中閃過,避開段磊的路線,沒有留下絲毫痕迹。

段磊一驚:「沒想到,他的速度也不弱!只怕有每秒四十米。」

圍觀之人,都發出一聲聲驚嘆。 敖全的身影同樣很快,二人的速度之快,讓許多二星武者乃至三星武者,都是目瞪口呆,因為他們根本看不清楚,二人是如何對戰的。

「不可思議,敖定將軍府中,除了敖風古,居然還有一個敖全,也是這麼天資卓越。」洛川郡州的一個學員說道。

「這沒什麼,敖定將軍可是四大將軍之首,當年據說連青鳥國國后都曾心儀他。他生的兒子,自然都不差!」

「不會吧!嘿嘿,小聲點,我也只是聽說。」

「嘿嘿,我也要當敖定將軍那樣的強者,以後生一百個兒子,二百個女兒。」一個男子笑得很猥瑣。

天幕中,敖全暴喝一聲,手掌中真氣鼓盪。

「接我一拳。」

呼,拳風凜冽。

敖全右手轟然拍出,一道道手掌的殘影出現,足足有十二道,每一道都帶著強大的力量。

那一道道掌影籠罩段磊,很難分辨哪一隻掌才是真的,哪一掌才是假的,如果判斷錯誤,段磊必然會陷入危機。

「這是青鳥國王室的玄級攻擊技能《十二疊掌》,沒想到敖全竟然學會了。」

「太厲害了,我完全分不清哪一掌是真的。」

「這青鳥國國后也太慷慨了吧!《十二疊掌》不是只有青鳥國王室才能學習嗎?」

段磊見到掌影,心中一驚:「我根本判斷不出來哪道掌影是真的!麻煩了!」

敖風古皺起眉頭,十二道掌影,在天幕中顯得太遠太遠,無法看出哪一道是真的。看來這敖泉還真是一個棘手的對手,段磊恐怕得,靠速度才能取勝。

終於,敖風古憑藉強大的精神力,判斷出左邊第三掌是真的,可是他不知道段磊能否判斷出來。

「混蛋!判斷不出來!」段磊暗罵一聲,他當機立斷,三個速度勳章爆發,瞬間避開了這些掌影。

「哦?你的速度,倒是挺快的,看來你的勳章開闢的是速度屬性!」敖全冷笑一聲。

「速度,就是我的王牌!」

「你的王牌,在我眼中,不過是班門弄斧!」

「狂妄!」

一聲輕喝,段磊已經道了敖全的身後。

「攻擊技能厲害又如何,在速度面前,你敗了!」段磊嘴角浮現笑意,一掌拍下。

爆發三個力量勳章,加上這段時間的刻苦修鍊,他的速度達到了五十五米每秒,所以當他來到敖全的身後,敖全還沒有轉過身來。

就在這時,敖全冷笑一聲,他的背部,發出奇妙的律動,迎向段磊的一掌。

段磊,只感覺拍到了一層棉花一般,頓時暗道不好。

只見敖全雙臂后拉,一個轉身,右拳猛然甩出,將段磊狠狠地撞出。

嘭!

崑崙神木的根須虛影下,一道人影跌了出來,正是段磊。

諸葛長老輕輕地搖搖頭,段磊神情有些沮喪,他握緊拳頭,盯著天幕中的敖全。

「留你一條命,已經是仁慈!」敖全的嘴巴一張一開,通過唇語可以看出他在說這句話。

敖風古上前,拍了拍段磊,道:「戰鬥不單單靠速度,在攻擊、判斷上你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一股奇異的波動,從崑崙神樹的根鬚髮出,敖全和段磊身上,各飛出一滴鮮血,沒入到崑崙神樹的根須當中。

叮,清脆的一聲。

敖全,崑崙神樹武根榜,第二百六十三名。

段磊,崑崙神樹武根榜,第三百九十二名。

看著天幕上的排名,段磊有些不甘心。

諸葛長老看了看段磊,微微嘆了口氣:「你的速度技能確實不錯,但是你知道的攻擊技能太弱,對方的防禦技能,將你的攻擊基本卸掉,你必敗無疑了。」

段磊抱拳:「多謝長老指點,段磊以後必會吸取教訓。」

諸葛長老道:「第二場,庭玫你上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