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想到這一個威震大陸的漢子,就這樣悄無聲息的離開人世,生死悠悠……

她是多麼希望自己還能聽見一聲‘羽涵!!你妹的!你個坑貨!’多想同他再鬥一鬥嘴架,多想,和他再戰到無盡黑夜,當初招攬他的時日,是那麼的開心愉快,自己不願意乾的事情,他來做。自己不願意收集異能所需要的蟲子,他來收集。自己不能擺平的場面,他統統出面威震。

他的無所不能,倒是顯得她有些莫名的成爲了空氣,要說零度能有今天,也有他帝曦的一份功勞,但現在一切都不復存在,物是人非……

衆人都看着這個渾身散發着悲傷氣息的女子,也有些感同身受的意味,縱使他們之中有很大一部分人與帝曦並不熟悉,但經過這地下幾天的接觸,那個率真的男子也深入人心,他們也對這個悲痛的消息有些難以緬懷。

“姐姐……”殘狂並不知道如何來安慰自家姐姐,畢竟這種痛苦他並沒有如此的感受清楚,他對帝曦的感覺與姐姐同他的感覺不同,他們是兄弟一般的感情,當他知道皇帝這個傢伙一心爲了姐姐而放棄自己的生命的時候,他就已經明白了自己的任務就是將這份囑託帶回來。

“姐姐……我知道你心中難受……哭出來就好了……”他不願意讓整個壓力放在這個女子的身上,他不想讓這份壓力強加在女子身上,畢竟她已經擔負了太多的事情了……看着那空洞無光的眼神,他知道這個事情他沒有辦法阻止。

“說說吧,怎麼回事……”聲音中絲毫聽不出一絲半點的聲音,他知道這樣平靜的女子更加的可怕,她已經不是自己一直照顧的殘雪,而是那個一直威震四方的羽涵。

“在陰陽海,爲了那枚三階晶石……他被蛟龍吞掉了……”

簡簡單單的幾句話,卻將這個事情交代的一清二楚,沒有更多的拖沓,似乎是知道女子究竟想要了解什麼。

“……”緘默不語,女子只是轉身向那百蟲谷走去,似乎是已經下定了決心,知道自己應該做些什麼,怎麼去做。

“喂!!你去送死嗎!?”沒有人問不代表沒有人關心,冰皓墨可是發現了情況的不對,最終還是忍不住的問出了自己最關心的話語。


雖然沒有加稱呼,似乎話語之中還有着質疑,但大家都明白他這是在關心羽涵,關心這個現如今已經有些思緒煩亂的女子。

“隨便闖闖。”

“一起吧……”

兩個人的對話似乎並沒有什麼多餘的情愫,卻引得衆人思想連篇,羽涵平淡無味的話語,似乎就是再說她一定會去陰陽海,一定會會一會那個第五領域的蛟龍,一定會將帝曦帶回來。

冰皓墨蒼白的臉頰之上沒有絲毫爲難情緒,幾乎是不假思索的就說出了那個答案,不論是從情理將還是從其他方面來講,他都希望這趟路途之中能有他的身影,在他對女子僅存的記憶裏做一些讓兩個人都難忘的事情。

自己不會是動了真情吧!?冰皓墨有些難以置信的拍了拍自己的面頰,用有些驚詫的表情盯着前面緩步而行的女子。

他一直以來都不能確定自己對羽涵的情愫究竟屬於什麼類型,但現在似乎是有了結果。

他不再理會一旁正在照顧大家轉移的殘狂,一路小跑的追了上去,然而誠實並沒有跟上去,他知道這樣的羽涵不需要有人去幫忙,也反感有人去幫忙……

還不如索性留下,省的不痛快。誠實也加入了幫助殘狂的隊伍之中,儘自己所能的幫助着前者,但似乎有些有心無力。

“喂!!”

“喂!!!!”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啪啪啪!啪啪啪”

除了他的吼叫就剩下那鐘乳石上水滴滴落的聲音和兩人走路的聲音了,整個山洞之中完全不同於之前的情況。沒有唰唰唰唰的聲音,也沒再見到什麼大型帶有攻擊力的蟲子,就只有那赤光蟲羣在寂寞的領着道路,它們知道女子最終的目的地是哪裏。

這是冰皓墨第二次進入這百蟲谷,心中的膽怯還沒有怎麼消退,畢竟之前的陣仗真的讓他受到了不小的驚嚇。

在不停的轉彎下坡的路途之中他們總算是看到了有光線的地方。

冰皓墨看見那遠處成五種色調的海洋也不由得癡了,他終究沒有見過這樣的奇觀,再反觀一旁的羽涵,似乎就是平靜了許多,冰皓墨以爲她見識過海洋,也見識過這樣美麗的五色海域,但到後來他才知道,羽涵也是第一次見到這陰陽海,當時不癡迷完全就是腦子之中全部都是要將帝曦帶回來的想法。

她附身,纖細的手指輕捻着這滿地的不均勻的土塊,像是一位地勘學家在偵測地形一般,在一番勘察後,她竟然得到了什麼細微的粉末。

“這是什麼!?”冰皓墨忙湊上前,盯着她手中的東西不停的看着,心中的疑問也更加的濃郁,他知道很多的知識閱讀過很多的族典,但他還會頭一回遇到自己知識領域之外的東西。

羽涵默默的搖着頭,看的出這小東西也將她給難住了。

“喂,你講這附近的土塊都給裝回去。”羽涵纔沒有管他的身份還是顏值,直接要不猶豫的收爲己用,竟然讓他這個堂堂的玄冰族大少爺,將這土塊都裝回去,看着滿洞的土灰,就忍不住的咳嗽起來。

“咳咳咳!!咳咳咳!!這麼多土塊!!你怎麼不裝!?再說哪有地方!!?”他忙用衣袖捂住口鼻,一遍蹲下身子細微的觀察着這些名不見經傳的土塊。

“……”聽着那地咚的一聲,然後就看見那戒指落在他的懷裏,一枚銀光閃閃的容戒出現在他懷中。突然間的狀況讓他有些錯愕,什麼鬼!?又是苦力!?自己貌似沒有做過苦力吧,都是別人代勞,這傢伙還真是不懂得‘憐香惜玉’……冰皓墨想到這裏連連不住的搖頭,剛起身拉住女子的衣袖,下一刻手指間只是留有一絲斷袖,上面那清晰的刀鋒痕跡,充分的告訴他這女子心中的怒火正在熊熊燃燒。

“我討厭這樣,無聲無息的!”冰皓墨忍不住的吐槽着,把玩着的容戒映入眼簾,似乎是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這容戒看上去很高級嗎,是用一枚一階空間晶石做成的,看起來這枚容戒應該比自己手上那枚用上萬顆靈晶融合而成的晶石好上很多。

心中竟然產生了將其佔爲己有的衝動,剛剛準備抹掉上面的靈識,下一次卻放棄了……他感受到了那靈識的悲切,但又很熟悉的感覺,有着絲絲縷縷的溫暖,究竟是誰他也回想不起來,要是直接抹去的話,心中的不捨卻是很真切的感受到了。

好厲害……冰皓墨最終也沒有抹去那抹靈識,只是小小的觀摩了一下這個容戒,這一觀摩不要緊,直接爆了粗口。

“孃的!!他大爺的!幸好沒抹,這要是抹了,涵她不得殺了我!!”

話語聲剛落,冰皓墨慌忙間環顧着四下,趕忙看看羽涵是不是真的走了,確定她人不在,心中的弦就鬆了下來,這一聲驚吼雖然沒有讓羽涵聽見,但這山洞可沒有那般的安靜了,頓時轟隆隆的巨響,夾雜着嘻嘻嘻嘻的聲音在這山洞的牆壁上直撞,看的出蟲羣正在向他涌動着。

“爺怎麼也是玄冰族的少爺!!就這麼玩爺!!!”冰皓墨再也忍受不住,慌忙之間還不忘了羽涵交代的事情,忙把這小洞口的土塊全部裝進容戒,還沒等裝完全部,直接就被爬到腳邊的伊蛛嚇破了膽子,再也顧不上剩下的那些,直接一溜煙的逃離了這個小洞口。

映入眼簾的一幕卻讓他忘記了身後的蟲羣正在逼近的事情。

整個天空烏雲密佈,黑壓壓的一片天地,卻沒有絲毫的聲音,海面那沖天而起的龍捲風,讓他不由自主的向後退去。

女子就那樣英明神武的立於整片陰陽海的上空,與那在第五海域的上古蛟龍怒目而視,她身邊的氣場卻有着與世隔絕的感覺,在她的領域裏,只有她與那猙獰的蛟龍,沒有他冰皓墨,沒有那肆意的龍捲風,沒有那漸漸繞過他冰皓墨涌向陰陽海的蟲羣,這樣的魄力就連靈瑞都不曾擁有,他冰皓墨只在家父身上看見過,也就僅僅那麼一兩次而已……

他知道現在就是羽涵與這蛟龍的最後一戰,之前的四個領域他也不用多想,一定是羽涵輕描淡寫的就過去了,看着那海面之上有着橙黃色還有着綠油油的東西,他就已經猜到了大概。

猛然間蛟龍的尾部的倒刺直接衝擊向羽涵,羽涵依舊沒有躲閃,這一幕卻讓冰皓墨忍不住的驚呼出聲……

“小心啊!!!!” “小心吶!!”冰皓墨再一次的出聲提示着那個屹立在海面之上沒有落水的女子,他心中雖然有着驚詫但是並沒有什麼讓他感到不可思議的,畢竟這個女子身上有着太多的不可思議。

羽涵就那樣屹立於海面之上,如那遠古飛仙一般,遺世獨立讓人瞠目結舌,好像面前攻擊過來的蛟龍並不能給女子帶來什麼實質性的傷害,這着實讓一旁的冰皓墨有些接受不了,畢竟這樣的快速攻擊,加上那蛟龍的尾巴上還有着倒鉤,如果一不小心就會令自己受傷。

他剛剛還想要第三次的提醒女子,但看上去已經爲時已晚了,蛟龍的尾翼已經離女子的面頰只有一釐米,他不忍的撇過頭去,看的出他的內心有多麼的糾結和擔憂。這既是自己以後的敵對頭號選手,又是心中難以割捨的傢伙。更何況似乎這個傢伙又同自己心中的那個愛人有着相似的地方。

冰皓墨甚至不止一次的問自己,自己究竟是把她當做自己最愛的人,還是她就是羽涵,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剛毅女子。

正在冰皓墨撇過頭去,不認再看的時候,女子猛然間的突然動了起來,橫向略動,拼命的躲避着掃過來的尾翼,就在那尾翼幾乎就要碰到她鼻樑的時候,她竟然從那旁邊的一條縫隙之中掠了過去。就連那蛟龍都是低聲長鳴一聲,似乎並不相信女子的此番動作。

羽涵初步的計算了一下蛟龍的橫掃速度,感受着蛟龍的皮質結構,竟然在這海面之上於這蛟龍開始周旋起來,不住的加快這自己的速度,來找尋蛟龍的弱點,希望能找到其弱點一擊致命。

乖乖!!這蛟龍的皮究竟是什麼打造的,如此堅硬。羽涵隨意的開了幾槍,感受了一下子彈略過蛟龍皮層的感覺,但貌似這種從來沒有過的感覺真的讓羽涵瞠目。

那種好似鋼鐵般堅硬,又如同澡澤一般的潤滑的感覺,竟然讓子彈很輕鬆的從蛟龍的皮膚表層脫離,只能聽見那子彈叮叮噹噹的聲響。就如同撞擊在鋼板之上。

“見鬼!”羽涵再也忍不住的感受着那蛟龍的巨大的表皮,竟然有一瞬間的失神。

蛟龍見對面如同螻蟻一般的女子竟然三番五次的騷擾它,心中也是勃然大怒,自然不會放棄這個女子失神的好機會,頓時飛身甩尾,重重的擊在女子的身上,尾翼傳來的柔軟感,讓蛟龍忍不住的發出長嘯!

冰皓墨聽到這一聲似乎在叫好的長嘯,再也忍耐不住,頓時飛身一躍,健步衝進這陰陽海,還沒等邁出幾步,直接就漸漸的陷入這海水之中,似乎這海水有着什麼東西在拉扯着他,他奮力的向羽涵的方向游去,但第一海域猛然間驚現的巨蟹讓他吃了一大驚。

“羽涵!!你個怪物!”他破口大罵,看着面前一個個都如同山邱的巨蟹,心中頓時涼下半截,這女子竟然在那麼快的時間裏就突破了這個海域,更嚇人的是,這纔是第一海域,那後幾個海域可怎麼得了,心中的驚詫頓時被巨蟹揚起的水花給湮滅了。

“奶奶的!!去死!”

“別碰爺!爺喜歡女的!!”

冰皓墨在巨蟹的圍攻下,口中不停的走着詞,似乎是對於這樣的場面有些應接不暇,這也難怪,自從離開集訓場地,他都不知道有多久沒有面臨着這樣的場面,這樣浩大的場面,不由的讓他有些招架不住。看着遠方艱難而起的女子,他的心中欽佩之意頓時依然而生。

“你好好看看,別進來,這裏不是你能應對的了的!!”羽涵連頭也不擡一下的,就那樣扯子嗓子開始叫喊着,雖然什麼也沒有說,但那焦急的語氣已經說明了太多事情。冰皓墨聽到女子如此關心自己頓時心中有着絲絲縷縷的喜意,雖然口中不說自己喜歡羽涵,但是這無意之中的表現已經說明了一切,這又有什麼呢,他就是喜歡,他看上的沒有一個是差的。

他當然瞭解自己的身體,這樣的猛烈攻擊他壓根承受不了多久,更不要說之後的幾個領域,最明智的辦法就是悄無聲息的退出去,但他骨子裏的衝動並不允許他這麼做,他當然也希望自己能幫助女子來克服眼前的困難,但是現在的情況似乎自己脫身都有些困難。

“咳咳咳!!”女子艱難的咳嗽了幾聲,隨機的轉動身體,很巧妙的躲過了蛟龍突如其來的攻勢,這個蛟龍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能守護高階晶石的魔獸,似乎有着人們的神智,自己能進行攻擊和局勢判斷。

它察覺到了女子現在狀態欠佳,立刻飛身上前,希望能給女子致命的一擊。

羽涵看着來時洶洶的蛟龍,暗算着它行進的速度,看這架勢應該是速度比之前快了一個檔次,這可不是她現在能抵禦的了的,周圍的破空聲幫助她很好的判斷着那蛟龍的尾翼究竟從哪個方位橫掃而來。

左還是右!?

羽涵猛然間閉上單眸,感受着渾天之間的那種氣流,以此來判斷蛟龍會從哪個方位攻擊。

右!!他判斷到了就是右側!!她很欣慰似乎是自己成功的賭到了這次的判斷。她一直都知道這個傢伙不是什麼省油的燈,明知道自己一隻眼睛,還選擇了一個自己所爲的視角盲區,真的算的是下費苦心了。但是就這樣對付她,這蛟龍也想的太容易了些。

她羽涵今天就要告訴這蛟龍,自己並不是吃素的!!她肆意的微笑竟然讓面前的蛟龍,嘶嘶嘶的開始吐露舌信,這可不是什麼一般傢伙能夠忍受的。

“我知道你自己一定會選擇這邊的。”羽涵笑了笑,那蒼白的嘴脣上竟然有着絲絲縷縷的血絲,看的出自己做出這樣的判斷也不能很好的躲避蛟龍的攻擊,似乎這樣並不能讓自己很快速的進入戰鬥狀態,畢竟自己出現了眼睛瞎掉的狀況,要是放在以前這樣的事情早就解決了,還用拖到這個時候?

她的似乎有些不甘心,畢竟自己曾經在戰鬥方面那麼的有天賦,自己從沒有懼怕過什麼野怪,到現在這般的畏手畏腳,自己還要判斷對方的走勢?!這哪是那個在天空一族層面稱霸一方的羽涵。就連別人都不敢相信,但似乎這就是事實……

她笑了笑,看着那蛟龍似乎有苦說不出來的感覺,自己竟然沒有絲毫的反擊之力,這可不是她應有的狀態,但她喜歡這樣的狀態,只有在絕境之中,她才能涅槃重生。想到這裏她悄然的拱起自己的身體,小心翼翼觀察着蛟龍究竟會從什麼方向向她襲擊而來。

蛟龍看到女子這麼快就能改變自己的狀態,而且從氣勢上提升一個檔次,心中也不由得開始重視這次的戰鬥,它們魔獸與人類進行殊死搏鬥時也會有着很大的感悟,這樣的機會本就頗爲難得,畢竟他能找到的旗鼓相當的對手並不多,這個女子也算的上是排的上名號的吧。當然還有之前的那個中年人。

想到了那個曾經爲了奪走那枚三階晶石的中年人,蛟龍猛然間心中怒氣噴然而出,竟然忍不住的開始奮力的嘶鳴着,一聲……兩聲……接連不斷的,似乎是心中的怒氣壓抑了太久不能及時的發泄出來就會憋成內傷。


這倒是將一旁的病號冰皓墨嚇個半死,這樣瘋狂的野獸他還是頭一回見,哦不,似乎並不是頭一次,上次見到的似乎是在某個山脈的西烈虎王,那樣的事情竟然還是如此記憶猶新,似乎當時那西烈虎撲上來的那一幕還在自己的心中不住的重演着,這樣的情況他不想再見到第二次,但這回似乎並沒有什麼能阻止這樣的情況不再這陰陽海中發生。

他憂心忡忡的看着那個與蛟龍面對面的女子,並不是他不相信女子的實力,就是因爲太相信了,他纔會忍不住的擔憂起來,以她現在的狀態根本不是這蛟龍的對手,更何況那蛟龍的氣勢正處在上升期,這怎麼能阻擋的了這近乎瘋狂的傢伙。

伴隨着那嘶鳴聲的停止,他憂心之中事也發生了,那蛟龍拼了命的向女子襲擊而去,他當然知道如果不躲開,女子一定會出現意外的,當然這決定並不在他的手中,那女子的心思他還不是很清楚嗎,在這樣的情況下,怎麼可能的輕易放棄,她本來就是爲了結束這個傢伙的生命,爲了給帝曦報仇而來的,怎麼能在這個時候選擇退縮,他當然很清楚那女子的想法……但他沒有辦法出言阻止,也沒有辦法幫助女子來戰勝蛟龍,自己剛剛在這巨蟹的巨鉗之下逃脫,漸漸的離開這第一海域,根本沒有辦法以光速闖進那陰陽海深處的第五領域……一切只能他依靠她自己。

羽涵仔細打量着這個畜生,曾猛然間這蛟龍突然間竄進了海中,一個扎猛子竟然不見了蹤跡……該死!!她心中最擔憂的事情出現了…… 蛟龍一下子鑽進海水之中猛然間竟然不見了蹤影,這倒是讓羽涵有些驚詫,這樣的蛟龍還是頭一回見到,竟然已經有了人的心智,藏匿在海水之中伺機出動,竟然達到了人們智力的正常水平。

‘怎麼辦呢……’羽涵在心中不由得開始犯着嘀咕,畢竟這樣的海域裏面,想要找到這蛟龍還是極爲費力的,想要達到很準確的定位只能潛水或是等待時機,這樣可不符合她主動出擊的性格。

猛然間水紋開始層層泛起,羽涵仔仔細細的盯着這個海面漩渦觀察着,果然發現了一絲端倪,水紋同平時的並不大相同,凹陷很明顯,看的出應該是那蛟龍想從深海中游來,她死命的盯着那段波紋思緒紛紛。

螺紋還是正的……一分鐘過去了……還是正的……這蛟龍究竟要幹什麼。

羽涵想不明白,這樣最佳襲擊時機已經在漸漸的流逝,得不償失真的是這蛟龍的應敵對策?!她有些想不明白,就在她出神的時候,猛然這漩渦突然右移了絲毫,這倒是讓愣神的羽涵沒有想到的。剛剛思緒跟上了自己原本的節奏,卻因爲這突如其來的變換徹底的打斷了。

該死!!她狠命的憤恨說了一句,這樣的事情可不是她應該愣神的,她就應該再果決些,直接潛入水中將那蛟龍直接拎出來,畢竟這樣的機會可不多得。

蛟龍已經衝了上來,這讓她開始不住的搖頭。真的是太大意了……險些着了這傢伙的道了。

蛟龍在水中產生了巨大的漩渦,似乎是想要將這海面之上的女子給悄無聲息的吞噬掉,但是似乎是想的太多了。羽涵能自己就這麼輕易的着了他它的道嗎。答案無疑是否定的……

女子四下打量了一下,似乎是發現了什麼可以借力的地方,猛然間憑空而起,直接在這陰陽海上開始疾步飛馳,真不知道她是如何做到的。她當然不會告訴那一頭霧水的冰皓墨自己借用了冰刀‘爵’的元素力量,悄悄的將整片海域與她腳尖接觸的地方凝結成冰。這樣就能保證自己在冰面之上疾行遁走。

但身處於北冰天際的冰皓墨什麼情況沒有見過,他當然首先就猜到了應該是晶石的作用,再其次他也相信只有羽涵可以做到這點,將晶石的力量外泄來使用。


羽涵再一次向他證明着自己的與衆不同。猛然間冰皓墨突然間感到自己頭痛欲裂,似乎是有什麼東西在往自己的到腦袋外面爬去,這讓他非常的不爽,這很明顯就是那株司倫草的後遺症,他當然沒有將這個事情告訴任何人,但是似乎那殘狂隱約的猜到了些什麼,畢竟是他讓羽涵能夠繼續的續命,並堅持到他取來枚至關重要的三階晶石。但這一切似乎都是個祕密而已。沒有人能夠知曉……

他開始拼命的在地上翻滾似乎是不達到目的不罷休,不將自己腦袋之中的那個作人的傢伙趕出來他就不會停止。當然他最後也沒有做到……他不想忘記那個傢伙,不想忘記她的一切,不想忘記她的決絕,但是似乎這霸道的司倫草並允許他這麼隨便的輕易堅持下去。

反觀羽涵這邊,她與蛟龍的激戰已經進入到了白熱化的階段,她似乎是已經洞悉了這蛟龍的全部招數,她看着那突然又一次一個猛子扎入水中的蛟龍,嘴角竟然開始帶着若有若無的微笑,似乎是早已經想到了這樣的情況,她點點頭,開始去漸漸的探尋着蛟龍的攻擊的思路。也就是逆向思維着,希望能找到什麼門道。

右側!!!還是右側!!!羽涵感受到了這蛟龍準備從右側突進。

“譁!!!”水流沖天而起,她果然很輕鬆的躲避開來,這一連兩三次的躲避,終於讓這海域的一方霸主有些惱羞成怒,看着女子的眸中出現的了憤意,雖然旗鼓相當的對手能夠讓它有着很好的頓悟,但這樣的戲耍是它不能接受的,他要開始結束這個戰鬥了。

蛟龍再一次的衝進這陰陽海,同這海水融爲一體,似乎在伺機而動,尋着她的弱點。羽涵也不示弱絲毫不顧及的在探測着後者究竟會出現在那邊。這回她再一次不出意外的猜中了蛟龍的攻擊位置,但她並沒有猜中結果……猛然間身後的一聲嘩啦啦的流水聲徹底打亂了她的節奏,她還來不及回頭,就被了蛟龍一口要出咬住了肩部,看的出她這回事是失策了。

要說這也並不怪她,因爲蛟龍這兩方而出是將自己的腰肌完全利用起來,在海水中完全沒有轉變的餘地,這樣的破釜沉從舟似乎是第一次做,而這個女子竟然能逼出這它的殺手鐗,這有人也讓蛟龍心中暗暗啊的搖頭,不知道有着什麼莫名的想法,它不喜歡這樣的殊死搏鬥……

“啊!”羽涵竟然疼的叫出了聲音,那聲音雖然清冽但在此時那聲音之中難掩的痛苦卻是讓所有的人心中都揪在了一起。

蛟龍的牙齒之中同樣的存在着倒鉤,蛟龍並不能很好的控制着自己口中鉤子的移動程度,所以這一次咬痕格外的深,頓時她的肩臂之上就已經血流一片,這一出血可不妙,整個海域都開始沸騰起來,似乎是在爲這個蛟龍叫好一般,之前的四個海域漸漸的有着什麼東西在浮出水面,也準備參與到戰鬥,但蛟龍的一個甩尾卻將所有的海域生物都統統制止了,似乎是在向它們宣佈這個傢伙是自己的獵物一般。

通常在晶石旁邊守衛時間久了就會獲得一定的靈智,也只有它們在吃掉人類以後才能獲得她們的謀略以及智商。會變得更加的聰明,雖然不能及這個人類巔峯時期的智謀,但是有一絲半點也足夠它稱霸一方了。

蛟龍並沒有意識到嘴下的傢伙還在不住的反抗,猛然間牙上的倒鉤竟然有些不再吃力,這着實讓蛟龍嚇了一跳,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是讓這該死的人類逃脫掉了!?這怎麼可能。蛟龍下意識的開始來回晃動着自己巨大的頭顱,似乎是在找尋着這個不一般的女子……但一無所獲……

蛟龍最終還是忍不住的長嘯起來,它並不能接受自己嘴邊的肥肉就這麼的逃脫了,但那長嘯還沒有喊出的音線長超過5秒鐘,就硬生生的被噎了回去,似乎嗓子眼之中有着什麼東西在敲打着它的喉管。看起來應該是卡主了……初步估計應該是羽涵無疑……

孃的!!如果這蛟龍能夠吐出人言,它一定會憤恨的來這麼一句,並且再也不想同這個傢伙戰鬥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