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這話的時候,陳凌滿臉愧疚。

之前,老丈人千里迢迢,叫他過去開家庭會議,還把婚事提上日程,想早點抱上外孫。

當時,陳凌也答應了,說晉陞將軍,就帶林雪見家長,然後準備大婚的事情。

這也是陳凌對林雪的承諾。

畢竟,從在一起之後,他陪伴對方的時間很少。

可是,對方一直毫無怨言,無論他消失多久,再次重逢,第一句都是問累不累,有沒有受傷之類,從來沒抱怨過。

這麼好的女人,陳凌只想好好珍惜,今早給對方一個名分。

可是,現在,他是成為了將軍,卻沒辦法履行諾言。

這件事看起來確實挺混蛋的。

林雪搖搖頭,微笑道:「我還以為是什麼事,讓你這個戰神這麼難為情,沒關係的,反正我在總政,工作挺多的,假期也少,等你大姐什麼時候方便,你再帶我去見你家人吧。」

「好。」

陳凌點點頭,不由緊握住林雪的手,溫柔道:「累嗎?要不要叫一輛車?」

林雪想了一下,拒絕道:「不用,反正就當散步吧,這裡距離市區也不遠。」

「都依你。」

隨後,陳凌與林雪,手牽手,慢慢朝著西海市區的方向走去。

在路上,林雪想到之前的新聞,有些擔憂道:「老公,這次戰鬥,你有沒有哪裡受傷?」

陳凌搖頭道:「我沒事,要是有事情,我還能站在這裡嗎?」

林雪上下打量了一下陳凌,眉頭微蹙,道:「我不信,等會去我的房子,我要仔細檢查一下。」

說到仔細檢查,不知道為什麼,林雪的臉竟然有些微微發紅,她都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其實,她不是那個意思,純粹是想確認陳凌有沒有受傷,畢竟,以對方的性格,就算是真的受傷也不會說,因為怕她擔心。

而陳凌聽到房子兩個字,愣了一下,才想到自己還沒有自己的房子。

下一刻,他馬上打定了一個主意。

看來,自己必須儘快搞一個單獨的住所才行。

自己已經不是單身狗,已經有林雪這個女朋友,要是對方哪天來找自己,想留宿都不方便,而且,自己以後結婚生孩子,必須有自己的房子。

不過,買倒是不用買,,以自己現在的職位,五星絕密,又是地獄火突擊隊的大隊長,只要開口,就可以分到房子。

只是,自己沒時間去挑選。

畢竟,房子要長期住的話,要挑舒服一點。

算了,這一切還是等從陸軍大學進修完畢再說吧。

陳凌想想,暗暗搖頭,將這個念頭壓了下去。

唰。

他轉頭看著林雪,看到對方有些羞赧的樣子,才反應過來,咧嘴笑道:「老婆,你放心,去到你的房子,我一定好好給你檢查,我保證不反抗.」

說著,陳凌還舉手,佯裝發誓的樣子。

林雪白皙的臉頰變得更加通紅起來,她沒好氣地碎了一口,道:「壞人,沒個正經。」

說完,她看著陳凌,很認真道:「我是真擔心你受傷,想幫你檢查一下。」

陳凌點頭道:「老婆,你放心,我會證明自己沒有受傷。」

林雪直接瞪了他一眼,沒好氣道:「以前,我沒發現你這樣啊,你過去一本正經的,怎麼最近像變了一個人一樣,難道你去哪裡取經了嗎?」

陳凌咧嘴一笑,道:「老婆,你要是不喜歡,我可以做回自己。」

說實話,陳凌是想好好放鬆一下,因為,他最近殺了太多人,導致精神狀態有些緊繃。

前不久,他去3號地區追殺那幾個傢伙,當時,由於對方出動十萬大軍圍剿的緣故,他殺了不少人,回來以後精神一直無法放鬆下來。

還是多虧了林雪過來軍區總院陪他,戰爭的後遺症才慢慢過去。

而這次絞殺海盜,以及海域作戰,他殺的人也不少,尤其是看著054a護衛艦全體官兵壯烈犧牲,整個人的精神綳得很緊。

別看他表面看起來挺正常的,與平時的樣子一般無二,其實,他內心一直無法平靜下來。

剛好現在,陳凌要向林雪告別,就想藉助這個機會好好放鬆一下。

最關鍵的是,他現在擁有哄女孩子的技能,說這些話很容易,也可以活躍氣氛。

之前他也試過,林雪好像還挺喜歡聽的,才沒有控制,任由技能隨意發展。

林雪狡黠一笑道:「喜歡啊,多多益善。」

說著,她發出咯咯的笑聲。

林雪確實挺喜歡陳凌這個樣子,畢竟,情侶之間還是要多說一些情話。

況且,軍人也是人,不是冰冷的機器,與自己心愛的人在一起,自然而然會說出這些話。

就算自家的男人是鐵血軍人,在戰場上所向披靡,但是,下了戰場,對方就是自己的男人,也會與普通男人一樣,有自己的柔情。

只有這樣,相處起來才輕鬆。

當然,林雪並不是不喜歡陳凌原來鋼鐵直男的樣子,只是更喜歡對方現在的模樣,時不時說出一些好聽的話,讓她開心。

陳凌伸手摸了一下林雪的鼻子,笑著道:「沒問題。」

林雪心情一陣大好,直接雙手挽著陳凌的手臂,笑意盈盈道:「老公,你想吃什麼?」

陳凌笑起來道:「吃大餐啊,能放鬆一下就好。」

「好,老公大人,這邊有情,讓老婆帶你去吃喝玩樂。」

林雪很開心,說話都變得開放起來。

陳凌都被逗樂了,感覺心情瞬間放鬆不少,笑呵呵道:「好好好。」

接下來,陳凌與林雪一起去了西海市。

他們沒有換軍裝,何況,現在的規定也不允許。

7017k 早在姜玉蘭這邊的回復到達之前,遠在兩千餘公里之外的黑河三號地下基地,一架直升機就已經帶着許正華飛走了。

這是為了節省時間的緣故。

這架直升機並未直接飛向風險審查委員會駐地,而是降落在了距離最近的一處軍用機場。在這裏,有一架經過改裝的軍用運輸機已經做好了起飛的一切準備,一直在這裏等候了。

直升機降落,許正華轉移到了這架飛機之中,然後它立刻起飛,以兩倍音速的速度,快速向著距離風險審查委員會駐地最近的那處機場飛去。

兩千多公里的距離,僅僅一個多小時時間而已,便已經被跨越。

在文華宮三號門這裏,姜玉蘭見到了那個略顯疲倦和邋遢的青年人。

他的精神似乎不太好,這或許是由於長期超負荷工作的緣故。但他的一雙眼睛卻異常明亮,閃爍著說不清道不明的光彩。

看着這雙眼睛,姜玉蘭不知道怎麼的,竟然開始下意識的認為,通過這雙眼睛看到的世界,恐怕和自己這種普通人所看到的世界,應該會不太一樣吧。

「許教授,你好。」

姜玉蘭立刻上前,伸出了自己的手,與許正華握在了一起。

「姜主席,你好。」

「天子在這裏,我帶你去。」

事情緊急,姜玉蘭不敢拖延。

許正華點了點頭,禮貌的說了一句「麻煩你了」之後,便閉上了嘴巴。在他身後,黑河三號地下基地安保負責人孫偉沉默著跟了上去。

這裏是風險審查委員會駐地,安保級別極高,但孫偉仍舊不敢怠慢。

一路走過各式建築,穿過花園和草地,最終來到了一處湖泊之前。此刻腳下是一條長長的走廊,盡頭是一處造型雅緻的涼亭。涼亭之內,一名陽光帥氣的青年人正拿着一本書聚精會神的看着。

許正華在視頻之中見過許多次天子,所以此刻他立刻便將其認了出來。

許正華邁步便向前走去。姜玉蘭沒有動,孫偉則下意識的跟了上去。

姜玉蘭一把拉住了孫偉,制止了他的靠近。

這是一次獨屬於許正華與天子兩人的私人會談,不應該由任何第三人參與。

甚至,出於對許正華的信任,世界政府還專門下達了命令,不允許採取任何技術手段竊聽兩人的會談。雖然人們心中都清楚,就算採取技術手段,也大概率竊聽不到就是了。

除了兩位當事人之外,沒有任何人會知道許正華為什麼要與天子面談,與天子又將談些什麼,會有什麼樣的後果,會為局勢帶來哪種改變。

但所有人都知道,許正華這樣做,一定有自己這樣做的理由。做了之後,也一定會有某些變化。

幾乎所有知道這件事情的人,此刻都被這件事情吸引了注意力。不知道多少人在默默的,焦急的等待着。

身為距離會談現場最近的兩個人,姜玉蘭與孫偉掌握著有關這場會談最多的信息。

他們看到,許正華邁著沉穩的步子向前走去,而似乎被腳步聲吸引了注意力,天子輕輕的抬起了頭,看到許正華之後,臉上就似乎帶上了一點笑意。

因為距離的緣故,兩人看不太清楚,只能朦朦朧朧感覺天子在笑。

許正華似乎說了什麼,便見到天子細心地插好書籤,放下書籍,平靜的望着許正華。

許正華坐在了涼亭另一邊,與天子相對而坐。

過了片刻,天子臉上的笑意似乎更濃了,甚至還在輕輕的鼓掌。姜玉蘭與孫偉兩人心中如同一隻貓在抓一樣,心癢難耐。

他們甚至有些控制不住想要靠近,想要去聆聽,搞清楚兩人究竟在說些什麼。

決策者虛擬會議室之中,諸位決策者同樣在看着這一幕。來自會談現場的一個攝像頭擔負起了現場轉播的任務。只不過,因為這個攝像頭距離較遠的緣故,他們所能看到的信息更少。

更遠的地方,一棟建築的某一扇窗戶之後,莫鴻山遠遠的望着湖泊邊緣,神色冰冷,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他手中端著一杯紅酒,但已經許久沒有喝了。

風險審查委員會的其餘領導者們聚集在會議室之中,同樣在看着這現場直播,遠在大洋深處,遠在崇山峻岭之中,遠在冰蓋之下,遠在地下數千到數萬米的無數地方,有無數人在看着這一幕。

這裏的任何一絲微小的舉動,都能牽動到無數人的心。

在這一刻,甚至於連究竟是選擇向救世者文明屈服以換取它們的幫助抵禦災難,還是抗戰到底,寧死不屈,堅守底線,連這件事情都沒有人探討了。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

會談持續了大約十幾分鐘的樣子。

這個時間並不算長,至少比大多數人的預料要短。人們想像之中,許正華正氣凜然,怒斥侵略者,或者天子惱羞成怒,為人類世界降臨下什麼災難之類的事情,統統沒有發生。

兩人始終心平氣和。

如果此刻兩人中間擺着一張小桌子,桌子上面再放一些茶具什麼的,那就更像是一對多年不見的老友偶有閑暇,所以才來這風景優美的地方閑聊一番了。

交談完畢,許正華轉身向著涼亭之外走來。而天子竟然也隨之起身,將之前所看的那本書籍拿在手中,跟隨着許正華向外面走來。

姜玉蘭與孫偉兩人的心臟俱都猛烈的跳動了一下。

隱藏在各處地下基地的決策者們不約而同的挺直身子,眯起了眼睛。

全球各地,不知道多少人同時將視線放到了這裏。

所有人都知道,談判,一定已經有結果了。

這結果究竟是好是壞?究竟會對局勢帶來什麼影響?天子最終會做出什麼決定?

沒有人知道。但所有人都在期待着。

走到走廊邊緣,來到孫偉與姜玉蘭兩人旁邊,許正華沒有說話,只是站在那裏,轉過身來,面對着天子。

姜玉蘭有些控制不住的想要詢問許正華,但看到隨之而來的天子,最終還是沒有問出口。

孫偉眼睛微微眯起,上下打量著面前這名英俊帥氣,不似凡人的年輕人。

那一絲殺意被他隱藏的很好,沒有被任何人察覺。

天子也停下了腳步,在距離三人約一米的地方站定。

姜玉蘭沉默,等待着許正華或者天子兩人之中的一個主動開口。

先說話的是天子。

「我會幫你們人類解決此次災難。」

停頓一下,不等姜玉蘭反應過來,天子繼續淡淡的,柔和的說道:「沒有任何附加條件。」

咚的一聲,如同一柄大鎚重重捶打在了姜玉蘭的心上。她的身體不由自主的踉蹌了一下,甚至於需要扶住旁邊的孫偉才能站穩。

「呼,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