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問傲心直接離開了,他生怕姜躍還會提出要求,這一百萬鋼鐵劍,都是他拉著臉皮讓長老出的,要是在有什麼要求,估計每人會答應了。

「我有那麼可怕嗎,見到我就走?」姜躍心中鄙視問傲心。

將空間戒指中的鋼鐵劍取出來,直接系統兌換成天金值,一百萬天金值到手了,但當購買時,系統提示音響起。

「系統等級過低,無法進行本次交易。」

「什麼?老子有足夠的天金值,你說不能交易,耍我是吧?」鳴階丹藥,對應的是青銅境界,姜躍無法升級,就是因為系統等級過低的原因。

姜躍本以為除了自己無法突破,系統無法完善月階品級的武技外,其他沒什麼影響,想不到,丹藥也不能購買鳴階以上的。

這特么就很尷尬了,原來白高興了一場。

「媽的系統,夠操蛋的。沒辦法了,只能購買幾顆雷階極品的丹藥了。」姜躍想著,每種雷階極品的各買了一顆,總共買了四顆,賬戶上的天金值瞬間便消耗一空。

靈光一閃,他的手中對出了四顆乳白色的丹藥,丹藥上散發出陣陣葯香,無比誘人。

「好了,開始恢復吧。」姜躍一把將四顆丹藥一口氣吃下,沒來得及品味,丹藥便化作暖流流入到他的四肢百骸當中。

姜躍體內破損的組織,損傷的臟腑,筋骨正在快速修復。

五天後,姜躍能夠下床走動了,身體舒服了許多。八天後,姜躍身上的傷勢基本上已經痊癒,只剩下一些不礙事的小傷還沒完全復原。

姜躍的傷勢,問傲心很清楚,沒有一年時間,根本無法復原,但當看到姜躍生龍活虎的站在自己面前時,問傲心一陣驚詫。

旋即,他便反應過來,「你自己身上有靈丹妙藥?」

「額,算是吧。」姜躍撓撓頭,系統的事情,自然不能說出來。

「所以說,那一百萬鋼鐵劍,就等於是我們萬劍閣在你手裡買了一顆丹藥,然後再交給你服用,是這個意思吧。」

「媽的,你這傢伙,還對那一百萬鋼鐵劍耿耿於懷啊。就是你說的那個樣子,怎麼,滿意了嗎?」姜躍不耐煩道。 劍雲城這幾天,平靜下來了,蛇人不在發起進攻,自然,萬劍閣的人也不會吃飽沒事幹。就目前雙方的實力來看,相差不多,萬劍閣這邊,如果使出了【歸元劍陣】,五個赤鐵九階的高手就能對付一個一星黃紋境界的蛇人。

這樣算下來,頂端戰力不會相差太多,就是普通弟子和蛇人大軍的數量,相差甚遠,再加上沙勿近這個妖孽級別的蛇人天才,總的來說,萬劍閣還是屬於劣勢。

沙勿近的情況沒有人知道,雖然姜躍的傷已經好了,但姜躍卻不敢冒然唆使問傲心對其發起進攻,很簡單,沙勿近那種能夠變成血色巨蟒的手段無比恐怖,就算是所有人加起來,估計也不是他的對手。

萬一他的反噬已經恢復了,現在去偷襲,就是找死。

「沙勿近太可怕了,如果這樣下去,劍雲城遲早要被攻陷,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會議廳中,有長老皺眉道。

這次,姜躍也在,雖然和萬劍閣的某些長老相處的不是很愉快,但他並不太介意,每個地方,都會有那種蛀蟲。

這次會意,二長老魏凌天並沒有前來,因為問傲心沒有通知他。

「姜兄,你有和看法?」問傲心問道。

眾人都將目光放在了他的身上,這兩天,姜躍的表現,他所發揮出來的實力,已經令這些高傲的劍修給折服了。

雖然他們還不是很滿意姜躍的為人,但實力方面,毋庸置疑,劍雲城想要保住,姜躍是最關鍵的人物。

「我們力量就這麼多了,那個蛇人實力太強,就算我和你兩人聯手,也不會是他的對手,可以說,他一個人,就完全有能力攻下劍雲城,為今之計,只能去別處請求支援了。」姜躍開口道。

「從別處請求支援?」有長老很疑惑,「我們現在,能出的了劍雲城?」

蛇人就盤踞在劍雲城外,他們出去,必定會遭到進攻。

姜躍微微一笑道,「放心,我有辦法,他們攔不住我。」

問傲心點點頭,有開口道,「姜兄想必已經有了打算,但不知,要去哪裡尋求支援?」

「鍛兵谷肯定可以排除,目前,鍛兵谷僅僅只有自保的能力。至於其他視力,諸如黑鐵堡,影沙殿,這就不用考慮了。如此一來,我們能夠尋求幫助的,就只剩下舜州的靈宗了。」姜躍道。

他的話雖然簡短,但卻力透紙背,將局勢分析的很清楚,影沙殿在和鍛兵谷一戰中,已經名存實亡,黑鐵堡已經沒落了很多年,甚至很有可能,青州如今也是戰火漫天。

想到這,姜躍就忍不住想到了鐵石庄的那些人,他們如今,是否安好。

「想不到姜小友竟然考慮的如此細緻入微,三言兩語就將當下局勢說通透,果真是英雄出少年啊。」陸乘風捋了捋下巴的白須,微笑道。

這位萬劍閣老閣主當年也是英姿勃發,萬劍閣的名聲能夠在赤鐵州域打響,也是靠了他,而且,他才年逾四十,就已經踏入了青銅境界,其實力、天賦也是毋庸置疑的。

「老閣主過獎了,晚輩只是隨口一說罷了。這次我們要度過難關,唯有請求支援,這件事,就讓晚輩去做吧。」姜躍道。

青靈的土靈階已經突破到二階,和他融合,能夠讓他鑽入地下,這樣一來,出城時,他也不需要擔心會被蛇人發現,進而阻攔。

萬劍閣的人並不知道這一點,有長老質疑道,「姜谷主,這件事你有把握嗎,劍雲城外,已經被蛇人圍的水泄不通,你要如何才能不被他們發現?莫非,你想讓你的那個僕人送你出去?」

御茹不是他的僕人,姜最討厭有人看不起御茹的身份,神色頓時一冷,「諸位長老,小子在這裡再次強調一次,小茹不是我的僕人,他是我的朋友。下次,你們要在如此侮辱於她,別怪我不客氣。」

「另外,這件事的具體情況,我並不方便透露,我今天就會出發,如果事情順利,最多十天我就會回來,這十天,還望各位撐住。」說著,他直接離開了大廳。

「老閣主,大長老,你們看看,這小子明顯就是居功自傲,目中無人。他的那個僕人是羽人,我這樣稱呼,有何不妥?」

「他該不會是見情形不妙,想要自己開溜吧?」有長老擔憂道。

此話一出,萬劍閣其餘長老也露出擔憂的神色,姜躍要是真的一走了之,劍雲城,危矣。

「姜兄不是這種人,諸位長老,你們最好自己管好自己的嘴巴。別忘了,姜兄是在無償的幫助我們,他就算現在就離開,我們也沒有資格說他什麼。」問傲心冷冷的丟下一句,拂袖離去。

…………

「小茹,這幾天我要去外面搬救兵,你就安心的待在這裡等我回來。」姜躍道。

「我跟你一起去。」御茹道。

「別鬧,我這次出去,需要用最快的速度剛回來,中途可沒時間照顧你,留下來,等我回來。」

御茹想了想,最終還是點頭答應了。

「好了,到時候問傲心來找我時,你告訴他一聲,我走了,十天之內,必放回劍雲城。」

說完,姜躍在御茹的額頭上輕輕的獻上一吻,「青靈,我們走!」

咻~

御茹只感覺眼前一花,姜躍消失在原地。

姜躍的身上,有一層土黃色的光芒罩住,土黃色光芒的像一根鋒利的鑽頭般,前面一截無比尖銳,還在不停的旋轉,在地底鑽出一條通道。

沒多時,姜躍覺得自己現在已經離開劍雲城了,不過他沒有讓青靈停下,外面是蛇人的地盤,這個時候冒頭,沒發現,引來了沙勿近,就麻煩了。

直到青靈跟他反饋能量不足時,姜躍才讓青靈送他回到地面,解除了融合狀態。

他現在所處的位置,是兩座高山的峽谷之間,背後,是連綿不斷的群山,是貫徹雲州的【劍雲山脈】,在他的前面,翻過那座山,在過去則是一個巨大的草原,草原的盡頭,群山若隱若現。

「已經到舜州和雲州的交界點了嗎,青靈的速度,好快。」姜躍心道。 姜躍爬上高山,凌絕頂,俯瞰著大地,他取出一張地圖,看著眼下所處的具體位置,以此來確定前進的方向。

按照眼前的景象來看,他筆直往西走,就能抵達舜走第一座城,【洪天城】。

洪天城很大,乃是舜州十大城之一。

赤鐵州域,不管是煉器師還是煉丹師,都是極為珍貴的一群人,武器,丹藥,乃是必不可少的修鍊資源,聖物師想要變強,除了自身提升境界,就是需要藉助這兩樣東西來突破極限。

洪天城乃是前往舜州必須經過的一座城,這裡集結了來自赤鐵州域各地的聖物師,各種冒險者。

當姜躍來到洪天城時,已經是一天之後了,洪天城入城,需要繳納入城費,沒辦法,洪天城人氣太旺,城中的地方有限,不加以限制,洪天城會連落腳的地方都沒有。

繳納了是吧鋼鐵劍,姜躍走進了洪天城,這次出來,除了要前往靈宗尋求援助外,姜躍還有一個目的,就是找到赤牙。

赤牙是跟他一道離開的,但卻沒有前往雲州,不知道去了哪裡,赤牙的實力毋庸置疑,有赤牙的幫忙,他們戰勝蛇人的幾率會大上不少。

「洪天大酒樓?」姜躍抬頭,看著眼前氣派的建築,這是一座酒樓,乃是洪天城最豪華的酒樓,能夠進這家酒樓的,基本上都是赤鐵九階的高手。

洪天城本就集結了來自五湖四海的各色人物,想要打聽赤牙的消息,去酒樓就好了,姜躍略一思考,便踏足打算進去打聽一番消息。

「站住!」一尖銳的聲音響起。

「嗯,有事?」姜躍抬頭,看了那人一眼。

那人尖嘴猴腮,穿著青色長衫,上面寫著洪天二字,一看就是這家酒樓的店小二,或是看門的。

「洪天酒樓不是廢物能夠進去的地方,小子,哪裡來,滾回哪裡去。」那守衛冷笑道。

那個守衛覺得,姜躍不是赤鐵九階的高手,他在這裡工作了七八年,練就了一雙火眼金睛,任何人,是不是大人物,是不是高手,他只要輕輕一瞄就能分辨出。

姜躍面孔略顯青澀稚嫩,穿著打扮也相當普通,更重要的是,沒有任何高手的氣質。每個高手,都有屬於他們獨特的氣勢,要麼盛氣凌人,要麼目空一切。

而姜躍,看上去就像一個普通人般,沒有任何獨特的氣質。

這種人,守衛見多了,一看就是那種第一次來洪天城,不知道規矩的愣頭青。

「你,說我是廢物,沒資格進去?」姜躍伸出手指,指著自己。

「有自知之明就好,現在,滾吧,別妨礙那些大人物。」

姜躍沒好氣的笑了笑,當真是狗眼看人低啊,自己堂堂鍛兵谷前任谷主,和萬劍閣閣主乃是好朋友,就連鐵隕殿都不放在眼中,初來陌生之地,竟然被一個小小的門衛給鄙視看不起。

這種感覺,讓他感覺有些搞笑。

「我需要怎麼做才能進去?」姜躍耐心的道。

「你無論怎麼做都無法進去,小子,別逼我動手啊!」那門衛惡狠狠的盯著姜躍。

姜躍本想好好和他說話,畢竟初來這裡,不想惹麻煩,而且,和一個門衛,也沒必要斤斤計較。

但這門衛實在狗眼看人低,這就不能忍了。

姜躍想給他一個畢生難忘的教訓。

這時,在他身後,一個身材欣長,略顯蒼老的男子走了上來,見到姜躍,他一陣驚訝,旋即便恭恭敬敬的低下頭,行了一個禮,「姜谷主還記得滕某嗎?」

姜躍看了他一眼,腦海中閃過一幅幅的人影,旋即驚訝起來,「滕大師?」

沒錯,來人正是斷刃城的滕大師,先前還對付過姜躍,不過如今,兩人已經是天差地別。

滕大師苦笑一聲,「姜谷主折煞老夫了,如若不嫌棄,叫我滕平即可。」

「對了,姜谷主為何會在這,不進去嗎?」滕平驚訝道。

姜躍看了看那個門衛道,「這人說洪天酒樓需要赤鐵九階的『大』人物才可以進去,認為我沒有資格呢。」

滕平一聽,已經在為這個門衛默哀起來,如此有眼無珠之人,竟然還能活到現在。

「哼,這位是鍛兵穀穀主,姜躍。你竟然將其阻攔在門外。你區區一個奴僕,誰給你這個膽子的,待會我就將這件事告訴你們掌柜的,到時候,你自求多福吧。」滕平狠狠的道。

那門衛一聽,頓時感覺如五雷轟頂般,整個腦袋一片空白,鍛,鍛兵穀穀主,他剛才,竟然讓這種大人物滾?

突然,那門衛跪在了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道,「小人該死,有眼不識泰山,還望大人饒命,滕大師饒命。」

滕平乃是這洪天城的本土人士,再加上本身是靈宗之人,又是一個煉丹師,在這洪天城,小有盛名,這門衛是認識的。

所以,他並沒有懷疑滕大師的話。

到了姜躍這種高度,和這種小人物計較已經沒有任何意思了,他擺擺手道,「算了,畢竟他也不認識我,滕平,我們進去一敘吧。」

「哼,算你小子好運,姜谷主大人有大量饒你一命。」滕平狠狠的瞪了那門衛一眼,隨後滿臉笑容的看向姜躍,做出一個請的手勢,「姜谷主請。」

姜躍點點頭,率先走進酒樓,兩人找到了一個臨窗的位置坐下,滕平卻道,「開個包廂吧,姜谷主蒞臨洪天城,我這個本土人士,怎麼也要盡一些地主之誼。」

姜躍想了想,也沒有拒絕,「那好吧,讓你破費了,不過,我的身份,別向外人提起。」

他來這裡不是顯擺自己的,是有事要辦,泄漏了身份,自己的一舉一動都會被別人觀察,到時候惹來麻煩,就難辦了。

兩人來到包廂,做好后,話匣子便打開了。

「滕平,你不是在斷刃城嗎,怎麼會這裡來了?」姜躍問道。

滕平一聽,苦笑起來,姜躍的心也懸了起來,很有可能,斷刃城那邊發生了什麼事情,不知道鐵石庄如何了。

PS新的一月,求保底月票,各種求~ 「斷刃城已經被焱魔佔領了。」滕平道。

姜躍一聽,臉色有些難看,鐵石庄,那個他來到這個世界待過的莊子,在哪裡,他感受到了異界的親情。

「焱魔也開始發起進攻了嗎?鐵石庄的情況如何?」姜躍連忙問道。

「焱魔只攻佔了斷刃城,至於鐵石庄和其餘莊子,他們並沒有進行清掃,只是偶爾會有焱魔前去騷擾一番。」滕平道。

姜躍稍微放了點心,但還是很不安,普通的焱魔,對於他來說,不堪一擊,但對於鐵石庄那些人而言,卻不是那麼好抵擋的。

「焱魔,你們要是傷害了鐵石庄的人,我跟你們沒完。」姜躍心中冷喝道。

雖然心中充滿了焦急,巴不得想在就回去,但焱魔既然已經動手了,他現在回去和遲一點回去,其實都是一樣的。

「庄長,伯父伯母,希望你們沒事,一定要等我回去。」姜躍心道。

「姜谷主,你怎麼會來這裡?」滕平開口問道。

「來這裡辦一點事,對了,你有沒有聽說過哪裡出現來什麼厲害的人物?」

「厲害的人物?」滕平皺眉起來。

這短時間,赤鐵州域是很不安寧,異族紛紛從時空之門出來,擾亂人間秩序,這次,他們似乎是有所蓄謀的,鐵隕殿被壓制的完全無法動彈。

災禍並起,梟雄當道,民不聊生。

舜州雖然沒有被異族大舉入侵,但異族時不時的會派出力量來進行騷擾。

赤鐵州域五大州,青州,瀾州,舜州,冥州,雲州,五大州,連通著無數的時空位面,每一個位面中,都有一種異族,總的來說,讓人類感到恐懼的只有五大位面五大異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