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的,你怎麼還不走。

快走啊。

不對!被騙了?旋即,黑孫傲恍然大悟,終於反應過來葉不歸停留在這裡的原因,因為他……同樣也受了重傷。

黑孫傲咬咬牙,知道不能在猶豫下去了,心中一橫,將身前的掩飾撤走,果斷出手。

與此同時,如老僧坐定的葉不歸驀然睜開眼,閃過一抹冷厲,冷笑道,等的就是你!

因為怕黑孫傲起疑,這半天時間他沒敢用源石恢復源力,不過身上的傷勢在白龍的滋潤下已經好了大半,根本不是黑孫傲能夠抗衡的。

對於一個遭受重創,缺胳膊少腿的天驕,葉不歸應對起來根本不需要怎麼費力,短時間的迅速恢復,就是他的最後一張底牌!

僅僅三招,便將黑孫傲給廢掉,像一條死狗一樣躺在地上。

到了這時,黑孫傲真的感受到了近在咫尺的死亡,驚恐道:「求你別殺我,我什麼都聽你的,還有,我身上還有大批的寶物,都給你。」

「我這還有你們妙音閣至寶的情報,你想要我都可以給你,希望這些能換我一條性命。」

葉不歸冷笑不停,黑孫世家的子弟莫不是都這個德行不成,先是囂張的不可一世,到最後求饒起來也用的差不多的話語。

不過,對於黑孫傲,他一點也不會留情

,將他四肢打斷,準備交給何慕天來發落,畢竟何慕天對他的仇恨可要大多了。

黑孫傲徹底絕望了,知道不可能再有活命的機會,與其受盡折磨,倒不如死的有尊嚴一點。

「我要你陪葬!」黑孫傲面色扭曲,瘋狂撲來,想要利用最後的自爆力量拉上葉不歸一起去死。

自爆氣穴來引爆整個氣穴,是每一個修士都能夠做到事情,以自身生命為代價,換去敵人的死亡。

如果是出其不意下,這種以命換命的方式真的能夠拉上對手同歸於盡。

不過,葉不歸早就提放著他的一舉一動,又怎麼會讓他近身,乾脆一腳把他踹到一邊讓他自生自滅。

嘭!

滿天血雨,血肉紛飛,帶著血腥慘烈的味道,一代雙方向天驕黑孫傲以生命為贖罪,自爆氣穴……自殺了! 天才者,資質非凡,擁有遠超常人的戰力,為修仙世界的中流砥柱,而天驕者得天獨厚,為天之驕子,雖然突破起來比較困難,但成長起來無一不是名動整片大陸的風雲人物。

一代雙方向天驕黑孫傲,就這樣以自爆結束了自身的生命,血雨紛飛,碎骨伴隨著血肉從天空朔朔落下。

叮鈴。

在黑孫傲死後,一枚形似彩虹的半圓形戒指從天空中掉落,形似皎月,瑰麗多彩,意蘊非凡,一看就不是凡物。

嘖嘖,看樣子你小子得到了一件了不得的寶貝啊,這個就是藏在黑孫傲識海中的神念秘寶,也是從晴天仙子那裡奪來的,百全胖子悠悠說道,正是這件秘寶讓神識強橫至極的百泉胖子連續吃了兩次虧。

現在黑孫傲身死,自然也就掉落出來了。

葉不歸也不看一眼,嘴上輕哦了一聲,無喜無悲,順手將這件神念秘寶扔進儲物袋裡。

「這可是一件神念秘寶啊,一件對神魂有特殊效用的秘寶,那可是超越靈器,至少也是神器級別的寶物了。」胖子以為葉不歸不懂一件神念秘寶的珍貴,忍不住出聲勸慰。

葉不歸搖搖頭,道「修鍊就是修心,違背本心的事情還是不要幹了,我是有些貪財,但這神念秘寶本來就不屬於我們,還是歸還何家弟弟吧。」

百全胖子嘴角一抽搐,這麼珍貴的一件寶物,而且已經到了手裡,還要送出去,雖然不屬於他,還是忍不住一陣心疼,哀聲道:「你知道你手裡的黑龍槍么?那已經是接近極品神器的存在了,所以你全力催發出的攻擊能夠擋下黑孫傲的禁器衝擊,而一件最普通的神念秘寶,價值也不並不比它低!」

「此事不要再提。」葉不歸擺擺手,這是原則問題,他很難做到違背自己信仰的原則而作為。

話已至此,百全胖子也不再多說什麼,返回到回魂玉中。

時間不大,在葉不歸的傳訊下,何慕天的身影很快從遠方到來,看向黑孫傲血肉存在之處,臉色依舊很陰沉。

「黑孫世家這幫畜生,早晚有一天我要將你們親手拔除。」在葉不歸的傳訊下,何慕天也清楚了黑孫傲死在自爆下,只恨不能親自手刃仇人,非但沒有釋然,反而越陷愈深,把報復的目光對準了整個黑孫世家。

葉不歸欲言又止,實在想不出有什麼話語能夠勸勸何慕天,一味的仇恨反而會毀了他自己,而且要對上的是一個不亞於妙音閣這種級別的勢力,這也就是冰火秘境的特殊,否則黑孫世家只要隨便派出一個修士,就足夠碾壓何慕天的了。

「現在主謀已死,至於對黑孫世家的復仇也有我一份,我們慢慢從長計議。」

「不用擔心我,我現在很冷靜,比以往的任何時候都冷靜。」何慕天陰森冷笑「我現在實力還弱,但我也不介意給他們添點小麻煩,有朝一日我崛起之時,就是黑孫世家滅族之日。」

「你能這麼想自然最好,到時候記得算我一個。」說罷,葉不歸猶豫了一下,與其以後再提舊傷,索性將晴天仙子的戒指扔出來。

「這是你姐姐被黑孫傲奪走的寶物,現在物歸原主。」

這本是晴天仙子的遺物,此時何慕天再次見到神經還是不自覺的恍惚很長時間,眼圈微微泛紅,仇恨的心思更加明顯,但是被他一直壓抑著沒有發泄出來,他緩了緩,聲音有些沙啞道:「這件事情歸根結底還是因為黑孫世家對我們的仇恨,放心吧,我的命比他們金貴一百倍。」

這邊安慰了何慕天幾句,對方的情緒漸漸穩定下來,葉不歸也就不再打擾,留給了他一個安靜的環境。

與此同時,一則消息在整個冰火秘境的眾修士中傳開,萬人都跟著沸騰起來,而這則消息的指向——正是冰域境的冰雪窟。

妙音閣千年前丟失一件至寶,現世了!

外面的世界已經傳的沸沸揚揚,確切到連至寶的具體位置,可能會有的危險,全部都被標註出來。

只是有一樣,在冰雪窟之外有一層天然的禁制存在,擋住了所有人的腳步,沒有人能夠破解,否則妙音閣的至寶早就易主了。

得到這個消息的葉不歸臉色一沉,他擔心的事情真的發生了。

這則訊息,在他的記憶里自然也有,不過也僅僅是懷疑,之前黑孫傲將死之時,拿出妙音閣至寶的訊息以此為籌碼要挾他,可是他怕消息傳開,直接將黑孫傲擊殺。

沒想到還是慢了一步,消息已然傳開,就是想要封鎖也無能為力了,而一切的始作俑者,黑孫傲已然死去。

他向何慕天告了個別之後,便火速奔向冰域境,妙音至寶,不容有失,收回了至寶還好說,榮光萬里,風光回宗,可要是被別人奪去了,那就是四大皆空,恐怕就連他這具身軀,他識海中的炸彈會頃刻爆發,他可是知道宮長老的執念成魔,即便有人出面保他,遺失至寶的第二人,妙音閣的千古罪人的名字也是逃不掉的,他不得不全力以赴。

這就是他此行最重要的目的,沒有之一!

兩邊的景色變換,山巒行駛到盡頭,岩壁開始慢慢出現幾抹綠意,茫茫的草原無邊無際,無數珍貴的靈草向後急掠,各種突然襲來的土著靈獸不斷被打攪,主動襲來,只是那道身影實在是太快了,它們也抓不到影子。

吼!吼!只看到一道青色殘影不斷變換位置,在他的身後,憤怒不甘的怪吼聲連綿不絕,只要不是特彆強大的靈獸葉不歸從來不會避開,有些時候甚至是緊貼著它們的洞府掠過,這一路上頗有幾分雞飛狗跳的意思。

……

呼——

葉不歸長舒一口氣

盡了全力,以葉不歸的速度也足足耗費了近三個月的時間方才到達冰雪窟之外。

冰域境與火域境截然相反,終年降雪,蔚藍如海的一片冰原,足足有幾百里的路程,更為不可思議的是雪落無痕,落在肩膀上的還好,可是落到地上的雪花全部消失殆盡。

因此,即便是沒有皚皚的白雪,也依舊維持著超低的溫度,一片冰原過後,方才是冰雪窟的所在。

時至今日,在冰雪窟的外圍已經雲集了大量的修士,放眼望去黑壓壓的一片人頭,粗略估計最少也有萬人存在。

而這上萬人止步的唯一理由,便是在眼前並不起眼的一道冰雪簾幕,將整個冰雪窟籠罩住,寒氣刺骨,風霜似劍,光是靠近便被那種極致的寒冷凍得瑟瑟發抖,然而,這還僅僅是在冰雪窟幾里之外的範圍。

呼——

在葉不歸氣穴內,一團精純的火屬性本源灼灼燃燒讓那股寒氣寸進不得,這極致的寒冷對於別人來說是一道屏障,然而對葉不歸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寒氣刺骨,卻根本近不了他的身,在無數人詫異的目光中,他很從容的走到冰雪屏障之前。

「他竟然能夠完全不受冰雪窟寒氣的影響!」

他究竟是什麼樣的霸道體質,這根本是水火不侵啊!

在聯想到葉不歸曾經能夠全身隱藏在熊熊烈火中戰鬥,而且毫髮無損眾人也就釋然了一些,連道妖孽。

在所有人目光望向之處,青衣少年拳上燃起赤紅火焰,裹著墨綠色的拳頭不斷傾瀉,可是,無論他使用什麼手段,煙熏火燎,猛拳衝擊,這擋在外面的冰雪屏障,根本就像是一層堅固的龜殼一樣,即便他把攻擊力催動到最大仍然不能動搖屏障絲毫。

砰砰砰!

他依舊不放棄,每次的猛擊過後,都要仔細的瞧上屏障幾眼,然而很可惜,在他的視線下根本沒有他期望的裂紋出現,哪怕一絲一毫的痕迹都無法留下。

這……

葉不歸一陣頭大,能用的方法都用過了,根本就難以奈何冰雪屏障絲毫,他本想聯合在場的修士一起破開,可是在認真體會到那種刺骨的冰寒之後,根本沒有人願意幫他,哪怕是在此之後,連接近冰雪屏障的人都很少了,開玩笑,可不是所有人都有葉不歸這種變態體質,說不得還沒能走到冰雪屏障之前就被凍死了。

「罷了罷了,我先把消息傳回妙音閣吧。」葉不歸連連嘆氣,這也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冰雪窟每次主動開啟的時間都是隨機的,有可能十年內連開兩次,也有可能百年內只開啟一次,在這其中的規律根本不是人為能夠左右的。

他先把消息發給風魔,讓他代為傳回,畢竟之前在地下岩漿河流的時候他整個儲物袋都被岩漿所焚毀,更不用說在裡面與宗門聯繫的傳訊玉簡了,現在身上用的儲物袋也還是前些時日從其他修士身上搶過來的呢。

現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宗門傳回的消息,他等不起,宗門同樣等不起,這件事情已經暴露,只能等待宗門的指示傳回來了。 妙音閣至寶出世的消息不脛而走,幾乎是如瘟疫擴散一般的速度立即傳回各大宗門勢力,有人歡喜有人憂,憂的自然是不希望妙音閣拿回至寶,再次提升實力。

而喜的是,在冰火秘境中什麼都可能發生,天材地寶,有能者得之,哪家勢力能夠奪下,自然整個宗門的總體實力會得到很大程度的提升,能得此機緣,一品宗門完全能夠藉此機會躍上頂尖勢力的門檻。

一時間風起雲湧,不知道有多少勢力在暗中較力

妙音閣,後山的隱居洞府。

兩名中年女子並肩而立,在她們之前,是一名紫色道袍的女子,眉梢黑痣點綴,帶來別樣的美感,雖名上為老祖,與它不符的是面容並沒有蒼老感覺,反而還要比眼前的兩位執事長老還要氣質一些。

她負手而立,面向黝黑的石壁,神色淡然,彷彿凡事都在他掌控中一樣。

「消息確認過了么?是誰透露出來的?」

「回老祖,是黑孫世家的人垂死掙紮下,為了報復,將這消息泄露出來的。」大長老不敢怠慢,將此事簡單描述一遍。

「我們要不要召集諸位長老一起商量下對策。」流雲老祖很久也沒有說話,二人猶豫一下,於是提議道。

流雲老祖這才點點頭,平靜道:「此事我早已料到,我已經找神運算元高足推演過,此次派去冰火秘境的弟子,有很大幾率請回那件至寶。」

兩位長老相視一眼,從流雲老祖的話中讀出了很多細節,原來老祖要有算計,怪不得授意宮長老讓葉不歸接下此任務。

而更為重要的是神運算元這一名字,神運算元為當世頂尖強者,一等一的推演之道大能,可以說,無論是本身實力還是他的算計從來都沒有敵手。

能夠得到神運算元弟子的推算支持,那此事便已經八九不離十了。

「這件事情是黑孫世家授意的,憑藉一個尋常的鍊氣子弟還沒有這麼大膽子。」流雲老祖緩緩嘆了口氣。

「他們等得起,可是我們等不起啊。」

「你們兩個以我的名義,交代葯堂以及氣堂執事長老,率領堂下所有長老,與眾弟子鎮守妙音閣本部,至於其餘的長老現在,全部跟我一起,開赴冰火秘境!」

「遵命。」

二人不敢怠慢,躬身施禮後退出山洞,各自退下安排行動人手去了,她們心裡也在嘀咕,至寶固然珍貴,但是這樣一來整個妙音閣一大半的強者都要傾巢而出,萬一出現點意外,那後果……

不過既然老祖親自發話,又找神運算元的徒弟算過,那此事便有很大的穩定性了,大長老人老成精,隱約的能從此事中嗅到一絲不尋常的味道。

「沉寂了幾千年,又要開戰了么。」她搖搖頭,轉身沒入會議大廳,與其他長老開會去了。

二人走後許久,流雲老祖透過微微有些狹窄的洞口,望向遠處的天空,喃喃道:「動蕩歲月,需要人來力挽狂瀾,不知何時為盡,何為空。」

神運算元的弟子雖然被她請動,為她推演出一些結果,至於過程,事無定數,皆在人為,人算的再准,也不如天道的走向。

……

即便是身在冰火秘境中的葉不歸,也感覺到了此事到底引起了多大的波瀾,一件足矣鎮族的法寶,足矣讓他們瘋狂了。

一個接一個的大勢力來人,甚至有些人,即便報出名號葉不歸也不曾聽說過,不過在實力上,無疑是很強大的。

這是蕭城的城衛軍!

這是宿城的少甲軍!

一個個少年們英武不凡,稚氣未脫的臉上無一不充滿著堅毅的味道,皆是天才境界的軍士,約有百人左右,這些,都是封號古城——宿城城主手下的私軍。

全部以少年組成,給足重要的培養資源,可以說這種天才的數量,已經是一家一品宗門的鍊氣最強力量了。

事實也是如此,一座封號古城,輻射萬里疆域,在總體實力上與一家一品宗門相差不多。

正首一人,是為少甲軍的將領,桀驁不馴,更是一個跨入天驕境界的修士,名叫齊戰,為宿城城主之子。

這也不過是到來冰火秘境的一小部分而已,至於被冰火秘境隨機降落到火域境那邊的也正在以極速趕來,據一些消息稱,此次到來的天驕境界修士足有十多人。

為了一件妙音閣的至寶,幾乎所有的宗門都不能平靜,為自家弟子下了死命令,就算是搭上性命也要奪得此物。

至於至寶長什麼樣,也只有葉不歸知道了。

又是兩個月過去,算上從火域境到這裡的三個月,已經是小半年過去。

當然,這麼長的時間內葉不歸守在冰雪窟的外圍也不是一無所獲,至少在速度上,他修鍊的風輕舞步已經進入了第二層的境界——點水!

只要他再進一步,悟出到齊舞的境界,那麼也就代表著他在速度上也能夠突破到天驕境界。

只是這一步可不是那麼好走出的,如果那麼容易,那滿天下的天驕修士就真的爛大街,不值錢了,想要從速度上突破天驕境界,首先要有一本高等階的速度武技,其次也是最重要的,必須要悟出武技中所描述的速度真諦,資質困頓的,就是幾百年,幾千年也別想成功。

這……就是成就天驕的難度!

葉不歸的實力越來越強,風魔一個三方向天才的作用已經不大了,不過有一點連葉不歸都要佩服,就是風魔的人脈,凡是葉不歸需要的消息,不出一個時辰便會穩妥的送到他的手中。

在風魔不斷傳回的消息中,有一名來自赤光大陸本土的頂尖勢力——鎮魂獄的三方向天驕到來!

此人被葉不歸視為最難對抗的對手,斬殺一個黑孫傲就差點翻車,再碰上一個擅長速度的三方向天驕,那真是想跑都難。

除此之外,不僅僅是那位三方向天驕,還有不少的修士攜帶著禁器到來,都是非常危險的角色,這種時候最容易陰溝裡翻船了。

「帶禁器來,這不是作弊么。」葉不歸翻了個白眼,低聲嘟噥道:「這次妙音至寶出世,怎麼什麼樣的山貓野獸都來……」

他還未說完,脖子向後一梗,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

在他面前的人群中,一道身影落在他眼中,讓他非常費解,再次確認后發現真的沒看錯,只是……只是她…怎麼也能進來! 這個人是個老嫗,面容蒼老不堪,滿是皺紋的臉上褶褶巴巴,像是一張被無限摺疊的抹布一樣,雙目渾濁而又略有嚴肅。她,正是宮長老!

冰火秘境中礙於規則限制,只能由鍊氣境的修士出入,而宮長老,那可是整個妙音閣有數的強者,七大執事長老之一,除禁法陣制之外,修為境界更是恐怖的一塌糊塗。

這樣一個人,難道是不會受冰火秘境規則限制?

當然,答案是否定的,宮長老之所以能夠進來,那是她把修為壓制在鍊氣境界,一旦稍稍暴露出一點超越這個境界的修為,天地便會降下湮滅之力將她強行抹殺掉。這……屬於欺騙蒼天,蒼天一怒,就是修為境界再高也要被滅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