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顏沐猶豫,老桑皮連忙擺手道,「要是貴就算了,就小時候喝過一次,記得真真的,是真甜!比山裡的果子還甜,泡著水喝熱乎乎的,大冬天喝一碗還能出汗!」 「不是貴,」顏沐心中有點不是滋味,「紅糖挺……便宜的,你要多少都行!」

「那就給我捎半斤吧!」

老桑皮一狠心道,「上次賣了葯也沒敢買,靈芝也不好采,捨不得換!」

「不是,」

顏沐忽然感到不對勁了,跟薄君梟對視一眼,又看向老桑皮道,「你是說,你賣靈芝的錢,還不夠買紅糖的?你靈芝賣了多少錢!」

「也不是不夠,」

老桑皮為難道,「我這不是還好一口酒喝嗎,還得換鹽,二十塊錢買點東西都沒了,不敢再去問糖!」

糖又不是必需品!

「不是,您采一枚靈芝,就賣了二十塊錢?!」

顏沐吃驚道,「什麼時候?幾十年前?」

「就在夏天時候,」

老桑皮對於具體的時間沒什麼概念,只按著天氣說,「最熱的那會兒,我賣了幾朵。」

顏沐不由慍怒:「你賣給誰了?坑人啊!」

眼下誰不知道野生靈芝難得,就算賣不到高價,也萬萬不可能二十塊錢就買幾枚靈芝!

「哎你這女娃可不敢胡說,」

老桑皮不高興了,「我這麼一把年紀了,我怎麼坑人了?靈芝的價,我還能不知道?這些年價都漲了,還能錯的了,我那道士師父在的時候,賣一朵都十塊錢!」

他漲一倍也不多吧?怎麼就坑人了?

顏沐只覺得跟他溝通起來實在費勁,索性道:「這樣吧,桑皮,下次你采了葯要賣葯的話,去桃山的農場找我,我不在,你就找那裡的管事的!」

「找你幹啥子?」

老桑皮一下子警惕起來了。

「我幫你賣!」

顏沐有點很鐵不成鋼,「一斤靈芝,我能幫你賣上千塊!」

具體還得看靈芝的品種和品相,但不管怎麼說,野生靈芝她肯定賣不虧,總比老桑皮被人坑了的好!

老桑皮頓時十分吃驚,嘴裡地里呱啦不知道嘀咕了一些什麼。

顏沐也發覺,老桑皮的口音其實除了四白山這一帶本地口音外,還帶了一點雜七雜八的含糊口音,應該跟原來收養過他的老道士口音有關。

本來她聽四白山本地口音就費勁,這麼一雜糅,她是真覺得比聽那些小語種還難。

「不用不用,」

老桑皮對錢卻沒有太多的渴望,吃驚后就擺擺手,「都是山裡的東西,不是自家的,拿出去換點油鹽就行。」

偶爾也會想喝一點糖水,小時候喝過的糖水是那麼甜!

不過喝不到也沒事,每天該幹啥還是幹啥,又不耽誤事!

顏沐真是服了這位老人的洒脫,不過老人沒這個意願,她也不便勉強,只好跟薄君梟對視一笑。

「那我們走了,」

顏沐又從背包里,其實是從空間里取出一小壇酒來,「這是我們自己釀的,學著猴兒酒的味釀的,你嘗嘗喜歡不?」

「還背著酒罈子上山!」老桑皮關注的重點又歪了。

顏沐也沒打算繼續說下去,和薄君梟一起,跟老桑皮告辭后便下了山。

走過一截回頭看看,只見老桑皮抱著酒罈子高興地像個小孩子,忍不住也是一笑。 可惜她空間沒裝紅糖,下次過來,她得惦記著給老人多捎一點紅糖上來!

回到農場時,閆慈和陸鳳渠早就等著了,一聽顏沐和薄君梟回來了,立刻都迎了過來。

「怎麼樣?」

閆慈見面就問。

「不出意外的話,」薄君梟淡淡道,「應該就是鳳嫣!」

從容貌,從鳳嫣那時隱退的時間,從這個事情本身的一些關鍵點來看,是鳳嫣的可能幾乎是百分之八九十了!

「啊!」

陸鳳渠難得驚訝地輕呼了一聲,看向顏沐脫口道,「小木耳,沒想到你還是星三代啊!」

「那這樣我們方向就明確了,」

閆慈道,「查鳳嫣,就能知道鳳嫣當初跟了誰,這樣,小木耳的祖父是誰就知道了。」

「可是鳳嫣早已經銷聲匿跡了!」

陸鳳渠忙道,「當年她就爆火了那麼一陣,就沒了消息,這隔了幾十年,還好查嗎?」

「只要鎖定了人,」

閆慈道,「就一定能找到她一生的活動軌跡。」

說著,壓低了聲音又道,「君梟,要不要讓帆隊那邊幫著查一查?」

薄正帆那邊,只怕只要是在Z國出現過的人,他們都能查一個底掉!

薄君梟不置可否,只是一笑:「必要時會麻煩帆叔的,不過眼下還是我們自己先查。」

顏沐也是這個意思,薄正帆那邊本來就很忙,她的私事,也不願意去麻煩他們那邊。

實在查不到,到時再說。

「司馬還沒回來?」

顏沐問道,「怎麼去買個衣服要買一整天?」

正說著,她手機響了起來。

一接通就是司馬西樓的大喊大叫:「小木耳,你猜誰來了!我回小院了,你們還在山裡?」

「是楚楚?」

顏沐笑著問了一聲。

「是有楚楚,但我讓你猜的不是她!」

司馬西樓顯然很是興奮,「你猜還有誰?淼淼也不算!你師父來啦!」

李善和?!

顏沐大喜。

她已經很久沒見過師父了!自從上次聽說李善和在東北那邊參與一項任務結果「失蹤」的時候,她就急的了不得。

後來知道李善和沒事,才鬆了一口氣,卻一直特別想念這個慈祥仁和的老人。

「小木耳很快就過來!」

這邊小院里,司馬西樓掛了電話后,喜滋滋看向李善和道,「小木耳高興壞了!」

帝君馬甲有點多 李善和哈哈笑了起來。

納蘭淼淼跟在李善和旁邊,好奇地四下打量了一眼這個小院,有點驚訝這院子的破舊。

「千影姐怎麼又肯放你過來了?」

晏楚楚笑著戳了戳納蘭淼淼,「我們訂高鐵票的時候,你說來不了,怎麼我們前腳才剛到,你後腳又坐飛機來了?」

她和納蘭淼淼不是一起來的,就連李善和也不是,李善和是前一天到了江南,今天趕到了花潥市。

正好碰巧趕到了一起!

「不能說,」

納蘭淼淼神秘兮兮一笑,沖著晏楚楚擠了擠眼,「特別狗血特別八卦!」

一聽這個晏楚楚連多日不見的男朋友司馬西樓都顧不上了,拉著納蘭淼淼連忙一臉八卦地問道:「怎麼說,怎麼說?」 「還不是千影姐,」

納蘭淼淼笑著跟晏楚楚咬耳朵,「追的俞大師雞飛狗跳的,我在那裡都快成一萬瓦的電燈泡了!」

晏楚楚十分吃驚:「淼淼,你真的放棄俞帥哥了?」

怎麼還有心情八卦費千影跟俞寒之的那些事了,真不打算追了?之前她都沒敢認真問納蘭淼淼,生怕她不開心。

一朝爲奴.公主不承歡 誰知道她看著是真放下了。

「早放開了,」

納蘭淼淼撇了撇嘴道,「俞大師那就是塊冰石頭,怎麼都捂不熱的,哎,你不知道,我跟他說話的時候,他那眼神……就那麼靜靜地……看得我瑟瑟發抖了都!」

俞寒之的眼神,一向就跟那雪山上的小溪水一樣,看著清澈純凈,可是一伸手進去……冰死個人!

打死她她也不想追俞寒之了!

雖然她放下了,可是看別人在追俞寒之,又萬分好奇。不過費千影那種追法……她看著夠嗆,簡直就像是妖精追唐僧一樣!

就在這時,納蘭淼淼手機響了。

一看是費千影的電話,她連忙接通,有點心虛道:「千影姐?」

其實事情還很忙,這次她來南邊,也是想選一種合適的絲綢給一個新款漢服款式來試一試。

蕭寧這位大設計師,這幾天也正好在京都,設計這一系列漢服可是十分有亮點,連她看著都十分心動。

只不過眼下她們的料子里,蕭寧都不太滿意,親自帶了她一起趕往南邊。

到了南邊,蕭寧給了她三天時間找顏沐「敘舊」,三天後她就必須得去蕭寧那邊幹活了。

無論怎麼說,這一次她也算混了三天假,費千影還在京都忙,她跟費千影一說話不由有點小心虛。

「淼淼呀,」

手機里傳來費千影嬌柔婉轉的聲音,聽得納蘭淼淼脊梁骨都有點發麻,「你就這麼走了呀,我還有事沒跟你交代好呢,你跑那麼快做什麼?難不成我還會吃了你?」

「千影姐饒命,」

納蘭淼淼就聽不得費千影用這個調調跟她說話,連忙告饒,「您還有什麼吩咐,你給我發信息,我照做行不行,絕對不打折扣地照做行不行?」

費千影一笑:「好呀,我給你發信息,你記得查看。」

說完,京都這邊店裡,費千影把電話一掛就轉身看向俞寒之:「俞哥哥,我把珠子規格已經發給淼淼了,你還有什麼吩咐?」

一邊說著,她纖腰一轉,就斜斜靠在了俞寒之的工作台上,含笑盈盈地看著俞寒之,還一手托腮,眉眼嫵媚對著俞寒之一笑。

俞寒之早習慣了她時不時就過來的騷擾,對她的調戲視而不見,專心在一塊玉石上畫著什麼,神色平淡微寒。

「俞哥哥,」

費千影伸出纖纖玉指,在俞寒之面前的桌面上,隨意畫了幾下什麼,柔柔道,「別這麼狠心嘛!」

說著,她瞥了俞寒之一眼,瞧准機會,「哎呦」一聲輕呼就往俞寒之懷裡倒了過去。

「啊!」

只是還沒完全倒進俞寒之懷裡,費千影又是一聲驚呼,猛地又把身體抬開了俞寒之面前。 「小涵?」

看著顏涵一伸手攔在俞寒之面前,生生擋住她撲進俞寒之懷裡的可能性,費千影整個人都懵了,「你在做什麼呢?」

「不要吵!」

顏涵跟俞寒之一樣冷著臉道。

費千影驚訝地看著顏涵,跟護食一樣護著俞寒之的樣子,忍不住失笑:「小涵,你是怕我吃了你師父嗎?」

顏涵冷著臉看向費千影:「不要靠近我們!不要搗亂!」

費千影回過神來又是一笑,故意嬌滴滴對著顏涵笑道:「小涵,你不喜歡千影姐了嗎?那天你不還把水果讓給我吃了,今天就不喜歡我了嗎?」

「水果,可以給你!」

顏涵跟著俞寒之一樣面癱,「不要搗亂!」

「我沒搗亂啊!」

費千影忍不住辯解道,「我哪裡搗亂了?」

顏涵不吭聲,一伸手替俞寒之拍了一下他面前的衣襟,像是要拍去什麼塵土似的……

費千影一臉黑線,那是她剛才蹭過的地方,就這麼被小涵嫌棄?!

不不不……

費千影覺得鬱悶了,她瞬間覺得壓力山大好嗎?!

難道要摘俞寒之這朵高嶺之花,還得過他徒弟這一關?!不行不行,得好好跟小沐談一談!

看著費千影款款走出機器房,顏涵冷著臉過去把機器房的房門一把關上,重新坐回機器前,繼續給一塊玉石拋光。

俞寒之其實也有點意外,他看了看顏涵,不由唇角勾了勾,眉眼間的寒意悄然散去。

一向不太通人情世故的小徒弟突然知道跟師父站一條線了,這種感覺讓他很是開心。

不過,俞寒之又看了看顏涵,覺得自己應該還是跟顏沐找時間好好談一談,顏涵的朋友是真的太少了。

之前司馬西樓找過幾個少年來山莊玩,跟顏涵玩的也很開心,還認了顏涵做老大……

可這些少年都是學生,現在中學生學業都特別重,休息日都難得休息,一大堆作業等著。

這種情形下,那些少年根本就沒有多餘的時間過來找顏涵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