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顧盼兮無精打採的坐在旁邊,顧蔓瑤懶洋洋的偏過頭,「還是說被人轟出來了,這也太可憐了。」

她捂嘴偷笑。

「顧蔓瑤!」

顧盼兮咬牙切齒的說道,憤怒的抓着旁邊杯子有些抓狂的扔在地上。

宣薇俯身準備撿起。

「不用撿某個人的臟手碰過了,咱們不要了,一會兒買新的。」

顧蔓瑤雙手抱着腦袋,打個哈欠,閉目養神。

「盼兮,怎麼了?」

陸毅舟走過來,關心的詢問著。

她搖搖頭,眼底蓄著淚水,指尖拽拽他衣角,「毅舟哥,我被人趕出來了,進不去了。」

聲音凄慘可憐。

「沒事的,反正下午已經要過去了,你不是還有一場了,拍完就回去吧。」

陸毅舟的目光落在顧蔓瑤臉上,動動唇,想說什麼,卻被顧盼兮的手指打斷。

「毅舟哥,我能去你那裏休息嗎,我不想和姐在一起,她好可怕。」

顧盼兮抓着他的袖子撒著嬌。

「好。」

陸毅舟點點頭,領着她回到座位,拿起扇子遞給助理,幫忙扇著,而他的視線始終都沒有離開過顧蔓瑤的臉。

想到這個女人晚上就會躺在自己身下,一抹猥瑣的笑容爬上臉頰。

「毅舟哥,你在笑什麼?」

顧盼兮楚楚可憐的望着他,纖白的指尖小心的挑逗着他的手指,咬着下唇,身體依偎進他的懷裏,「毅舟哥,我晚上可以不用回家的,我們要不要去哪裏玩一會兒!」

「晚上我沒空。」

陸毅舟想都沒想果斷拒絕了。

「毅舟哥,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了?」

顧盼兮聲音哽咽,淚水瞬間在眼眶裏打轉,從剛才這個男人就沒有把心思放在她身上過。

「怎麼會,最喜歡你。」

陸毅舟收回視線,大手輕輕撫着她的背,僅一秒,又看向前方。

「我也最喜歡毅舟哥。」

顧盼兮大手摟着他的腰,「那晚上,我們要不要……」

「盼兮,我晚上真有事,明晚吧,好不好?」

就算晚上天大的事也不能阻止他,必須把顧蔓瑤拿下來,好解一口惡氣!

由於今晚有一場夜裏的戲,顧蔓瑤並沒有和江余年一起離開,她拍攝完已經是夜裏十一點。

她又累又困,坐在保姆車上,見宣薇遞來水,無力的擺擺手,不停打架的眼皮合上。

嗤———

突然的剎車聲把已經睡沉的顧蔓瑤驚醒,不等她反應,保姆車的側門被人拽開,一群人湧進車裏,包括司機在內,全都被控制起來。

宣薇嚇得蜷縮在座位里,一動不敢動,「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你們想做什麼!」

顧蔓瑤冷靜的盯着這群戴着黑頭套的男人們,困意早已被擊退,懶洋洋的打個哈欠,「你們找錯人了,我要錢沒錢,要人沒人,你……」

「閉嘴!」

男人低吼一聲,面露煩躁,「把這個兩人捆在車上,天亮之前別讓他們離開,把這個話多的帶走!」

「帶去哪?」

顧蔓瑤疑惑的問道。

「閉嘴!到了就知道!」

吼完,拿起膠帶把那張嘴封上。

顧蔓瑤老老實實的閉嘴,跟着幾個男人坐進前面的麵包車裏,而那個車裏還有兩個男人,為了抓她,來了不少的人。

「嗚嗚嗚嗚……」

顧蔓瑤想說話說不出來,只能一直發出嗚嗚的聲音。

旁邊兩個男人愈發煩躁,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再不閉嘴勞資現在就殺了你!」

顧蔓瑤停止發出任何聲音,乖巧的坐着,眼看着麵包車把她帶到酒店後門,剛停車,後門走出服務生打扮的人,接受顧蔓瑤,快速帶進酒店。

她左右望望,這是要劫色?

三人沒有坐電梯,而是爬樓梯直奔八層,將她塞進8088客房。

顧蔓瑤在地上站起來,好奇的看向裏面,被捆的雙腳蹦蹦跳跳往裏面跳去。

「來了么?」

一道熟悉的聲音從浴室傳來。 方正東看着自己手腕上的手錶,對着方寧說:「對了,現在差不多到了吃午飯的時間,我請你們去下館子。」

「好嘍,我去叫她。」

方寧走出道館,看到艾麗莎正在生氣在外面等著自己,朝着她走過去:「走了艾麗莎,我爸爸請我們下館子。」

艾麗莎轉了過來,看着方寧生氣的詢問道:「你父親是道館訓練家,那你怎麼都不跟我說呀!」

高飛舉起手,看着艾麗莎認真說:「這是最後一次,下不為例。」

方正東從道館出來把給門鎖上了,看着方寧他們在吵架走過去說:「天大地大吃飯最大,我知道一家鋪子味道還不錯,我帶你們去吃。」

來到一家叫做清家小店的鋪子裏點了一些菜,方正東看着她們兩人問道:「對了,你們身上有幾個徽章了?」

艾麗莎拿出自己的徽章收集盒給方寧的父親看:「叔叔你看,我現在已經收集兩個徽章了。」

方寧如實說:「我不打算收集徽章。」

方正在東聽到方寧不想收集徽章參加精靈大賽的意思,有些驚訝:「哦!那你說說看你的原因是什麼?」

方寧看着自己的父親,激動的說出自己的真實想法是什麼:「去收集那些有關傳說中精靈的傳說,並親眼去見證它們。」

方正東拍了拍方寧的肩膀,並看到了他身邊的精靈利歐路:「方寧,你把你的利歐路照顧挺好的。」

艾麗莎看着正在和方寧說話的方正東很是激動的說道:「方正東叔叔,我要再想你發起挑戰。」

方正東看着艾麗莎搖了搖頭,直接拒絕了她的挑戰要求:「我建議你們先去挑戰別的道館,最後再回來挑戰彩虹道館。

方寧向著自己父親方正問了一些有關王者信物的事情,但是父親搖頭,表示也不知道關於王者信物的事情。

父親方正東看着方寧神啊精靈一共才三隻,對着方寧搖了搖頭有些嫌棄:「你身邊的精靈才三隻太少了,訓練加的基礎就是收服。」

方寧敷衍道:「是」

他們從清家小店吃飽喝足之後,來到了彩虹市中央公園的對戰場地上。

方正東看着方寧的利歐路唄培育很好,點頭笑了笑從身上拿出精靈球:「來吧方寧,讓我看看我交給你的利歐路,被你培育怎麼樣了。」

方寧讓利歐路上場對戰,看着它揉了揉鼻子笑着說:「來吧利歐路,讓他見識一下我們主營的成果。」

利歐路走上對戰場地,叫了一聲:「利歐!」

方寧看到,父親方正東用精靈球放出來得精靈,就說利歐歐的進化性,看着父親說到:「爸爸你用的精靈,果然是路卡利歐呀。」

艾麗莎看到方寧父子要進行一場對戰,看着他笑着嘲諷幾句:「方寧,讓我看看你能堅持幾招。

方寧讓利歐路直接使用一般系的絕招攻擊父親的路卡利歐:「利歐路,對着路卡利歐用電光一閃。」

「利歐!」

利歐路用電光一閃絕招快速接近,對着路卡利歐快速展開攻擊。

方正東:「巴投」

「路卡!」

路卡利歐對着衝過來的利歐路沒有躲,而且直接使用巴投要將其給直接摔到地上。

方寧對着利歐路大聲說道:「對路卡利歐,直接使用發勁

方正東用精靈球把路卡利歐給收了進去,看着他點頭笑了笑說:「很不錯,你的利歐路培養的很不錯。」

方寧父親向著艾麗莎走過去,對她提供著枯葉道館使用得精靈是什麼系的:「對了,枯葉道館的訓練家所用的精靈,都是電氣系的。

方寧看着艾麗莎正在想用什麼精靈對戰,看着她一臉的壞笑:「不用想了你能用的精靈,只有一隻草系的妙蛙種子搜索和一隻蟲系的鐵甲蛹,其他的精靈都是水系的。」

艾麗莎覺得方寧是在笑話自己,雙手插胸看着他哼了一聲:「哼!這不用你說,我都知道。」

艾麗莎拿出精靈球叫出鐵甲蛹,因為鐵甲鋼拳是不會動的精靈,只好拿出精靈食物來親自喂它。

就在鐵甲鋼拳吃了幾口之後,身體就出現進化才會有的紫藍色光芒,方寧看到后對戰艾麗莎:「艾麗莎,你的鐵甲蛹要進化成巴八蝴了。」

艾麗莎看着進化后的巴大胡都捨不得把目光從它的身上挪開:「我的鐵甲蛹進化成巴大胡了!」

在進化的巴大胡飛到了艾麗莎身邊,一直在圍着她不停地飛著,對着艾麗莎不停的發出叫聲。

「蝴蝴……蝴蝴。」

艾麗莎看到巴大胡后,興奮地不得了都跳了起來,做起一個耶的手勢:「耶,進化成巴大胡了,好耶好耶~」

方寧看着艾麗莎的巴大胡一直圍着它飛了起來,看着巴大胡笑了笑說:「它是目前發現進化周期最短的。」

方寧低下頭笑了笑,心說:沒有想到第一隻擁有最終進化形地精靈,居然是艾麗莎那邊的巴大胡。

艾麗莎因為鐵甲蛹進化成巴大胡了,莫名的就信心倍增:「走吧,現在我有巴大胡拉,對挑戰枯葉道館更加有信心了。」

「走吧,我們到了枯葉道館就知道了。」方寧看着正在興奮頭上的艾麗莎,在耳邊大聲說道。

方寧走到父親方正東面前:「爸爸,我們出發去枯葉道館了。」

父親方正動看着方寧,拍了拍他的肩膀說:「去吧,我會再大賽上看着你們會怎麼表現的。」

方寧和艾麗莎一起走了。

方寧聽到利歐路肚子發出咕咕的飢餓聲,從包里拿出精靈食物遞給它:「天大地大吃飯最大,吃飽可我們才會有力氣繼續出發。」

「咕咕。」

方寧聽到艾麗莎肚子傳出來得聲音,從背包里拿出一個吃的直接遞給了她:「來,我們吃點東西在繼續上路。」

在進化成巴大胡之後,艾麗莎就開始有點嘚瑟,拿出巴大胡的精靈球,把它放出來:「巴大胡,你去幫我們尋找蜂蜜過來,找到過來叫我們。」

方寧笑了笑:「巴大胡剛進化不久,艾麗莎你就開始嘚瑟了是吧。」。 「呵!你現在不就是鬼嗎?不過你還真說中了,我可不是閑著沒事跑過來的,畢竟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誰想來啊?我過來是為了辦事的,順便過來瞅你一眼,你一見我就要攻擊我,看來你在這挺無聊的啊。」

宇智波斑抬起眼皮瞥了寧次一眼,輕嘆口氣。

「是啊,以前還能和柱間切磋解悶,但是經過上次的蛻變之後,柱間已經太弱了,和他戰鬥都沒什麼意思了,剛剛看到你我還以為終於能來一個能與我一戰的對手了,沒想到你竟然還活著,真是掃興。」

宇智波斑毫不掩飾自己的失望以及對寧次死亡的期盼,弄得寧次都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哪裡得罪宇智波斑了,竟然這麼盼著自己去死。

「我說,咱們好歹也相識一場,也合作過,你沒必要這麼盼著我死吧?我尋思著也沒有怎麼得罪你啊。」

「你的確沒有得罪我,但是一個人在這實在是太無聊了,喂,你什麼時候死?到時候記得來找我切磋啊。」

「我……我覺得我就不該閑著沒事跑過來看你,我算是看出來了,你是故意想氣死我,好讓我留在這陪你是吧?」

現在寧次就只有兩個字,那就是後悔,而且還越想越後悔,後悔到恨不得抽自己兩個大嘴巴子,自己閑著沒事跑來著找宇智波斑做什麼,簡直就是沒事找事。

或許是為了報之前被寧次利用了的仇,看到寧次這麼吃癟,宇智波斑開心得不得了,就差放聲大笑了。

「如果你願意現在就死,留在這裡我自然是熱烈歡迎,不過既然你是以生人的身份來到這裡,就意味著你還不想死,你是想拿到那個東西吧?」

宇智波斑突然給寧次打了一個啞謎,寧次先是一愣,沒弄明白宇智波斑指的是什麼,畢竟寧次來主要的目的就是測試卡片以及找鼬談談,也沒什麼別的目的。

儘管都屬於宇智波,但是寧次可以斷定宇智波斑百分之百是不認識宇智波鼬的,所以宇智波斑肯定是不知道寧次是來找宇智波鼬的,現在宇智波斑打出個啞謎就意味著這個看上去鳥不拉屎的荒蕪世界還藏著一些秘密。

「嘿!沒想到你連這種事情都知道啊,我的確是為了那個東西而來,不過找了一圈都沒找到,那東西似乎要比我想象中藏得更加隱蔽,怎麼?你有那個情報?」

寧次壓根就不知道宇智波斑在說什麼,但這並不妨礙寧次套話,宇智波斑聽到寧次這麼詢問,臉上的笑意更甚。

「你這個傢伙的野心果然有夠大的啊,那種東西可不是那麼好拿到的,不過既然你能夠安然來到這裡,還有死神為你帶路,到還真是有可能拿到,我的輪迴眼與三頭犬有呼應,三頭犬便是那個地方的守護獸之一,我自然知道位置,你想知道我也可以告訴你,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宇智波斑依舊沒有說明「那個東西」到底是什麼,但是通過隻言片語,寧次基本上可以確定,那是一個物件,並且還有至少兩個東西在守護,這下到是讓寧次更加在意了。

「說說看吧,如果我覺得划算的話就答應你,我醜話說在前頭,你可別想著獅子大開口,你也看到了,我現在有死神作為嚮導,找到那個東西也只是時間問題,你提供的情報僅僅只能讓我縮短找到那個東西的時間,並不能成為我是否能找到那個東西的關鍵,如果你的條件過於離譜,我可不會買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