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前幾次,他倚仗絕世神通,可是卻沒有這麼凄慘,都硬熬過去了,不曾被太上神劍斬殺出血跡才對。

「古祖!」一些人大叫。

許多人都難以接受這個事實,因為猶太是他們心中的至高存在,而那個年輕人是王明,不久前還是他們的階下囚,現在居然在壓制猶太。

「梵天古祖,還請出手啊!」有人再次大聲喊道。

這一刻,梵天托住了半空中的原始帝城,帶動五張法旨,像是要封印此城,破開天淵。

「不朽的生靈,只要過此關,就要付出代價,那種影響是持久的,會在很多年後體現出來。」這是梵天的回應。

他告知眾人,想要突破天淵區域,接近前方那裡,註定要付出很多。

「聯手都不行嗎?」有人焦慮,猶太被圍攻,有性命之憂,梵天還不能出手嗎?

「天淵不是自然形成,而是諸多無上規則的體現,是大道痕迹的聚集地,只要過天淵,無論是一個人,還是兩個不朽之王,結果都一樣,都要有所付出!」

許你一世順風 梵天解釋,這天淵上的至高符文針對性極強,如同詛咒一般,就是在阻止不朽的生靈等。

這麼多年來,異域都不破天淵,有其深層次的原因。

「這麼說,猶太古祖剛才一個人破關,就是因為如此,這是我界要付出的代價?」有人顫聲問道。

「不錯!」梵天點頭。

早先時,只有猶太前行,其他人以法旨相助,卻不真正露面觸碰天淵。

「我相信,猶太古祖終是要勝的,那只是一滴血而已,輝煌焚盡,便是一切結束時!」一位名宿說道。

咚!

然而,他的話語剛落,猶太再次負重創。

太上神劍劃破他的肌膚,頸項那裡有一道血痕,差點就被王明斬首,劍道紋絡擦著其脖子橫掃而過去。

「猶太,納命來!」王明喝道。

「我不信,看你能張揚到幾時,這滴血該燃盡了,屬於他生前的極盡輝煌早該落幕了!」猶太喝道。

哪怕有大自在輪迴天功,猶太也相信,實力終究也是有極盡的,那種力量註定要馬上消失了。

砰!

大鼎砸落,將他震的倒飛出去也不知道多遠,接著九層塔落下,將他壓在下方。

「嗯?」

許多人大吃一驚,猶太要被封印了嗎?因為,九層塔身落下后,將猶太籠罩,要將他收進塔中!

猶太狼狽,吃了大虧,當著兩界修士的面被人打的有些慘,身體多處部位出血,險些就被吸進塔中。

「咚」的一聲,猶太再次被擊中,這是大鼎所謂,撞的他****微微的凹陷下去,受損極其厲害。

「怎麼會如此,那滴血維持生前的輝煌只能一時片刻而已,為何還是那麼的兇猛?」猶太不解。

他擦去嘴角的血,一聲長嘯,震動古今未來,彷彿要看想世界的盡頭。

可惜,鼎、九層塔、太上神劍一起震動,再次將猶太重創,讓他整個人橫飛,算是吐血而退!

砰!

接下來片刻,看的人們頭皮發麻,三大高手一語不發,就在那裡圍追堵截,大戰猶太,打的他咳血,形勢非常不妙。(未完待續。) 「打的好!什麼古祖,不是要過關,掀翻帝城嗎,你的勇武呢,你的所謂無敵氣概呢!」

帝關,城牆上,有人叫道,許多人更是振奮,看到了勝利的曙光。

「殺掉猶太,擊斃異域所謂的古祖,還我帝關一片朗朗乾坤,擊殺他!」跟是有激進的強者喊道。

轟!

他提到了猶太這個名字,造成了驚天的異象,一條巨大的身影浮現,在高空中睜開了眼睛,像是猶太。

不朽之王,法力蓋世,只要有人呼喚,哪怕遠在天邊,他也能映現出一道虛影,威能驚人。

「斬!」

遠處,王明一聲大喝,手中的太上神劍發出最為熾盛的光雨,一劍向前斬去,哧的一聲切開虛空,並且斬掉了那道虛影,如同真的滅掉了一個無上的生靈。

那道映現虛空中的虛影,崩開,就此不見。

砰的一聲,猶太橫飛,又一次遭遇重擊,被三大高手壓著打,嘴角溢血,快速倒退。

猶太被追擊,這是天大的事件,並且傷了筋骨,口中咳血,讓人如在夢中,幾疑回到了仙古大戰最殘酷的時期!

異域生靈雙股戰戰,毛骨悚然,覺得這太不同尋常了。

梵天神色凝重,一語不發,盯著那裡,為何那滴血還沒有焚燒乾凈?居然這麼的恐怖。

帝關,城牆上,這邊的修士則振奮,心緒激蕩,許多人忍不住大吼了出來,激動之情難以言表!

「殺了他!」

「真的可以擊斃猶太嗎?」

就是一些年歲很大的老頭子,都在顫抖著,嘴唇都哆嗦了,覺得熱血衝上了頭頂,要長嘯出來。

猶太是誰?一代不朽之王,曾縱橫天地中,殺的日月無光,天地失色,是當年覆滅三十三天的主宰之一!

昔日,他跟仙王廝殺,爭霸天地間,雙手血淋淋,是三十三天這邊最痛恨的無上恐怖存在之一。

現在,戰場中的決戰,如同夢幻一般,讓人不敢相信。

猶太神色漠然,看不出喜怒哀樂,哪怕負傷,身上帶著血,他還是這麼的冷靜,鎮定的讓人覺得害怕。

不過,他現在真的陷入了危局中!

甚至,現在已經威脅到了性命!

最後,他猛的一躍,居然進入了天淵,避過那座城,來到了上方。

出乎意料,原始帝城並未去鎮壓他。

但是,所有人都看出了異常,天淵震動,一道又一道血色的秩序神鏈,如同蛛網一般蔓延,覆蓋整片天淵。

蜜愛甜寵:前妻萌萌噠 「這就是近似詛咒的天淵力量嗎?」異域方向,有人驚叫。

因為,他們已經聽梵天說過。天淵恐怖,是法則的聚集地,是大道紋絡的交織區域,鎮壓無上高手。

那是仙域的生靈昔日搞出來的。

「猶太古祖是想要借天淵的力量鎮壓對手嗎?」某一王族的老族長嘆息。

這是在冒險,自身要沾染上那股力量,從而拖著對手陷入不妙的境地中。

梵天神色凝重,沒有說話。

因為,現在不確定那天淵是否也鎮壓那滴血焚燒出的輝煌之力!

若是真的可以「一視同仁」,那麼,猶太毫無疑問走了一步妙棋。拉上三大強者一起接受鎮壓!

在那個地方,不朽之王無論是幾人,都一樣會觸動如同詛咒般的可怕法則之海,會被侵蝕與襲殺。

轟隆隆!

紅色的秩序神鏈交織,化作蛛網,演繹最高大道之力,襲擊不朽之王!

這是天淵,更是一片被截斷的古宇宙,覆蓋在這裡。形狀如同倒著的海眼,下方區域廣袤無垠,上方越來越窄小。

在這裡,自然有大星。有諸天星體,一顆又一顆,宏大無邊。

其實,這曾是一片古宇宙。只不過被打殘,被諸多強者以法力截斷,鎮壓在此。隔斷異域跟帝關。

想要進三十三天,要破開界壁,必須要渡過這裡!

轟!

猶太發飆,被逼到這一刻,他雖然看起來鎮定,但是出手絕世凶狂了,因為他何曾被逼到過這一步。

時光滔滔,歲月長河宛如要改道了,洶湧澎湃,猶太抬手間,一把抓過來一顆巨大的星辰,直接拍向前去。

咚的一聲,那顆星辰焚燒,釋放無量潛能,撞向三大高手。

一世之尊 哧!

這一刻,九層古塔發光,輕輕一震,大星爆碎,在那裡如同煙花一般燦爛,但是卻也很短暫,極盡光輝后是黑暗!

「殺!」

猶太斷喝,他絕地反擊,他一直在等待,希望那滴血焚盡最後的力量,結果一直不見它消亡,反倒讓他連連受傷。

故此,他不再等待了,絕世攻伐手段等盡出。

這一刻,他動用了諸般手段,各種祖術層出不窮,無上神通相繼施展。

猶太手中黃金戰矛一挑,接連數十顆星辰隨著矛鋒而動,在殘破宇宙中打旋,而後到了金色矛鋒的前端。

隨著他猛力刺出,大星發光,都被刻成了符文,一顆星體就是一座陣台,他一邊廝殺一邊布陣。

只是,那三大生靈太強大了,此時,混沌之氣流淌,從鼎中垂落,在轟隆隆聲中,將一星體壓的爆碎。

「起!」

猶太大喝,左手古盾揚起,將一片黑暗之地接引而來,那是黑洞,銘刻無上符文,鎮壓三大高手。

然而,王明極其兇猛,手中太上神劍揚起,猛力向前一刺,那片黑暗化作熾盛之地,一下子被擊穿了,光華焚燒諸天。

大決戰展開,結果猶太再次負重傷。

三大生靈法力蓋世,神勇無雙,不可抗衡。

咚的一聲,大鼎壓落,砸在猶太的後背上,讓他大口咳血,身體踉蹌後退。

並且,這個時候,太上神劍發光,璀璨奪目,從前方逼來,避無可避,劍光永恆,斬盡天下道則!

噗!

這一刻,鮮血噴濺,猶太的胸膛被刺穿,鮮血泛出,淹沒星空,哪怕是一滴血,也可讓成片的星辰灰飛煙滅。

這個景象相當的恐怖,猶太一聲長嘯,在這天淵中,頓時有成片的星域爆碎,徹底黑暗了下去,震驚當世。

下方,若非帝關守護,若非有梵天攔阻,舉世,也不知道有多少生靈將毀滅,多少種族大絕滅。

那種場面太恐怖了,一吼宇宙崩!

最起碼,這殘破的宇宙中,大星炸開無數,星空崩塌,各種巨大的星體爆碎,化成塵埃!

「啊……」

猶太長嘯,所有落出去的血倒流,那是不朽之王的血,極其珍貴,萬世不朽,永恆不滅。

「收!」

九層塔那裡,傳來斷喝聲,高的的身影催動古塔,要將猶太收進去。

「開!」

猶太大吼,滿頭長發亂舞,眼眸若最為犀利的閃電,眸光撕裂古宇宙,他手中的黃金戰矛猛烈擊在塔身上,當的一聲,響聲巨大,震動了這片殘宇宙。

咚!

並且,這一瞬間而已,他的左臂發光,血氣滾滾,在祭出古盾,堵住了九層塔的底部入口。

混沌之氣垂落,大鼎橫擊而來,撞在猶太的身上,讓他咳血,想將他逼進塔中去煉化。

甚至,大鼎最後也開始發光,鼎口內混沌瀰漫,徑直也要收走猶太。

鼎與塔一同發力,想在這裡要煉化不朽之王!

「怎麼會如此?」異域各族修士都震撼了,猶太失利,有了危險,要打破萬古以來不朽之王不敗的神話嗎?

一些族群如墜深淵,感覺身體發寒。

曾經的手下敗將,三十三天一方今世應該更為羸弱才對,怎麼現在出了這麼一個怪物,要鎮壓猶太古祖?

那是何人之血,居然讓王明有了這等戰力,深深震撼了每一個生靈!

就在此時,天淵上,大裂縫前,王明本尊自語,他要離開了。

因為,他不屬於這片歲月空間,無法久留,不然的話會出大問題!

也唯有他這等蓋世強者才能做到這一步,在這一世顯化,不然的話,想都不要想,不說千古僅見也快差不多了。

「當!」

大鼎一震,載著他衝出那道裂縫,時光流轉,歲月長河大浪拍天,推動大鼎而去,他進入另一片歲月的天地間。

隱約間,可以看到,那裡山河壯麗,仙氣瀰漫,那是一片宏大的世界!

「我不會死,要更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