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人直接拋出一個總裁位置,那不顯得賊假嗎?

秦思文這人有點腦子,不錯,不錯啊。

「也是,也是,那就謝謝二位了。」李桂梅知足了。

畢竟是秦氏地產,一個蘿蔔一個坑,像當初費盡心機,江寒那賊姑媽一家給安排一個看公廁的活,當業務員總比看廁所要好吧。

「實不相瞞,江夫人,我們今天來是找您愛人江建國先生的。」黑伯喝了一口茶,拋出了正題。

「找我家老江?」李桂梅愣了愣。

「沒錯,我聽說江先生是咱們東州石油的老會計,為人清正,兢兢業業,口碑風傳極好。」黑伯笑道。

李桂梅一聽,指著牆上的獎章激動的連連點頭:「是啊,我們家老江是會計科長,這輩子都沒做過假賬,你們瞧瞧這是我們單位以前給他發的獎章。」

黑伯點頭笑道:「我能跟江先生聊聊嗎?」

「你等著,他,他出去了,我馬上叫他回來。」李桂梅趕緊去了陽台給出去跑車的蘇建國打電話。

一會兒的功夫,門開了,蘇建國火急火燎的趕了回來:「桂梅,出啥事了?」

一進門,他就看到屋子裏有外人,不禁愣了愣:「家裏來客人了?」

「江先生!」

黑伯等人連忙起身問好。

「哎哎,你們好。」江建國一看人家貴不可言,趕緊笑着回禮。

「建國,快來,你的大好事來了。」

李桂梅趕緊拉着他坐了下來:「這位是秦氏地產的伍總、秦總,他們呀,專程上門來招你來了。」

「招我?」江建國有些懵。

由於石油企業這幾年的衰落,單位裁員嚴重,早已風光不再。他這個老科長也就是日常打卡,平素掛個名,領一點微薄的死工資罷了。

若非如此,他也不會去跑嘀嘀,掙這辛苦錢了。

幾年熬下來,江建國頭髮白了,腿腳也時常酸痛,精神體力大不如從前,早就把自己划入了社會淘汰一批的老齡化,哪裏還敢想有再進大企就業的機會。

「沒錯,江先生,你也知道我們秦氏地產即將重組,建立新公司江山集團。」

「既然是重組,那麼人才是第一位的,我們需要一位像江先生您這樣精明強幹、有原則的老會計來把關公司財務。」

「江先生如果不嫌棄,可願與我一同共創新集團?」黑伯起身拱手相請。

「建國,你還愣著幹嘛,趕緊答應伍總啊。」李桂梅焦急催促道。

要能進東州第一大地產當財務,干老本做會計,那可是江建國畢生之夢啊。

只是他已經多年沒碰這攤活了,又自知人微技末,人家堂堂地產龍頭老總,為何要親自來請他呢?

「伍總,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年紀大了,你看頭髮都白了一半了,精力也大不如從前,實在擔不起這樣的大任!」江建國真誠而又謙遜的拒絕了好意。

「建國,你!」李桂梅氣的快要崩潰。

這多好的機會,比開嘀嘀不輕鬆多了?

。 合同順利簽下,隨著郎仲一個電話之後,答應給所有人的好處也都到賬,甚至購買洞天福地的一個億也都進了唐悅的口袋,那郎仲這才滿意的離開了。

郎仲走後,一群人都不解的看著唐悅。

她知道大家這麼看著她是什麼意思,長長吐了口氣說道:「就在昨晚,狐妖街的街主,胡千總死去了,被玉藻前所殺,據說狼王也參與其中,但沒有證據,。」

蹭的一下,勝村便站了起來,憤恨的捏起了拳頭,他著實沒想到,玉藻前會對收留她的人出手,這種背信棄義的傢伙,絕對不能放任自如!

所以,勝村三目走到了別墅外面,拿出手機撥通了家族的電話。

勝村三目很清楚,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不足以捉拿玉藻前回去,必須要家族的大人物來才行。

這個消息也讓眾人吃驚無比,朱邪帶著一臉震撼之色,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街主,在寧海市內,幾條街的街主,可都是厲害的大妖,狐妖街的街主竟然不敵玉藻前,這個來自壽司國的大妖,到底有多強大?

梁偉也站起了身體,說道:「我和柳章得去一趟靈蛇街,這件事情得告訴其餘街道。」

「不用了,道宗已經對其餘街道傳遞消息了。」唐悅嘆了口氣,也坐了下來說:「其實這些事情與我們無關,就我們的能力,根本做不了什麼的,看看道宗後面怎麼安排,我們等待就好了,傲雪,你該回學校上課了。」

「哦,那好,有什麼事情你們記得聯繫我。」顏傲雪站了起來。

唐悅又回頭看著朱邪道:「朱邪,你送傲雪。」

「那我出去之後就不回來了。」朱邪舔了舔嘴唇說:「我回去工業區,剛好也能守著,看看狼王到底要做什麼。」

「也行,但是你要注意安全,不要和他們發生任何衝突。」

「放心吧,不會的。」朱邪點頭,帶上典藏書妖,招手帶著顏傲雪走了。

去往理工的路上,顏傲雪一雙明亮的眸子,時不時都會落在朱邪的身上,偷看。

對於顏傲雪的動作,朱邪感知的一清二楚,他就特別奇怪顏傲雪為什麼要偷看,就算他很帥,也不至於偷看吧,大大方方的看多好了,又不是第一天認識。

「朱邪,我感覺最近幾天你很不一樣。」終於,顏傲雪說出了疑問。

朱邪眉頭微微一皺,笑出了聲音說:「哪裡不一樣了,我還是我。」

「我也說不出來,就是感覺你不一樣,好像你的皮膚更白了,眼睛比起以前更加明亮了,就是身高我都感覺長高了一點,真的感覺不一樣。」

「哈哈。」朱邪哈哈一笑,回頭道:「你直接說我變帥了不是就好了,哈哈。」

被別人誇讚,特別是漂亮妹子誇讚,誰能不開心。

「不是帥!」顏傲雪嘟了嘟嘴唇,帶著一副強調的語氣說:「是感覺,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

兩人說話間,就到了理工大門前,互道再見之後,她便進了學校。

朱邪並未著急離開,而是在學校門口買了杯奶茶,炸了兩根澱粉腸,坐在車裡吃喝。

「書妖,你對狐妖街死掉的那個胡千總了解嗎?」

典藏書妖:了解關於他的基本信息。

「他有多厲害?」

典藏書妖:據說,他已經活了六百多年的時間了,出生於明朝永樂年間,與歷史上那個連中三元的商輅有點關係,應該是好朋友,但這些無從考證。

「我丟!六百多年!」朱邪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坐直了身體,一口擼掉香腸說:「既然活六百多年的時間,道行怎麼得有上萬年吧,這還被玉藻前打敗了,那個壽司國的大妖居然這麼厲害么。」

典藏書妖:沒有上萬年的道行,道行越強積累起來越困難,而且還要根據自身天賦,狐族的話,還需要看尾巴來具體劃分。

看到書頁上顯示出來的字跡,朱邪還真就搞不懂了,這區分起來也太複雜了點,乾脆問道:「你就說,胡千總有多少年的道行,玉藻前有多少年的道行?」

典藏書妖乾脆把兩個大妖的資料顯示出來,給朱邪來看。

胡千總,3568年道行,出現距今600多年,五尾妖狐。

玉藻前,9999年道行,出現壽司國平安時代末,距今千年,九尾妖狐。

看完這些,朱邪心頭一震,玉藻前這樣的道行,四捨五入都是萬年道行了,還是九尾妖狐,活了千年的大妖了,這些式神大妖,在沒有被陰陽鎖住的情況之下,可真的沒有限制太厲害了。

典藏書妖:朱邪,你太弱了,就不要理會這些大人物才能處理的事情了,雖然寧海市的道宗分部的鍊氣士,奈何不了玉藻前,可是寧海市也有厲害的儒師與禪師,還有那麼多大妖,對付玉藻前不是問題。

見此,朱邪扔掉了手裡的竹籤子,把最後一口香腸吞下,朝著副駕駛的典藏書妖翻了翻白眼。

他也沒想管這些大事件,只是了解一下,還不行了?

大半個小時之後,朱邪回到了第六工業區,自打進來工業區之後,手機就響個不停,時不時都會出現突發事件,然而朱邪根本不能去處理突發事件。

不斷出現的特殊事件,最低都是10級妖怪,像這樣的妖怪,很明顯是雪狼族進來工業區了,是他們手下的妖怪,稍有不慎就會得罪他們,還是小心為好,畢竟他們也沒有害人。

在經過阿沖燒烤的時候,朱邪微微一愣,只見李沖他們幾個,正在和一個肥胖的男人站在一起爭執什麼,他這才下車,湊到了跟前,弄清楚了原來。

肥胖男人是這裡的房東,寧可賠償違約金,也不再把門面房租給他們了,所以就叫他們來搬走。

而李沖他們做生意,可不是為了賺違約金,最近生意也非常不錯,自然不願意搬走,雙方各執一詞,也就這樣爭辯了起來。

「朱哥你來了,你看這!」李沖無奈的攤著雙手,和其餘四人一起,可憐兮兮的望著朱邪。。 「喂,你瞧這個?長得怎麼樣?」

「這個不行啊,我覺得,還是那邊那個更好一些。」

「什麼呀,呦,還真的吶,這妞夠帶勁的!」

一邊吃著飯,白洵的幾個舍友們,時不時的對著周圍路過的那些女生指指點點。

新一屆的學生們結束了軍訓,脫下了千篇一律的軍訓服,頓時,校園裡又多了很多的新鮮面孔。

漂亮的那些,頓時再也沒有辦法隱藏。

不知道多少學長們,就好像是餓狼一樣,對著這些小幼苗們虎視眈眈的。

至於新生里的男生,雖然也都揣著一顆追求愛情的夢想,只可惜,稚氣未脫的他們,跟學長們競爭起來,並不是很有優勢。

此時,白洵宿舍里的那幫牲口,也好像是打了雞血似的,眼睛彷彿兩隻大功率的探照燈,不時的從往來的女生們身上掃過。

雖說他們現在基本上都已經有了攻略的目標,但誰規定不能看看其他女生了。

沒準就有更好的選擇呢。

學妹們可是鮮嫩著呢。

聽著舍友們那對著一個個女生們評頭論足的話語,白洵無奈的笑了笑。

果然,在大學里,幾乎三句話離不開女人啊。

只能說,一個個都是行走的荷爾蒙。

「哎哎哎,老白,話說你不是跟薛穎分了嗎?怎麼這麼久了都還沒再找一個?以你的條件,應該不難的吧?」姜曉強推了推白洵,然後笑著問道。

宿舍里,對於白洵突然變有錢這件事,能夠坦然接受的,估計也就是姜曉強了吧。

而白洵跟薛穎分手的事,雖說白洵沒有刻意的提,但對於舍友們來說,並不是秘密。

畢竟還有個知道內情的楊小蜜不是。

「還是說,你準備跟楊小蜜在一塊兒?」姜曉強有些好奇的看著白洵。

白洵跟楊小蜜關係好,在他宿舍里同樣也不是秘密,大一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當初見到楊小蜜的時候,就有種驚為天人的感覺,看白洵跟楊小蜜那親近的樣子,他們一個個的還都以為兩個人是一對,知道後來才知道,根本不是這樣。

兩個人只是青梅竹馬而已。

不是沒有人對楊小蜜起想法,只可惜,明示暗示在楊小蜜那裡,全都鎩羽而歸。

在他們看來,如果他們認識的人裡面有人能拿下楊小蜜的話,除了白洵,還真想不到其他的人選。

更重要的是,這個學期,楊小蜜出現在白洵面前的頻率,明顯比以前多了很多,而且,在楊小蜜看向白洵的目光里,他們也是發現了很多不一樣的東西。

都說旁觀者清,楊小蜜自以為掩飾的很好。

但有的時候,喜歡一個人的眼神、動作以及細節,是騙不了別人的。

「她……?」聽到姜曉強的話,白洵笑著搖了搖頭。

「啊,楊小蜜那麼漂亮,我就不信,你心裡就一點兒都不心動?」

對於白洵的回答,既在情理之外,又在預料之中,姜曉強有些好奇的對著白洵問道。

「漂亮是漂亮,但是吧,漂亮又不能當飯吃,最主要的是,楊小蜜她再怎麼漂亮,說到底還就是個小女孩而已,跟這些女生談戀愛,時不時的就得耍個小脾氣,或者有著這樣那樣的要求,就是為了所謂的愛情,說真的,我真的沒有那麼多心思去陪這些小女孩們玩什麼戀愛的遊戲,太累!」白洵開口道。

白洵說的,就是身為大叔的心裡感悟。

只可惜,現在還年輕的姜曉強,並不能get到白洵的那些感觸。

「我想,就你這樣的要求,估計符合你標準的,沒幾個,你不會想要單身一輩子吧!」姜曉強撇了撇嘴,好像對於白洵的話,有些不以為然的樣子。

「怎麼沒有啊,在我看來,咱們輔導員顧莎就很好啊。」白洵笑著開口道,緊接著,他就好像總算是找到了可以傾訴的渠道似的,忍不住繼續說著:「咱們顧老師的長相先不用說,這一點兒大家都能看得到,不說是超級美女,但要說美女,絕對沒有人會否認……」

此時的白洵,完全就打開了話匣子:「其次就是身材,嘖嘖嘖,說真的,每一次她一動,我的心都跟著顫,最主要的一點就是性格,跟你們說,就咱們顧老師這種,那才叫有女人味兒,雖然生活當中我不知道,但憑我的感覺,絕對是上得廳堂下得廚房那種,還有身上那股氣質,哎呦,別提多迷人了,那個溫柔勁兒,就跟個漂亮大姐姐似的,每次跟她接觸,我都忍不住想跟她多待會兒,可不是那些青澀的小丫頭片子能比擬的!」

說到最後的時候,白洵已經是有些眉飛色舞的了,興許是這些話從來都沒有對別人說過,所以好不容易說出來之後,簡直就有點兒一發不可收拾:「找女人就得找她這樣的,還談什麼戀愛啊,直接娶回家就好,只可惜,她都結婚了,便宜別的男人了,噯,你知道啥叫少婦么?少婦就是你拍拍屁股,她們就知道換什麼姿勢……」

對於他這樣的老男人來說,開車簡直就是信手拈來。

只是,他在那裡說的開心,卻渾然都沒有注意到,自己同桌的那些舍友們,一個個臉色變得古怪起來,都欲言又止的樣子。

最後,還是姜曉強,輕輕的用腳踢了白洵的腳一下,才打斷了白洵的話,讓他一臉疑惑的看向姜曉強:「怎麼了?踢我幹嘛?」

話說到這裡,他開始發現,姜曉強那有些苦笑的樣子,以及周圍大家那古怪的神色。

好像,都在瞄著自己的身後?

白洵下意識的轉過頭,然後,就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後的顧莎。

此時,饒是顧莎一向都在大家面前表現的很溫柔,但臉上也能看出來有些紅暈。

真是可愛。

不對不對,白洵猛地回過神來,這會可不是欣賞的時候,顯然,剛剛自己的那些話,她聽到了。